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般想,苏阳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回落。

    但落了没两天,又蹦回原来的高度了。

    在大齐一个繁华的镇子上,苏阳借着去给银川公主买糕点的机会打听了下。

    那镇子是北漠去往大齐京都的必经之路。

    北漠公主出嫁,十里红妆,招招摇摇。

    走过路过的哪个看不见啊。

    苏阳询问,小摊贩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阳心头闷的慌。

    他没想到自己逃婚了,飞虎军还把银川公主迎了回来,让公鸡代替他拜堂。

    有这么想嫁给他吗?

    可恨的是他那么相信赵大哥,他居然骗他!

    苏阳转身看向南临的方向,眸底的火花噼里啪啦的燃烧啊。

    远在南临,正在和几位大臣商议朝政的赵诩突然后背一寒,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苏阳气啊。

    可气闷之余,又有些不明所以。

    荆山公主是银川公主的胞姐,赵大哥要是更向着荆山公主,那他怎么会让他带着赵紫回大齐呢?

    这不是给银川公主难堪吗?

    他羞辱银川公主,他是帮凶,北漠王和荆山公主能不恼他?

    帮又不帮他,还得罪北漠王,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赵大哥肯定不会干。

    可偏偏事情又是这么的矛盾。

    苏阳边走边想,总觉得不大对劲。

    思来想去,好像不对劲出现在赵相侄女身上。

    他娶赵相侄女,赵诩不怕北漠王和荆山公主恼怒。

    难道……是他弄错了?

    赵相侄女不是女儿身,还是个男儿?!

    思及此,苏阳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他不可能喜欢男人!

    这太吓人了!

    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苏阳糕点也不买了,他迫切的想要证实自己多心了。

    可仔细一想,当日从瀑布上飞下来,他只看到银川公主三千青丝,并没有看到其他什么。

    男子应该也有头发特别顺柔的吧?

    也许人家用了美人阁的飘柔呢?

    别的不说,赵紫离京后一直穿男装,只有在南临那些天穿了女装。

    又卖裙裳的铺子,苏阳进去,一口气买了三套裙裳带回客栈。

    银川公主走了一天的路,躺在小榻上,实在不想动弹了。

    太累了。

    要不是为了长胸,打死她也不会吃这个苦头啊。

    门吱嘎一声推开,苏阳走了进去。

    银川公主忙坐起来道,“快给我糕点,我好饿。”

    苏阳看着她,“饿了怎么不叫小伙计给端饭菜来?”

    “我是想来着,刚开门要叫人,结果有别的客人路过,抱怨客栈的饭菜难吃,我就没叫了,”银川公主道。

    人家都放在客栈的饭菜不吃,她还叫做什么啊。

    她从小锦衣玉食,胃口别谁都叼,旁人觉得好吃的,她吃着都觉得一般,遑论别人都觉得不好吃的了。

    想着苏阳是去买糕点的,她再忍耐下就行了。

    银川公主累,但更饿啊。

    她从苏阳手里接过包袱,迫不及待的打开,见里面都是裙裳,没一点吃的,她望着苏阳道,“糕点呢?”

    苏阳盯着她的脸,没有从银川公主的脸上表现出任何的喜悦。

    “比起糕点,女儿家不更喜欢裙裳吗?”苏阳心头微堵。

    银川公主白了他一眼。

    这些裙裳哪里漂亮的?

    她的裙裳比这些要漂亮十倍百倍呢。

    再说了,就她现在晒的这么黑,穿的越漂亮越招人笑话,她傻啊?!

    再再说了,饿的都能吃下一头牛了,谁还管穿的漂亮不漂亮?

    说好了出去给她买糕点,结果买裙裳回来。

    哪有这样耍她的!

    他以前不这样啊!

    银川公主把裙裳放下,走到门口叫小伙计。

    小伙计跑过来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银川公主道,“去镇子上饭菜最好的酒楼给我买六七个招牌菜来。”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锭金子递给小伙计。

    小伙计连忙接了道,“我这就去买。”

    银川公主退后几步,把门关上。

    只是等她转身的时候,撞到了苏阳的胸口。

    她耳根一红,“怎么靠的这么近?”

    苏阳用一种审度的眼光看着她,“为什么不喜欢穿女装?”

    银川公主,“……。”

    这人是吃错药了吗?

    谁告诉他,她不喜欢穿女装了?

    只是走路穿女装不方便,也怕引人注目而已。

    等脸白回来,不用长胸了,看她还穿不穿男装了。

    “管我,”没吃到糕点的银川公主很生气。

    “赵大哥已经把赐婚给我了!”苏阳道。

    “……。”

    哼。

    只要她铁了心反悔,姐夫的婚约根本不算数。

    南临皇帝赐婚还赐不到她北漠公主的头上来。

    银川公主眼底含了怒,苏阳往前一步,吓的她后背都抵到了门上。

    总之,苏阳今儿是无论如何都要确定银川公主是女儿身了。

    在街上腾起来的念头太吓人了。

    银川公主手推着苏阳,可惜根本推不动。

    银川公主脸晒的很黑,手要好一点儿,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苏阳盯着她的眼睛,银川公主不知道他发了什么邪风,根本不敢对视,心噗通跳的厉害。

    苏阳手伸出去——

    刚碰到某位置,银川公主脑袋里的弦轰的一下炸了。

    手一抬。

    啪。

    一巴掌扇了过去。

    苏阳被扇懵了。

    他当初之所以没有怀疑过银川公主女儿身就是因为她胸前一马平川。

    遇到他之后长了些——

    速度过快,苏阳有点怀疑她是不是趁他不注意藏了馒头。

    只是刚碰到就挨了一巴掌。

    银川公主红着耳根,骂他,“无耻!”

    是有点无耻。

    可不弄清楚,他能疯。

    他可不想被赵大哥算计带个男人回去,沦为京都的笑柄啊。

    “这就无耻了?”苏阳欠揍道。

    “还有更无耻的呢。”

    他手再伸出去。

    啪。

    又是一巴掌。

    苏阳,“……。”

    这回银川公主不止打苏阳了,而是追着他打了。

    苏阳没反抗。

    他觉得这顿打挨的一点都不冤。

    等小伙计拎着两食盒进屋,就看到苏阳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样子。

    小伙计懵了。

    买几个菜的功夫,怎么就打成这样惨了?

    刚刚进客栈,他看着丰神俊朗,一看就武功高强啊。

    反倒是那黑脸的,瘦小,弱不禁风的样子。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银川公主想把苏阳活活打死的心都有了。

    就因为她没穿裙裳,就怀疑她是男人?!

    他是刚刚出门脑袋被人家马车给撞傻了吗?!

    气死她了!

    要不是这里是大齐,人生地不熟,他们来大齐又有任务在身,她都想走了。

    只是她的脸要医治,贺礼也非送不可。

    小伙计把饭菜摆好,银川公主坐下,苏阳走过来。

    银川公主两眼瞪着他。

    小伙计受惊了,飞快的把食盒盖好,“客官慢用,有什么吩咐只管叫小的。”

    说完,赶紧退出去,顺带把门关上。

    银川公主的瞪眼,苏阳可不怕。

    要不是他自知理亏不反抗,银川公主的粉拳也伤不了他。

    不过刚刚打人,银川公主是真的气着了。

    苏阳那皮肤硬的跟铁似的,银川公主的拳头打过去,苏阳不疼,她疼啊。

    苏阳看着她道,“傻乎乎的,不知道用棍子啊。”

    银川公主气的去找棍子了。

    苏阳拿起筷子,银川公主恼道,“谁让吃饭了!”

    苏阳摸着嘴角道,“气归气,不能不让我吃饭呐。”

    银川公主,“……。”

    “再说了,赵大哥已经把赐婚给我了,我摸一下自己的媳妇怎么了?”苏阳耳根微红,死鸭子嘴硬道。

    “……还说!”银川公主抓狂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苏阳道。

    “吃饭。”

    说着,给银川公主夹了个鸡腿。

    那灿烂的笑容,好像刚刚挨打的不是他似的。

    银川公主都有点恍惚了。

    确认是女儿身,苏阳就放心了。

    银川公主狠狠的咬着鸡腿发泄怒气,那样子好像咬的不是鸡腿,是苏阳。

    这人脸皮之厚,世所罕见。

    苏阳嚼着菜,思绪又飘了。

    既然她是女儿身没错,赵大哥为什么让他带她回大齐?

    这里是大齐边关,距离南临和大齐一样的远。

    回去问只怕也得不到答案。

    无论什么原因,他都要娶赵相侄女的。

    算了,不想了。

    羞辱北漠公主就羞辱吧,最先羞辱她的是她自己的亲爹北漠王。

    不管他爹为什么让公鸡替他拜堂,这门亲事他都不会认的!

    等他回去了,一定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打定主意,苏阳心情就松快了。

    至于银川公主揍出来的那点皮外伤,轻的连药都不用上。

    一晚上睡醒,什么伤都没有了。

    银川公主消气之后,看到苏阳脸上的伤还有那么点愧疚,但也没有给苏阳药膏,决不能心软!

    一觉醒来,苏阳脸恢复如初,她不敢置信道,“这么快就好了?”

    “我可是泡药浴长大的,”苏阳笑道。

    “所以皮格外的厚实吗?”银川公主道。

    “……。”

    苏阳走到银川公主跟前,银川公主吓缩了脖子。

    苏阳捏着她鼻子道,“难怪我会看上,这骨子里还真有点像我东……我们家的人。”

    银川公主鼻子被捏的不通气,努力的扒拉下来。

    “快点起床了,还要赶路呢,”银川公主催道。

    “是要赶路了,”苏阳道。

    他要尽快回京,把这事摆平。

    银川公主想走路到大齐京都的想法被苏阳扼住,只能骑马赶路。

    半个月后,他们到了大齐京都的城门口。

    巍峨的城门,川流不息的行人,络绎不绝的叫卖声……

    喧嚣,熟悉。

    他回来了。

    苏阳摸着马顺滑的鬃毛,笑容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走吧,”苏阳笑道。

    银川公主四下张望,不解道,“怎么没有使臣来迎接我们?”

    苏阳,“……。”

    银川公主目露怀疑。

    他们此行虽然是来求医和送贺礼的。

    但既然是代表南临朝廷来的,就是南临使臣,要去觐见大齐皇帝的。

    使臣远到而来,就算不派位高权重的大臣来迎接,几个小官也少不了,这是礼节啊。

    大齐就这么不待见他们吗?

    苏阳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他道,“先找个地方换身女装,我带去个地方。”

    银川公主没有怀疑。

    女装换上了,只是脸太黑了,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一定要苏阳给她买个帷貌才肯出门。

    苏阳劝说无用,只能照办。

    戴了帷貌,银川公主就放心了,两人翻身上马。

    苏阳去哪儿,她跟到哪儿。

    骑马在东乡侯府前停下。

    看着高挂大门上的鎏金匾额——

    银川公主,“……!!!”

    怎么来的是东乡侯府?!

    苏阳已经下马了,道,“下来吧。”

    “我不下,”银川公主拒接道。

    “来这里做什么?”

    就算送贺礼,这还没办喜宴呢。

    苏阳扶她。

    银川公主紧紧的抓着缰绳,内心在挣扎。

    既然都来大齐了,肯定要进东乡侯府的,早进晚进都是进。

    搭着苏阳的手,银川公主被扶下来。

    苏阳是打算直接抱着她进门的,直接宣战,只是银川公主打死不同意,只得作罢。

    东乡侯府一如既往的没人看门。

    银川公主来过一回,并不诧异。

    只是这回和上回不同,两人一进屋,四面八方涌过来四五只狗。

    那飞奔而来的架势,吓了银川公主一大跳。

    不过狗靠近就停下了,冲着苏阳直叫。

    很明显是冲着苏阳叫的。

    银川公主望着苏阳道,“要不咱们还是先走吧,东乡侯府的狗好像很嫌弃呢。”

    苏阳,“……。”

    苏阳扶额。

    不就离家时间长了点吗?

    至于这么骂他吗?

    这还没见到爹娘呢,先被小黑这些重孙子宣战了,太伤士气了。

    苏阳心底预感不妙。

    “差不多了啊,再骂我,一锅炖了,”苏阳看着那些叫唤的小小黑道。

    唰。

    那几只狗齐齐噤声了。

    不止没叫了,还走到苏阳跟前,摇着尾巴围着苏阳打转。

    这一幕。

    银川公主惊呆了。

    她看着蹲下摸着狗脑袋的苏阳。

    她见过苏阳威胁马,但她没想到什么动物都能威胁。

    这可是大齐东乡侯府的狗啊。

    打狗还要看主人。

    他这么威胁东乡侯府的狗,他们会不会被打出来啊?

    银川公主担心了。

    有些人是不能惹的。

    有些人的狗也是不能惹的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