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别说巴结平王世子了,这会儿心底已经在继而连三的问候他了。

    居然骗他们说平南王府少爷手中的令牌是假的?!

    要不是他们骗人在前,他们哪敢抓人啊。

    为了消平南王府的气,巡城令把过错全部推给了平王世子,是平王世子的人说那令牌是假的,他们不敢不抓人。

    平南王府管事的冷冷一笑,“难道巡城官就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吗?!”

    “还是说比起平王府,我们平南王府更好欺负?”

    好欺负?

    京都别的不多,权贵最多。

    他一个小小巡城令,已经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京官了,见了谁都得点头哈腰。

    要不是一心想摆脱这种境地,想攀上平王世子,也不会得罪平南王府少爷。

    现在把人关进了平南王府大牢,这怒气可怎么消啊。

    巡城令郁闷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京都突然冒出来好些权贵。

    赵相侄女、靖王义子,如今又来了一位平南王府少爷……

    真没听过平南王府有少爷的啊。

    巡城令小心翼翼的打听。

    平南王府管事的倒也不隐瞒,“是我家大将军早年失散兄弟的独子,前些天才找回来,还不与外人知道。”

    “难怪了,”巡城令回道。

    “失散的兄弟还能找到,平南王府大喜啊。”

    “此番误会,实在是消息闭塞,还望管事的在大将军跟前多美言几句,莫要怪罪我巡城司才好。”

    说着,塞了一千两银票过去。

    管事的收了。

    因为他知道施大将军不会怪罪巡城司的。

    东乡侯府二少爷是什么人,若不是愿意被巡城司抓住,谁能抓的住他?

    到了大牢,翻身下马。

    巡城令在前面带路,直奔苏阳和银川公主的牢房。

    刚看到苏阳人影,就听他喊道,“有老鼠。”

    银川公主慌乱一跳,直接跳苏阳怀里了,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

    “快,快轰它走,”银川公主吓的花容失色。

    她最怕老鼠、蟑螂这些东西了。

    苏阳抱着她,笑的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平南王府管事的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他是不是应该过两天再来接他回府?

    东乡侯府二少爷在牢房里待的挺高兴的啊。

    银川公主小心翼翼的往地上看,并没有看到老鼠,她道,“老鼠走了?”

    “被吓跑了,”苏阳憋笑道。

    没忍住,笑声有点溢出来。

    银川公主听出来了,她从苏阳怀中下来,见苏阳笑的比夜空还有绚烂,就知道是吓唬她的。

    脾气一上来,银川公主脚一抬,朝着苏阳的脚踩过去,狠狠的碾了几下。

    苏阳疼的呲牙咧嘴,“疼,疼,疼……。”

    “活该!”

    “谁让吓唬我的!”

    平南王府管事的轻咳一声。

    银川公主飞快的走到牢门处,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她虽然住在赵相府上,但认识的人还真不多,见平南王府管事的走过来,她忙道,“是来接我的吗?”

    巡城令皱眉道,“这是平南王府管事,接施少爷回去的。”

    “施少爷?”银川公主柳眉一扭,望向苏阳,“是他吗?”

    “我叫唐风,”苏阳道。

    “……。”

    巡城令有点尴尬了,他望向平南王府管事的。

    管事的面不改色。

    巡城令自动就补齐了为什么平南王府少爷不信施,姓唐了。

    肯定是施大将军的兄弟流落在外被一家姓唐的收养了,跟着养父母改姓了唐。

    才刚找回来,还没来得及认祖归宗呢。

    巡城令让狱卒把牢房打开。

    嫌弃狱卒手脚慢了,要亲自开锁。

    结果因为紧张,直接弄混了牢房钥匙,别说开门了,连钥匙都半晌没找到。

    苏阳一脸嫌弃,手抓着铁链,用力一拉。

    哗啦一声,铁链断开了……

    断、开、了?!

    平南王府管事的嘴角抽搐。

    他知道东乡侯府二少爷武功高强。

    可也用不着这么打巡城司的脸吧?

    这不是在告诉巡城令,他要想走,谁也拦不住吗?

    巡城令赶紧夸苏阳武功高强,苏阳手摁在巡城令的肩膀上道,“巡城司看脸抓人,是没什么前途的。”

    不仅没前途,一不小心就抓到什么惹不起的权贵了。

    要么就认得所有权贵,一一避开。

    要么就本着巡城司职责,谁的面子都不给。

    虽然得罪人了些,但得个铁面无私的美名,在赵诩那里定能得到重用。

    苏阳的指点,巡城令没能听出来,只当苏阳在嘲笑他,连忙赔不是。

    苏阳从牢房出来,银川公主还待在里面。

    她脖子微红,不知道苏阳吓唬她的事,平南王府管事的有没有看见。

    她想离开,但她不想和吓唬她的人一起走!

    苏阳扶着牢门道,“把我脚踩伤了,不扶我出去,打算留下来陪老鼠蟑螂过夜?”

    银川公主胳膊上吓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牢房的味道也极其难闻,她实在扛不住了。

    银川公主连忙出去了,她是打算避开苏阳的,不过一把被苏阳抓住。

    刚刚徒手抓断铁链的人这会儿气弱无力的半边身子都靠在银川公主身上。

    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欠揍。

    巡城令看向银川公主,“这位是?”

    “她啊,”苏阳笑道。

    “她是赵相侄女。”

    巡城令后背一寒。

    完了。

    完犊子了。

    这是一下子踢到两块铁板了啊。

    苏阳笑道,“把我抓了就算了,连赵相侄女也一并抓了,还和我住一间牢房,可是把人家赵相侄女的名声破坏尽了。”

    巡城令忙道,“唐少爷放心,这事我巡城司绝对不会走漏一点风声……。”

    还没表完态,苏阳一记眼神飘过来。

    吓的巡城令涌到喉咙口的话又悉数咽了回去。

    他……是说错话了?

    不让走漏风声,保住赵相侄女名声不该吗?

    这是不让他隐瞒,还要大肆宣扬?

    施大将军的侄儿娶赵相侄女,这不是提下亲就能成的事吗?

    “懂了,下官懂了,”巡城令忙道。

    “懂了就好,”苏阳勾唇一笑。

    银川公主快要被压垮了。

    她就没见过苏阳这么讨人厌的。

    吓唬她在前,他家管事的也来接他了,他怎么就不让管事的扶他呢?!

    专挑她一个欺负!

    出了大牢,银川公主就把苏阳推开,只是推不开。

    赵家管事的也来了。

    跟着的丫鬟小厮被打晕了,暗中跟着的暗卫没有出手,因为见到了苏阳。

    银川公主的身份,暗卫知道。

    苏阳的身份,暗卫也知道。

    抢东乡侯府二少爷的风头,这不是找打吗?

    小厮回去禀告赵相,赵相便让管事的来接人,还得装的什么都不知道,见到苏阳靠着银川公主,还有点不快的样子。

    不过这点不快在看到平南王府管事的时候愣了下,道,“李管家怎么也在巡城司?”

    “接我家少爷回去,”平南王府管事的笑道。

    赵家管事的忙道,“原来在街上仗义出手的是平南王府少爷。”

    接着就是道谢。

    银川公主挣脱不开,伸手掐苏阳的腰。

    掐的很用力。

    旁人看不见,狱卒是看的一清二楚。

    狱卒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

    苏阳疼的呲牙咧嘴,松开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赶紧道,“快回府。”

    她是一刻都不想在待在巡城司了。

    银川公主走后,赵家管事的同苏阳告辞,然后才骑马离开。

    苏阳摇着玉扇,十分满意这次巡城司大牢之行。

    巡城司办事也还算不错。

    苏阳还没有回施大将军府,他在街上英雄救美救了赵相侄女,又一同被抓进刑部大牢的事就传便南临京都了。

    传了一下午后,自然就传进宫了。

    荆山公主听闻此事后,把银川公主传进宫问话。

    “怎么就和施大将军的侄儿碰上了,还一同入了狱?”荆山公主问道。

    “现在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与闺誉有损,不给们赐婚,哪还有颜面再待在南临啊?”

    银川公主没想到会这样,她道,“巡城令说了不会往外传这事的。”

    荆山公主,“……。”

    真是她的傻皇妹。

    她怎么斗的过东乡侯府二少爷那个人精啊。

    好在东乡侯府的男人都不欺负女人,还捧在手心里疼。

    不然荆山公主还真不放心自己的皇妹嫁给苏阳。

    银川公主正恼巡城司的嘴不严,宫女跑进来。

    跑的有些急,累的直喘气。

    “什么事这么急?”荆山公主问道。

    “施大将军进宫求皇上给他侄儿赐婚。”

    荆山公主看向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猛然站起来,“姐夫不会答应吧?”

    “这可说不准,”荆山公主心情沉重道。

    银川公主抬脚就往外跑。

    她前脚走,后脚荆山公主就憋不住笑了出来。

    她抬手,让宫女扶她追出去。

    银川公主紧赶慢赶到御书房的时候,施大将军一脸笑容的走了。

    这明显就是得偿所愿的笑容啊。

    银川公主赶紧进御书房,“姐夫,真的给我赐婚了?”

    赵诩看着她道,“施大将军只当是赵相侄女,们的事又传的沸沸扬扬,朕不答应,施大将军要给侄儿抢亲了。”

    “施大将军也是说到就会做到的人。”

    “可我还有婚约在身啊,”银川公主急道。

    荆山公主走过来,道,“皇妹别急,既然皇上给赐婚,自然有两全之策。”

    赵诩笑道,“东乡侯府二少爷苏阳给我送过信来,希望我能帮忙退掉和的婚约。”

    “这桩亲事,只要北漠同意退,东乡侯府不会有异议的。”

    荆山公主望着自家的皇妹道,“原本皇姐是想嫁给靖王义子,谁想到皇上还没赐婚,又闹出这事来。”

    “既然是施大将军的侄儿,又在街上救了,想来不差。”

    “女儿家闺誉重于天,不嫁给施大将军的侄儿,只怕以后没人敢得罪施大将军登门求娶……。”

    银川公主能怎么办?

    苏阳说娶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来京都的路上发生的事,除了她和苏阳没人知道,可当街被抓,还一同被关却是瞒不住的。

    其实——

    撇开苏阳讨厌的时候不提,她也不是很抗拒嫁给他。

    只是她和东乡侯府二少爷的婚约,她始终不大放心。

    皇姐和姐夫真的能帮她退掉那桩亲事吗?

    赵诩还有奏折要批,刚刚施大将军来也不是给他们求赐婚的,施大将军忙着呢,哪有时间陪两个小辈胡闹?

    荆山公主把银川公主拉走了。

    银川公主在宫里待了大半天才回赵家。

    赵家上下都在恭喜她。

    到了晚上,银川公主就又慌又急了。

    因为苏阳顶着唐风那张脸来找她了。

    看到苏阳,银川公主才知道哪里不对劲。

    靖王义子喜欢大晚上的来找她啊。

    两个人脾气都不好。

    这要在她的闺房里遇上,大打出手。

    把屋顶掀了都是小事。

    闹大了,她真的不用活了。

    不过苏阳是来办正事的,他没想过银川公主会不是赵相侄女,和他一样是伪造的身份。

    他是施大将军的侄儿,银川公主愿意嫁给他,不代表就愿意和他去大齐。

    他不可能常待在南临。

    赵诩问他是在南临办喜宴还是回大齐再办。

    苏阳就是为这事来的。

    他望着银川公主道,“我是施大将军的侄儿,但我家在很远的地方,我想回自己家办喜宴,意下如何?”

    银川公主满脸飞霞。

    她都还没有下定决心嫁给他呢!

    他怎么就想到办喜宴了?!

    银川公主不说话,苏阳看着她道,“不说话,我就当默许了。”

    “为什么一定要娶我呢?”银川公主问道。

    “只是因为把我脸晒黑了的缘故吗?”

    苏阳补道,“还有看光了。”

    银川公主,“……!!!”

    她气的磨牙,“没有的事!”

    什么看光?

    最多也就看了脖子!

    苏阳,“……。”

    苏阳挠了下额头道,“还因为有点笨吧。”

    银川公主想踹死他了。

    才笨呢!

    她怒目而视,苏阳道,“离开后,我总担心会遇到危险。”

    “只有把放在眼皮子底下,我才能放心。”

    这句是真心话。

    银川公主心漏跳了一下,道,“既然是施大将军的侄儿,手里还有他的令牌,为什么伪造假令牌?”

    苏阳,“……。”

    刚说她笨,她又忽然聪明了。

    “拿不到真的,我就造了个假的,”苏阳道。

    “……。”

    “我拿假令牌没事,因为我知道真的在哪儿,旁人就未必了。”

    “……。”

    银川公主无话可说。

    哪有仗着自己是施大将军的侄儿,就拿着假令牌到处吓唬人的?!

    得亏他靠山硬,不然多少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苏阳坐在地铺上,坐的不大舒服,他直接躺下了。

    银川公主没见着,不然她肯定觉得眼熟。

    因为靖王义子的动作也这样,一点不差。

    银川公主拉他起来,“快起来!”

    苏阳死赖着不起,“我晚上就住这里了。”

    银川公主气大了,“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苏阳道。

    “来的路上,我们多住一间屋子,现在又赐婚了,除了嫁给我,别无选择了。”

    “我只是睡在这里,我又不做别的。”

    银川公主脖子都红了。

    就没见过这么浑的人!

    “要睡在这里,那我去和丫鬟挤一间屋子,”银川公主道。

    “……。”

    苏阳坐起来道,“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就走。”

    “那问吧,”银川公主道。

    “如果我不是施大将军的侄儿,会不会嫁给我?”苏阳问道。

    银川公主眉头一扭。

    他不就是施大将军的侄儿吗?

    皇姐都同意她嫁,足以说明他家世不一般了。

    银川公主催道,“还有一个问题呢?”

    “就是先前的问题,嫁给我之后,来京都的机会会少之又少了,”苏阳道。

    银川公主没有多想。

    离的远,能远到哪里去?

    再远,也远不过大齐东乡侯府了。

    两个问题在她这里都不是问题。

    但她也没说话。

    苏阳望着她,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又是默许了?”

    银川公主瞪他,为什么一定要她说出来呢!

    “如果我不愿意呢?”银川公主歪着脑袋道。

    苏阳捏着她的脸道,“要不愿意,那我还能怎么办?”

    “只能想办法把爹娘都一起接去我家了。”

    银川公主,“……!!!”

    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

    她脑袋都跟着转不过来了。

    “为什么不是把爹娘接来?”银川公主问道。

    “这难度太大了,”苏阳道。

    “只要我提,他们就不是我爹娘了。”

    “为什么?”银川公主不解。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被扫地出门,和他们断绝关系了。”

    “……。”

    “提一句都不允许吗?”银川公主惊讶道。

    “……我在家地位不高。”

    地位不高?

    他武功那么高,还地位不高。

    难道是庶子,有很多兄弟?

    “有几个兄弟啊?”银川公主问道。

    “我是独子。”

    “……。”

    银川公主更好奇了。

    是什么样的人家,独子还舍得扫地出门的?

    不该当成宝贝疙瘩似的疼着吗?

    苏阳被银川公主“宝贝疙瘩”几个字扎心了。

    如果他算是个疙瘩的话——

    那一定是不值钱还耐打的铁疙瘩。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