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把信拆开,银川公主臭了张脸看信。

    瞥了一眼,眉心一皱。

    因为信的开头是这么写的:

    当皇妹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知道施大将军侄儿唐风的真实身份是东乡侯府二少爷苏阳了。

    皇姐骗了你,给你写信,你气头上没有撕毁,皇姐就很高兴了。

    皇姐知道你不愿意嫁给东乡侯府二少爷,为此不惜逃婚来找皇姐,但你和苏二少爷的缘分比皇姐想的要深的多。

    皇姐也希望你能一生顺遂,万事随心,也希望父皇能如愿。

    一边是皇妹,一边是父皇。

    皇姐不知道该向着谁,便找了钦天监。

    钦天监说你和东乡侯府二少爷是天赐良缘,是打不散的缘分,再如何挣扎结果都一样,夫妻和美,儿孙满堂。

    既然结果这么好,皇姐又何苦告诉你,让你再逃一次婚,再多吃些苦头?

    况且你的脸太医没法恢复如初,还得仰仗大齐镇北王世子妃……

    父皇得知你逃婚后,和苏二少爷一路同行,一高兴,病都好了一半。

    看到这里,银川公主鼻子酸酸的。

    父皇到底是有多喜欢东乡侯的儿子?

    她都嫉妒了!

    她抬手擦了下眼角,继续往下看:

    皇姐一共写了两封信,这是其中一封,如果皇妹原谅了皇姐,肯嫁给苏二少爷了,再看另外一封。

    ——皇姐留

    一封信看完,银川公主更生气了。

    哪有写个信,还这么勾人好奇心的?!

    她就算不嫁给苏二少爷,她也想知道皇姐另外一封信上写了什么啊。

    苏阳见她眸底火光噼里啪啦的燃烧,他道,“怎么了?”

    银川公主飞快的把信收好,可不想让苏阳看见。

    “我到行宫了,你回去吧,”银川公主催道。

    苏阳不大放心。

    他一脸“你不会还想逃婚”的眼神。

    银川公主恼道,“我不会逃婚!”

    “真的?”苏阳很怀疑。

    “我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银川公主磨牙。

    “那你发个誓,”苏阳道。

    “……。”

    北漠使臣站在一旁,嘴角眼角齐抽。

    没见过东乡侯府二少爷这样的,不过他们也赞同银川公主发誓,赶紧拜堂成亲,他们也能安心回北漠啊。

    “公主,既然驸马爷不放心,您就发个誓言吧,”北漠使臣道。

    银川公主快要气晕了。

    人家欺负她,他们不帮她还向着人家!

    不就发誓吗?

    给他发一个就是了!

    银川公主举手道,“我要再逃婚,我未来夫君吃饭被饭噎,喝水被水呛,睡床床榻,走路天天崴脚,骑马……。”

    苏阳,“……。”

    见银川公主要发一大串,虽然死不了,可天天倒霉也够人喝一壶了。

    够狠。

    “够了,够了,”苏阳赶紧打断她。

    “真的够了?不要我给你发半个时辰的誓言?”银川公主问的认真。

    “……。”

    北漠使臣憋笑差点没憋抽筋。

    他们来大齐有一段时间了,明里暗里打听了不少关于东乡侯府的事。

    他们也都有银川公主嫁进东乡侯府性情会受东乡侯府影响变的霸道的心理准备。

    可这才和苏二少爷相处多久,就变的这么伶牙俐齿了。

    看到苏二少爷吃瘪,他们心情怎么这么爽啊。

    通体舒泰。

    比泡了温泉还有舒服。

    北漠使臣轻咳一声,打圆场道,“公主才回京,舟车劳顿,需要好好歇息,苏二少爷请回吧。”

    苏阳嗯了一声,叮嘱银川公主好好休息,便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银川公主狠狠的做了个鬼脸,结果苏阳一回头,正好逮了个正着。

    银川公主耳根一红,飞快的转身走了。

    丫鬟们捂嘴偷笑。

    银川公主被领着去了寝殿,丫鬟给她倒茶。

    银川公主坐下喝茶,道,“还有一封信在哪儿?”

    丫鬟脸上一喜,“公主愿意嫁给驸马爷了?”

    银川公主脸一哏,“我就是问问信在哪儿!”

    皇姐远在南临,她就算看了信,她也不知道。

    她只看信,与嫁不嫁人无关。

    丫鬟则道,“南临侍卫送信来确实送了两封,却也说了,什么时候公主同意嫁给苏二少爷了,什么时候把信交给您啊。”

    现在公主开口要信,那说明同意出嫁了啊。

    丫鬟觉得自己理解的一点错没有。

    银川公主恼道,“信不看了!”

    丫鬟捂嘴笑。

    公主明明就想看,何苦嘴硬呢。

    丫鬟去找使臣拿了信来,交给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让丫鬟拿走。

    丫鬟把信放在桌子上。

    几个丫鬟是贴身伺候银川公主的,对自家公主了解的很。

    不出半个时辰,她肯定就忍不住把信拆开了。

    这么点把握,她们还是有的。

    这不,自家公主来寝殿里来回走,眼睛怎么样都绕不开那封信。

    心里火烧火燎的,就跟猫挠了似的。

    不过丫鬟们猜错了,她们公主的抵抗力比她们预料的要长的多。

    过了半个时辰,银川公主还是没有看信。

    不过银川公主拼命的忍着好奇,最后还是没能扛过去。

    都舆洗好上床了,最后还功亏一篑,掀开纱帐瞪着信道,“把信给我。”

    不看信,她会一晚上睡不着。

    看就看了,谁还能拿她怎么样了不成?!

    丫鬟赶紧把信递给银川公主,还拿了盏灯来。

    银川公主坐在床上,把信拆开——

    皇妹,看到这封信就说明你已经喜欢上苏二少爷,愿意嫁给他了。

    皇姐祝你和妹夫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听说东乡侯府的男人都特别宠媳妇,皇妹决定嫁给他是理智的。

    北漠花了三十万担粮草十万两黄金才换回来这么一桩亲事,他居然还不乐意。

    他退不了亲,就拿蜜蜂蜇你,逼你主动退亲,还逼你走路,把你晒黑,哪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嫁给他,让他一辈子宠着你,这样才能给咱们北漠争口气。

    还有这臭小子,当年拿弹弓砸皇姐的脑门,皇姐不好以大欺小,皇妹出嫁之后,记得帮皇姐多捶他几下。

    后面还附了一页《驯夫宝典》。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一脸黑线。

    不过皇姐说的没错,不能这么便宜了那混蛋!

    被休回北漠,得多丢脸啊。

    尤其她这桩亲事还是花了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换来的,最后却被休了。

    她回了北漠,还不知道被人怎么耻笑呢。

    现在脸又晒黑了,就更嫁不出去了。

    她不能回北漠常伴青灯古佛,那混蛋在大齐却吃香的喝辣的的!

    她会活活气死的!

    嫁给他,花光他的钱,让他悔不当初!

    打定主意,银川公主仔细研究皇姐传授的《驯夫宝典》。

    连皇上都驯服,何况是苏阳了。

    一哭。

    二闹。

    三上吊。

    这三条是坚决不能用的。

    北漠女儿没有这么脆弱,绝不能用这样丢脸的办法。

    尤其苏阳和一般世家子弟不同,当着他的面闹上吊,他可能会帮你把白绫系紧一点儿。

    银川公主,“……。”

    皇姐说的一点没错。

    那混蛋就是这样的人!

    银川公主逐字逐句,看的认真。

    丫鬟站在一旁喊了两声,她都没听见。

    “公主?”丫鬟再喊,声音拔高了两分。

    银川公主看向丫鬟,“什么事?”

    “这是皇后给您压箱底的锦盒,让奴婢们在您成亲前夜给你过目,”丫鬟脸红道。

    锦盒里装的是什么,她们也知道一二。

    银川公主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宝贝。

    打开一看——

    再黑的脸都透出红了。

    丫鬟们知道公主害羞了,赶紧退下。

    银川公主挣扎了半天,还是伸手把书拿了起来。

    东乡侯府。

    苏阳沐浴完,回屋睡觉。

    刚走到床边,就看到床上放了一锦盒。

    他眉头微拧。

    是谁把锦盒放他床上的?

    他坐到床边,把锦盒拿起来。

    锦盒是特制的,需要破解才能打开,不过这难不住他。

    这花了心思的锦盒,里面装的肯定是宝贝。

    苏阳花了点时间把锦盒打开,入目三个大字——

    春、宫、图。

    苏阳,“……。”

    至于吗?

    他要打不开锦盒都不配圆房了吗?

    不过闲的没事,正好看看书打发时间。

    只是这书毕竟不同寻常书,看不了一会儿就上火了。

    苏阳仰着头止鼻血去泡了大半夜的冷水澡。

    翌日,是东乡侯府补办喜宴的日子。

    天蒙蒙亮,大厨房的丫鬟婆子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苏阳和往常一样,起床扎马步,成亲之日和寻常没有什么不同,他就是这么自律。

    要说为难的还是喜娘。

    唐氏给银川公主请了福娘娘梳妆,可银川公主的脸被晒黑,至今没有好转啊。

    福娘娘看到银川公主那张脸都懵了。

    这让她怎么帮忙梳妆?

    福娘娘是极力的帮银川公主美白,只是粉打了一层又一层,厚到银川公主看不过眼,不想挣扎了,刚张嘴,脸上的粉扑簌簌往下掉。

    她穿了一身红,白的粉掉下来就更显眼了。

    银川公主,“……。”

    福娘娘,“……。”

    寝殿内,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银川公主尴尬,帮忙打粉的福娘娘更尴尬啊。

    粉扑的多,就越代表她觉得银川公主皮肤黑啊。

    福娘娘只恨不得回到唐氏找她帮忙的那天,把一脸高兴应下的自己一巴掌拍晕,然后拒绝。

    通过眼前的铜镜,银川公主看着福娘娘手足无措的样子,她道,“黑点没关系。”

    要是东乡侯府嫌弃她长的黑,直接退亲了,反倒中了她下怀了。

    福娘娘也觉得打这么多粉不妥。

    现在天还很热,坐在花轿内,穿街过市,倒是热的脸颊生汗,这么多粉还不得凝成一块块的往下掉?

    到时候盖头一掀开,没得把新郎官吓死。

    福娘娘赶紧让丫鬟打水来帮银川公主洗脸,重新上妆。

    等忙完,半个时辰过去了。

    银川公主凤冠霞帔坐在床上,等花轿前来迎娶。

    到了时辰,苏阳骑马而来,蜜蜂蜇出来的红肿已经看不见了,丰神俊朗,器宇不凡。

    行宫前,九皇子、沈星还有赵端站在那里。

    显然,他们是拦路官。

    他们脸上蜜蜂蜇出来的红肿还能看的出来。

    看到苏阳,他们都懵了。

    他们都被蜜蜂蜇了,但最严重的是苏阳,他们要轻多了。

    他们脸还没好,苏阳好了?

    他有秘药?

    这不可能啊。

    苏阳看着他们几个,“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你脸怎么不肿了?”九皇子不答反问。

    “我易容了啊,”苏阳道。

    “今儿是我大喜日子,你们是我的兄弟,怎么能不顾及一下形象呢?”

    “……!!!”

    赵端他们几个遭受了暴击了。

    以为苏阳这个新郎官比他们惨,他们做兄弟的陪他一起丢脸,都没戴个面具就出来了。

    结果苏阳易、容、了!

    这就算了,还嫌弃他们不顾及形象!

    他们怎么那么想揍他。

    苏阳翻身下马,要进行宫,被九皇子几个拦下。

    “你们干嘛?”苏阳皱眉。

    “你们不是想拦我吧?”

    九皇子几个点头,“没错,我们是拦路官。”

    苏阳,“……。”

    “你们是我的兄弟好不好!”苏阳心累。

    “有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吗?”

    九皇子几个嘴角狂抽。

    当年他胳膊肘往外拐的时候忘了吗?

    他大哥娶拂云郡主的时候,他还帮云王世子出馊主意,都不记得了?

    在九皇子他们质疑的眸光下,苏阳想起了自己曾经干的事。

    他还说过,大嫂在的时候,他们向着大嫂。

    大嫂不在的时候,他们向着大哥。

    现在,九皇子他们也这么对他了。

    “来吧,来吧,只管放马过来,”苏阳道。

    九皇子和苏阳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

    这一场拦路的戏码是精彩绝伦。

    考文武状元都没这个难。

    难题一个接一个,那些围观的世家子弟都虚了。

    随便一个,他们这辈子都别想抱得美人归了。

    苏阳破了一个接一个难题,道,“还不让路,你们三个是不打算娶媳妇了吗?”

    沈星,“……。”

    赵端,“……。”

    九皇子,“……。”

    一时兴奋,把这事给忘了。

    就苏阳的性子,他能不报复,除非太阳从东西南北一起升起来。

    尤其是九皇子,那是心肝儿颤抖啊。

    他想娶的是苏阳的堂妹沈悦。

    而沈悦是最听苏阳这个堂兄的话。

    得罪苏阳,九皇子已经凉一半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