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九皇子和苏阳他们一起长大。

    作为好兄弟,他们自然希望他能如愿以偿,人生不留遗憾。

    作为兄长,他们希望堂妹能嫁个如意郎君,一辈子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爱。

    九皇子的品性他们信的过,但他已经被太子忌惮了。

    如果他对沈悦的感情没有那么深,不能做到对她从一而终,将来三妻四妾,伤他堂妹的心,苏阳绝不答应。

    如果九皇子对沈悦一往情深,非她不娶,苏阳觉得他可以去努力,不能因为自己没有野心,只是因为和他们兄弟情深就被太子忌惮,为了打消太子的疑虑,连心爱的女人都不敢娶,那也太怂包了些。

    这样的人绝不可能是他们的兄弟。

    当然了,这只是苏阳的看法,沈悦只是他的堂妹,同不同意她嫁给九皇子得冀北侯府拿决定,他肯定是做不了主的。

    苏阳不反对,九皇子道,“我都喜欢你堂妹好几年了。”

    赵端看着九皇子道,“你藏的可真够深的。”

    九皇子,“……。”

    是你们观察不够细致好不好!

    九皇子向苏阳和沈星表示,他这辈子非沈悦不娶。

    当年苏阳离家出走,被人卖进宫,被送去陪九皇子玩耍后,九皇子就搬到东乡侯府住了。

    他们四个比人家亲兄弟感情还好,人家亲兄弟都未必睡一张床,成天晚上被兄弟踹醒。

    自打那时候出宫之后,九皇子这么多年,在宫里住的时间加起来可能一年都不到。

    后来从东乡侯府搬出来住之后,沈星和赵端各回各家,偶尔在东乡侯府小住,九皇子自然就回宫了。

    只是在宫外住习惯了,实在不喜宫规束缚,硬着头皮向皇上提出到宫外住。

    皇上狠狠的训了他一顿后,赐了座宅子给他。

    九皇子是皇上众多皇子中唯一一个还未娶妻封王就搬出宫住的。

    九皇子连皇宫都住不习惯了,让他去夺嫡,将来一辈子待在皇宫里批阅奏折,处理朝政,成天担心臣子谋朝篡位,还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成昏君了……这在九皇子看来,那绝对是脑袋被门挤了想不开。

    长这么大,九皇子就没想过自家父皇那已经坐腻了,隔三差五要换个垫子的龙椅。

    可他不想,别人以为他想啊。

    九皇子心累的慌。

    他望着苏阳和赵端他们道,“你们帮我想想,我该怎么办?”

    赵端和沈星看着他,“能怎么办,你的亲事自己又做不了主。”

    “你只能去找皇上给你赐婚。”

    九皇子自然知道他的亲事得自家父皇拿主意。

    他不是没想过直接找父皇给他赐婚。

    可要真这么赐婚了,太子可能急的连凳子都坐不住了。

    九皇子觉得这不是上上之选,他望向苏阳,想听听苏阳的意思。

    苏阳琢磨了下道,“你要能说服太子帮你提亲,那这亲事就十拿九稳了。”

    九皇子,“……。”

    沈星,“……。”

    赵端,“……。”

    这也太狠了点吧?

    太子能帮九皇子提亲,给自己找个威胁吗?

    要不是顾忌太子,这事就没那么复杂了。

    “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九皇子嗓音飘的厉害。

    苏阳看着他道,“事关我堂妹终身大事,我能跟你开玩笑吗?”

    “你就是这会儿去冀北侯府提亲,只要我爹在,这绝对是你必闯的关卡,”苏阳道。

    “……。”

    虽然出嫁的是沈悦,只是东乡侯的侄女。

    可冀北侯和沈大老爷、沈三老爷肯定会问东乡侯的意思。

    东乡侯不会棒打鸳鸯,但也要九皇子有这个本事,把潜在危险化于无形。

    能说服太子帮忙提亲,那说明太子足够信任他了。

    那自然就没有了忌惮他,除之后快的危险。

    那冀北侯府自然安心把沈悦嫁给九皇子了,毕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

    再说了,他要敢负沈悦,苏阳和沈星能揍的他怀疑人生。

    从小挑衅东乡侯,挨了那么多揍,苏阳自认对自家亲爹也有五六分了解了。

    说服太子提亲——

    只可能比这个难,不会简单。

    九皇子,“……。”

    门外,小伙计端了饭菜进来。

    一盘接一盘,都是苏阳喜欢吃的菜。

    九皇子的赔罪可是真心实意的。

    苏阳正好也有些饿了,拿起筷子就吃起来。

    至于九皇子,心情可是比见苏阳之前更糟糕。

    说服太子帮他提亲,这难度和去冀北侯府抢亲差不多了。

    他就想娶个皇子妃,怎么就那么难呢?

    九皇子食不知味。

    苏阳倒没有受什么影响,他要看看九皇子是不是真的对他堂妹有那么一往情深。

    再者既然九皇子无心夺嫡,那和太子交好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是好事,用不着帮九皇子操心。

    吃饱喝足后,拿起桌子上的玉扇,苏阳就出了醉仙楼。

    镇北王府。

    忙了半天,苏锦总算把药泥调制好了。

    银川公主娇生惯养,脸上皮肤娇嫩如花,哪里受的了太阳暴晒?

    晒伤程度太严重,只是靠一般的美白方法至少要半年才能恢复如初。

    用药泥三个月就能恢复。

    苏锦让银川公主净脸,然后把药泥涂在她脸上,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传开,煞是好闻。

    银川公主躺在小榻上,有点害羞,苏锦忙完了,才问道,“阳儿说最初是他逼迫你走路,后来是你自己要走?”

    这一点,银川公主没法否认。

    她轻点了下头。

    苏锦问道,“为什么?”

    既然是娇生惯养的公主,不该能忍受一张脸被晒伤。

    就算喜欢走路,也可以在屋子里多走动,而不是在太阳底下暴晒。

    银川公主欲言又止,真正的原因她不好意思说啊。

    苏锦望着她,银川公主眸光躲闪,苏锦就知道真的有原因了,“不能告诉我吗?”

    如果银川公主执意不肯说,苏锦也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哪怕她心底跟猫挠了似的。

    只要银川公主身体健康,有点小秘密也无妨。

    银川公主被苏阳看的心虚,毕竟有求于人,再者苏锦医术高超,或许能帮助她,银川公主小声道,“走路能长胸……。”

    银川公主声音小的跟蚊子哼似的,可苏锦离的近,还是听见了。

    苏锦,“……。”

    杏儿,“……。”

    主仆两不约而同的往银川公主胸口看去。

    银川公主身材不错,唯一缺憾的就是胸稍微小了点儿,至于脸黑,那是被苏阳折腾出来的,不算缺憾。

    就这还是靠走路长的?

    苏锦嘴角狠狠的抽了下,竟是无话可说。

    这北漠小公主为了长胸当真是拼了啊。

    苏锦默默的过去给银川公主开了张方子。

    银川公主接过看了几眼,脖子和耳根都红透了。

    方子上除了药方外,还有土方子。

    知道银川公主脸皮薄,苏锦笑道,“你安心躺在这儿,我出去走走。”

    调制药泥忙了半天,有点待不住了。

    再者谢恒远和小郡主他们应该下学了,她去看看。

    碧朱留下来照顾银川公主,还有两个小丫鬟在竹屋内伺候。

    银川公主躺在小榻上,觉得脸是前所未有的舒服,还有淡淡的药香味,她竟睡着了。

    等她再醒过来,苏阳正弯腰看着她。

    银川公主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脸上的药泥有些干了,一说话,药泥裂开,直接往下掉。

    这还是丫鬟一遍遍用狼毫笔往药泥上涂水保湿的结果。

    苏阳笑道,“来了一刻钟了,见你睡的香,便没喊你。”

    苏锦走过来,让银川公主把脸上的药泥洗掉,道,“还有剩的药泥,回去放在冰窖里,能用五日。”

    “五日后再来取。”

    苏阳点点头,“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带她回府了。”

    苏锦送他们出沉香轩。

    出了王府后,苏阳直接带银川公主去了冀北侯府。

    今儿在冀北侯府吃晚饭。

    晚饭吃的比较早,回府时天际晚霞绚烂,倦鸟归巢。

    银川公主回自己的住处,就听到轰隆一声倒塌声传来,吓了她一跳。

    “这是什么声音?”银川公主问道。

    “拆房子的声音。”

    “……。”

    银川公主已经忘了她也想要一个沉香轩后院竹屋的事了。

    苏阳雷厉风行的性子,这就没会儿功夫,院子后面的院子已经拆差不多了。

    苏阳要拆院子,东乡侯和唐氏都没意见,东乡侯府子嗣单薄,住的地方多,有些地方,一年都不一定能去一次。

    拆不拆的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只是银川公主心底过意不去啊,她才嫁进来,就要拆院子。

    银川公主直接回屋了,苏阳去后院看了一眼,回来道,“已经拆差不多了,你想把后院建成什么样儿?”

    “和镇北王府沉香轩后院差不多就行了,”银川公主道。

    “不用加点儿?”苏阳道。

    银川公主摇头,“那样就很好了。”

    苏阳没有意见。

    相反,他对自己刚刚进屋,银川公主飞快的把一张纸塞怀里,生怕被他看见的小动作有意见。

    而且因为很大。

    不就是一封休书吗?

    他都说了不算数了,她怎么还贴身收着啊?

    这要不尽快拿回来,就是悬在自己脑门上的一把剑啊。

    丫鬟有眼色的很,知道自家公主和驸马爷新婚燕尔,就不杵在屋子里碍眼了。

    丫鬟们福身悄悄退下。

    苏阳没事逗银川公主玩,把那张纸从银川公主怀里摸了出来。

    银川公主不设防毫无察觉。

    苏阳意气风发的回了书房,打算毁尸灭迹,打开一看,发现是张药方。

    偷错了。

    苏阳决定悄悄塞回去,叠好的时候,无意瞥了一眼,发现自己是个药引子。

    苏阳,“……。”

    苏阳耳根微红。

    歇了好一会儿,才把药方叠好,准备给银川公主怎么拿的怎么还回去。

    只是他不知道,银川公主找药方都快找疯了。

    那张药方可不能丢啊。

    丢了她的脸可就丢尽了。

    银川公主急着找药方,又不好意思让丫鬟帮忙,她明明没去哪儿啊,药方怎么会不见了?

    她想到了苏阳,但不敢去问,不然更难堪。

    苏阳把药方给她塞回去的时候,银川公主明明知道还得装不知道,最后被苏阳戳破了。

    “我看过药方了,”苏阳道。

    “……!!!”

    看了就看了,不能当做没看见吗?!

    苏阳凑到她耳边低语了几句,银川公主脸红脖子粗。

    “谁要跟你圆房了!”银川公主咬牙道。

    “你不跟我圆房,你跟谁圆房?”苏阳问道。

    “……。”

    银川公主气鼓着腮帮子,“等,等我的脸治好了之,之后再……。”

    “圆房和脸又没关系,”苏阳道。

    银川公主抬眸瞪着他。

    苏阳知道她脸皮薄,他不是个会强迫姑娘家的人,这事还得你情我愿。

    苏阳同意了。

    他这么好说话,银川公主都有点恍惚,感觉是在做梦。

    不过苏阳同意她治好脸再圆房,却不同意分床睡,人家退了一步,她也只能见好就收。

    只是银川公主低估了同榻而眠的危险性。

    苏阳可不是个老实人。

    两人闹了一通,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圆房了。

    距离苏阳承诺还不到两个时辰。

    苏阳,“……。”

    银川公主,“……。”

    两人反省了下,可能是因为月色太迷人了。

    虽然在屋子里看不见月亮。

    翌日,两人睡的都晚,丫鬟也没进屋催他们起来。

    唐氏不会要求银川公主晨昏定省,他们怎么样都好。

    两人日上三竿才起来,彼时北漠使臣来和银川公主辞别,要回北漠了。

    他们来大齐的时间太久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银川公主依依不舍,虽然她和这些北漠使臣不熟。

    但在大齐有几个北漠大臣,心里的感觉都不同些。

    他们都回去了,就只剩下几个丫鬟陪着她了。

    东乡侯看着北漠使臣道,“如果不是很着急的,不妨在大齐再待几日。”

    北漠使臣没想到东乡侯会出言挽留他们,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侯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东乡侯看了银川公主一眼道,“我打算让阳儿护送银川公主回门一趟。”

    “一起走也有个照应。”

    北漠使臣,“……。”

    回门?

    出嫁之女回门很正常。

    可大齐距离北漠太远了,他们都不好意思提这样的要求,东乡侯居然主动提了?

    这是为何?

    北漠使臣满心疑惑,唐氏笑道,“大齐和北漠距离太远了,银川公主现在还没有怀身孕,回去一趟无妨,将来怀了身孕,生了孩子,再回去就没这么方便了。”

    北漠使臣连连称是,“还是侯爷和夫人考虑周到。”

    公主和驸马爷能一起回北漠,皇上和皇后肯定高兴啊。

    银川公主也高兴啊,圆房之后,她都没想过自己还能再回北漠看父皇和母后。

    “那什么时候启程?”北漠使臣问道。

    东乡侯和唐氏互望一眼。

    他们大概还能忍儿子三天不揍他。

    “就三天后启程吧,”东乡侯一锤定音。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