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银川公主震惊的无以复加。

    刚刚已经找出来十几个半大少年了,小的才三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一岁,是刚刚走出去的镇北王府小郡主。

    都这么多了,还至少有两个没找到?

    不得不说东乡侯府认识的人多,能找来这么多孩子闹洞房。

    真热闹。

    银川公主觉得这是东乡侯府对迎娶她的重视,心情很好。

    苏阳只感觉到头疼。

    报复。

    绝对的报复。

    屋子就这么大,但凡能藏人的地方他都找了,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藏人了。

    但刚刚从浴桶底下找出了锦若公主,苏阳觉得他这间屋子还有不少藏人的潜力。

    他的洞房花烛夜啊。

    他不想在找人中度过啊。

    他爹娘还想不想抱孙儿了?

    苏阳内心抗议,还得接着找人啊。

    角角落落都找到了,一个人影也没见到。

    他也能感觉到屋子里除了他和银川公主外,没别人的气息了。

    可谢恒远和上官枫不可能不在啊。

    没有他们两镇着,其他人不可能这么乖。

    苏阳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尤其藏人的地方找了一遍又一遍后就更没耐心了。

    他站在屋子里举目四望,眉头皱成一团。

    突然,一细微的拍打声传入耳来。

    苏阳嘴角一勾。

    银川公主都不知道他笑什么,就见苏阳跳窗出去了。

    没一会儿,就从窗户跳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个半大少年。

    “放开我,快放开我!”上官枫急道。

    “我后背痒啊!”

    苏阳倒也没有拿他怎么样,人家没干坏事,就是闹洞房而已。

    可闹洞房用不着躲在屋顶上吧?

    上官枫有点惨。

    脸上被蚊子咬出来好几个大包,还有手背和后背,只觉得浑身都痒。

    要不是拍蚊子闹出了动静,也不会被发现。

    他的任务是放鞭炮啊。

    眼看着快到他放鞭炮的时辰了,结果因为一只蚊子功亏一篑,剩下的只能靠恒远了。

    “远儿在哪儿?”苏阳问道。

    上官枫摇头,“我不知道。”

    说着,他要往外跑。

    只是苏阳能叫他跑了吗?

    揪着上官枫的衣领子,道,“不说实话,你想尝尝被吊起来的滋味儿吗?”

    “小叔,我是真的不知道,”上官枫一脸的坚定。

    苏阳根本不信,“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上官枫和谢恒远年纪相差不大,两人关系好的跟双生子似的了。

    上官枫不知道谢恒远在哪儿,苏阳能信才怪了。

    上官枫也知道骗不过苏阳,可是他真的不知道恒远去哪儿了。

    屋子就这么大,躲了这么多人,实在没地方多了。

    他们年纪大些,该让着这些弟弟妹妹,还有锦若郡主这个比他们大不了几个月的小姑姑。

    没地方躲,只能上屋顶了。

    奈何谢恒远喝多了水,在屋顶上趴了半天内急,就从屋顶上下来了。

    他在上头待的无聊,就想着谢恒远上去跟他作伴呢,只是左等右等都等不来人,他也着急啊。

    要不是这里是东乡侯府,守卫严明,他都要怀疑恒远是不是出事了。

    这混蛋跑别处躲了也不知道跟他打声招呼,留他一个人在屋顶上喂蚊子!

    上官枫说的是实话,苏阳头更疼了。

    两个一齐找到还好,这单独躲的,还不知道上哪儿找去。

    上官枫见没他什么事了,给银川公主行礼后,就要出去。

    他都转身了,苏阳将他拦下,“你们一共躲了多少人?”

    上官枫摇头,“我躲在屋顶上,不知道啊。”

    “反正人不少。”

    “为了抢地方躲差点打起来。”

    苏阳,“……。”

    银川公主,“……。”

    差点打起来?!

    这是来了多少人啊?!

    他们心肝儿胆颤了。

    虽然能躲的地方都躲了,但也犯不着打架啊。

    看来他还是想的太美好了,这屋子里只怕还有不少人在呢。

    银川公主看着他,“屋子里都找遍了,没人了。”

    苏阳揉太阳穴道,“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

    “你累的歇会儿,我来找。”

    就是掘地三尺,他也要把人找出来不可。

    银川公主是真累了,顶着沉甸甸的凤冠,坐在花轿里颠簸了半天,又坐了半天,脖子酸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她是真没力气了,而且这间屋子她都来回找两遍了,真的没见着有人躲着啊。

    这躲的也忒严实了吧?

    苏阳又仔细找了一遍,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

    他往门外看了一眼,包括上官枫在内,有一个算一个都在门外,一个都没有走。

    苏阳就知道屋子里还有人,他们在等小伙伴呢。

    苏阳眸光四下扫视,真的不知道哪里还能躲人了。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折腾到这地步。

    拆新房的冲动都有了。

    他们总不能躲墙壁里头去吧?

    这个念头腾起来就压不下去了。

    当然了,躲墙壁是不大可能,可万一躲进了密道呢?

    东乡侯府没有密道,他很清楚。

    可他离京许久,谁知道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他爹有没有挖什么密道?

    这是完有可能的事。

    苏阳敲墙壁找暗门。

    墙上找不到后,又检查地上,找了一圈,一无所获。

    “还有哪儿没找?”苏阳问银川公主道。

    他脑袋已经晕了。

    银川公主摇摇头,“应该都检查了。”

    眸光一扫,落在浴桶上,她道,“好像浴桶底下没检查。”

    不过这应该不大可能。

    苏阳嘴角狠狠一抽。

    他走过去把浴桶移开。

    他轻敲了敲地面——

    空的。

    苏阳,“……。”

    银川公主,“……。”

    苏阳服了。

    够狠。

    他爹还真趁他逃婚在他屋子里挖了密道。

    苏阳把青石地板移开,就看到一梯子。

    他刚要上去,就听有欢呼声传来,“苏阳叔叔找到咱们了!”

    密道里躲了六个。

    密道宽敞亮堂,但毕竟在地底下,不知道屋子里发生的事,心底着急。

    现在苏阳找到他们了,一个个待不住,一个接一个的往上爬。

    苏阳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这是要联手活活玩死他啊?

    闹个洞房,要不要出动这么多人?

    除了六个熊孩子之外,还有两丫鬟。

    毕竟年纪小,怕他们躲在密道里害怕,丫鬟们陪着给他们壮胆。

    丫鬟们爬上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食盒,恭谨道,“密道里还有不少东西,明儿奴婢们再下去收拾。”

    苏阳,“……。”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望着苏阳,“这回没了吧?”

    “还有一个,”苏阳嗓音都在飘了。

    “……。”

    银川公主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苏阳要出去问。

    只是等他出去的时候,门外空无一人了。

    欢笑声已经在很远了。

    “躲猫猫真好玩,苏阳叔叔找了我们半天呢,”有稚嫩的声音传来。

    “恒远哥哥呢?”

    “他还藏着呢,”上官枫笑道。

    “恒远哥哥真厉害,他藏哪儿的,到现在都没有被找到?”

    声音弱的听不见了。

    苏阳能怎么办,得把自己的小外甥找出来啊。

    上官枫带他们去找各自的爹娘,然后吃饭。

    他们这些小的也有三桌了。

    他们到正院的时候,那些大臣和夫人都看花了眼。

    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个孩子,实在是壮观,看的人眼热啊。

    这些小屁孩的身份是一个比一个尊贵,保不齐就有他们未来的儿媳妇和女婿呢。

    有小女孩跑到苏锦跟前道,“姑姑可知道恒远哥哥在哪儿?”

    “他在茅房里,”杏儿回道。

    “啊?”小女孩一脸惊讶。

    “恒远哥哥怎么躲在茅房里了?”

    “他不嫌臭吗?”

    软糯的声音,听得在场的人都憋出内伤来了。

    杏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皇上还在这里坐着呢,说上茅厕的事,怕会影响皇上的食欲。

    谢恒远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有点拉肚子。

    吃了止泻药,但好的没那么快。

    说着话,谢恒远捂着肚子过来,小脸有点苍白。

    皇上见了心疼道,“可好些了?”

    “让外祖父担心了,我已经好多了,”谢恒远道。

    “让你娘帮忙把个脉看看,”唐氏不放心道。

    谢恒远过来让苏锦把脉。

    苏锦道,“没什么大碍。”

    说着,瞪了谢恒远一眼,不知道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然不会这样。

    谢恒远没力气走了,看着上官枫道,“军覆没了?”

    “一个不落都被找到了,”上官枫惆怅道。

    连浴桶底下的密道都被找到了,真对不住他们筹划了这么久。

    尤其是他,被蚊子咬了七八口。

    上官枫拿大蒜抹脸上被蚊子咬的地方。

    很快就不痒了。

    肚子饿了,谢恒远和上官枫他们上桌吃饭,他们年纪小不喝酒,但有果汁,很是尽兴。

    就是可怜了苏阳,还在想谢恒远到底在哪儿。

    新房里的事,丫鬟婆子也不知道,苏阳也没问。

    喜宴散后,谢景宸和苏锦送皇上回宫,然后才回镇北王府。

    苏阳坐在床上,生无可恋。

    银川公主看着他,“还找吗?”

    “不找了,”苏阳摇头。

    “我倒要看看他躲到什么时候去。”

    他往床上一趟。

    银川公主也疲惫不堪。

    她虽然有那么一丢丢想打地铺的心,但没敢开口。

    恢复北漠公主的身份了,她就得顾及北漠的颜面啊,被人知道她北漠公主打地铺,得多丢人啊。

    在苏阳跟前无所谓,他肯定不会说,因为逼她睡地铺有他一份功劳,可其他人她得防着啊。

    然后——

    苏阳的洞房花烛夜虽然是和银川公主同床共枕的。

    但什么都没敢做。

    两人躺的很规矩,不敢越雷池一步。

    累的很,直接睡着了。

    等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了。

    不知何时把银川公主抱在了怀里,反应过来,苏阳还吓了一跳。

    他怕把小外甥带歪了啊。

    从床上起来,他伸着懒腰,打开门,丫鬟就上前道,“二少爷这么早就醒了?”

    “可知道远儿什么时候走的?”苏阳问道。

    “表少爷昨儿酒宴散后,就和皇上一起走了,”丫鬟回道。

    “……!!!”

    苏阳心口一痛。

    他的洞房花烛夜啊!

    苏阳抬头看了眼天色,时辰还早。

    他转身回屋,直接把门关上了。

    他走到床榻边,银川公主也醒了,望着他道,“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东乡侯府的人不会起的都这么早吧?

    她可不想以后都起这么早啊。

    苏阳一向起的早,银川公主知道。

    不过苏阳早起扎马步练剑,银川公主不用,一般苏阳练好了她才起。

    待在北漠皇宫,她是北漠王和北漠皇后最疼爱的小公主,就更用不着早起去请安了。

    苏阳宽衣,银川公主打着哈欠下床,苏阳看着她道,“你起来做什么?”

    “不是去敬茶吗?”银川公主问道。

    “……还没圆房呢。”

    银川公主,“……。”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银川公主耳根都红透了。

    他不是想一大清早的圆房吧?!

    “镇北王府大少爷找到了?”银川公主问道。

    “别提了,”苏阳磨牙道。

    “那小子昨晚肚子不舒服,闹洞房还没开始,他就撤了。”

    “……。”

    “我们得生六个七个,闹洞房才算有点阵仗。”

    他的洞房花烛夜别说圆房了,抱都没敢抱一下。

    人生四大喜就这么黄了,心痛啊。

    只是等谢恒远成家立室,差不多要十年,他作为长辈肯定不能闹小辈的洞房,只能把这个重任交给自己的儿子女儿了。

    苏阳还想补个洞房,只是他出了门,丫鬟知道他醒了。

    屋子里他和银川公主的说话声隐约也能听见,丫鬟就当他们起了,端着铜盆进屋伺候。

    苏阳补洞房花烛夜的希望彻底被掐死。

    江妈妈一脸笑容的进屋帮忙收拾床榻。

    找了半天,都没看见落红。

    江妈妈看向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忙把眸光瞥向远处,不好意思啊。

    虽然她脸黑,但脸皮真薄,扛不住江妈妈炙热的眼神。

    江妈妈看了苏阳一眼,心下了然。

    她把被子叠好,就退下了。

    苏阳一头雾水。

    江妈妈那是什么眼神啊?

    她了解什么啊。

    稍稍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苏阳心口堵的慌。

    他们还没圆房,不是早就圆房了好不好啊!

    想到昨天说银川公主怀了身孕了,苏阳就想给自己来一拳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