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后心底有气,却也无可奈何,崇国公府女儿少,嫡出的更只有宝妃一人,南漳郡主的家事远比不上宝妃,再加上是打小跟在身边养大的,亲如母女,私心里她也不愿意南漳郡主卷进后宫的争斗中来。

    宝妃不同,她是崇国公亲生的女儿,只要宝妃进宫,即便崇国公再怎么不愿意参与储君之争,他也得为自己的女儿,为自己的外孙着想。

    太后坐在凤椅上,面色冷沉,眼底尽是威严和愤怒,看的宝妃心底发憷,从小她就害怕姑母,但最羡慕的也是姑母。

    这世上哪个女儿家不想做皇后,母仪天下,她想成为姑母这样的女人,娘让她多和姑母走动,父亲让她少进宫,她想顺从父亲,她也想顺从母亲,更想顺从自己。

    太后手搭在鎏金的凤椅上,把眼睛闭上,深呼一口气。

    这么多年,她在宫里走的有多艰辛,远不是宝妃能想的,人前看着无限风光,人后吃了多少的苦头,崇国公府是她娘家,可崇国公却不是她嫡亲的兄长,只是堂兄。

    若是崇国公一心为她打算,后位何至于落到皇上手里,她贵为太后,儿子却和帝位失之交臂?!

    这后位她一定会通过他女儿的手夺回来!

    太后没说话,宝妃心越发忐忑不安,她道,“姑母,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太后脸寒如霜,“你可知这深宫的凶险,走错一步,满盘皆输!”

    她已经失败过一回了,失败的苦果太沉太痛,她承受不起第二回了。

    宝妃望着太后,道,“我知道后宫凶险,进宫之前,爹娘都说过,但我也有我的打算。”

    太后倒想听听她有什么打算,原本叫她来也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这一次若不刹住了,难保还有下一回。

    宝妃走上前,把心底的想法告诉太后,她是急着圆房,但她不想丢人,这事让梅美人去做,皇上宠幸了云妃之外的女人,就违背了对云妃的承诺。

    云妃从小在冀北侯府长大,她娘死于后宅争斗,冀北侯又没有妾室,这样的生长环境,她内心最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当然了,这样的感情谁不想要,但宝妃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在帝王家。

    若是别人家,最多别人闲言碎语说一句惧内,可皇上的后宫,有百官盯着呢,子嗣问题更关乎国祚,皇上要想独宠一人,那云妃必死无疑。

    一旦云妃和皇上离了心,皇上还能不宠幸其她后妃?

    她是崇国公的女儿,是先皇赐的婚,皇上不宠幸她,就是忤逆先皇的意思,她不用着急。

    只要略施小计,就能达到目的,何必靠下药?

    宝妃把太后说服了,能不用下药就能达到目的自然是好,只是她没有那份耐心,谁先生下皇子,谁就皇后,事关后位,岂能掉以轻心?

    尤其现在云妃被禁足,没法来永宁宫给她请安,这避子茶……

    太后不放心,因为避子茶只能管一两天。

    自打云妃进宫,太后对她从未有过好脸色,突然赏赐她,太过刻意了,太后怕会引人起疑。

    这时候,一小宫女走进来,道,“太后,云妃去冷宫了。”

    太后眉心一皱,云妃去冷宫做什么?

    “难道是去找梅美人出气的?”宝妃猜测道。

    太后看了她一眼,“你该了解你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

    云妃去冷宫做什么,太后猜不到,但云妃绝不是会去找梅美人茬的人,何况这后宫她独宠,只要一句话,不,哪怕只是一个眼神,自有一堆讨好她的人去替她出气,何必麻烦她亲自去一趟冷宫?

    冷宫那地方,哪是金尊玉贵的人肯去的?

    “派人去盯着,”太后叮嘱道。

    小宫女赶紧退下。

    冷宫,破旧阴冷,颜宁和云初都听过冷宫的大名,甚至如雷贯耳,但没想到冷宫会这么破旧,和金碧辉煌的皇宫对比鲜明。

    春兰胆小,她害怕道,“娘娘,真的要进宫吗,听说里面住的都是疯子。”

    “不得胡说,”颜宁轻斥道。

    她哪里胡说了,宫外都是这么传的。

    以前她也不信的,可进了宫,她信了。

    朝华宫那么气派,也待的人闷的慌,皇上来的勤快,她都怕姑娘迟早会闷出病来。

    这里是冷宫,一旦被扔来这里,从锦衣玉食到残羹冷炙,就她一个丫鬟都受不了,何况是那些曾经的贵人了。

    颜宁迈步走进去,春兰望着云初,指着她劝颜宁,云初什么都没说,胆小的人在后宫是生存不下去的。

    进了冷宫,往前走了百来步,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抱着枕头过来,要把枕头给颜宁看。

    颜宁吓的花容失色,直往后躲。

    云初将她挡在身后,春兰还在颜宁后面。

    那女人把枕头往前递,问道,“你看我儿子长的像皇上吗?”

    问的一脸认真,云初都懵了。

    那女人见没人回答她,又抱着枕头摇晃,“乖,不哭……。”

    远处快步走过来一嬷嬷,身后还跟着一小宫女,上前给云妃请安,然后使唤小宫女道,“还不赶紧把她带进去,看紧了,别让她再出来。”

    小宫女要拉那女人走,女人还固执的很,继续问她儿子像不像皇上,被小宫女硬给拖走了。

    春兰胆小,但八卦心是最重的,“那是谁?”

    嬷嬷一脸灿笑,她没想到这平常鸟都不来的冷宫居然会迎来云妃的一天,这可是皇上的宠妃啊。

    伺候好了,保不齐能离开冷宫,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嬷嬷小心伺候着道,“刚刚是先皇的妃子,以前也是个宫女,有幸得了先皇的宠,怀了龙胎,可惜福薄,先皇怀疑她与侍卫有染,把她给贬来冷宫了,受不了打击就疯了,到现在有八年了。”

    嬷嬷语气很平淡,完全听不出一丝的同情。

    春兰没想到会是这么被贬来冷宫的,她和云初小声嘀咕,“与人有染,不是死罪吗?”

    云初朝她摇头,既然没被判死,那有染应该是假的。

    这么丢人的事,先皇绝不会让人知道的,梅美人只是给皇上下药,皇上都恨不得连夜处死她了,何况是绿帽子了。

    嬷嬷只说了一半,因为她没觉得重要,先皇的妃子只是在宫女的时候受过一侍卫恩惠,绣过一荷包给侍卫,当然了,可能宫女也有倾慕之意,只是后来福气来了,被先皇看上了。

    几个月被皇上招幸一次也不惹眼,错就错在没有根基却怀了龙胎,先皇一关怀,她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送出去的一个荷包也能要她的命,这都是命啊。

    不过在冷宫能活八年,也算是命硬了。

    颜宁心生同情,云妃问道,“梅美人在哪里?”

    嬷嬷猜云妃是为梅美人来的,她道,“在这边,娘娘请。”

    嬷嬷前面带路,冷宫嫔妃还不少,有在树下赏花的,看着挺正常的。

    只是听到脚步声,蓦然回首,差点吓她们一个心脏骤停。

    嘴涂的大红,脸上打了很浓的腮红,饶是见惯了的嬷嬷都吓了一跳,何况是颜宁和云初了。

    春兰吓的腿软,她就说冷宫住的都是疯子吧,姑娘还不信,这都快要被吓死了。

    继续往前走,到一间屋子前停下,房门紧闭,还落了锁。

    嬷嬷解释道,“梅美人吵着要见皇上,冷宫人手不够,没法一直盯着她,只能落锁了。”

    颜宁没有责怪之意,嬷嬷也知道。

    谁会给和自己争宠的女人好脸色看,过的越惨,心里才越舒服呢。

    梅美人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

    门一打开,昏暗的屋子里瞬间亮堂的刺眼,她下意识的缩了锁。

    等适应了光线,她爬起来往外跑,她以为是宫女来给她送饭的,她也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她要见皇上,她是冤枉的!

    走了两步,就看到颜宁了,梅美人脸色一白,连连往后退。

    和嬷嬷以为的一样,她也觉得颜宁是来找她麻烦的。

    云初看向嬷嬷,“你退下吧。”

    嬷嬷有些迟疑,“我怕她会伤着云妃娘娘。”

    云初多看了嬷嬷一眼,嬷嬷一脸惶恐的退下了。

    只是她前脚退出去,后脚一公公走过来,嬷嬷不认得公公,要问他来做什么。

    公公做了个手势,嬷嬷脚步停下不敢管了。

    太后的人盯梢云妃,她哪敢管啊。

    左右不让她伺候,她眼不见为净。

    梅美人退后几步,道,“我都被皇上贬到冷宫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颜宁看着她,“我把你怎么样过吗?”

    从头到尾,她都没和梅美人起过冲突,倒是梅美人,因为是太后赏赐给皇上的,处处巴结讨好宝妃,与她为敌。

    颜宁知道她依附太后而活,不得不给宝妃做出头鸟,不屑和她一般见识。

    梅美人嗓子一噎,确实,云妃没有把她怎么样过。

    这后宫里谁都可能给她下药,唯独云妃不会,她道,“那你来找我做什么,不是想要我的命吗?”

    云初见她一脸敌意,冷道,“若非云妃替你求情,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你是太后的人,出了这样的事,你以为太后会保你,太后又保的住你吗?”

    梅美人脸色刷白。

    她跟在太后身边两年了,因为乖巧听话,又有几分颜色才被选中送给皇上。

    说她是太后的棋子都是在夸她了,宝妃那样的才算棋子,所以她极力的捧着宝妃,事事出头,她能不知道云妃不能得罪吗?

    可她只能这么做。

    梅美人扑通一声跪下道,“我没有给皇上下药,我是冤枉的。”

    “不是你,那又是谁?”颜宁问道。

    梅美人跪在地上,她摇头,“我也不知道。”

    自打被贬来冷宫,她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皇上后宫没多少人,除了云妃,其他都是太后的人。

    云妃不会给她下药,可其她人也没有理由啊,要弄死她多的是办法,用不着这么费劲通过皇上的手。

    梅美人在努力想皇上来看她之后的事,她道,“皇上只在我那儿喝了杯茶,茶是惠儿端给皇上的,当时我在更衣。”

    “宝妃都没有得到皇上的宠幸,我就是向天借胆也不敢给皇上下药夺宠啊。”

    这话,云初信。

    也就是知道她没那份胆量,所以才觉得她冤枉。

    梅美人自己都糊里糊涂的。

    糊里糊涂的被皇上宠幸了,糊里糊涂的又被贬了。

    她到现在都还没法接受这个事实,这冷宫太可怕了,她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梅美人求颜宁帮她求皇上,她是冤枉的。

    颜宁没有答应帮她,虽然她会继续往下查。

    颜宁转身离开,梅美人扑过来要抱颜宁的腿,被春兰拦下了,害她家姑娘不知道掉了多少的眼泪,她还想她家姑娘帮她,大白天的就想做什么美梦呢!

    从屋子里出去,颜宁径直往前,云初还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瞧着公公探头出来。

    四目相对,云初还没喊,公公转身就跑了。

    颜宁发现云初没跟上,她道,“你在看什么?”

    “太后的人,”云初道。

    宫里别处的地方,云初不认得多少,但永宁宫的人大多的都脸熟,毕竟往永宁宫跑过很多回,可不是白跑的。

    颜宁什么都没说,从嫁进来,她就知道自己活在太后眼皮子底下。

    除了她的寝殿,在别处做的事说的话,没有能瞒过太后的耳朵的,早见怪不怪的。

    公公跑后,见没人追来,才松了口气。

    虽然他是太后的人,可头疼云妃说话,那也是犯了宫规的,不被打死,也至少要被打个半死,太后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他。

    从冷宫后门出去,公公直奔永宁宫。

    太后在生气呢,颜宁禁足虽然不是她直接下旨的,却也是她逼着皇上下的,和她禁足颜宁没什么区别。

    她前脚传宝妃到永宁宫,后脚她就去冷宫了,这有把她的禁足放在眼里吗?!

    太后知道是皇上准许的,也正因为是皇上帮着颜宁,太后才更生气。

    公公一口气跑进来,喘的都说不出来话了,太后道,“怎么急成这样?”

    “奴才偷听,被云妃身边的宫女檀儿发现了,”公公忙回道。

    “怕她追我,才一口气跑回来的。”

    路上都不记得撞了多少宫女太监了,胳膊撞的疼。

    太后一脸不虞,什么宫女檀儿,那是文远伯府大姑娘!

    有胆量敲登闻鼓,滚钉板也要给文远伯府伸冤,就冲这股狠劲就不是软角色了。

    自打她进宫伺候云妃后,云妃的胆量是蹭蹭蹭的长,这些太后都看在眼里。

    云妃得皇上宠爱,身边又有这么个得力帮手,想除掉云妃更是难上加难。

    宝妃更关系的事,“云妃去冷宫做什么?”

    公公歇了片刻,缓了几分,忙回道,“云妃去见了梅美人,梅美人说自己没有给皇上下药,求云妃帮她伸冤。”

    宝妃心慌了,云妃竟然不是去找茬的,梅美人居然求她!

    宝妃看向太后,太后脸冷的厉害,现在知道怕了?

    给皇上下药的时候胆子去哪儿了?!

    “云妃答应了?”太后问道。

    公公飞快的摇头,“云妃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没答应,但也没否认。

    太后摆摆手,公公赶紧起身退下。

    太后看向宝妃,宝妃惶恐道,“会不会查到什么?”

    她安排周密,不该出纰漏才是。

    可她害怕,毕竟不是她亲自盯着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办事不利。

    太后道,“越是越到事,就越要沉稳,越慌越容易出岔子。”

    “既然云妃要查梅美人的案子,那这案子就不能让她插手了。”

    太后抬手道,“摆驾御书房。”

    “你和哀家一起去。”

    宝妃赶紧起身,把太后从凤椅上扶下来。

    御书房内,皇上正在批阅奏折,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上奏,还上奏不止一本,看的人心烦。

    一听宫人禀告太后来了,皇上心更烦了。

    宝妃扶着太后走进来,皇上把奏折合上道,“太后怎么来御书房了?”

    “哀家就不能来御书房了吗?”太后问道。

    皇上起身道,“外头太阳大,朕是怕太后累着了。”

    “有什么要紧事要找朕,派人来说一声就成了。”

    宝妃给皇上福身请安。

    皇上撇了她一眼,继续看向太后。

    太后开门见山道,“刚刚皇上走后,哀家思来想去,梅美人一案不能就这么算了,得继续查,严肃宫规。”

    “本来这是皇后的事,无需哀家多过问,但皇上没有立后,哀家便解了宝妃的足,让宝妃去查这案子。”

    皇上眉心一皱,这是冲着凤印来的吧。

    他没说话,太后道,“宝妃是崇国公的女儿,崇国公世子的妹妹,难道查点案子,皇上都信不过吗?”

    这时候,外面宫人进来道,“皇上,云妃娘娘来了。”

    “让她进来,”皇上道。

    颜宁迈步走进去,云初紧随身后,春兰没有跟进来。

    颜宁上前给太后请安,再给皇上见礼。

    皇上看着她,“去冷宫看过梅美人了?”

    颜宁点头,“梅美人说她是冤枉的。”

    太后斜了颜宁一眼,“看来云妃对梅美人一案也格外的上心了。”

    也?

    这么说太后和宝妃也是冲着梅美人的案子来的了?

    梅美人被关也有一天了,都没见太后说要查,她去了趟冷宫,太后就上心了。

    这是怕她查到证据吗?

    颜宁看了皇上一眼,希望皇上能把案子交给她查。

    皇上自然是向着她的了,几乎明摆着的向着,可皇上向着没用啊,因为宝妃有太后做靠山。

    再加上颜宁和宝妃平起平坐,太后要宝妃一同查这个案子,共同执掌凤印,皇上也无话可说。

    就这样——

    颜宁和宝妃一起查案。

    皇上还忙着批阅奏折,没有多逗留就都走了。

    出了御书房,颜宁望着云初道,“我没查过案子,梅美人一案要怎么查?”

    云初摇头。

    其实她也不知道。

    但凡是都要迈出第一步,偌大一个后宫,往后人会越来越多,总有查案子的时候。

    再加上颜宁整天没事做,云初也怕她闷坏了,给她找点事干干,权当打发时间了。

    再者,她们在后宫得有自己的人啊,不能总靠着皇上宠爱过日子。

    最最重要的是,她们要为皇上分忧,有她们牵制太后,太后的眼睛就没法往前朝盯着了,皇上的压力会小很大。

    还有,云初事多了,她就不会胡思乱想。

    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沈钧山的消息了,昨晚上她甚至做了噩梦,梦到他出事了。

    颜宁要忙起来,她更需要。

    只是这案子本来就不好查,现在又是宝妃和颜宁一起查,两人根本就查不到一块儿去。

    转眼,五天过去了,案子一点进展都没有,反倒被宝妃气了不少。

    当然了,宝妃也没少受气。

    白天见了气,颜宁食欲欠佳,云初劝她道,“这案子查清楚之前,只怕每天都要和宝妃见面,你要气的吃不下,只怕梅美人的案子还没查清楚,你就要饿出好歹来了。”

    “不但要吃,还要多吃,才有精神应付宝妃。”

    皇上没让宫人通传,直接迈步进来,正好听到云初的话。

    皇上眉心一皱道,“宝妃给你气受了?”

    颜宁赶紧起身行礼道,“没有,就是天热了,吃不下。”

    “热了,多抬两个冰盆来,”皇上道。

    颜宁看着他道,“皇上吃过了吗?”

    “还没有,”皇上道。

    春兰赶紧拿碗筷来,云初退出去,给春兰使眼色,让她小心伺候着。

    有皇上陪着用饭,颜宁心情再糟糕也好转了几分,给皇上夹菜。

    皇上也喜欢来朝华宫吃饭,吃完了饭,就干脆不走了。

    至于奏折,有小福公公派人搬来,颜宁或帮着研墨,或把奏折摆好,皇上批阅起来也方便,省心省力。

    遇到愤怒的事,颜宁劝他,遇到棘手的事时,颜宁也感慨道,“可惜二表哥不在,不然他肯定能帮皇上,二表哥性子虽然顽劣了点,但主意是最多的,没有什么事能难住他。”

    “但脾气也是最差的,”皇上补了一句。

    他可不敢使唤沈钧山,之前只利用了他一回,被他坑了多少钱去,简直没把他这个皇子放在眼里。

    即便他现在贵为皇上了,那也是个不会把皇上放在眼里的主儿。

    使唤不了他几回不说,还可能连龙威都保不住。

    皇上觉得颜宁有点盲目崇拜沈钧山。

    那么厉害能去个梁州就杳无音信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