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他这不是坑自己吗?

    怀了身孕是要分房睡的!

    他爹当年睡舒服,大哥睡舒服,他不可能会例外。

    自己挖的坑,还得自己爬起来,把坑填上。

    银川公主的丫鬟进屋,问东乡侯府的丫鬟道,“需要这么早就起吗?”

    丫鬟点头道,“侯爷上早朝去了,夫人也起了,待会儿就去冀北侯府。”

    “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要去冀北侯府敬茶,不在府里。”

    “过了今儿,二少奶奶早上多睡半个时辰都不妨事。”

    东乡侯府和冀北侯府虽然分开的,但苏阳是小辈,得先敬祖父祖母,再敬爹娘,还有沈家列祖列宗。

    苏阳和银川公主要敬茶的人多着呢。

    等他们洗漱完,丫鬟已经把早饭端来了。

    东乡侯府的饭菜自然比不上北漠皇宫,不过银川公主逃婚了一路,被苏阳逼的饭量见长,是吃嘛嘛香。

    苏阳见了实在心慌啊,他掰着馒头,往自家爹娘脑门上摁了口黑锅,“我爹娘不喜欢女儿家吃太多。”

    丫鬟们,“……。”

    几个丫鬟齐齐望着苏阳。

    他们在府里伺候好些年了,还从来不知道侯爷和夫人不喜欢女儿家吃太多呢。

    夫人常说一句能吃是福啊。

    杏儿姐姐就是因为能吃才被夫人带上青云山的。

    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

    见银川公主吃饭的速度慢下来,丫鬟觉得是自家二少爷不让银川公主多吃。

    堂堂东乡侯府难道还养不过一个公主吗?

    没有二少爷这样的!

    丫鬟们互望一眼,已经决定和侯爷、夫人告状了。

    人家公主嫁进来,没有这样欺负人的。

    还有公主的脸,听说也是二少爷晒黑的,把公主晒黑,自己却养白了,二少爷这是要闹哪样啊?

    他可知道街上是怎么议论他的?

    说他把公主晒黑了,他才能当小白脸!

    银川公主望着苏阳道,“我以后要和你爹娘一起吃饭吗?”

    苏阳看着她,“我爹娘?”

    “你不打算改口吗?”

    银川公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道,“我以后要和爹娘一起吃饭吗?”

    “早饭不用,午饭和晚饭很可能需要。”

    “那我早上多吃点儿。”

    说完,银川公主拿了一个肉包子啃着。

    苏阳,“……。”

    看银川公主吃的欢,苏阳觉得早饭也得和爹娘一起吃才行了。

    吃饱了后,苏阳便和银川公主出府,坐马车直奔冀北侯府。

    银川公主坐马车,苏阳骑马。

    马车走的慢些,半道上,苏阳看到自家祖父、亲爹、伯父和叔父骑马从他们身边跑过去。

    他喊了几声,没一个搭理他的。

    东乡侯他们刚刚下朝,不便让儿媳妇孙媳妇等,骑马跑的飞快。

    总不能让银川公主坐在那里等他们回来再敬茶吧,毕竟是北漠公主。

    等苏阳领着银川公主进冀北侯府正堂时,屋子里谈笑风生,言笑晏晏。

    两人并肩走进去。

    苏阳的肤色明显比银川公主白多了。

    唐氏想起自己让银川公主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掉,就觉得过意不去,狠狠的瞪向苏阳。

    都是他干的好事。

    哪有这样欺负一个姑娘家的?!

    也亏得银川公主好脾气,任由他欺负。

    不过自己的儿子,唐氏知道,他要欺负谁,那十有八九是没有还手之地的。

    银川公主身份尊贵,敬茶没有让她下跪,跪的只有苏阳。

    不过他就是跪着,找人喜欢的也还是银川公主。

    冀北侯老夫人握着银川公主的手,夸赞有加。

    苏阳觉得自己失宠了。

    祖母一向最疼他了。

    他都还跪着呢,祖母也没叫他起来,只顾着和他媳妇说话。

    这要是别人,苏阳肯定要找机会和他聊聊的,偏这个人是自己媳妇。

    冀北侯老夫人对银川公主是喜欢的不行,给了银川公主一只血玉镯。

    冀北侯给了一对玉如意。

    敬过他们,再给东乡侯和唐氏敬茶。

    然后是沈大老爷、沈大太太和沈三老爷、沈三太太。

    之后是苏锦和谢景宸,然后是沈二少爷、沈二少奶奶,沈三少爷、沈三少奶奶。

    一圈敬下来,再去敬沈家列祖列宗。

    苏阳昨儿已经和苏锦说了,让她帮银川公主治脸。

    忙完敬茶的后,苏锦就给银川公主把脉,被晒的这么黑,大家都用谴责的眼光看着苏阳。

    苏阳都找不到地方叫委屈。

    银川公主被晒黑,他是要负大半的责任。

    可银川公主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定要晒太阳,仿佛故意和他作对似的。

    背着银川公主,苏阳问苏锦,“姐,她脑子没问题吧?”

    这个问题,苏阳问过大夫。

    但是那些大夫的医术,苏阳不大放心。

    论医术,他只信任自家姐姐。

    苏锦皱眉看着他,“怎么这么问?”

    苏阳便把银川公主自己要走路的事说了。

    苏锦也糊涂了。

    银川公主贵为北漠公主,娇生惯养,哪怕被苏阳逼一下,不得不照办,可苏阳既然知错就改了,她怎么还这么做?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啊。

    当着一堆人,苏锦不好问,不过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东乡侯望着苏阳道,“你带银川公主进宫给皇上敬茶。”

    这要是娶别人,无需这么做。

    但银川公主来自北漠,虽然不算是和亲,但也能算一半了。

    给皇上请安,让皇上见见这位来自北漠的公主是应该的。

    虽然皇上见过银川公主,但毕竟那时候银川公主还小,脸还有点肿。

    苏阳点头应下。

    苏锦则道,“我回府调制药泥,你带银川公主去镇北王府找我。”

    皇上听福公公说了苏阳晒黑银川公主的事。

    但皇上觉得一个姑娘家能晒黑的哪里去。

    真见到后,皇上觉得苏阳这小子迟早有被打死的一天。

    这么娇滴滴的公主,他是怎么忍心晒的?

    又是一通训斥。

    饶是从小挨骂挨打长大的,也有点扛不住了。

    银川公主的脸不尽早恢复如初,他是真没好日子过了啊。

    出宫后,苏阳直接带着银川公主去了镇北王府。

    先去给镇北王和王妃见礼,然后直奔沉香轩后院。

    银川公主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两座竹屋,那清幽雅致的环境。

    “你喜欢,回头我也拆个院子给你建一个,”苏阳道。

    银川公主一脸吃惊,“这院子是镇北王世子为世子妃修建的?”

    这得宠爱到什么地步了。

    虽然镇北王世子妃是大齐公主。

    “那倒不是,这后院在我姐嫁进来之前就有了,是老王爷给我姐夫修建的,”苏阳道。

    “……那我不要了,”银川公主摇头道。

    苏阳也没说什么。

    竹屋捣药声传开,打破后院的静谧。

    苏锦还在忙着调制药泥,她没想到银川公主来的这么快。

    “还要等两刻钟,我才能忙完,”苏锦道。

    “要这么久?”苏阳道。

    “……。”

    苏锦瞪他,“待会儿敷药泥至少要躺一个时辰。”

    苏阳登时有点坐不住了。

    银川公主看向他道,“你要有事忙,就先回去吧。”

    苏阳赶紧起了身,“那我先走了,待会儿来接你回府。”

    苏阳先回府,只是半道上被沈星拦下了。

    九皇子请他吃饭。

    苏阳看了眼醉仙楼,“请我吃饭?”

    沈星笑道,“只有好酒好菜才能修复昨儿破损的兄弟感情。”

    他们都知道苏阳会给他们穿小鞋,九皇子首当其冲。

    只是没想到小鞋来的那么快。

    昨儿酒宴散了,九皇子就穿上了。

    这才是刚开始呢,再不赶紧修复,估计要给他们穿铁打造的小鞋了。

    嗯。

    苏阳也没怎么报复九皇子,还很善良的让沈悦再给九皇子绣个荷包。

    沈悦懵懵懂懂道,“我给他绣了一个了了。”

    “那个被他掉茅坑里了,”苏阳道。

    要不是喜宴上人多,沈悦估计直接就去找九皇子算账了。

    那荷包她辛苦绣了一夜。

    他居然给她掉茅坑里了?!

    说来要不是荷包掉茅坑里了,九皇子叫起来,苏阳还不知道九皇子对他堂妹情根深种了。

    毕竟他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他们都拿沈悦当妹妹看待。

    要不是九皇子那一叫,他都不知道九皇子居然随身携带着他堂妹送的荷包。

    九皇子也是倒霉,蹲坑蹲的无聊,把荷包拿出来看几眼,结果一不小心就给掉了。

    情急之下忘了左右茅厕都是兄弟,一下子就瞒不住了。

    更没想到苏阳会把这事捅给沈悦知道。

    自打要了荷包后,沈悦看九皇子都有点害羞。

    昨儿喜宴散,九皇子收到的不是羞涩,而是一记狠狠的瞪眼。

    九皇子还在琢磨自己什么时候惹沈悦不高兴了,思来想去,了无头绪。

    最后还是赵端拍他肩膀,“得罪了苏兄,自求多福吧。”

    九皇子欲哭无泪。

    这小鞋来的太快,快到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它就来了。

    这才刚开始,不弥补哪行啊。

    苏阳被沈星、赵端架着进了醉仙楼。

    酒楼里一大半的人都认得苏阳,向他道贺。

    苏阳笑道,“今儿我请客,大家只管吃。”

    说完,对醉仙楼掌柜道,“账算九皇子头上。”

    醉仙楼掌柜,“……。”

    习惯了。

    东乡侯府的人请客一般都是别人付账。

    不过只要有人付账,哪管他是谁呢?

    掌柜的高高兴兴的招呼大家吃好喝好。

    苏阳的话,一点不落的飘进九皇子耳朵里,钱对他来说都是小事了,重要的是他得先弄清楚苏阳和沈悦说了什么,她这么生气啊。

    他自问自己洁身自好,从不拈花惹草,在一众皇子中,他这么大年纪的,还守身如玉的可以说比凤毛麟角还稀罕几分了。

    无可挑剔了啊。

    苏阳进屋,九皇子就吩咐小伙计道,“可以上菜了。”

    小伙计应了一声,连忙退下。

    苏阳坐在九皇子对面,九皇子给他倒酒,苏阳端起来,嗅了下,九皇子道,“没毒。”

    苏阳看了九皇子一眼道,“昨儿被你们乱七八糟灌了一通,我都快忘了酒是什么滋味儿了。”

    虽然和银川公主喝了交杯酒。

    可那酒一点都不烈,银川公主的丫鬟说银川公主不胜酒力,用的是果酒。

    果酒,苏阳满十岁就不喝了。

    苏阳喝一杯,九皇子给他倒一杯。

    连喝三杯,苏阳才望着九皇子道,“有话就说啊,我当众放的话,收不回来的。”

    他们成亲,该闹的那份少不了。

    九皇子几个心知肚明。

    苏阳不可能做食言而肥的事。

    九皇子望着他,“你和悦儿说什么了?”

    “悦儿?”沈星扭眉。

    “我妹妹?”

    又一个后知后觉的。

    苏阳看着九皇子道,“荷包的事,堂妹知道了。”

    九皇子,“……!!!”

    这事,他怎么能告诉沈悦呢?!

    沈星看看苏阳,又看看九皇子,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望向九皇子道,“你疯了吗?!”

    “我没疯,”九皇子眼神坚定。

    沈星一屁股坐下来。

    赵端也神情凝重。

    九皇子是他们兄弟,沈悦更是他们的妹妹。

    九皇子娶沈悦可以说是亲上加亲了。

    但这桩亲事,沈星和赵端都不看好。

    不是两人性情不合,沈悦送九皇子荷包,必定对九皇子有情。

    问题出在九皇子身上。

    如今天下太平,海晏河清,皇上心情好,身体更好。

    大皇子虽然已经被立为太子了,但想坐上帝位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

    以前九皇子小,不足为惧。

    如今九皇子长大了,虽然皇上没少骂他,但越骂越亲,太子心底隐隐嫉妒,那是他没有享受过的父爱。

    从他懂事起,在父皇面前就循规蹈矩,唯恐行差踏错一步。

    九皇子没那么多的顾虑,该惹事惹事,该闯祸闯祸,皇上骂他,却也疼他。

    九皇子和苏阳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铁打的兄弟情。

    苏阳背后的权势自是不必说,而那些权势都是向着皇上的,而非太子。

    太子极力的拉拢,结果也还是一样。

    太子很害怕,他虽然坐上了太子之位,可要是东乡侯他们都拥戴九皇子,那他这个太子之位就岌岌可危了。

    太子已经很忌惮九皇子了,要是九皇子娶了沈悦,太子岂能容忍九皇子成为他的威胁?

    必定会想办法除掉他。

    九皇子要不被除掉,他就得反抗。

    太子做了多年储君,在朝中有不小势力了,远非成天在街头乱晃的九皇子能比的。

    和太子对上,仅靠九皇子可以说毫无胜算。

    成他和沈悦,就意味着储位之争的发生。

    虽然他们都知道九皇子无心帝位,可太子不会信。

    沈星和赵端都劝九皇子死心。

    九皇子心头闷闷的,他望向苏阳,“你呢,你也劝我放弃?”

    苏阳想了想道,“这得看你对我堂妹的感情了。”

    “如果已经到了非她不娶的地步,我不劝你。”

    “如果没有,我劝你趁早死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