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虽然被禁足,但能半个月不用来永宁宫,颜宁觉得划算,有皇上发话,她以后每隔五天来给太后请安一次,太后虽然生气,但因为不占理,也只能忍着。

    毕竟五日来给太后请一次安并不算慢待太后,规矩就是这么定的,如果太后还执意要颜宁每天来请安,那以后晚来,不小心撞坏太后的心头好,太后都得忍着。

    太后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却也无可奈何,谁都有失手的时候,颜宁会莽撞,那也是怕来晚了,情有可原。

    太后深呼吸,把怒气压下,“既然这次是无心之失,那便算了吧。”

    颜宁小心翼翼道,“臣妾回去一定好好反省,半个月后再来给太后请安,一定小心谨慎,绝不再犯。”

    太后脸一沉,她的意思是算了,不再罚她,以后还每天来给她请安!

    宝妃也在场,她道,“太后的意思是免了你的责罚,还和往常一样,只是不要再像今儿这般鲁莽就成了,云妃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认了罚,莫不是巴不得不用来给太后请安吧?”

    原本皇上还没想过,宝妃这话倒是给了他一个提醒,颜宁可不是性子鲁莽之人,即便走的太急,也不会做出撞到宫女这样的事来,何况还有安大姑娘陪着她。

    莫非真是故意撞的,不想来给太后请安?

    皇上也知道太后不喜颜宁,处处刁难,这其中有一半是他冷落宝妃的缘故。

    颜宁是怕他和太后交恶,才这般委婉的反抗是吗?

    颜宁没说话,皇上皱眉道,“既然犯了错,就该好好反省,宫规不能废。”

    这是太后刚刚说的话,皇上悉数奉还了。

    该免责罚的时候,太后咄咄逼人,等他罚了,太后又宽厚大度,这样的宽厚,不要也罢。

    颜宁还一直跪在地上,皇上道,“起来吧,回去好好反省。”

    云初起身后,将颜宁扶起,然后告退。

    颜宁从小在冀北侯府长大,加起来的时候还没有刚刚跪的多,多跪了会儿,膝盖就疼的厉害了,云妃扶着她一瘸一拐的走了。

    皇上见了是要多心疼就有多心疼,宝妃气道,“云妃身子骨也太娇弱了吧,这才跪了多会儿,就伤成这样了?”

    言语间,明显在怀疑云妃在装弱。

    太后也一脸不喜,“要让皇上的心尖儿跪出个好歹来,倒是哀家的不是了,找个太医给云妃瞧瞧。”

    皇上本就心疼的紧了,太后和宝妃还一个比一个阴阳怪气,皇上是尽量压着才不让怒气爬到脸上来。

    怕忍不住,皇上要走,但太后阻拦道,“既然云妃禁足,皇上也该到别处下榻了吧,这后宫的嫔妃也不止云妃一人,身在帝王家,难道不懂独宠是忌讳吗?”

    太后压根就没把皇上放在眼里,若不是占了一个长字,这帝位几时轮到他来坐?!

    这帝位只是暂时交给他保管,迟早还有回到她手里的一天。

    看在皇上坐在帝位上,打压她的人,太后每天都在愤怒的边缘游走,能有好脸色给皇上看才怪了。

    宝妃站在一旁帮腔,她和颜宁嫁进宫差不多一个月了,皇上从未踏进过她信阳宫半步,太后又赏了两个美人给皇上,皇上不宠幸她们,却也给了个位份。

    宝妃贤良大度道,“梅美人感染风寒了,皇上得空去看看她吧。”

    皇上看了宝妃一眼,直接和太后告退。

    出了永宁宫,皇上看了小福公公一眼,小福公公会意,皇上这是要给云妃出气呢。

    太后和宝妃确实欺人太甚了,不给一点颜色瞧瞧,真当皇上是软柿子了。

    若是这次由着她们欺负云妃了,只怕还有下回。

    小福公公想了个辄,然后宝妃傍晚逛御花园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太后养的茶花。

    那可是比兰花更是太后的心头好。

    接连摔了两盆稀罕花卉,太后本就怒上加怒了,早上才罚了云妃,晚上宝妃就当众毁了太后的茶花,云妃和宝妃位份一样,又犯错在前,宝妃应该警醒在后,却又犯了错,按理不但要罚,还要罚的更重。

    太后气了一通,也只能一碗水端平,罚宝妃禁足半个月。

    宝妃受罚的消息传到御书房,皇上刚批好奏折,道,“走,摆驾信阳宫。”

    小福公公愣住,“摆驾信阳宫?”

    “没听错,”皇上道。

    小福公公赶紧宣驾,皇上去了信阳宫。

    宝妃没想到皇上这时候会来信阳宫,出乎她意料,难道是因为太后今儿早上给了云妃教训,皇上知道独宠云妃,对云妃不是件好事了?

    宝妃跪在地上接驾,皇上看着她道,“起来吧。”

    皇上坐下后,宫女上茶,皇上道,“朕听说太后也罚你了?”

    宝妃点头,“太后也罚了臣妾抄佛经。”

    皇上让宝妃坐下,东一句西一句聊了半天,聊的宝妃都觉得皇上今儿会住在信阳宫了,结果嬷嬷把床榻都铺好了,皇上走了。

    待这么久,不为别的,就是让人把他来信阳宫的消息传给太后知道。

    太后不反对皇上来信阳宫,回头就别说他不能去朝华宫。

    同样手法,没道理待遇不一样。

    从信阳宫出来,皇上就摆驾朝华宫了。

    颜宁也听说皇上去了信阳宫的事,心底有点不舒服,但她什么都没说,皇上不可能一辈子不宠幸宝妃,在进宫之前,她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

    宝妃是太后的侄女,更是崇国公的女儿。

    崇国公对朝廷忠心耿耿,和舅舅交情还不错,只是宝妃的性子没有随崇国公,和她玩不到一处去。

    如今都进了宫,就更是注定的敌人了。

    可再有心里准备,这一天真的到来了,心底难免闷的慌,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云初正宽慰她呢,就听小福公公那熟悉的嗓音传来,云初愣住了,“是我听错了吗?”

    春兰高兴道,“没听错,是皇上来朝华宫了。”

    颜宁还有点恍惚,赶紧把眼泪擦干净,上前接驾。

    她福身迎接,皇上将她扶起道,“不是说了,和朕不用这么多礼,这一迎接,都生分了。”

    颜宁抬头,皇上就看到她哭肿的眼睛,心疼的不行。

    “膝盖可好些了?”皇上帮她擦眼泪道。

    云初悄悄退下,留下春兰在殿内伺候。

    颜宁坐下来道,“皇上让小福公公送了药来,涂上一会儿就好了,皇上不是去信阳宫了吗,怎么还……。”

    皇上就知道她是为这事伤心,他道,“你这是不欢迎我来?”

    颜宁拿眼睛瞪他,皇上心情顿时好了。

    这才像她,他道,“太后偏帮宝妃,我当然更要向着你了。”

    挤破头要进宫,就该有受到冷落的准备。

    永宁宫,太后正为皇上终于去了信阳宫高兴,结果还没高兴一会儿,皇上又摆驾朝华宫的消息就传来了。

    太后脸一沉,手一抬,手边小几上的茶盏就摔地上去了。

    当真是一刻都离不得朝华宫那位了!

    皇上竟一点都不给她这个太后和崇国公府脸面!

    恼完皇上,接着恼宝妃,没用的东西,皇上都去信阳宫了,连个人都留不住,崇国公府怎么会有她这么没有的女儿?!

    不是宝妃不想留,实在是皇上坐在那里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宝妃觉得没有下药的必要,这用药逼来的圆房哪有你情我愿好?

    宝妃想要后位,也想要尊严,别看这会儿信阳宫里都是她的人,谁知道哪天就走漏了风声,靠手段谋来的后位,那是耻辱,将来难保有后来者效仿,她即便坐上了凤椅,又有什么颜面去教训那些人?

    现在的宝妃还有父亲崇国公给她的影响,但她嫁进了宫,到了太后身边,这样的影响会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太后气了一夜,第二天派嬷嬷去教宝妃,她如果坐不到中宫的位置,她的兄长上官通就更没有希望坐上国公之位了,进了宫,太后才是她的依靠,崇国公对朝廷忠心耿耿,立下多少功劳,但凡皇上给崇国公一点面子,崇国公让皇上多善待她一点儿,她也不至于嫁进宫一个月都还没有圆房。

    太后挑拨在前,又让崇国公夫人进宫劝她,宝妃对云妃的憎恨是蹭蹭蹭的长。

    但下药,她是绝对不同意。

    嫁进宫之前,教喜嬷嬷和她说过,女儿家第一次会很疼,需要夫君怜香惜玉。

    一旦下了药,就只有欲望了,她不想活活疼死。

    宝妃想到了梅美人……

    皇上连太后赏赐的美人都宠幸了,没有道理接着冷落她,皇上也不会因为有负对云妃的承诺,把过错算在她头上。

    梅美人病的越来越严重,几天都出不了寝宫,太后趁着皇上在朝华宫的时候,派人去告知,这是逼的云妃把皇上往外推,如果她做不到让皇上雨露均沾,那她即便生下了龙子,也登不上后位。

    颜宁看着皇上,皇上道,“我去看看她。”

    太后赏赐他的那两美人,他都不记得她们长什么模样了。

    皇上走后,颜宁就有点不安,春兰道,“没事的,皇上肯定一会儿就回来。”

    颜宁也相信皇上,毕竟他去信阳宫都没有留宿,何况现在还是白天,肯定是她多心了。

    皇上去看梅美人,梅美人急乱之下不小心被宫女泼了茶水,这样子如何见皇上,气的梅美人想把宫女活活打死。

    梅美人只能更衣,让宫女太监迎接皇上。

    宫女说她在泡热水澡去寒气,一会儿就好,皇上便坐了会儿,毕竟是来探望人的,总要见到人才走吧。

    宫女给皇上倒茶,皇上喝了两口,梅美人就出来了,因为怕皇上责怪,紧张的满脸通红,还真有点像是泡了药浴的样子。

    皇上看着她,怎么看怎么像云妃,这时候,有公公过来禀告小福公公,小福公公出去了。

    这一出去,皇上更神志不清了。

    等小福公公处理完事情,皇上已经沦陷了。

    等皇上醒过来,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他对梅美人没有一点旖念,更做不出宠幸病人这样的过分之举来,不是身不由己,没有别的可能了。

    皇上一气之下差点没直接杖毙了梅美人。

    只是这事丢人,可怜催的梅美人刚受宠就被打入了冷宫。

    皇上愧对颜宁,都没脸去朝华宫,太后得知这事后,把皇上叫了去,“怎么回事,怎么刚宠幸了梅美人就把她打入冷宫了?”

    皇上没有隐瞒太后,因为梅美人是太后赏赐的,太后找他来无非是想替梅美人求情罢了。

    做出这么丢人的事,看太后有什么可说的!

    太后还真没想到梅美人有这么大的胆量,真是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倒是会给她捅篓子,一个两个的真是不把她气死不罢休!

    要是下药的是宝妃,皇上不给她这个太后面子也得给崇国公面子睁一只眼闭一眼算了。

    太后痛斥梅美人,要皇上杀了她,以证明这事并非她授意。

    撇清完,太后道,“皇上独宠云妃,冷落其她人,已经造成不满了,皇上要不严肃对待,只怕这样的事还会发生,皇上也不想事情闹大,最后百官皆知,说云妃是祸水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