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梅美人怀身孕这事,最生气的还是皇上。

    被人下毒,是耻辱。

    破了对颜宁的承诺,是耻辱。

    现在这份耻辱未消,还又加了一个。

    那是他第一个孩子,如果今日怀身孕的是颜宁,皇上一定会高兴的找不着北,但那不是。

    宫人禀告的时候,捎带了一句云初让太医帮梅美人保胎,皇上还能说什么?

    虽然这是云初吩咐的,不是颜宁,但论善良,颜宁犹在云初之上!

    皇上斜了小福公公一眼。

    小福公公身子都打哆嗦,当日他要不告诉安姑娘,皇上要处死梅美人,就没现在这么多事了。

    皇上去朝华宫时,颜宁主动说起梅美人,皇上看着她道,“你要朕第一个皇子或者公主是别人下药才有的?”

    语气里隐含怒气。

    她要做的是妒忌,不是帮梅美人!

    颜宁望着皇上道,“皇上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如果一个月还查不到证据证明梅美人是无辜的,这事我便不管了。”

    那时候,皇上要处死梅美人还是留下她,她都不会过问。

    颜宁这一退步,皇上怒气全消。

    颜宁不是不妒忌,但她知道自己该恨谁,若不是背后下药之人,没有这么多事。

    颜宁除了帮梅美人保住一命之外,没有再帮梅美人求情,凭着皇上对她的宠爱,颜宁帮梅美人出冷宫易如反掌。

    云初再去冷宫,梅美人气色好转了不少,一来服了安胎药,二来冷宫嬷嬷见云初都让太医救治梅美人,她哪能不尽量伺候着?

    梅美人腹中怀的是皇长子,这身份可非同一般,冷宫嬷嬷不伺候梅美人,也得对她腹中龙种上心啊。

    云初站在床边,对梅美人道,“云妃已经尽力了,一个月之内,查出是谁给你下的药,你恢复美人身份,甚至可能会加封,如果查不出来,皇上如何处置你,云妃不再过问。”

    梅美人脸色一白,求云初帮她。

    云初有点恼她了,虽然她们帮梅美人有自己的目的,但谁也不能否认梅美人是最大的收益者。

    她们在后头使力,她自己却只叫一句冤枉,什么都不做。

    毕竟是被太后挑中赏给皇上的人,云初可不信她是一点脑子都没有的人。

    不过是想她们和太后、宝妃斗起来,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和她们玩这样的心眼,只会自食其果。

    云初来告诉她,就是让梅美人心里有数,如果她存了这个心,想保住龙种,从冷宫出去还不和太后交恶,那是痴心妄想。

    “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云初声音带着寒气道。

    扔下这一句,云初转身便走。

    梅美人没叫住云初,她还在挣扎,云妃扳不到太后,她帮着云妃对付宝妃,即便能从冷宫出去,也逃不过一死。

    她死了就算了,可她还有父母兄弟,她不能害了她们。

    云妃帮她,也不过是想利用她罢了。

    就看谁更有耐心了。

    比耐心,梅美人注定了会输。

    云初这一走,再没回来,出冷宫时扔下一句“不识抬举”,正巧被冷宫嬷嬷听到了。

    梅美人的日子就恢复从前了,除了保胎药冷宫嬷嬷不敢扣之外,其他的东西都会扣一半下来。

    梅美人怀着身孕,本就食欲不好,送来的饭菜差,她就更吃不下了。

    十天一过,人就消瘦了一圈,脑袋晕沉沉的,见红了。

    冷宫嬷嬷去朝华宫禀告,云初打发她去信阳宫,“云妃身体不适,管不了这事。”

    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冷宫嬷嬷能怎么办,只好跑去信阳宫了。

    宝妃正愁答应了太后不对梅美人下手呢,还给梅美人一个罪妃请太医,可能吗?

    冷宫嬷嬷禀告完回去,梅美人心都凉了,她摸着小腹,她已经被皇上厌弃了,这辈子只可能有这一个孩子,如果保不住,她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梅美人求冷宫嬷嬷,“你再帮我跑一趟朝华宫,我必不会亏待你。”

    冷宫嬷嬷看着梅美人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有劳嬷嬷了,”梅美人虚弱道。

    冷宫嬷嬷都不知道自己在一个废美人身上这么上心做什么,只是帮忙传个话,也不是多大的事,帮也就帮了,但愿值得。

    这回,云初去了冷宫。

    梅美人的气色比动胎气的时候还要差了,看着叫人心疼。

    但她是自作自受,云初不会同情她。

    云初脸色冷漠,“有什么话就说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梅美人知道云初不是在和她开玩笑,她道,“是宝妃让我装病的……。”

    宝妃让她装病,梅美人不敢欺骗皇上。

    她也想借机告诉宝妃,她有多忠心,她泡了一夜的冷水澡,硬生生的让自己伤寒了。

    太后逼着皇上来探望她,宝妃也让丫鬟给她送补品来。

    她的贴身宫女兰儿早被宝妃收买了。

    云初眉心皱的紧紧的,“那宫女早就被皇上赐死了。”

    连梅美人都被打入冷宫了,何况是她的贴身宫女兰儿了。

    梅美人点头,她知道宫女被赐死了,帮着宝妃害她,宫女死有余辜。

    不过梅美人也很清楚,连她都听宝妃的,何况是宫女了。

    叫云初来,手里自然有点筹码,她道,“我知道兰儿是宝妃的人,我不放心,暗中派了个小宫女盯着兰儿。”

    “那天皇上来看我,她急着找我,我忙着更衣没空见她……。”

    在怀身孕之前,梅美人很后悔,可现在有了身孕,悔意消了七七八八了。

    只是皇上动怒之后,小宫女躲的远远的,她只是个小宫女,连到皇上跟前的机会都没有。

    贴身伺候梅美人的宫人被处死了,但这些进不了寝殿伺候的宫人都被打发去做苦力了。

    小宫女要禀告的事,梅美人也不敢确定就是这件,但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云初看着梅美人道,“希望你没有骗我。”

    说完,云初转身离开。

    冷宫外,还有两个小宫女,之前有被太后的人偷听的经历,不得不防。

    不过太后的人被发现一回后,倒也没再派人盯着云初过。

    离开冷宫之前,云初给了冷宫嬷嬷十两银子,让她照顾好梅美人。

    冷宫嬷嬷高兴的合不拢嘴,这样的赏赐在别处不算多,可这里是冷宫了,她一年都难得有这么多赏赐。

    有了个好开头,往后才有好日子过啊,她押梅美人算是押对宝了。

    回了朝华宫后,云初把梅美人说的话告诉颜宁,然后就去找梅美人说的小宫女了。

    小宫女名叫酒儿。

    梅美人出事后,就被送去做洗衣的粗活。

    云初去找她的时候,小宫女正卖力的搓衣服呢,在梅美人宫里也是干粗活,在浣衣局也是,小宫女倒没多大感觉。

    反倒因为手脚麻利,颇受浣衣局的嬷嬷的喜欢。

    听云初来找他,小宫女有点惶恐,站在云初跟前,头都不敢抬。

    云初看了小宫女道,“你就是酒儿?”

    “是奴婢,”小宫女回道。

    “这宫女我带走了,”云初对浣衣局嬷嬷道。

    嬷嬷有点为难,云初看着她,“怎么?我带个小宫女去问案都不行?”

    “是要云妃亲自来,还是要云妃得了皇上准许才行?”

    嬷嬷后背一寒,整个皇宫谁不知道,云妃是皇上的心尖儿啊。

    皇上对云妃是有求必应,别说只是一个小宫女,就是要整个浣衣局也不过是张个口的事。

    嬷嬷见云初动怒,赶紧赔不是。

    云初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看。

    浣衣局比冷宫好点,但也好不了多少,她带一个小宫女去问案,嬷嬷却犹豫不决,显然是太后的人。

    看着云初走远,嬷嬷不解道,“一个小宫女,怎么会和梅美人的案子有关呢?”

    有个宫女正在洗衣服,闻言,赶紧擦干净手上的水过来道,“我瞧见梅美人找她好几回。”

    浣衣局嬷嬷是靠着太后身边的李嬷嬷才提拔上来的。

    她们被贬来浣衣局就摸清楚了,刘嬷嬷站着自己有靠山,把她们身上那点油水都搜刮干净了。

    太后不喜云妃是整个皇宫都知道的事,宫女不想干洗衣这样的粗活了,若是能在太后跟前立功,嬷嬷得了夸赞,她跟在后头日子也能轻松不少。

    刘嬷嬷看着宫女道,“还有呢?”

    “没有了,”宫女摇头。

    刘嬷嬷一脸失望。

    就这点消息顶屁用啊。

    宫女想了想,忙道,“还有,我见酒儿暗中跟着梅美人的贴身宫女兰儿过……。”

    只是兰儿打过她巴掌,宫女巴不得她倒霉才好,又怎么会告诉兰儿,她不得梅美人的心了呢?

    这消息就不差了。

    这边云初把酒儿带进朝华宫,那边刘嬷嬷匆匆赶到永宁宫。

    当时宝妃就在永宁宫,听了刘嬷嬷的禀告,脸色微白。

    兰儿是早被她收买了,但宝妃没想到,梅美人早就知道,还派人盯着兰儿。

    那她让人把药交给兰儿的事,那个叫酒儿的小宫女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可既然知道,那梅美人之前怎么不禀告皇上?

    她就知道梅美人不能留着,果然要酿成祸害了。

    太后赏了刘嬷嬷后,刘嬷嬷就告退了。

    等她退下,太后望着宝妃道,“还坐在这里,还不快去善后!”

    宝妃已经慌了,匆忙起身,都顾不得给太后行礼,匆匆离开。

    等她回到信阳宫,云初也到了,奉颜宁之命,来传宫女冬梅去朝华宫问话。

    宝妃不在,云初都不一定能把人带走,何况现在宝妃回来了。

    宝妃看着云初,眸光冰冷道,“谁给你的胆子带本宫的宫女去问话?!”

    云初可不是一般的宫女,她是文远伯府大姑娘,宝妃的怒气吓不住她。

    云初恭谨行礼,“梅美人宫的小宫女招供出事那天,宝妃的宫女冬梅去过朝华宫,云妃找冬梅去问话,也是例行公事。”

    “例行公事?!”

    “这案子由本宫和云妃一起查,本宫是让冬梅去过梅美人那儿,那是代替本宫去看梅美人病情的,云妃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是本宫给皇上下药吗?!”

    罪证确凿,宝妃都不会承认,何况现在还只是怀疑。

    云初看着宝妃道,“奴婢只是奉命行事,如果冬梅与此案无关,云妃也冤枉不了她。”

    可不论云初怎么说,宝妃都不让她带人走。

    云初也没辄,只得福身告退。

    走了几步后,一旁宫女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如实禀告皇上,让皇上审问了。”

    云初的声音不大不小,足够宝妃听见了。

    宝妃气的想叫人把云初扣下,乱棍打死才好,可她知道,这后宫里,即便是太后也要不了云初的命。

    因为云初是老文远伯的女儿,先皇听信谗言,误会了老文远伯,才连累他以死明志。

    老文远伯一条命够护云初在宫里周全了。

    宝妃还真有点怕惊动皇上,到时候皇上怪她护短,把这案子交给云妃,不让她管了。

    嗯。

    宝妃不让云初带冬梅走,最后她自己带着冬梅进了朝华宫。

    宝妃威严扫地,但此举也证明她坦荡,与梅美人给皇上下药一案无关。

    皇上的宠爱给颜宁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但好处也显而易见,除了太后那儿,其他地方,但凡有摆不平的事,把皇上抬出来就迎刃而解了。

    看着朝华宫的摆设,宝妃修长的指甲掐进肉里都没觉察到疼,满眼满心全是妒忌。

    颜宁没想过宝妃会来,她望着云初,“你怎么把宝妃也请来了?”

    云初道,“娘娘说笑了,奴婢哪请得动宝妃,就连冬梅也是宝妃自己主动带来的。”

    宝妃冷道,“要审问就审吧,本宫没时间和你们浪费。”

    颜宁谦让道,“既然你来了,冬梅又是你的宫女,还是你来审问吧。”

    宝妃气不打一处来,游走在愤怒的边缘,“我把冬梅带来,就是让妹妹你亲自审问的,我要审问,在长信宫审问就行了,何必舍近求远?!”

    冬梅跪在地上,跪的一脸坦荡。

    颜宁笑了笑,“既然宝妃让我审,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来人,带冬梅下去。”

    宝妃眉头一皱,话到嘴边还是给咽了下去,既然让云妃审,就不好插手。

    颜宁让春兰给宝妃上茶,“先喝盏茶润润喉再审不迟。”

    宝妃坐着没动,她不是来喝茶的。

    不过颜宁也只喝了一口,云初让人把酒儿那小宫女叫上来。

    她跪在地上把之前禀告颜宁的事再说一遍给宝妃听听。

    冬梅是什么时辰去探望的梅美人,在殿内待了多会儿,什么时候和梅美人的贴身宫女兰儿说的话,在什么地方说的话……

    一五一十,说的很详细。

    等她说完,就被带下去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