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皇上知道梅美人无辜,但她认罪了,不是凶手,也是帮凶。

    颜宁帮忙求情,再加上梅美人腹中怀的是皇上第一个孩子,边关又打了胜仗,龙心大悦,皇上心情好,便网开一面,允许梅美人把孩子生下来。

    冷宫偏僻阴冷,不利于安胎,皇上把距离冷宫最近的宫殿给梅美人住。

    梅美人的案子,到此就算告一段落了。

    转眼,半个多月过去了。

    这一天,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云初见天气不错,陪颜宁去御花园赏花。

    刚走到御花园前,一小公公跑过来道,“云妃娘娘,冀北侯府二少爷进宫了。”

    颜宁心上一喜,“表哥总算回京了。”

    云初也喜不自胜。

    虽然知道沈钧山没事,但没见到真人,心底总忐忑不安,如今回来了,她也安心了。

    再者沈钧山一走这么多天,现在回来,肯定是查到了文远伯府被栽赃的证据。

    颜宁急着去御书房,云初更急。

    但她还是把颜宁拦下了,“还是别去御书房了,不然叫太后知道,又会数落你。”

    提到太后,无疑是在颜宁兴头上泼了盆冷水。

    “该挑的刺总不会少的,”颜宁道。

    她太久没见表哥了,云初比她更想见表哥。

    太后骂就骂吧。

    颜宁要往御书房走,云初只能陪着了。

    御书房外,小福公公急的在门口直打转。

    远远的瞧见颜宁和云初走过来,快步过来道,“云妃娘娘可算是来了。”

    “怎么了?”颜宁忙问道。

    刚问完,御书房内传来哐当一声。

    小福公公一脸“不用我说您也知道吧”的神情。

    很显然,皇上挨揍了啊。

    虽然不是第一回了。

    冀北侯府二少爷离京去梁州查案之前,皇上向他承诺会善待云妃的话,现在宫里不仅有宝妃,还有怀了身孕的梅美人。

    就沈二少爷那臭脾气,能忍住不揍皇上才怪了。

    他想拦拦不住,再者,他也没胆量留在御书房里看皇上挨揍的场面啊。

    他怕事后皇上想起来丢人了,要他小命。

    颜宁抬手扶额,表哥这性子也太冲了,以前皇上还是三皇子的时候,他揍了就揍了,现在都贵为皇上了,他怎么还这么大胆啊。

    他就不怕以后入朝为官,皇上给他穿小鞋吗?

    颜宁快步过去,把御书房的门推开。

    御书房内,皇上撑着龙案站起来,嘴角有淤青。

    “表哥!”颜宁喊道。

    沈钧山深呼一口气,把脸上的怒气收敛干净,换上一副笑脸,转身道,“表妹喊这么大声做什么?”

    颜宁走到皇上身边,问道,“皇上,你没事吧?”

    “朕没事,”皇上呲牙咧嘴道。

    沈钧山道,“不过就是不小心撞门上,撞桌子上了,皮外伤而已,养两天就好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皇上觉得伤没多疼,气的心口痛。

    只是他理亏在前,挨揍也得忍着。

    颜宁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表哥就算要揍,也不能揍脸啊,皇上明儿还要上朝呢。

    这叫百官看见了怎么办?

    揍皇上,这是诛九族的死罪。

    沈钧山上下打量颜宁道,“怎么瘦了这么多?”

    说完,又看云初,“你也瘦了。”

    皇上指着云初道,“她瘦和朕可没关系。”

    颜宁瘦怪他就算了,文远伯府大姑娘瘦也怪他,皇上不认。

    沈钧山原本就看皇上不顺眼,现在挨了几拳头,鼻青脸肿的,就更不顺眼了。

    尤其颜宁拿帕子帮皇上擦嘴角,沈钧山更是气闷。

    表妹脾气就是太好了,容易受骗,不然也不至于嫁进这深宫受气。

    云初看着沈钧山,鼻子发酸,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颜宁问道,“表哥,查到是谁栽赃文远伯府了吗?”

    沈钧山没说话,颜宁又望着皇上。

    看的皇上一肚子火气没地儿撒。

    沈钧山进御书房,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让小福公公带人退出去。

    手里拎的包袱往龙案上一放,就把他从龙椅上揪了起来。

    他刚要开口,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头。

    沈钧山看向门外,道,“小福公公,皇上撞伤了,宣太医。”

    皇上眼睛一瞪,“宣什么太医?!”

    “龙体损伤了,没人担待的起,”沈钧山义正言辞。

    “……。”

    皇上只觉得胸口怒气汹涌澎湃。

    他要有这觉悟,刚刚动什么手?!

    嗯。

    沈钧山觉悟是有的,可动手也是要动的。

    和他食言而肥,这么轻易就算了,那是不可能的。

    不揍他一顿怎么给表妹出气?

    不让他吃点苦头,他不知道表妹受了委屈了有他这个表哥给她撑腰。

    太医匆匆赶来,看着皇上脸上的伤,吓的不轻。

    虽然小福公公说是撞伤,但能让皇上撞出这么严重的伤,那也是严重失职了。

    太医帮皇上上药,皇上疼的呲牙咧嘴,太医心肝儿都在颤抖。

    太医药刚上完,皇上撞伤的消息就传开了。

    太后匆匆赶来探望,宝妃陪同左右。

    “皇上怎么会撞伤?”太后问道。

    皇上想把沈钧山拖下去乱棍打死。

    这是揍了他,还要他帮忙善后啊。

    皇上摸着嘴角道,“这不是沈钧山离京归来,朕一时激动,不小心绊倒了龙案才摔了,一点小伤,不碍事。”

    太后看沈钧山的眼神带着寒芒。

    一个“死”了许久的人居然活着回来了!

    沈钧山给太后见礼,太后看都没看他,只望着太医,“皇上这伤到底是撞伤还是被人揍的?!”

    太医吓的脸色刷白。

    他瞧着皇上脸上的伤不像是撞伤。

    可若说是揍的,那是要见血死人的。

    不但揍皇上的人要死,他这个没眼色的也要没命啊。

    “是,是撞伤,”太医颤巍巍道。

    皇上看着太后道,“不会有人敢揍朕的。”

    这几个字从皇上的牙缝里挤出来。

    沈钧山眉头皱了皱。

    这是在骂他吗?

    皇上说是撞伤,太医也不敢说实话,太后就是想把沈钧山怎么样也没辄。

    太后气的不行,身为皇上,居然被个臣子给揍的鼻青脸肿的,还有没有点当皇上的样子了?!

    先皇宁肯把皇位交给他,也不肯交给齐王,太后气的甩袖离开。

    太后前脚走,后脚皇上瞪向沈钧山,“文远伯府一案查的如何了?”

    沈钧山道,“案子都查清楚了,就看皇上有没有魄力追根究底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