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诩和施大将军两个脑门上的黑线一个比一个粗。

    一边使出浑身解数的撩银川公主,一边绞尽脑汁要和她退亲。

    他就不担心北漠王真同意退亲了,到时候他去北漠求亲得多尴尬?

    要不是银川公主逃婚和苏阳碰上,当街救人又一同入狱,银川公主清誉有损。

    荆山公主还真想让自家父皇同意退亲,到时候让他苦苦求婚去。

    不过荆山公主敢这样想,还真不敢这样做。

    她和赵诩现在都还没弄明白苏阳娶银川公主是因为喜欢她,还是因为把银川公主晒黑了,对她负责。

    再者把银川公主晒的这么黑,荆山公主把自己压箱底的美白秘方都拿出来了,几天过去,收效甚微。

    银川公主逃婚离宫,晒的这么黑的回去,北漠皇室丢不起这个人啊。

    尤其这桩亲事还是她父皇花了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换来的。

    虽然当时的情况,钱粮借给大齐是最好的结果,婚约是顺带的。

    但大齐要还粮草,北漠没要啊。

    这样得来的婚约,最后都没嫁成,还晒的那么黑,荆山公主还真担心自家皇妹退亲后嫁不出去。

    就算嫁了,肯定也免不了被人耻笑。

    不然,荆山公主哪会轻易便宜了苏阳?

    为了不娶她的小皇妹不惜拿蜜蜂蜇她,花轿都到北漠了,他这个新郎官却选择了逃婚。

    逃婚又如何?

    不还是落她小皇妹手中去了吗?!

    当然了,荆山公主向着自己的皇妹这样想,赵诩的想法就大不相同——

    可怜银川公主都从北漠逃出来了,还遇到了苏阳,被他当成男子训练,晒黑了一张脸。

    荆山公主说几句气话的时候,赵诩忍不住泼她冷水。

    他在东乡侯府待过不短的时间,知道苏阳的脾气。

    苏阳要真喜欢银川公主,同她退亲了之后,肯定会去北漠求婚的。

    但苏阳可是从小找打找到大的。

    他的对手是他爹东乡侯。

    北漠王不是东乡侯的对手。

    苏阳去了北漠,说他能把北漠搅个天翻地覆,赵诩一点都不怀疑。

    别的不说,单说平王府护卫用的刀剑不同这么点细微差距,苏阳就能嗅到平王府有异心,这样细致的观察力,有几个能比的上的?

    更重要的是,苏阳发现了还没有说,而是夜探平王府,确定平王心怀不轨,才禀告于他。

    他行事大咧豪爽,不拘小节,又观察入微,心细如尘。

    老实说,隐瞒银川公主的身份,忽悠苏阳,赵诩内心都有点不安。

    苏阳对他是毫无防备的信任。

    他怕哪天露馅了,苏阳转过脸就报复他啊。

    这小子脾气可臭的很,当初东乡侯把苏阳抵押给了北漠,他知道后,可是要贱卖他亲爹的……

    还是尽早送他回大齐吧。

    赵诩权衡的时候,苏阳也在纳闷。

    他来南临都城有些日子了,起初东乡侯府的暗卫还能逮住他,他行事要格外小心,才能不暴露身份。

    可现在——

    他走在大街上,东乡侯府的暗卫也没有现身。

    他隐隐感觉找他的人已经离开了。

    可既然是奉命出来找他的,也知道他人就在南临都城,不该无功而返啊。

    苏阳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这个疑惑,他直接问赵诩了。

    东乡侯府的暗卫来南临后,直接找赵诩了。

    他们离开,应该会同赵诩打声招呼。

    这事苏阳还真问对人了,可惜赵诩肯定不会和他说实话的。

    苏阳和银川公主的事,赵诩让人如实告诉了东乡侯府派来寻找苏阳的暗卫。

    他们要抓回去的二少爷喜欢上了同样逃婚的银川公主,他们抓人回去,得把银川公主一起带走才行。

    比起捅破这层窗户纸,不如任由他们顺其自然发展的好。

    暗卫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人还用得着找,用的着抓吗?

    再说了也抓不着啊。

    暗卫急着把这个好消息禀告东乡侯和唐氏知道,就一起撤退了。

    至于苏阳的安全——

    找打作死了这么多年,还活的这么阳光灿烂。

    和苏锦一样,碰上苏阳,暗卫更担心他的对手。

    “我告诉东乡侯府暗卫,有了意中人,非她不娶,”赵诩回道。

    “我和皇后愿意成全们一双有情人,说服北漠退亲,暗卫就走了。”

    “等有好消息传来,就可以回大齐了。”

    出于对赵诩的信任,这番话,苏阳没有怀疑。

    不用躲暗卫,苏阳也放松了。

    平王进宫向赵诩告罪,为街上的事和赵相还有施大将军赔礼。

    因为事情的起因是一盘子加了巴豆的红烧鲫鱼,赵诩训斥了平王几句,罚了一年俸禄,这事就算了了。

    至于平王谋逆,赵诩已经决定除掉平王了,但现在还不知道平王手中到底有多少筹码,贸然出手,必定生乱。

    先稳住他,再将平王一党一网打尽,连根拔起。

    他对南梁旧臣已经仁至义尽了。

    他的善待换回来的是他们的不满和野心。

    这一回,赵诩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从他眸底泻出的寒芒,注定了南临朝廷会血流成河。

    ……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这半个月,苏阳的日子过的是要多滋润就有多滋润。

    不用躲暗卫,可以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行走。

    不论是靖王义子还是施大将军少爷的身份都够他横着走了。

    而且赵诩给他赐婚,施大将军府和赵相府联姻,就更没人敢惹他了。

    苏阳喜欢热闹,又擅交友,闲来无事同一群朋友在街上晃荡,再逗逗银川公主,不要太快活。

    然而——

    这半个月足够赵诩把他和银川公主的事传回北漠和大齐了。

    北漠稍微近一点,北漠王得知消息后,脑门上黑线那是一茬接一茬的往外涌啊。

    北漠皇后更担心女儿的脸,毕竟对女儿家来说,脸太重要了,她问道,“晒的多黑了?”

    暗卫支支吾吾不敢说。

    “如实禀告!”北漠皇后道。

    “和……和属下差不多,”暗卫声音飘的厉害。

    想他一个暗卫居然有能和银川公主比的一天。

    北漠皇后心口一滞。

    “和东乡侯府二少爷比呢?”北漠大皇子问道。

    “……。”

    “东乡侯府二少爷白,白一点儿,”暗卫声音更弱。

    “……。”

    北漠大皇子想给自己来一拳了。

    他为什么要多问这么一句?

    北漠皇后气的想把苏阳吊起来揍了。

    她要派人接回银川公主,送她出嫁。

    北漠王扶额,阻拦道,“还是别接了吧,朕丢不起那人。”

    “让她直接去大齐,把脸养白了,再带着女婿回门。”

    “敢这么对朕的女儿,朕绕不了那臭小子!”

    北漠皇后则道,“可银川不回来,这花轿空着抬去大齐吗?”

    “没有这样的先例。”

    北漠王皱眉道,“空着也没事,东乡侯的儿子不也逃婚在外,银川要是没逃婚,花轿抬去东乡侯府了,少不得东乡侯府要让公鸡代替拜堂了。”

    想到公鸡——

    北漠王笑了,“挑只老母鸡代替银川上花轿吧。”

    北漠皇后,“……。”

    北漠大皇子,“……。”

    这主意还能更馊一点吗?

    不过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然后——

    飞虎军在北漠待了许久后,迎回了一只老母鸡。

    飞虎军,“……。”

    这羞辱也太大了。

    可要命的是自家二少爷人还在南临,和银川公主待在一处,有气都不能翻脸。

    忍着想把老母鸡炖了的冲动,飞虎军抬着花轿,浩浩汤汤的启程了。

    十里红妆,风光大嫁。

    这只老母鸡是北漠皇后亲自挑的,也很给力。

    回大齐的路上,每天下一个蛋。

    飞虎军,“……。”

    持续了半个月后,下蛋少了,两三天才下一个。

    飞虎军骑在马背上,听见老母鸡咯咯叫,回头道,“这老母鸡还神了,在北漠境内,每天都下蛋,过了边关,两三天才下一个,这是对我大齐不满吗?”

    其他飞虎军肩膀直抖。

    “这只老母鸡是代替银川公主的,这么会下蛋,赶明儿咱们这位二少奶奶要给咱们东乡侯府添上七八个小少爷,”有飞虎军笑道。

    “那敢情好,侯爷子嗣单薄,二少爷从小会折腾,又有九皇子他们待在府里,每天都热闹,不觉得冷清。”

    “二少爷一逃婚,九皇子他们也各回各府,府里一下子就冷清了,我都待不习惯了。”

    “这还真是,只是二少爷这么会闹腾,将来小少爷要随他,来上七八个,东乡侯府的屋顶真得被掀翻,”有飞虎军笑道。

    伴随着老母鸡的咯咯声,飞虎军的笑声传的很远。

    这些事,苏阳和银川公主谁也不知道,没有暗卫,再加上信任赵诩,不止消息闭塞,还都是接收的假消息。

    飞虎军浩浩汤汤的回大齐。

    因为拜堂之日早就定下了,为了不错过吉时,一路上快马加鞭。

    那只特别能生的老母鸡受不起马车颠簸,病倒了。

    随行的太医成了兽医。

    紧赶慢赶,总算在吉日这天赶回了大齐。

    东乡侯府前,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按理这喜宴该取消,可北漠把聘礼送来了,总不能就这么直接抬进府吧。

    毕竟是公主出嫁,怎么能不轰动一点儿?

    实在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干脆让公鸡代替拜堂了。

    至于苏阳和银川公主回来,大不了再补一个拜堂。

    然后——

    一场把人惊呆在前笑晕在后的喜宴就诞生了。

    见过冲喜新郎或新娘一方没法出席让公鸡母鸡代替的,可还真没见过两个都不在场的,这也太荒诞的点吧?

    东乡侯表示等苏阳和银川公主回府,再补一回喜宴。

    那天,大家都空着手来,没有办一次喜宴收两回贺礼的道理。

    说完话,便让公鸡母鸡拜堂,大家入席。

    丫鬟小厮抱着公鸡母鸡拜堂的,没出什么乱子。

    只是拜堂的时候,公鸡打鸣,母鸡下蛋。

    在公鸡欢快的打鸣声中,一颗鸡蛋下在丫鬟怀里,差点点就摔碎了。

    丫鬟一脸惊奇的看着掌心的蛋,“下蛋了。”

    哄堂大笑。

    都说这鸡是照着苏阳和银川公主性子找的。

    一个能闹,一个能生。

    这喜宴太过奇葩,从东乡侯府传开后,传的很远。

    赵诩和荆山公主骗苏阳和银川公主,北漠和东乡侯府亲事已经退了,苏阳可以带着银川公主回大齐了。

    嗯。

    回大齐治脸。

    等脸恢复如初了,再送回南临,八抬大轿把她迎回去。

    晒黑了银川公主,苏阳心虚啊。

    虽然有赵诩赐婚,但苏阳不想惹未来岳父不快,便把随身携带的银票交给赵相,当作迎娶银川公主的聘礼。

    希望未来岳父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不生晒黑他女儿的气。

    苏阳诚心十足,只是这份诚心赵相觉得烫手,添了五千两交给了银川公主,算作是给她的嫁妆。

    就这样——

    苏阳攒了这么多年的钱转了个弯就上交媳妇了。

    苏阳,“……。”

    他恍惚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姐夫的影子。

    银川公主喜滋滋的把银票收了。

    因为嫁给苏阳是荆山公主做主的,做皇姐的总不会坑她这个皇妹。

    偏偏坑她最惨的就是自家皇姐。

    荆山公主骗她东乡侯府二少爷有了心上人,即将举办喜宴,她晒黑的脸只有苏锦能医治,赵诩便把去大齐送贺礼的差事交给了苏阳,护送她去大齐。

    赵诩和东乡侯府关系不错,不能因为她和东乡侯府二少爷退婚生出嫌隙来。

    他们退亲后,都各自找到良配,皆大欢喜。

    银川公主没有怀疑什么,毕竟是自家皇姐嘛。

    至于她是北漠公主的事,等他们道贺完回北漠,她和赵诩再和施大将军坦白不迟。

    银川公主一一点头,“都听皇姐的。”

    荆山公主没想到自家皇妹这么好骗,良心都有点儿不安啊。

    遂多给了银川公主两万两,让她在路上花。

    银川公主推不掉,便收下了。

    回大齐的一路,苏阳是要多扎心就有多扎心啊。

    银川公主特别的固执。

    苏阳说去大齐道贺没那么着急,银川公主就选择步行。

    说着急,银川公主就选择骑马。

    总之,那张脸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对着太阳。

    刚到南临边关,银川公主的脸又晒黑了一圈。

    银川公主想的很好。

    大齐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她肯定能治好她晒黑的脸,既然能治好,那晒的再黑也不怕了,长胸最重要。

    她的胸就跟吹了气似的鼓起来,几年没长的,几个月补回来一大半了。

    她得再接再厉。

    再者,晒黑一点儿,也能取悦东乡侯府。

    晒的这么黑,东乡侯府会庆幸退亲了,就更不会和赵诩生出嫌隙来。

    然后——

    银川公主就可劲的糟蹋自己的脸了。

    苏阳劝都劝不动。

    “反正都这么黑了,我去大齐就是治脸的,”银川公主道。

    “……。”

    苏阳无话可说。

    他打算和银川公主坦白,他就是大齐东乡侯府二少爷。

    反正已经退亲了,坦白也没关系了。

    可就在他准备坦白的小茶摊,银川公主去净手,苏阳坐在那里喝茶,等她回来就和她坦白。

    结果凑巧,隔壁桌在谈论他和银川公主。

    公鸡母鸡代替他和银川公主拜堂的事传了千里,传到边关了。

    苏阳,“……!!!”

    他不敢置信。

    他问隔壁桌,确定此事无疑。

    苏阳怒火中烧,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不是他亲自拜堂的,可公鸡代替他的,他也得认啊。

    银川公主净手回来,道,“刚刚说有件事要和我坦白,要和我坦白什么?”

    苏阳,“……。”

    要不是听到这事,他就如实说了。

    这会儿只能先蒙混过去了。

    要叫她知道,他是大齐东乡侯府二少爷,已经娶了北漠公主,她跟着他只能做妾,还不得掉头就走?

    这里距离大齐京都还早,总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我要和坦白,我身上已经没钱了,”苏阳嗓音飘的厉害。

    “……。”

    就这么点事?

    刚刚一脸严肃的样子还吓了她一跳呢。

    银川公主翻包袱道,“我有钱啊。”

    说着,拿银票给苏阳。

    苏阳拒绝道,“不用,男人怎么能用女人的钱呢?”

    “那没钱怎么办?”银川公主问道。

    “我找几个贪官打劫下,不愁没钱用。”

    不让打劫别人,但打劫贪官,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银川公主小声道,“在往前走就是大齐了,可别胡来。”

    “我有分寸,”苏阳道。

    银川公主就放心了。

    等到了大齐,她才知道苏阳的分寸是仿造大齐东乡侯的令牌,她差点没吓晕。

    她都不知道他身上到底藏了多少块令牌了。

    在银川公主的逼迫下,苏阳把身上的令牌都掏了出来。

    施大将军的令牌走之前物归原主了,但他找赵诩要了块真的。

    除了这块之外,还有一块是北漠的。

    必要的时候可能会躲到北漠去,毕竟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

    北漠王肯定想不到他逃婚会逃到他眼皮子底下去。

    所以北漠的令牌也有。

    不过这块令牌是真的,他托九皇子从宫里拿的。

    嗯。

    他虚晃一枪,让九皇子他们以为他去了北漠,万一他扛不住皇上逼问招供了,追兵也只会往北漠追。

    是以,三块令牌都是真的。

    银川公主拿着北漠那块,左右翻看道,“这令牌做的足以以假乱真了。”

    连她这个北漠公主都看不出哪里假了。

    苏阳也没解释,就让银川公主这么误会也好。

    他现在有更烦心的事啊。

    不知道他能不能和北漠公主和离?

    直接给休书,北漠王会不会气的挑起战事?

    还有,他逃婚了,用公鸡拜堂是逼不得已的举动,怎么北漠公主也用老母鸡代替啊?

    这是气愤之下的举动吗?

    苏阳没往银川公主也逃婚了上面想,毕竟北漠王不是一般的想把女儿嫁给他。

    北漠王不大可能让自己的女儿逃婚。

    更不可能逃婚了,飞虎军在知道的情况下,还选择迎娶空花轿回大齐……

    苏阳思来想去,觉得这极有可能是他爹放出来的假消息,好把逃婚在外的他气回京。

    他爹做什么都别有深意,这回肯定也不会例外!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