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阳可以说是皇上从小看着长大的了。

    虽然一直以来苏阳都过着不是在挨打就是在找打的日子,还把九皇子给带歪了。

    但苏阳从小就聪明,长大了更甚,论起谋略,便是混了官场几十年的左右相都未必玩的过他。

    皇上一点都不怀疑苏阳他们几个是栋梁之才。

    只是如今朝堂上有苏崇和谢景宸他们,倒也不急着苏阳他们早早入朝为官。

    有他们这些小辈在,定能保大齐五十年内江山稳固。

    苏阳送银川公主回门的事就这么定下了。

    银川公主要回北漠,苏锦就没法给她治脸上的晒伤了,她倒是可以调制药泥,但天气炎热,药泥保持不了多久。

    不得已,苏锦找了老卫太医的徒弟兼义子,如今也在太医院当值小卫太医,把药泥的调制办法教给他,让他跟随苏阳和银川公主去北漠。

    美白养颜的方子,价值连城。

    苏锦的吩咐,小卫太医就不敢不听了,何况还教他这么珍贵的方子。

    银川公主的脸非比寻常,小卫太医不敢掉以轻心,拿到药泥方子后,连夜调制出来,送给苏锦过目,确定没问题才放心。

    这一天,阳光灿烂的夺目,多在太阳底下站会儿,额头上就多了一层细密汗珠。

    用过早饭后,苏阳就和银川公主启程了。

    唐氏送他们到侯府大门前,东乡侯一大清早就去了军营,都没露面。

    作为要远行至少两三个月的儿子,苏阳一点都没从自家爹娘脸上看到离别的不舍。

    说好的儿行千里母担忧呢?

    嗯。

    唐氏也不是一点都不担忧的。

    只是她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儿子。

    “此番送银川公主回门,到了北漠,不可惹事生非,更要谨记自己的身份,”唐氏叮嘱道。

    苏阳点头,“娘,这我都知道。”

    “那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唐氏瞪他。

    “……。”

    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唐氏看向银川公主,不舍道,“千里迢迢从南临回来,也没能好好歇息,如果不是很着急回北漠的话,就别急着赶路,就当是游山玩水了。”

    “阳儿要是欺负你,你回来告诉我,我绝饶不了他。”

    苏阳抗议,“我能欺负她吗?”

    “难不成她还能欺负你?”唐氏道。

    “……。”

    别的不说,银川公主那张被晒黑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苏阳无话可说。

    一股淡淡的委屈从心底弥漫开。

    作为东乡侯府唯一嫡亲的少爷,他自然继承了东乡侯府最优良的传统——

    宠媳妇。

    他能欺负媳妇吗?

    媳妇要欺负他,他还得往跟前凑啊。

    叮嘱了几句,唐氏就让他们启程了。

    九皇子、沈星他们闲来无事,送苏阳他们出城。

    当然了,送行是顺带的,九皇子为了娶沈悦豁出脸去和太子往来,只是效果不是一般的差啊。

    他带着礼物去拜访太子,太子没说什么,可太子宫里的人怀疑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九皇子心累的很啊。

    自打遇到苏阳后,九皇子就成一个不大受宠的皇子变成了一个不大回宫的皇子。

    因为住在东乡侯府,和苏阳同吃同住同学习的份上,皇上对九皇子也多了几分关注。

    水涨船高,九皇子这么多年还真没巴结过什么人。

    当然了,巴结他的也少,高攀不上。

    不年不节,没点喜庆事,特意拎着礼物去拜访太子这样献殷勤的事,九皇子太生疏了,是浑身不自在。

    沈星和赵端也帮不上他什么忙,九皇子就想问问苏阳有什么好办法。

    苏阳看着他道,“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给别人送礼了?”

    九皇子,“……。”

    这方面经验,苏阳比九皇子还欠缺。

    别的忙,苏阳能帮。

    这个忙,他是爱莫能助啊。

    “送礼我不擅长,”苏阳道。

    “但与人相交,贵在真诚。”

    “剩下的就靠你自己领悟了。”

    九皇子嘴角狠狠一抽。

    这说了等于没说啊。

    他一个无心争夺皇位的皇子,太子为什么要忌惮他呢。

    安安静静的娶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呢。

    想到沈悦还没有哄好,荷包掉茅坑这个坎还没有迈过去,九皇子就更心累了。

    送到城门口,目送苏阳一行人走远。

    如唐氏说的那般,苏阳一点都不着急赶去北漠,他这不是送上门被岳父打压吗?

    当年死活不肯娶银川公主,不惜拿蜜蜂蜇伤银川公主和北漠大皇子,如今的北漠太子,未来的北漠王。

    这口气,人家肯定还攒着呢。

    不过他不怕就是了。

    只是银川公主归心似箭,大齐风景再美,那也没有北漠皇宫好。

    她急着赶路,苏阳只好陪着了。

    大半个月后,苏阳他们到了边关,就得知南临内乱的消息。

    不过这场内乱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一来平王谋逆准备不够充分。

    二来苏阳早早识破了平王府的阴谋,赵诩派人密切监视平王府。

    平王的一举一动都在赵诩眼皮子底下。

    等平王察觉的时候已经迟了。

    这场内乱从捅出来到平王入狱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一半的朝臣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内乱就已经平息了个七七八八了。

    看着南临的方向,苏阳觉得赵诩太不够厚道了。

    他那么信任他,还帮他那么大一忙,他居然骗他!

    马车穿过大齐城门,踏入北漠地界,银川公主想见到父皇母后的心更迫切了。

    而此时,北漠皇宫内,北漠王已经得知东乡侯让苏阳送银川公主回门的事了。

    这事有些出乎北漠王的意料。

    女儿不想嫁人,不惜逃婚,北漠皇后没少埋怨他。

    就算东乡侯的儿子再好,也没有把女儿硬塞给人家的道理。

    搭上那么多钱粮,人家还逃婚不肯娶,即便最后娶了,能对他们女儿好吗?

    一番话说得北漠王也有了些悔意。

    这边刚反省觉得自己做错了,就收到荆山公主的来信。

    北漠王想把苏阳吊起来打一顿的心都有了。

    一直就知道东乡侯的儿子欠揍,没想到会这么欠揍。

    他一折腾,他堂堂北漠王的脸皮都掉了一半。

    只是苏阳远在大齐,北漠王想教训他一顿都办不到,鞭长莫及。

    没想到——

    人家送上门了!

    北漠王收到消息的时候,正有大臣在同他商议事,连连恭喜。

    北漠王确实心情不错,他道,“帮朕想几个难题,好好刁难下东乡侯的儿子。”

    大臣,“……。”

    这是圣旨。

    大臣们不得不领命。

    从御书房出来,几位大臣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哭笑不得。

    这差事不好办啊。

    驸马爷远道而来,他们太落驸马爷的面子不好看。

    可不让驸马爷吃瘪,又没法和皇上交待。

    这分寸不好拿捏啊。

    “各种难度的难题都准备着,到时候见机行事,”有大臣道。

    “只能这样了。”

    从北漠边关到北漠都城,走了整整十天。

    这十天,北漠大臣准备了一本书的难题。

    北漠皇后得知女儿回来,高兴的准备了洗尘宴。

    回来的一路,银川公主每天都服药泥,再待在马车里,极少晒太阳,脸已经恢复一般了。

    可就是这样,北漠皇后还狠狠的瞪了苏阳一眼。

    把她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晒成这样,这要不是她的女婿,北漠皇后早叫人拖下去晒个三天三夜了。

    银川公主都没敢说她的脸已经好多了,不然自家母后更生气。

    洗尘宴,热闹非凡。

    酒过三巡后,北漠大臣便把精心准备的难题给苏阳端了出来。

    先出了一个难度中等的题。

    嗯。

    整个宴会,苏阳也只给了北漠出这一道题的机会。

    北漠大臣问的题,苏阳轻松应对。

    然后——

    他礼尚往来,给北漠大臣出了个题。

    北漠大臣,“……。”

    一个难题直接把北漠大臣给出懵了。

    可怜北漠王还想给女婿一个下马威,结果落人手里了。

    那些个奉命出题的北漠大臣差点仕途不保。

    苏阳出的题那不是一般的难。

    北漠大臣们交头接耳,议论了半天也没议论出来。

    “还望驸马爷不吝赐教,”北漠大臣不耻下问。

    “这题有点难,我爹出的,我想了三天才想出来,”苏阳笑道。

    “给诸位大人三天时间,肯定能想出答案来。”

    想知道答案?

    哪可能这么轻易就告诉他们?

    这题解了,只怕又接着给他出难题了。

    他倒不怕解题,只是刚来就给他下马威,他肯定不答应啊。

    北漠王狠狠的瞪了那几位想题的大臣。

    都说了是出难题,结果出的题还没人家的难!

    这不是送上门给人立下马威吗?!

    北漠王气的脑壳疼。

    知道北漠王的心思,不少世家子弟本着在皇上跟前漏脸的想法,起身向苏阳挑战。

    从拳脚比划到琴棋书画,再到诗词歌赋……

    被虐的是前所未有的惨。

    北漠王觉得最后一点脸也被丢了个干净。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把脸都给捡了起来,“不愧是朕看中的女婿,果然是不错。”

    “皇上圣明!”

    北漠大臣的恭维声把北漠王捡起来的脸贴的整整齐齐。

    翁婿斗第一回合——

    北漠王惨败。

    看着苏阳意气风发的得意模样,北漠王觉得这小子是真欠揍。

    北漠皇后就不想这么多了。

    她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多俊逸优秀的女婿啊。

    北漠皇后本来还舍不得女儿远嫁,觉得应该在北漠给她挑个驸马,现在经过笔试,没一个比的上苏阳的,北漠皇后的不舍就消失了大半了。

    虽然嫁去大齐京都是太远了些,可东乡侯能让她女儿出嫁便回门,这份心意就很难得了。

    尤其苏阳和银川公主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互许终身,不怕他们两没感情。

    再者北漠和大齐交好,只要不打仗,大齐绝对不会委屈了银川公主。

    洗尘宴上,苏阳出尽风头后,宴会就中规中矩了。

    没人再敢挑衅苏阳,反倒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反省为什么要挑衅人家,自取其辱。

    宴会散后,银川公主陪北漠皇后,苏阳则被北漠太子叫去御花园赏花。

    两个大男人对花草不感兴趣,在凉亭说话。

    北漠太子看苏阳不顺眼,叫宫人端了棋盘来在凉亭下棋。

    苏阳的棋艺那是真不错,仅次于武功了。

    北漠太子被杀的丢盔弃甲,惨不忍睹。

    宫人在一旁嘴角都抽抽。

    没见过做妹夫的这么不给大舅子脸面的。

    可怜他们太子爷,一点没尝到做大舅子的风光,反倒被妹夫欺压。

    赵诩就不说了,揍了北漠太子两回。

    苏阳更狠,用蜜蜂蜇伤北漠太子。

    北漠太子手执白玉棋子。

    突然——

    啪嗒一声。

    棋子掉在了棋盘上。

    苏阳望着北漠太子。

    北漠太子脸不红气不喘道,“手抖。”

    “蜜蜂蜇出来的后遗症。”

    苏阳,“……。”

    敲打来的猝不及防啊。

    苏阳轻咳一声,“当年不懂事,还望太子见谅。”

    “不过蜜蜂蜇出来的手抖好治。”

    “赶明儿我去找一窝蜜蜂,再蜇一回,以毒攻毒,保管没事。”

    苏阳面带微笑,一脸真诚。

    北漠太子,“……。”

    这小子真是欠揍。

    看来只用能大齐的方子治他了。

    嗯。

    北漠太子让银川公主给苏阳做鞋。

    大齐拂云郡主都能让苏崇丢面子。

    他的皇妹绝对不会比拂云郡主差。

    这个自信,北漠太子还是有的。

    苏阳,“……。”

    这也太狠了点儿吧?

    完没给他留一点接招的余地。

    银川公主出嫁前一直住在北漠皇宫,寝宫内还和她逃婚前一模一样。

    只是已经出嫁的她,再不能住在自己的寝宫里了。

    她和苏阳在行宫下榻。

    就在两人住进行宫的时候,苏阳在洗尘宴上出的难题已经传出宫了。

    茶楼酒肆,议论纷纷。

    甚至有人悬赏。

    谁能解出难题,赏金百两。

    这么高的赏金,绞尽脑汁也要想出来啊。

    只是题太难,毫无头绪。

    苏阳三天想出答案的,北漠要挽回面子,就得再三天之内给出答案来。

    随着时间推移,赏金从一百两黄金变成二百两、三百两……

    苏阳逛街饿了,身上又没钱。

    便默默的把这笔钱挣了。

    嗯。

    岳父大人和大舅子三天没找他,坑钱都找不到机会。

    三千两好歹能应个急。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