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从头到尾,东乡侯和唐氏都没有问苏阳的意见,自然也就没有问银川公主了。

    提到回门,银川公主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显然没有问的必要。

    虽然北漠距离大齐千里之遥,但那是银川公主的家,回家的路再远,再苦再累也甘心。

    苏阳两眼瞪着自家亲爹,哪有他爹这样迫不及待让他送银川公主回门的啊?

    他们才回来几天啊。

    苏阳有心抗议,但银川公主一脸欣喜的样子,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我去镇北王府一趟,让姐姐多调些药泥,带在路上用,”苏阳道。

    就银川公主这脸回北漠,他心虚啊。

    虽然北漠王可能早就知道银川公主被他逼着走路,被晒黑的事了。

    银川公主只顾着高兴,还真没顾上自己的脸。

    镇北王世子妃说她的脸要恢复,至少要三个月啊。

    他们就算走的再慢,三个月也到北漠了。

    银川公主回家的喜悦心情蒙了一层阴霾,她怕给北漠丢脸。

    暗暗的,银川公主瞪了苏阳一眼。

    苏阳望着她,银川公主默默的把眼睛移向别处。

    这事……好像不能全怪他。

    是她自己要走路的,不然也不会晒的这么黑。

    东乡侯府的宽厚,善解人意,北漠使臣折服,难怪皇上无论如何也要和东乡侯府结亲了。

    这样事事为他人着想的亲家打着灯笼都难找了啊。

    北漠使臣起身道,“那就三日后启程回北漠,我们就先回行宫了。”

    银川公主起身送他们。

    起的不急,但双腿发软,眼睛有点晕。

    昨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的,虽然早上起晚了些,但睡眠不够。

    北漠使臣担心道,“公主没事吧?”

    银川公主庆幸自己脸黑,不然这会儿她肯定跟煮熟的螃蟹似的了。

    北漠使臣问完,就猜到怎么回事了,老脸微红,还得装作不知道,“公主好好歇息,臣等先行告退了。”

    说完,赶紧退下。

    唐氏暗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心底又盼着能早日添个孙儿。

    想着儿子三日后就启程送银川公主回门,唐氏又有点舍不得了。

    儿子在身边吧,闲他太闹。

    不在身边吧,又想他。

    不过唐氏还是高估了她和东乡侯对苏阳的忍耐力。

    他们以为能忍苏阳三天不上火想揍他,结果不到两个时辰,苏阳就挨打了。

    嗯。

    谁让苏阳找打呢,居然敢往自家亲爹娘的脑门上摁黑锅。

    午饭一起吃的,银川公主还记得苏阳的话,他爹娘不喜欢女儿家吃太多。

    结果上了桌后,唐氏给银川公主夹菜,让她多吃点儿。

    银川公主吃了半碗饭就说吃不下了。

    唐氏见了道,“怎么就吃这么点儿?身子怎么扛的住?”

    说着,往银川公主碗里夹了只鸡腿。

    吃的太少,身子骨哪结实的起来,宁肯稍微多吃点儿,然后去花园多逛几圈。

    银川公主摇头。

    唐氏再劝。

    银川公主疑惑的望向苏阳。

    怎么和他说的不一样?

    苏阳轻摇头。

    只是这点小动作,没有瞒过东乡侯的眼睛,他眉心一皱,“怎么回事?”

    “没事,”苏阳摇头。

    东乡侯望向银川公主,“来说。”

    东乡侯语气一认真,银川公主就不敢看苏阳了,她道,“他和我说爹和娘不喜欢女儿家吃太多,让我少吃点儿……。”

    苏阳,“……!!!”

    嗯。

    苏阳说的话,东乡侯府的丫鬟都听见了,原本是打算和唐氏告状的。

    但后来瞧见银川公主吃的真心不少,就默默的把告状的念头给压下了。

    以前杏儿吃的多,苏锦都帮她把饭量缩了一半。

    银川公主贵为公主,吃这么多……当然了,她就是吃再多也吃的起,但吃这么多肯定会长肉啊。

    让她少吃一点也是为了她好,丫鬟就不告苏阳的状了。

    没想到丫鬟没捅给唐氏知道,银川公主自己说了。

    唐氏气的要拿鸡毛掸子抽苏阳了,“银川公主能吃多少,要饿死她吗?!”

    苏阳忙道,“娘,我是为了帮她缩减饭量……。”

    唐氏气的要起身拿鸡毛掸子了。

    就算是为了帮银川公主缩减饭量,那也是他们小两口的事,在他们院子里,他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

    可这混账东西居然把这黑锅摁他们身上。

    刚进门的媳妇,还是个公主都不让人吃饱饭,说出去还不得笑掉人大牙啊?

    唐氏刚起身,就被东乡侯摁下了。

    唐氏看向东乡侯,东乡侯已经吩咐道,“把他拖下去。”

    苏阳,“……!!!”

    东乡侯话音一落,就进来两小厮,把苏阳从椅子上架了出去。

    苏阳还不敢反抗。

    他虽然武功高,可双拳难敌六七八九十双手啊。

    越反抗,挨打的越惨。

    银川公主目送苏阳被拖下去,直到唐氏的说话声把她眸光给抓回来,“以后他要敢欺负,就和娘说。”

    银川公主微点了下头。

    唐氏给她夹了块鱼道,“多吃点儿,就算要缩减饭量也要循序渐进,当以身子为重。”

    银川公主感受到了唐氏对她真诚的关心,重重的点了下头。

    不过她也没有真敞开了吃,吃的饭量只比在北漠的时候多吃了小半碗。

    吃完了,又说了会儿话,就回自己住的院子了。

    半道上,苏阳被小厮搀扶着走过来。

    远远的,银川公主差点没认出苏阳来。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比前天被蜜蜂蜇还要重几分。

    东乡侯府的丫鬟们习以为常了,面不改色。

    从北漠来的几个小丫鬟那是目瞪口呆。

    真……打了?

    苏阳呲牙咧嘴的摸着嘴角,要银川公主扶他。

    银川公主那点力气哪扶的住他啊。

    怕压垮银川公主,只能自己用力,结果小厮把他交给银川公主后就走了。

    苏阳一瘸一拐的回了屋,银川公主要宣太医。

    苏阳,“……。”

    “这么点小伤,用不着宣太医,帮我上点药就行了,”苏阳道。

    这么点小伤都宣太医。

    那一个太医常住东乡侯府都忙不过来。

    屋子里有祛淤青的药,丫鬟取了来,银川公主帮苏阳上药。

    苏阳觉得银川公主不是在给他上药,那是在他伤口上撒盐。

    怕药涂的不够均匀,她涂的细致也用力,疼的苏阳怀疑人生。

    “他们真的揍啊?”银川公主声音飘的厉害。

    嗯。

    银川公主之所以涂的用力,是她怀疑苏阳的伤是假的。

    做爹娘的哪舍得这么揍儿子啊?

    前两日虽然把苏阳吊在了树上,但毕竟没真的下手抽鞭子,而是交给她处置。

    银川公主自小在北漠皇宫长大,虽然北漠皇后的地位岿然不动,但既然是后宫,就免不了勾心斗角。

    哪怕就是看,听八卦也知道不少。

    这苦肉计是后宫内宅的常用手段了。

    银川公主看着苏阳的眼角,“有点破皮了。”

    下手轻了又轻,就跟羽毛拂过一般。

    苏阳都有点恍惚,“没事,这药膏是我姐特制的,用了不会留疤。”

    也正因为知道不会留疤,所以小厮们下手就更无所顾忌了。

    苏阳,“……。”

    银川公主想起苏阳说的他是家中独子,但没有地位的话——

    竟真的没什么地位。

    不过苏阳被打也活该,居然骗她!

    银川公主心下微恼,但见苏阳挨打后的脸,又于心不忍。

    不过很快银川公主就知道她是在瞎操心了。

    歇了不到半个时辰,苏阳就从要被人搀扶到要出去逛街了。

    “我没事了,”苏阳道。

    “不是要去逛街吗,我陪去。”

    银川公主望着他,“这样能出府吗?”

    苏阳摸着自己的脸道,“没事,街上的人也习惯了。”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摇头不去,苏阳拉起她便往外走。

    到了闹街,那些小摊贩都目瞪口呆了。

    东乡侯府二少爷前儿才成亲,这才过了两天啊,就又挨打了?

    最害怕的还是那些世家子弟了。

    对于苏阳挨打,他们是最愤怒的。

    没办法,十年前,南安王和靖国侯他们把儿子送去东乡侯府训练,还有九皇子和赵小少爷他们,足见东乡侯教育儿子方面让人信服。

    东乡侯隐姓埋名,重建飞虎军,谁人不敬佩?

    苏阳是他膝下唯一的亲生儿子,他都舍得往狠了揍了,其他世家老爷有什么舍不得打儿子的?

    不打不成材啊。

    不夸张的说,至少京都一半世家少爷挨打都是托了苏阳的福。

    本来以为苏阳成亲了,就不挨打了,他们也能少挨几句训斥和鸡毛掸子。

    谁想到刚成亲就揍成这样了。

    这不是给他们爹树立不好的榜样吗?!

    “们说东乡侯是不是三天不打儿子他手痒啊?”有世家少爷郁闷道。

    “要命的是我爹打我也打上瘾了,”另一世家少爷更郁闷。

    以前他爹揍他还心疼,偷偷的去窗外看他上药。

    挨了几顿打之后,连药都不让小厮给他上了。

    有和苏阳熟的,实在忍不住抗议道,“都成家了,能不能让爹不要揍了?”

    苏阳,“……。”

    银川公主,“……。”

    这话说的好像他喜欢挨揍似的。

    苏阳看着那世家子弟,那世家子弟扶额,“当我没说。”

    银川公主借口去别处逛,偷偷问小摊贩东乡侯府二少爷是不是经常挨揍。

    小摊贩笑道,“我在这里摆摊十年了,极少见到他脸不青的时候。”

    银川公主,“……。”

    丫鬟吓住了,“东乡侯也太凶残了吧?”

    连亲儿子都舍得这么打,对儿媳妇肯定更严格了。

    小摊贩笑道,“谈不上凶残,只是严格了些。”

    “严格点好,像我家儿子,他娘总护着他不让我教训。”

    “我偷偷打了一顿,听话多了。”

    “这儿子啊,该管教的时候,千万不能心疼他小不扛打,咱们做爹娘的还能没分寸把他打出个好歹来吗?”

    东乡侯府二少爷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打的鼻青脸肿的,不还活的好好的。

    他们打儿子可都没上过脸呢。

    这条闹街,苏阳熟的很,他身上没钱了,银川公主买的东西,通通赊账。

    但凡是个铺子,二话不说就给赊了,苏阳道,“这欠账三个月还。”

    “二少爷什么时候来销账都成,”掌柜的笑道。

    银川公主知道苏阳的钱都给了赵相,最后到她手里了。

    她现在富得流油,所以买起东西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但苏阳不让她付钱,宁肯赊账。

    银川公主望着他,“三个月后,就有钱了吗?”

    “嗯,”苏阳点头。

    不但有钱,应该还不少。

    远道去北漠给岳父大人请安,自然要顺道撸点羊毛回来了。

    此时此刻,远在北漠的北漠王正处理朝政,突然后背一阵发凉。

    他愣住了。

    伺候在一旁的公公忙道,“皇上怎么了?”

    “没事,”北漠王摇头。

    在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一堆东西,然后回府。

    第二天,银川公主再不肯逛街了。

    贵为公主,她实在没有赊账的习惯,再者,她也疲惫,没力气出门了。

    银川公主萎靡不振,焉了吧唧的,苏阳精神抖擞。

    想着又要出远门了,去和兄弟们道别。

    九皇子和赵端他们真没想到苏阳才回京就又要去北漠,还真有点舍不得。

    他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做什么都一起,苏阳不声不吭的逃婚几个月,他们虽然不担心他的安危,但少了个兄弟不在身边,日子都无聊了些。

    好不容易回来了,现在又要走了。

    皇上还不知道苏阳要和北漠公主回门的事,早朝后,他把东乡侯叫去御书房,问他,“北漠那么远,怎么让阳儿送银川公主回门?”

    东乡侯看着皇上道,“阳儿成亲了,就不能再和以前似的无所事事了。”

    “等他和银川公主从北漠回来,我就让他入朝为官。”

    苏阳是东乡侯唯一的亲生儿子,苏阳将来是要继承他手里的兵权,成为苏崇的左膀右臂。

    既然手握兵权,就得和北漠保持距离,否则就说不清了。

    往后银川公主再回北漠的机会渺茫,她一个女儿家远嫁来大齐,东乡侯和唐氏于心不忍。

    趁着还有机会,让她多尽些孝道,将来也不留遗憾。

    东乡侯考虑周全,皇上无话可说,“是该给他们这些小辈点正事做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