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后虽然恼梅美人,但她话里话外却也在替梅美人抱打不平,若是皇上不冷落她,不是偶尔才去她寝宫一趟,她也不至于会铤而走险,不惜用给皇上下药这样的方式争宠。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也是耻辱。

    想到耻辱两个字,太后眸光一闪,不会……

    太后拍着凤椅的手一紧,道,“哀家言尽于此,皇上回去好好想想吧,列祖列宗打下一份基业不容易,可别叫皇上这么葬送了!”

    皇上一点都不愿意听太后的训诫,他更担心的是怎么和颜宁解释。

    朝华宫内,消息传开时,云初惊呆了,梅美人这是活腻了找死吗,哪有女人给男人下药最后能得到宠爱的,上杆着的从来不是买卖,那是半买半送。

    云妃宽慰颜宁道,“皇上肯定是没想到梅美人会这么大胆,才一时不察中了计。”

    颜宁抹掉眼泪,其实她知道皇上不会属于她一个人,这世上有几个男子不三妻四妾的,她爹都做不到,何况是帝王,是她心底存着这份奢求罢了。

    她盼望的是这份奢求能多留给她些时日,没想到进宫才一个多月便被击打的支离破碎,扎的她的心鲜血淋漓。

    “我没有那么脆弱,从决定嫁给皇上起,我就有这个心理准备,”颜宁哽咽道。

    云初心疼她,或者说,她心疼这世上的女人。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不是所有的父亲都是慈父,也有卖女求荣的。

    不是所有的夫君都是良人,也又卖妻求荣的。

    世上更有不孝子!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本是一句好词,可也免不了被心怀叵测的人利用。

    这世上女人活的太苦了,幸福的有几个呢?

    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云初望着颜宁道,“梅美人咱们也见过,你觉得她是有胆量给皇上下毒的人吗?”

    “她是太后赏赐给皇上的,宝妃还没有和皇上圆房,她咱们敢后来居上?”

    虽然太后没把梅美人这样的棋子看的太重,就是觉得皇上后宫单薄,又独宠云妃,心底恼火故意给人添堵的。

    多了两个美人,太后再逼着皇上雨露均沾也不会被说是逼皇上宠宝妃,也可以是宠其他人。

    但梅美人应该心里有数,连宝妃都争不过颜宁,何况是她们了。

    凭着是太后赏赐,皇上不会宠她们,也不会亏待她们。

    在后宫里不争不闹,饿不死也风光不了,但距离冷宫也远远的。

    颜宁望着云初,“你的意思是这事背后有主谋?”

    云初摇头,“或许梅美人是被算计了也未可知。”

    “可谁会算计她呢?”颜宁想不通。

    在她看来,宝妃和梅美人是一伙的,都是太后的人。

    太后总不会算计自己人吧?

    云初也觉得奇怪,走这一步棋对太后似乎没什么好处啊,万一露馅了,太后颜面扫地。

    皇上从永宁宫走后,就来了朝华宫。

    在门外徘徊了许久愣是没敢进来,小福公公陪着皇上被蚊子咬了好几口,叫苦不迭。

    这进又不进,走又不走,蚊子最高兴啊,都快喂饱了。

    “皇上,您还是进去吧,云妃不会怪您的,”小福公公又一次劝道。

    皇上站着没动,好像小福公公的话在他耳边绕到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云初拎着灯笼出来道,“皇上还是进来吧。”

    “颜宁她是不是还在生气?”皇上忐忑道。

    “她生的不是皇上的气,”云妃道。

    “颜宁她什么都知道,不和皇上说,是不愿让皇上为难罢了。”

    “比起生气,她更关心的是皇上的安危,皇上九五之尊,是天下之主,连个小小美人都敢给皇上下药,若是哪天有谁想要皇上的命,岂不是易如反掌?”

    云初每说一句,小福公公就点下头。

    安大姑娘是说到正点了,没有什么比皇上的安危更重要的,云妃对皇上是真心的,首先想到的还是皇上的安危。

    哪像太后,只想到让皇上雨露均沾。

    皇上道,“这事朕一定会彻查。”

    云初点点头,福身离开,没说让皇上进来。

    颜宁哭了许久,身心疲惫的睡下了,没法接驾,云初只想她好好睡一晚,这些糟心事明天再想。

    皇上站了会儿,还是迈进了朝华宫,坐在床边,看着颜宁的睡眼,睡梦中眼角都有泪。

    皇上让小福公公去处死梅美人,小福公公出门云初遇上了,道,“这大晚上的,小福公公要去哪儿?”

    小福公公没隐瞒,直接说了,“皇上让我去处死梅美人。”

    云初眉头打结,她还想顺着梅美人这根藤往下查,看能不能撼动太后,这一处死,皇上是眼不见心不烦了,可背后之人也能高枕无忧了。

    “万一梅美人是无辜的呢?”云初道。

    小福公公愣了下,他进宫六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天真的话,皇上要处死一个宫女,哪是无辜就能躲的过去的?

    让皇上心里不痛快了,这就是罪。

    安大姑娘不是向着云妃的吗,怎么帮梅美人求情,云初道,“我看这天色也晚了,就算要梅美人的命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云妃还想去冷宫看梅美人一眼,这一处死,就见不着了。”

    小福公公为难道,“可皇上有旨,我不敢不听啊。”

    “这黑灯瞎火的容易崴脚,”云初道。

    “……。”

    然后,小福公公就把脚给崴了。

    崴了脚没法去冷宫,即便怪罪下来,也情有可原。

    第二天,颜宁醒来,云初就把这事和她说了,颜宁道,“皇上,这案子还没查清,梅美人不能死。”

    “太后都不帮她求情,你帮她求情,”皇上一脸不快。

    被个女人算计,这是耻辱。

    即便是在冷宫,皇上也不允许。

    颜宁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皇上,看的皇上无奈道,“朕都依你。”

    颜宁心底酸酸的。

    小公公进来禀告,“皇上,太后传召宝妃去永宁宫了。”

    皇上脸色一冷,颜宁和宝妃都在禁足中,还是太后亲自禁足的,她要见宝妃就传召,这把禁足当成什么了?!

    永宁宫内。

    宝妃迈步进去,太后坐在凤椅上,不怒自威。

    她忍了一晚上,还是没忍住要问个清楚,她把宝妃弄进宫,不是让她擅作主张的!

    稍有不慎,她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太后身边的李嬷嬷摆手让人退下,等人都走了,太后望着宝妃,“哀家给你的药呢?”

    宝妃眸光一闪,“药,药……。”

    “药被我给弄丢了,”她回道。

    太后猛然拍桌子,吓了宝妃一大跳,“让你给皇上下药,哀家都提心吊胆,你倒好,把哀家的一番苦心拿来践踏!”

    宝妃望着太后道,“若我真听了太后您的,待在冷宫的就是我了。”

    太后气笑了,“你是哀家费尽心思才弄进宫的,哀家会让你去冷宫吗,就算哀家同意,你爹也不会同意。”

    是不会去冷宫,可丢人啊。

    太后就知道她还受崇国公的影响,这么多年,她暗中教了她多少,挑拨了多少,还是没能把她爹对她的影响剔干净,这还是崇国公不常待在京都,要是在,这颗棋子非但不会成事,还可能坏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