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江妈妈知道安大少奶奶的性子,老伯爷和夫人在的时候,她还肯吃亏。

    如今没人镇着她了,她哪肯让人占到上风折损颜面?

    这也就是大少爷压着,她才肯来伏小做低。

    这仙人掌她是决计不会允许府里有的。

    盯着管事妈妈把仙人掌种下,江妈妈这才转身回屋。

    云初就站在窗外发呆。

    自打老伯爷和夫人过世后,姑娘一天里少说也有半天在发呆。

    她还在孝期,又长年累月的待在梁州,京都没什么朋友,能说的上话的也只有冀北侯府表姑娘一个。

    怕云初气坏了身子,江妈妈打算给颜宁送信,让她进府陪陪云初,开解开解她。

    第二天,云初没什么食欲,江妈妈打发彩蝶出府买糕点,顺带给颜宁送信。

    只是刚出府没多就,彩蝶就跑了回来。

    跑的急,进屋的时候还差点把江妈妈给撞翻。

    江妈妈哎呦叫疼道,“火急火燎的,你跑这么急做什么啊?”

    彩蝶上接不接下气道,“娘,出大事了。”

    江妈妈看着她道,“还能出什么大事?”

    文远伯府都这样了,还能出什么大事?

    不是她看不起大少爷,他就是想闯祸,他都没那本事,人还躺在床上养伤呢,大少奶奶还能捅破天不成?

    彩蝶一听就知道自己的娘误会了,她道,“不是伯府出事了,是颜姑娘。”

    江妈妈心头一沉,忙道,“你倒是快说啊,出什么事了?”

    彩蝶道,“皇上刚刚下旨给三皇子赐婚了,是崇国公府大姑娘。”

    江妈妈见颜宁的次数不多,彩蝶见颜宁的次数就不少了。

    她是知道颜宁和三皇子互相倾慕的。

    现在皇上给三皇子赐婚了,三皇子妃却不是她。

    得知这消息,她就赶紧跑了回来,现在不是找颜姑娘来安慰姑娘,而是姑娘去安慰颜姑娘了啊。

    云初正在抄佛经替九泉之下的爹娘祈福,彩蝶说的大声,她直接从椅子上惊站了起来。

    “皇上怎么会把崇国公府大姑娘赐婚给三皇子?”云初震撼道。

    彩蝶摇头。

    这么大的事,姑娘都不知道,她一个小丫鬟怎么会知道呢?

    而且前两天,姑娘才见过颜姑娘,颜姑娘的丫鬟还告诉她沈二少爷走之前已经同意三皇子娶颜姑娘了。

    三皇子是打算挑个皇上心情好的时候求皇上赐婚的啊。

    现在皇上是赐婚了,可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快准备马车,我要去冀北侯府一趟。”

    云初带着彩蝶往前院走。

    在门口等了会儿,马车才过来。

    钻进马车后,就直奔冀北侯府了。

    屋子里,颜宁扑在冀北侯夫人怀里哭,冀北侯夫人是拿她当亲生女儿疼的,叹息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赐婚圣旨不管为何出了差错,皇家到底不是好去处。”

    “宁儿,你就听舅母一句劝,从此对三皇子死心了吧。”

    颜宁只哭。

    云初上前给冀北侯夫人见礼。

    冀北侯夫人心下一叹,两个苦命的姑娘凑到了一起,她道,“你来的正好,陪宁儿说说话。”

    冀北侯夫人起身离开,走到珠帘处,还不放心回头看了一眼。

    云初是真后悔了。

    她不该被三皇子感动,有负沈钧山所托,即便棒打鸳鸯不讨人喜欢,总好过现在肝肠寸断。

    她坐到颜宁身边,问道,“赐婚圣旨怎么会出差错?”

    颜宁哭泣不止。

    她的丫鬟春兰红着眼眶道,“圣旨肯定出差错了,一个时辰前,三皇子还派人来告诉姑娘,说皇上答应给他和姑娘赐婚了,让姑娘安心等着接圣旨……。”

    想到先前她打趣姑娘,春兰就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嘴巴。

    姑娘高高兴兴的等着接圣旨,可圣旨迟迟没送来,却传来了皇上把崇国公府大姑娘赐婚给三皇子的消息。

    春兰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该找谁去问。

    她都不知道骂了三皇子多少句了。

    云初帮颜宁擦眼泪道,“先别哭,三皇子既然派人给你传信,不该是假的。”

    虽然是安慰,可云初声音飘的厉害。

    她相信三皇子不会骗云初,可皇上把崇国公府大姑娘赐婚给三皇子的消息肯定也不是假的。

    没人有这个胆量敢传三皇子和崇国公府大姑娘的流言,何况还事关圣旨。

    这其中一定是出大问题了。

    连云初都嗅道这道圣旨的不寻常之处,何况是满朝文武了。

    这道圣旨来的突然,震惊了多少人。

    当今皇后是崇国公的堂妹,即便崇国公一再申明他不参与立储,只效忠皇上,做一个将军该做的事,可在百官眼里,他也是站在六皇子那边的。

    皇上却把崇国公的女儿许配给三皇子……

    莫不是皇上已经决定立三皇子为太子了?

    怕太后除之后快,才给三皇子赐了这桩亲事?

    那皇上可真是用心良苦了。

    百官们几乎是一边倒的这么认为的,而且听上去合情合理。

    然而“用心良苦”的皇上这会儿正在雷霆震怒。

    自打太子病逝后,皇上的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他知道自己大限就要到了。

    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这让他又爱又恨的江山。

    把江山交给谁是皇上最放心不下的事。

    朝堂上拥护三皇子和六皇子的各占一半,原本三皇子势弱,但有了冀北侯相助,崇国公称病不上朝,三皇子才勉强和六皇子平分秋色。

    三皇子为人宽厚,江山交给他,开疆扩土缺了几分雄心,可守成有余。

    六皇子野心勃勃,但他的才智不足以支撑他的野心,又有皇后在,立他为储君,恐会大权旁落。

    权衡再三,皇上还是决定立三皇子为太子。

    想最后过几天舒心日子,皇上把立储圣旨写好后交由镇国公保管。

    待他驾崩后,让镇国公持圣旨扶三皇子继位。

    这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还都是皇上信的过的。

    三皇子求到皇上跟前,要娶颜宁为三皇子妃,皇上见过颜宁,冀北侯的女儿,性子温婉,她嫁给三皇子,将来三皇子登基,她必能母仪天下。

    有冀北侯府做靠山,也不怕后宫皇后能一手遮天。

    皇上准了三皇子的请求,答应给他赐婚。

    现在赐婚圣旨却出了差错,这是在挑衅他的帝王威严!

    皇上血气翻涌,两眼发黑。

    皇上体力大不如前,圣旨是由翰林院拟写,他加盖玉玺。

    先前圣旨送来,皇上有些头晕,公公扶他回宫歇息,他要盖了玉玺,公公阻拦道,“皇上,您保重龙体,赐婚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您要怕三皇子等着急了,奴才帮您把大印盖上。”

    皇上也没多想,谁能想到有人这么胆大包天敢在圣旨上弄虚作假?

    公公在圣旨上盖下玉玺,就让人出宫宣旨了。

    现在圣旨出了问题,公公也不见了……

    皇上派人去找公公,等找到时,已经没气了。

    得知公公被杀,皇上再傻也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的,他信任了十几年的人居然会背叛他。

    如今赐婚圣旨已下,事情闹大,他这个帝王最后的颜面都保不住了。

    思及此,皇上一口血喷了出来,晕了过去。

    皇上吐血晕倒,太医匆匆赶来,脉象一摸,便知大事不妙。

    皇上已经油尽灯枯了。

    三皇子跪在龙榻前,他要知道给他赐婚会闹出这么多事来,他宁肯不要父皇赐婚了。

    皇上握着三皇子的手。

    他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的决定大概就是立三皇子为储君了。

    怕遗诏再出问题,皇上当着众太医和皇后他们的面,用最后一点气力道,“朕立三皇子为储君,冀北侯府表姑娘为太,太子妃……。”

    说完这一句,皇上便撒手人寰。

    皇后站在一旁,那张脸青的发紫了。

    所有人都跪下来,恭送陛下,龙驭宾天。

    颜宁和云初都在等三皇子的解释,却等来了宫里的丧钟声。

    比起皇上驾崩,赐婚已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何况皇上弥留之际还留下立颜宁为太子妃的口谕。

    皇上驾崩,大丧期间,民间禁乐。

    皇上留下口谕,又有镇国公保管的立储圣旨,三皇子的储君之位稳若泰山。

    先皇葬入皇陵后,三皇子登基为帝。

    之后,就是大婚了。

    皇上无需守孝三年,国不可一日无主,后宫也一样。

    皇后收买了皇上身边的心腹公公,皇上立三皇子为储君的事,皇后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立储圣旨在镇国公手里。

    这么大的事,镇国公连枕边人都没有告诉,皇后想拿到圣旨难比登天,何况因为南漳郡主的事,镇国公夫人和她关系闹僵,帮不了她,也不会帮她。

    焦头烂额之际,皇上又要给三皇子赐婚——

    这帝位已经没在她儿子手里了,这后位岂能旁落?

    这后宫不掌握在手里,将来她儿子就更没希望了!

    来不及思考,甚至都没机会和崇国公夫人商量下,皇后就先斩后奏了。

    皇上病重,命不久矣,他绝不会在最后的时候让自己龙颜有损。

    只要圣旨下了,这亲事就没有回转余地了。

    皇后铤而走险,圣旨还未送出宫,便杀了公公灭口,来个死无对证。

    计划的很大胆,也很成功,但她想到会最后被皇上摆了一道,留了一道赐婚口谕。

    有这道口谕在,皇上大婚,立谁为后就成了大问题了。

    皇上没有收回赐婚崇国公府大姑娘的圣旨,圣旨上立她为三皇子妃。

    皇上留下口谕赐婚颜宁为太子妃。

    两道圣旨都有效,按理三皇子立为太子,三皇子妃就该顺理成章成为太子妃。

    崇国公倒是有心不让女儿趟这趟浑水,可这是先皇赐婚,由不得他想不嫁女儿就不嫁,何况崇国公夫人为女儿抱打不平,一定要争到底。

    历朝历代也不是皇子妃就一定会被立为太子妃,太子妃就一定会成为皇后的。

    也有太子妃最后只被立为贵妃,侧妃反而被立为皇后的先例。

    大臣们商议了半天,觉得这样争吵,没人会退让,没人退让,就得吵个没玩没了。

    新皇才刚登基,就为了个后位争成这样,不是个好兆头。

    不妨同日大婚,将她们二人一同娶进宫,将来谁先诞下龙子,谁就被立为皇后。

    母凭子贵。

    合情合理。

    这样安排,大臣们都赞同。

    唯一不同意的就是皇后和崇国公夫人了,明明先皇先给她女儿赐婚,按理该她女儿先过门!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