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接风宴上出的题,难住了北漠大臣,灭了北漠王给他下马威的念头。

    现在这难题又给苏阳挣了三千两银子,不要太爽。

    三千两到手后,苏阳叫了一桌子好酒好菜,犒赏自己的五脏庙。

    他当众解题,出尽风头。

    再加上他容貌俊逸绝伦,举手投足,贵气逼人。

    不少人都在猜他是哪家少爷,起了结交之心。

    苏阳爱热闹,一个人吃饭实在没意思,一桌子珍馐美馔,也吃不出三分滋味儿来。

    有人来找他,那正好陪他一块儿吃饭。

    苏阳为人豪爽,行事不拘小节,谈吐又风趣幽默,和几位男子相谈甚欢。

    一边吃,一边聊天。

    苏阳没说自己是大齐人,他们就拿苏阳当北漠人看待了。

    酒桌上,觥筹交错,吟诗作对,谈天论地。

    苏阳的文采那是无话可说。

    一旁坐着的男子不小心把酒杯碰下了桌。

    苏阳眼疾手快,直接把酒杯抓住了,倒出来的酒还装进了酒杯里。

    小小的露了一手,把几位男子都给惊呆了。

    “苏兄文采已叫我等折服了,没想到竟是文武才,”男子叹服道。

    “能结交苏兄这样的朋友,实在是三生有幸,不知府上是?”

    苏阳笑道,“我家离京都有点远,不值一提。”

    几位男子便没再问。

    不过他们一致觉得苏阳前途无量。

    苏阳也没问他们府上,前几日洗尘宴,苏阳见到了不少世家子弟,他们不认得苏阳,说明他们没参加洗尘宴。

    三品官可携家眷进宫赴宴,一个可以说是有事耽搁参加不了,但三个都没能进宫,可能性太小了些。

    这说明他们爹或者祖父还不到三品。

    苏阳结识他们并不看重身份,就苏阳的身份,不论是大齐、南临还是北漠,那都是一等一的尊贵。

    要苏阳结交人还看身份,那他真没朋友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

    一坛酒喝完,就是知己了。

    他们三个要去游湖,约苏阳一起去。

    苏阳欣然答应了。

    反正他也无聊的很,正愁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呢。

    结果苏阳第二天去游湖了,北漠王宣他进宫找不到人。

    苏阳出的难题,北漠大臣不惜悬赏让人解答,拿到答案后,第一时间送进宫给皇上过目啊。

    万一叫人捷足先登了,那三千两岂不是打水漂了?

    只是答案送进宫时,天色不早了,北漠王便没宣苏阳进宫。

    第二天,上完早朝,北漠王又忙着处理朝政,等想起这事,银川公主已经进宫陪北漠皇后赏花了。

    银川公主不在,苏阳肯定不会待在行宫里陪行宫啊。

    和新结交的朋友去游湖泛舟了。

    宫人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苏阳,但知道苏阳出门,有两暗卫尾随其后,不会有性命之忧,就回宫复命了。

    宫人禀告的时候,北漠王脸色奇臭无比。

    他一点都不担心苏阳的安危。

    连他这个北漠王都拿他没辙,旁人能奈何得了他吗?

    能奈何得了,就不是东乡侯的儿子了。

    找不到苏阳,北漠王就不找了,让人把解题的人宣进宫。

    朝中那么多大臣都解不出来的题,竟然被一个年轻男子给解出来了。

    这样的人才,怎么能不重用?

    大臣回府后,就让管事的去找解题之人,务必尽快找到。

    第二天,找人的小厮还没上街,苏阳就陪银川公主进宫了。

    银川公主知道这次回门对她意味着什么,她可能好几年都不一定能回来一趟了。

    她不会在北漠久待,她要把这珍贵的时间都用来陪父皇母后,尽一番孝心。

    虽然北漠皇后并不想要,甚至有点害怕。

    嗯。

    在后宫里,尽心意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亲手做糕点煲汤了。

    北漠太子让银川公主给苏阳做鞋后,银川公主回行宫后就让丫鬟拿了针线来。

    看着她拿针,苏阳都心肝儿胆颤啊。

    他怕重蹈自家大哥的覆辙。

    他不缺鞋穿啊。

    只是明着让银川公主不做鞋,这不是摆明了是嫌弃她针线活太差吗?

    苏阳是聪明人,知道与其说出来挨挨瞪眼,不如找点别的事给银川公主做,转移她的注意力。

    “往后给我做鞋的机会多着呢,难得回北漠一趟,你还是给岳父大人他们多做些糕点吧,”苏阳一脸的“贤婿”模样。

    他姐姐做的糕点,威力之大,他现在都还记忆深刻。

    大嫂拂云郡主做的糕点,大哥拉肚子拉了一天。

    苏阳不信连包扎伤口都不会的拂云郡主会做糕点。

    大舅子的刁难,必定会遭到妹夫的报复。

    和苏阳猜测的一样,北漠王和北漠皇后他们吃了,成功吃坏了肚子。

    不过苏阳给北漠太子挖的坑,自己也没能幸免。

    银川公主带了些回来给他吃。

    当然了,明知道糕点不能吃,银川公主是让丫鬟扔掉的,但是北漠太子觉得自家皇妹第一次做糕点,理应让妹夫尝一尝。

    银川公主能怎么办呢?

    坑了自家父皇、母后还有大哥了,不能偏心自己的相公啊。

    尤其这做糕点表孝心的主意还是苏阳出的。

    他一定憋着坏心。

    苏阳硬着头皮吃了两块。

    不过他吃了一点事没有。

    可怜太医都在行宫外等着,迟迟不见苏阳往茅厕跑,银川公主都怀疑了,“你不肚子疼吗?”

    “在吃糕点之前,我服了解毒丸,还吃了止泻药,”苏阳道。

    “……!!!”

    银川公主气大了。

    苏阳就那么看着她,看的银川公主自己个就把怒气给憋回了肚子里。

    明知道糕点会吃坏肚子还端给苏阳,这是谋杀亲夫啊。

    苏阳是让她给北漠王他们做糕点表孝心,可没有让她把糕点做的跟泻药一样啊。

    这事,她不占理,有气也只能憋着。

    翁婿斗第二回来,苏阳再一次完胜。

    和银川公主进宫后,苏阳和她一起去了御花园。

    北漠王和北漠皇后在那里赏花。

    苏阳和银川公主上前给他们请安。

    两个才拉过肚子的人看苏阳这个女婿那是牙根都痒痒啊。

    偏偏人家还是好心,是他们女儿做的不够好,坑了他们。

    深呼吸,北漠王把怒气压下。

    在御花园待了没一会儿,就有一大臣求见。

    北漠王让那大臣过来。

    嗯。

    大臣说的正是解题一事。

    答案想出来了,得和苏阳对一对,才能知道对错啊。

    苏阳夸了那大臣几句,大臣连忙谦虚,“这答案不是臣想出来的,是个年轻公子。”

    北漠王知道这事,道,“把他宣进宫,朕见一见他。”

    大臣领命,退下。

    这些话是说给苏阳听的。

    能把苏阳刁难三天的题,那年轻男子没一会儿就解答出来了,足见不一般了。

    北漠王还指着人家来帮他把面子从女婿手里夺回来呢。

    苏阳什么都没说。

    自己出的题,然后自己解,从中赚了三千两,他怕说出来,北漠王想揍他。

    揍他就算了,怕的是要他把钱交出来啊。

    他不会说,钱已经花光了。

    苏阳,“……。”

    他是打定主意从北漠王或者北漠太子手里坑点钱花花的。

    现在好不容易进宫了,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苏阳要给谁挖坑,能逃掉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北漠王很轻松的就掉苏阳给他挖的坑里了。

    苏阳激怒北漠王,气的北漠王撂话,在离京之前,不让苏阳进宫了。

    苏阳摸着鼻子看着北漠王道,“三天之内,我肯定会进宫。”

    银川公主看着苏阳道,“父皇不让你进宫,你怎么进宫?”

    “我肯定能进来,”苏阳道。

    “不可能!”银川公主道。

    不止银川公主不信,北漠王自己也不信啊。

    苏阳要的就是他不信,然后道,“岳父大人不信,不如小婿打个赌?”

    稳赢的事,北漠王当然不会不接,他倒要看看东乡侯的儿子凭什么在他这个北漠王的地盘上这么自信。

    “赌什么?”北漠王问道。

    “我进宫了,岳父大人赏小婿一万两,”苏阳道。

    “如果你输了呢?”北漠太子笑道。

    “那我就陪银川在北漠待半年。”

    这个赌注太诱人了。

    北漠王还没开口,北漠皇后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北漠太子心生怀疑道,“偷偷溜进宫的不算数。”

    “这么丢面子的事,我肯定不会做,”苏阳道。

    “赢要赢的坦荡。”

    苏阳都这么说了,北漠皇后也答应了,这赌约就算立下了。

    陪北漠王和北漠皇后用了午膳后,苏阳就和银川公主回行宫了。

    两天后,苏阳才在闹街上露面。

    不到半个时辰,就被找他的小厮给找到了。

    为了找苏阳,这两天,小厮脚上的鞋都磨破了好几双了。

    可算是把人给找到了,再找不到,他们老爷都快要疯了。

    小厮匆匆忙把苏阳请回府。

    苏阳还真去了,进书房见那北漠大臣的时候,北漠大臣在喝茶。

    看到苏阳,北漠大臣一口茶直接呛了喉咙。

    苏阳不忍心道,“喝慢点儿。”

    这不是喝慢点儿的事啊。

    驸马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了啊。

    那大臣顾不得咳嗽,把茶盏放下,过来给苏阳请安。

    给苏阳带路的小厮都懵了。

    刚刚来的一路,小厮还叮嘱苏阳机灵点儿,要是被他们老爷看上了,他们家老爷会提拔他,以后就平步青云了。

    结果——

    他们老爷看到人家都得毕恭毕敬,诚惶诚恐。

    那大臣想问苏阳来找他何事,话到嘴边,想起小厮说的,答题的人找到了。

    大臣望着苏阳,嘴角抽搐道,“那题……不会是驸马爷解的吧?”

    “是我,”苏阳爽快道。

    “……。”

    回答的干脆利落。

    大臣懵了。

    自己出的题自己解,这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大臣想的比较多,苏阳是看在赏金的面子上解的,可大臣没往这上面想。

    堂堂东乡侯府二少爷,大齐公主的亲弟弟,北漠的驸马爷,南临皇帝的连襟,怎么可能会把区区三千两放在眼里呢?

    肯定有更高大上的解题理由啊。

    一定是怕北漠三天之内解不出题,到时候难堪,所以暗中把题解了,保住北漠的颜面。

    只是驸马爷一番苦心,他们谁都不知道,皇上还当他是个人才,动了委以重任的心。

    大齐东乡侯的儿子,皇上贴钱粮也要的驸马爷,能不是个人才吗?

    苏阳不想在大臣府邸多待,他道,“不是要领我进宫吗?”

    大臣讪笑,“驸马爷说笑了,您要进宫,哪用得着下官带路?”

    “不用,那我走了。”

    说着,苏阳转身便走。

    大臣又懵了。

    那日在御花园,皇上让他找解题之人就是说给驸马爷听的。

    驸马爷当时什么都没说,明知道找到是让他进宫,还跟着小厮来了。

    大臣觉得有必要领驸马爷进宫一趟。

    皇上让他找人,不论是谁,他都该领进宫完成圣命啊。

    他直接告诉皇上题是驸马爷解的,皇上丢了面子,气头上还不砍了他脑袋?

    有驸马爷在,好歹还能帮着求个情。

    嗯。

    北漠王和苏阳打赌的事,没人知道。

    做岳父的不让女婿进宫,传出去丢人。

    万一还为进宫的事赌输了,就更丢人了。

    只要守住城门,不让苏阳进,就稳赢不输了。

    大臣坐软轿进宫,苏阳让他骑马,他坐软轿。

    半道上,借口掉了东西在大臣府邸,让他回去取,他先行进宫。

    大臣的轿子,守宫侍卫熟的很,不用检查,直接就放行了。

    苏阳前脚进宫,后脚大臣就骑马过来了。

    侍卫,“……。”

    “李大人骑马,那刚刚那顶轿子里坐的是谁?!”侍卫惶恐道。

    侍卫要转身拦软轿。

    李大人连忙道,“是驸马爷。”

    侍卫心咯噔一下跳了,“哪位驸马?”

    “是银川公主的驸马,”李大人道。

    “……。”

    完了。

    驸马爷进宫了。

    没有偷溜进宫,坐着软轿正大光明的进宫的。

    李大人见侍卫脸色不是很好,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驸马爷进宫了,”侍卫扶额。

    “李大人自求多福吧。”

    李大人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

    驸马爷进宫了,他为什么要自求多福。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

    李大人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苏阳去他府上不大对劲,赶紧追上软轿。

    彼时苏阳已经从软轿内出来了。

    作为一个习惯了骑马的人,真心不喜欢坐软轿。

    要不是为了那一万两,他才不会这么委屈自己呢。

    挣点钱真不容易,一定要省着点花。

    李大人翻身下马。

    苏阳拍他肩膀道,“谢了。”

    李大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侍卫会说那话,驸马爷又为什么要和他道谢?

    然而他还没有问,苏阳已经抬脚往御书房方向走了。

    他进宫了,那赌约他就赢了。

    他得去御书房拿赌注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