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阳一记“们等着我给们穿小鞋”的眼神瞥过来。

    九皇子他们后背一寒。

    可就这样把路让开,也太损他们的脸面了。

    尤其是九皇子。

    他可是堂堂皇子,怎么能被当众威胁呢?

    传到皇上耳朵里,少不得又是一顿训斥。

    那么多皇子中,挨骂最多的就是九皇子了,大部分时候是受苏阳牵连,小部分是被苏阳带歪。

    为了脸面,九皇子打死不让,他道,“北漠公主远道而来,没有兄弟帮忙做拦路官,诸位有什么难题,只管刁难,添几分热闹。”

    看热闹有趣,参与其中就更有趣了。

    顿时气氛高涨。

    苏阳觉得九皇子大概是想孤独终老了。

    那些题虽然不难,可架不住一个接一个砸过来啊。

    苏阳口干舌燥的想当场暴揍九皇子一顿。

    想娶他堂妹,还敢得罪他这个堂舅子,胆子不是一般的肥。

    最后还是赵端抢救了九皇子一把,道,“快到吉时了,不能再问了。”

    苏阳笑道,“有什么难题先留着,等他们三成亲的时候问,把他们三拦住半盏茶时间的重赏!”

    沈星,“……。”

    赵端,“……。”

    九皇子,“……。”

    我去!

    要不要这么狠啊?!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

    他们别说成亲了,除了九皇子有心上人外,沈星和赵端连个心上人都没有啊。

    他们成亲少说也要一年半载,这时间够他们想多少难题了?

    感觉未来岳父大人的家门没个三五天休想进了。

    报复来的太快太凶猛,赵端他们有点架不住了。

    尤其是赵端意见大了,他刚刚可是帮他了啊,怎么一棍子也把他打死了?

    苏阳拍了拍身上的大红喜袍,意气风发的进了行宫。

    银川公主坐在床上,静静的等候。

    丫鬟们兴致勃勃的把行宫外发生的事告诉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一听苏阳进了行宫,她就有点紧张了。

    虽然去南临的时候,和苏阳同行的,来大齐也一起,可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他就是东乡侯府二少爷。

    大概是东乡侯府的传闻听多了,怕了十年,一时间还接受不了真的要嫁给苏阳。

    不过花轿临门,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何况整个行宫上下都高兴。

    不用拜别爹娘,也没有兄长背银川公主出门,苏阳直接走到行宫前,全福娘娘把银川公主扶出来。

    道贺了几句,全福娘娘把银川公主交给苏阳,让苏阳牵着她出行宫。

    银川公主头上盖着喜帕,看不见脚下,走了两步后,苏阳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银川公主面带娇羞,挣扎了下,但是没成功。

    苏阳抱着她大步流星的出了行宫,塞进了花轿内。

    待他坐上马背,就带着花轿绕京都一圈,然后才回东乡侯府拜堂。

    九皇子、沈星还有赵端三个面面相觑,还没有想到办法填苏阳用重赏给他们挖的天坑。

    “今儿还闹洞房吗?”沈星问道。

    “错过今儿就没机会了,”九皇子道。

    “是破罐子破摔了吗?”赵端问道。

    “……。”

    九皇子内心还真是这么想的。

    反正已经把苏阳给得罪了,再闹个洞房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不过闹洞房不用他出马,他笑道,“这些年,苏阳得罪的人不少,他的洞房一定会别开生面的热闹。”

    “我们只需看热闹。”

    这一点,沈星和赵端很赞同。

    苏阳这些年不知道给人挖了多少坑,随便回几铲子土都能把他的新房给埋了。

    这么好的机会,想必不会错过。

    “走,去东乡侯府看热闹去。”

    东乡侯府。

    门庭若市,热闹不凡。

    东乡侯唯一的亲儿子成亲大喜,哪个敢不给面子啊?

    尤其上回公鸡母鸡拜堂,笑的他们腹内抽抽。

    这样的奇葩闹剧也只有面子大的不在乎掉面子的东乡侯府才能发生了。

    这在别处,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不用送贺礼,就来吃顿喜宴,自然要来,何况今儿休沐,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如今在京都,能压东乡侯府一头的除了崇国公府和冀北侯府,没别的了。

    百官携夫人前来道贺,差不多到齐后,皇上来了。

    上回皇上知道苏阳逃婚,飞虎军去北漠迎亲迎回来的是只老母鸡,皇上便没出宫了。

    如今是正儿八经的拜堂,事关大齐与北漠和亲,这个面子皇上还是要给的。

    连皇上都来了,何况是那些大臣了。

    皇上坐下后,问苏锦道,“远儿他们都没来?”

    “都来了,”苏锦笑道。

    “这会儿不知道在哪儿疯玩,走之前,叮嘱不要找他们。”

    皇上就猜到自己的宝贝外孙儿去干嘛了。

    皇上到东乡侯府不到一刻钟,苏阳就带着花轿来了。

    射花轿、迈火盆、跨马鞍,牵着银川公主到了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三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苏阳一只脚还没迈进新房,就被九皇子他们抬了回来。

    大喜之日,怎么能不喝酒?

    苏阳就这么直接被抬走了。

    走了更好,银川公主现在心跳的厉害,需要冷静下。

    喜娘拥着她进新房,被紫檀木雕花大床上两道小身影给弄懵了。

    床上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两人都三岁大,爬的正欢。

    喜娘们看着我,我看着,不懂这是什么习俗,她们没听过啊。

    喜床上放早生贵子很正常,可放两孩子还是头回见,莫非是想银川公主一举生对龙凤胎?

    定是这寓意了。

    喜娘扶着银川公主去坐床,两小萝卜头看到银川公主过来,歪着小脑袋看着她,“就是苏阳叔叔娶的媳妇吗?”

    这两个孩子其中的男孩是沈二少爷的小儿子。

    女孩是沈三少爷的女儿。

    银川公主轻点了下头。

    “她是咱们的叔母,”小男孩高兴道。

    “咱们有叔母了,”小女孩欢呼拍手。

    两人在喜床上蹦来蹦去,踩的桂圆噼里啪啦的响。

    发出响声就算了,小女孩还不小心踩到桂圆摔倒了。

    不过喜床软,摔倒不疼,就是桂圆膈人。

    小男孩赶紧扶她起来道,“有没有摔疼?”

    “我不疼,我也不哭。”

    真乖。

    喜娘趁机说了两句吉利话,大概就是银川公主进门喜,生一双这么可爱的儿女,说的银川公主面红耳赤,也以为这是大齐的习俗了。

    她坐在喜床上,屁股底下一堆桂圆红枣,很是难受。

    小女孩爬过来,望着她道,“叔母坐在了红枣上,屁股不疼吗?”

    银川公主,“……。”

    她正尴尬了。

    一只小手伸过来要帮她把桂圆红枣都拿走。

    银川公主能怎么办,她不能拂了人家小姑娘的一番好心啊。

    她稍稍起身,喜娘忙道,“要坐的稳稳的,不能动。”

    银川公主只好往旁边挪,小女孩帮她把桂圆红枣拨开,银川公主才坐回来。

    嗯。

    坐的舒服多了。

    小女孩看着桂圆,她自己剥了吃。

    小男孩见她吃,也坐在一旁吃。

    剥桂圆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在安静的新房内格外的响亮。

    喜娘站在一旁,不知道该不该打断两个小家伙,犹犹豫豫,地上多了一堆的桂圆壳。

    小女孩扔桂圆壳的时候,还递了两个给银川公主,“叔母,也吃啊。”

    银川公主饿的厉害。

    她摇了摇头。

    小女孩把桂圆放在她大腿上了,又给她拿了好几个。

    银川公主不争气的肚子叫了几下。

    喜娘,“……。”

    银川公主尴尬的厉害。

    昨晚生气没吃什么东西,早上饿了,丫鬟都不给她吃了。

    她长这么大,还没饿过肚子呢。

    她是真饿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反正脸都丢差不多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她也捏桂圆,小男孩又给她拿了四五个红枣。

    床上的早生贵子除了莲子没吃外,其他的都吃差不多了。

    地上一堆的壳,连被子里的花生都给摸了出来。

    两人从床这边爬到床那边,又从床那边爬到床这边。

    最后累了,直接在床上睡着了。

    小女孩的小脚丫子还抵着银川公主,睡的是要多香甜就有多香甜。

    银川公主心底软成一滩,她也好想生两个这么可爱的儿女,得多有趣啊。

    这个念头腾起来就压不下去了。

    恨不得立刻马上就生了,而且三岁大了。

    这一座,就是一个时辰。

    直到屋外请安道贺声传来,苏阳回来了。

    被灌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盐水、糖水、醋、酱油……唯独没有酒。

    他要再不装醉,小命都要被他们灌没了。

    进了屋,苏阳嘴角就狂抽不止了。

    他就想知道他的新房里藏了多少人。

    角角落落里传来的呼吸或短或急,都不一样。

    喜娘上前道贺。

    苏阳走过去,就看到银川公主身后两小不点,他道,“他们两怎么在这儿?”

    喜娘,“……???”

    银川公主,“……???”

    不是东乡侯府的习俗吗?

    他们还想找人打听下,觉得这习俗不错呢,结果东乡侯府二少爷也不知道?

    苏阳扶额,喜娘赶紧依着规矩让苏阳挑盖头喝交杯酒。

    苏阳看着银川公主道,“饿了吧?”

    银川公主摇头。

    刚吃饱。

    喜娘吉利话不要钱的往外蹦,苏阳再熟悉不过了,毕竟是闹过不少的洞房的人。

    只是依照经验,银川公主应该很饿啊,怎么不饿呢?

    赏了喜娘后,喜娘便要退下。

    苏阳嘴角狂抽,这床上两小东西就打算让他们一直睡下去不管了?

    “把他们抱走,”苏阳道。

    喜娘这才上前抱走两孩子。

    银川公主坐在喜床上,一脸警惕的看着苏阳。

    苏阳走到她跟前,直接蹲下掀开床底。

    床底下躲着两人呢。

    “出来,”苏阳道。

    南安郡王两儿子爬出来,乖乖出去。

    银川公主惊呆了。

    她坐了这么大半天,一点没发现床底下躲了人。

    苏阳去打开柜子。

    柜子里躲着楚舜的儿子还有女儿。

    还有桌子底下,贵妃榻下,罗汉榻下,房梁上,屏风后……

    乌拉拉一口气找出来十几个。

    楚舜、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还有定国公府大少爷的儿子女儿都来了。

    还有沈二少爷、沈三少爷的,赵大少爷和福清郡主的儿子女儿,以及苏崇、云王世子的,苏锦的……

    南安郡王他们和苏阳虽然是一辈的,但毕竟年长不少,已经过了胡闹的年纪了。

    但当年被苏阳坑过的,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了?

    他们不便出马了,还有儿子女儿呢。

    这不,只要是能藏人的地方都有人。

    为什么沈二少爷和沈三少爷的儿子女儿在床上?

    那是因为人太多了,实在没地儿躲了,让他们躲被子里的。

    只是天热,他们待不住,从被子里钻出来,在床上爬着玩,又因为叮嘱他们躲好不许找他们,所以不敢下床。

    苏阳挨个的找,银川公主站在那里看着,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孩子。

    而且一个比一个好看。

    大齐闹洞房都是孩子闹吗?

    而且越多越好吗?

    银川公主成亲这一天不知道接收了多少错误的常识。

    “过来帮我一起找,”苏阳道。

    苏阳头疼啊。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屋子这么能藏人。

    当年闹别人洞房有趣,现在找人怎么这么难呢?

    大哥的儿子和姐姐姐夫的儿子还没找到呢。

    他们两个头儿,不可能不在啊。

    还有镇北王府小郡主,她肯定也来了。

    屋子他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他们三,难道不在屋子里?

    银川公主帮忙找了一遍,道,“应该没人了吧?”

    “不能掉以轻心,”苏阳道。

    “安儿他们都在门外没走,说明屋子里还有人躲着没找出来,在等着呢。”

    可真的没找到人了啊。

    银川公主继续找,桌子床底下,但凡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

    连苏阳都怀疑是他多心了。

    就在他决定找最好一遍的时候,他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他从浴桶旁走过去,觉得浴桶有异。

    浴桶底很高,不注意看很难察觉。

    他把浴桶抬起来——

    锦若郡主躲在里面。

    苏阳,“……。”

    银川公主,“……。”

    这也能藏人?

    待锦若郡主跑出去,银川公主望着苏阳,“这回没人了吧?”

    “还得找,至少还有两个没找到,”苏阳心累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