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想到沈钧山,皇上心底也难免担心,颜宁嫁进宫后,他就派人去梁州寻找沈钧山。

    这走了许久,没找到人,连消息都没有送回来的,派去的都是皇上信的过的人,明知道他担心,不该如此疏忽才对。

    又过来几天,皇上下朝回来,刚走到御书房前,就回来的一护卫。

    护卫面色凄哀,看的人心咯噔一下跳了。

    皇上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护卫左右看了两眼,小福公公忙道,“皇上,外头风大,还是进御书房在说吧。”

    外头哪有风啊,站在守卫御书房的侍卫都快热炸了。

    进了御书房,护卫脸上的凄哀之色散去,皇上一转身,还以为自己刚刚在御书房外看错眼了。

    小福公公也懵了,只听护卫禀告道,“皇上放心,冀北侯府二少爷没事。”

    “没事怎么这么久没消息送回来?!”皇上压抑不住怒气。

    刚刚在御书房外,可是着实把他吓的不轻。

    护卫知道让皇上受惊了,他道,“沈二少爷去梁州查案,半道上遇刺,养了半个多月的伤,刺客以为他死了,沈二少爷没有派人回京传信,就是想背后之人掉以轻心,漏出马脚来。”

    根本就不敢派人飞鸽传书送回来,万一消息被劫,知道沈二少爷安然无恙,必定会再派刺客。

    好不容易才躲过一劫,谁也不敢保证下回还能这么走运,小心驶得万年船。

    就是他一脸快马加鞭悲伤回京也是沈二少爷叮嘱的,就是要让人误会他是回京报丧的。

    虽然刚刚吓着了,但皇上不得不承认沈钧山这样安排不错,对的起给他留下的狡诈印象。

    只是冀北侯为人刚正,居然有个这么狡猾的跟只狐狸似的儿子,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护卫把知道的都告诉皇上,然后退下。

    皇上想了想,去了朝华宫,把沈钧山平安的消息告诉颜宁和云初知道。

    为了配合沈钧山,颜宁“晕倒”了。

    云妃晕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太后和宝妃耳中。

    太后心头一震,下意识的以为云妃有了身孕,让宝妃去朝华宫看看。

    宝妃敢到朝华宫,正好太医拎着药箱子离开,她问道,“云妃情况如何?”

    太医一脸为难,宝妃脸一沉,太医就怂了,“云妃只是心情起伏过大,再加上身子骨弱才会晕倒,多休养些日子就没事了。”

    “心情起伏过大?”

    “不是怀了身孕?”宝妃面带怀疑。

    太医一脸诧异,连忙摇头。

    宝妃晾太医也不敢骗她,要真怀身孕了瞒不了多久,迟早有露馅的一天,到时候有太医好果子吃。

    既然不是怀孕了,那她就没有进朝华宫的必要了,省的看着皇上对云妃含情脉脉,无微不至的关怀扎心。

    不过宝妃也很好奇云妃怎么会心情起伏过大,“云妃为何心情起伏过大?”

    太医摇头,“臣不知。”

    宝妃看着她,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后宫该听说的,太医该心里有数吧?”

    太医惶恐,“臣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臣观云妃神情,像是悲伤过度所致。”

    至于怎么就悲伤了,太医不知道。

    宝妃眉头拢的松不开,云妃有皇上把她捧在手心里,昨儿还把进贡的东西送来给她挑,换做旁人都能高兴半个月了,她却悲伤过度?

    宝妃觉得有问题,去永宁宫找太后。

    太后刚知道御书房前的事,宝妃就送来云妃悲痛的消息,太后想不通的事也想明白了,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宝妃见了道,“太后?”

    太后笑道,“应该是梁州传来噩耗了。”

    若非冀北侯拥护皇上,皇上没有和六皇子也就是如今齐王一争高下的势力,又占了一个长字,才登上了帝位。

    这仇,太后记着呢。

    这只是开始,胆敢坏她的好事,她必定要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沈钧山揍了上官通,宝妃的亲哥哥,宝妃也恼沈钧山,现在知道他死在梁州了,云妃有多悲伤,她就有多痛快。

    太后端着茶盏,用茶盏盖轻轻拨弄着,吩咐李嬷嬷道,“准备些补品给云妃送去。”

    吩咐完,看了李嬷嬷一眼。

    李嬷嬷会意,下去忙了。

    云妃这回晕倒不是怀身孕,难保下回不是,不得不防。

    太后心情不错,正好齐王进宫给她请安,太后心情就更好了。

    若是先皇在,皇子要成亲才赐府搬出宫住,但皇上年轻,成年的皇子就不宜在住在宫里头了。

    皇上登基后,就让翰林院拟了封号,挨个的赐封,齐王的封号,是太后要的。

    齐,乃国号。

    齐王。

    大齐之王。

    太后几乎把野心都摆在明面上了。

    大齐现在是皇上的,以后迟早是她儿子的。

    皇上刚登基,根本抵抗不了太后,不少大臣觉得齐王封号好,赞同皇上封六皇子为齐王,皇上只能答应。

    虽然齐王的府邸离皇宫很近,但毕竟不在宫里了,想见面也没以前方便了。

    太后总觉得儿子消瘦了,虽然在宝妃看来,齐王气色很好。

    太后看着儿子道,“亲事也定下了,还是尽早把亲事办了,多个人照顾你,哀家也放心。”

    更重要的是,她想含饴弄孙了。

    齐王无所谓,“母后安排便是。”

    朝华宫。

    颜宁靠在大迎枕上,虽然她悲伤是假,但毕竟“晕倒”了,装病得装的像,谁知道朝华宫有没有太后的眼线。

    云初坐在一旁给她削果子吃。

    外面春兰走进来道,“娘娘,太后听说你晕倒,派李嬷嬷前来探望。”

    太后会派人来,没人诧异。

    即便太后再不喜欢颜宁,颜宁也是皇上的宠妃,她晕倒,太后也得表示下关怀。

    “让李嬷嬷进来,”颜宁气若游丝。

    李嬷嬷就等在外头,她是代表太后来的,借云妃几个胆子也不敢不见她。

    李嬷嬷迈步进去,远远的就看到颜宁在拍自己的脸,李嬷嬷好笑,这是想让自己看上去更有气色一点吗?

    颜宁强打起精神来,“让太后担心了。”

    李嬷嬷道,“太后派奴婢送些补品来,希望云妃能早日恢复,以免皇上担心,误了朝政。”

    颜宁脸色一僵,垂下眸来。

    李嬷嬷只说了这么一句,身后的小宫女把托盘放下就告退了。

    等她们走后,春兰看太后送了什么补品来,她道,“是血燕窝呢。”

    血燕窝难得,即便是宫里,一年也没多少进贡。

    这送了有三两来,着实不少了。

    云初看着血燕窝道,“可惜了。”

    太后赏赐来的,说里面没下避子药,打死她都不信。

    春兰道,“要不找太医检查下,禀告皇上?”

    颜宁阻拦道,“不可这么做。”

    虽然她在闺阁中少见这些争斗,但她并不蠢,太后既然敢送来,就不怕败露。

    她晕倒,太后把最喜欢的血燕窝都赏赐给她了,她却找太医检查,此举明摆着是怀疑太后不怀好意。

    就算查出来有药,太后也能反咬她一口故意往血燕窝里下避子药好栽赃她,其心可诛。

    要抓太后,除非她把这血燕窝吃下去,太医把脉查出问题,顺藤摸瓜牵出血燕窝……

    即便是这样,只怕最后也奈何不了太后,最多牵扯出李嬷嬷,这还是最好的情况了,可能死一两个宫女太监就算是给她交代了。

    颜宁道,“端下去毁了。”

    春兰心疼,这一盒子,少说也值几百两了啊。

    云初阻拦道,“太后赏赐的血燕窝,你得吃。”

    春兰眼睛睁大,“这怎么能吃呢?”

    这个当然不能吃,但皇上赏赐的血燕窝能吃啊。

    皇上刚刚让人送来的补品里就有血燕窝,还没有送去库房。

    这会儿换下来,神不知鬼不觉。

    这血燕窝不吃,太后不会放心。

    太后不放心,就还会想办法再下药。

    如此,她们放心,太后也放心,何乐而不为?

    外面有小宫女进来禀告说齐王要成亲的事,云初笑道,“难怪太后赏赐血燕窝给娘娘了,齐王大喜在即,太后心情好。”

    颜宁点头,“血燕窝难得,每日熬一小碗端给我。”

    春兰飞快的点头,端起托盘道,“奴婢这就下去煮燕窝。”

    太后前脚让人送来的血燕窝,后脚就熬上了,进了云妃的肚子,这是朝华宫上下都瞧见的。

    消息传到太后耳中,太后更高兴了。

    颜宁这一晕倒,整整十天没出门,最多出寝宫转一圈就回去了。

    太后忙着给齐王娶亲,也没空顾着她,宝妃帮太后打下手,也是忙的脚不沾地,梅美人一案晾在那里,倒是无人问津了。

    宝妃查梅美人一案,就是防备云妃查到什么蛛丝马迹看着她。

    云妃不查了,她还查什么?

    查到自己身上是引火烧身,查不出来那是她无能。

    齐王迎娶齐王妃过门那天,太后高兴,恩赏整个后宫。

    连冷宫都受了恩惠,只是梅美人无福消受,御膳房送来的饭菜,让她呕吐不止,晕倒了。

    这一晕,倒是把冷宫嬷嬷给吓着了。

    云妃对梅美人关心的很,叮嘱她在案子查清楚之前别让梅美人死了疯了。

    这突然晕倒,可别是御膳里被人下了毒啊。

    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对,这份是她的,她的那份才是梅美人的,要毒死那也是想毒死她啊。

    她一个冷宫嬷嬷混的比谁都不如,见了谁都点头哈腰,哪敢得罪人,是谁要她的命?

    冷宫嬷嬷吓的浑身打哆嗦,赶紧派人去禀告宝妃和云妃知道。

    这些日子,颜宁一直没出寝宫,宝妃忙着帮太后筹备齐王喜宴也没查梅美人,她也就没过问了。

    乍一听梅美人晕倒了,颜宁便宣太医去冷宫,又让云初亲自去一趟。

    越是有人想要弄死梅美人,就越说明问题很大。

    云初到冷宫的时候,太医已经在给梅美人把脉了,脸色有点难看。

    云初皱眉道,“梅美人情况如何?”

    太医不知道该怎么说,欲言又止,云初有点急了,“到底什么病?”

    “不是病,是……。”

    “是什么?!”

    “是喜脉。”

    太医声音飘的厉害。

    虽然梅美人给皇上下药的事,皇上下了封口令,可在封口令传开之前,下药的事就传遍皇宫了,只是没往宫外传罢了。

    太医知道的很清楚,没想到春风一度,竟然龙胎暗结了。

    这孩子……皇上不会想要的……

    云初当时就听愣住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梅美人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怀了龙胎的喜悦。

    宝妃和云妃为争后位急着怀身孕,云妃圣宠不衰没怀上,宝妃都没和皇上圆房,就更别提了。

    她只是那么一回,居然就怀上了……

    这孩子就算生下来,皇上也不会喜欢,何况太后也不会让她在宝妃之前生下皇子。

    梅美人身子都凉了半截。

    太医望着云初,小声道,“有点动胎气。”

    这里是冷宫,正常人住在这里都扛不住,何况是怀了身孕的人。

    得亏发现的及时,要是再晚些,可能胎儿都保不住了。

    他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要这个孩子,但身为太医,奉命来诊治,该说的他要说清楚,不然回头皇上怪罪下来,他担待不起啊。

    云初为难了,她很清楚梅美人是被人算计了,虽然可恨,但她腹中胎儿是无辜的。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禀告颜宁知道,只得硬着头皮道,“这孩子得皇上决定去留,在这之前,尽量保住胎儿吧。”

    太医收拾药箱子道,“我这就回去抓了药煎好让人送来。”

    太医走后,云初也要走了。

    梅美人从床上下来,跪在地上道,“安姑娘,求你帮帮我。”

    云初看着她,道,“除非有证据,否则我帮不了你。”

    丢下这一句,云初转身离开。

    她回朝华宫的时候,颜宁坐在窗户边绣针线,给皇上做锦袍。

    春兰见到云初,提醒道,“娘娘,檀儿回来了。”

    颜宁抬头看向云初,道,“梅美人她怎么晕倒了?”

    云初嗓子像是黏住了一般,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颜宁,她怕她承受不了。

    “怎么不说话?”颜宁心底隐隐不安。

    云初走上前,罢了,这事迟早瞒不住了,她道,“梅美人怀了身孕。”

    几乎是瞬间,颜宁的脸就刷白了。

    还拿着绣绷子的手缓缓垂下,云初看着她,“这事我还没有让人禀告皇上。”

    春兰道,“怎么就怀身孕了呢。”

    娘娘日日承宠,都没有怀身孕,梅美人才一次就……

    颜宁没有说话,半晌之后,她抬眸望着云初,“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云初坐在她对面,道,“有了这个孩子,梅美人会迫不及待的想出冷宫。”

    但证明不了清白,即便怀了身孕,她也出不来。

    虽然梅美人之前一直叫冤枉,云妃和宝妃也一直在查这个案子,但云初总觉得梅美人知道内情,只是不敢说。

    这个孩子,或许是个转机。

    颜宁深呼一口气道,“那就帮她出冷宫。”

    春兰急的跳脚,“可她怀了身孕啊。”

    她们不害她,至少也不能帮她啊。

    颜宁苦笑一声,“是我自己不争气,以后怀身孕的嫔妃还多着呢,我嫉妒不过来。”

    让她狠心对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下手,她办不到。

    虽然在后宫里,但她和云初都是善良的人,不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让双手沾上血腥。

    云初宽慰她,“之前没怀上是吃了避子药的缘故,保不齐这会儿已经怀上了。”

    颜宁知道云初是在宽慰她,但她只笑笑,没在说话。

    春兰暗气,但她是个胆小的丫鬟,也只敢嘴上强硬。

    不过这也没关系,不希望梅美人先生下皇子的又不止她们,还有宝妃,还有太后呢。

    永宁宫。

    梅美人怀了身孕的消息传到太后耳中,太后先是一愣,随即笑了。

    宝妃急的坐不住凳子,“不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太后一记冷眼扫过来。

    现在知道急了?

    当初给人下药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这么多?!

    若是她听话,现在怀身孕的可能就是她了。

    “云妃都不急,你急什么?!”太后淡漠道。

    虽然梅美人怀身孕打了宝妃的脸,但更没脸的还是云妃。

    太后知道宝妃的性子,爱面子,嫉妒心更重,不放心的她叮嘱道,“让梅美人把孩子生下来。”

    “姑母!”宝妃急的都快跳脚了。

    怎么能让梅美人把孩子生下来,她不同意。

    太后一脸恨铁不成钢,平常看着还沉稳,真遇到事了,就乱了阵脚了,“这会儿朝华宫正等着你下手呢,你不急,她才会急。”

    “一旦逮住她对龙胎下毒手,哀家就能凭此把柄把你送上后位。”

    “一个庶出的皇子能成什么气候,有什么可值得你这么嫉妒的,要真急了,就给哀家想办法和皇上早日圆房。”

    才只是个美人就嫉妒成这样了,要哪天云妃怀了身孕,她还不知道慌成什么样了。

    宝妃咬着唇瓣道,“那就什么都不管了?”

    “有云妃管就够了,”太后道。

    太后不放心宝妃,狠狠的敲打了几句。

    宝妃压下心中妒忌,向太后保证不会对梅美人下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