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从吏部尚书府离开后,苏阳就去了闹街。

    周大少爷他们还在酒楼处,并未离开。

    小厮站在窗户处,看到苏阳骑马,忙道,“驸马爷过来了。”

    三人涌向窗户,就看到苏阳骑马过市,丰神俊朗,器宇不凡。

    郑大少爷把周大少爷和孙大少爷往后拉,然后纵身一跃,从窗户跳了下去。

    周大少爷和孙大少爷也先后跳了下来。

    他们都好奇苏阳此行去说服吏部尚书的结果啊。

    事关他们亲爹的前程,不能不上心。

    要是真能把吏部尚书拉到他们阵营来,无疑是给他们爹吃了颗定心丸,看他们也能和颜悦色三分。

    周大少爷上前,苏阳从怀里摸出来一块玉佩扔向他。

    周大少爷随手一接,道,“苏兄给我玉佩做什么?”

    “这是你和吏部尚书府李家三姑娘的定亲玉佩,”苏阳笑道。

    “恭喜了。”

    周大少爷懵了。

    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直接把他砸晕了。

    他……定亲了?

    他一个小小京兆尹之子和吏部尚书的嫡女定亲了?

    “苏兄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周大少爷不敢置信道。

    苏阳一脸“我能开你的玩笑,我能开人家李三姑娘的玩笑吗”的神情。

    周大少爷这才敢相信这不是开玩笑。

    郑大少爷和孙大少爷两人羡慕妒忌了。

    “吏部尚书怎么就看上周兄你了?”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苏阳翻身下马,一盆冷水朝他们三泼过来,“吏部尚书对你们三都没什么印象。”

    “之所以选了周兄,是看上他爹了。”

    周大少爷,“……。”

    郑大少爷,“……。”

    孙大少爷,“……。”

    “我们两是被自家爹拖后腿了?”郑大少爷望着孙大少爷,嗓音飘的厉害。

    “……。”

    苏阳拍着他们两的肩膀道,“好了,你们也不用太羡慕。”

    “等这桩差事了了,皇上必定会重用你们两的爹,到时候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指不定到时候娶的弟妹比李三姑娘身份还要高。”

    苏阳说的不是匡人的话。

    瞬间,郑大少爷和孙大少爷就不羡慕周大少爷了。

    两人同周大少爷道贺,周大少爷还挺不好意思。

    吏部尚书对他都没什么印象,居然苏兄去提亲,他就答应了,总觉得太草率了些。

    嗯。

    确实草率了些,至少吏部尚书夫人知道后,火急火燎的去找吏部尚书抗议了。

    她不知道周大少爷为人如何,只论身份,他仅仅只是一个京兆尹之子啊。

    就算是驸马爷提亲,不能不给面子,也不能就这么随意的把女儿许出去吧?!

    她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她绝不同意!

    吏部尚书夫人急红了眼,吏部尚书望着她道,“我的女儿,我能不疼吗?”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驸马爷是大齐东乡侯的儿子,周大少爷能和他交好,必定有过人之处。”

    “皇上把户部尚书侄儿杀人一案交给驸马爷去查,是刁难他,也是想借驸马爷的手将户部尚书一党连根拔起。”

    “周大人如今只是个小小京兆尹,可他背靠驸马爷,前程不可限量。”

    吏部尚书夫人望着吏部尚书道,“能扳倒户部尚书吗?”

    “我看驸马爷那架势,不像是闹着玩的,”吏部尚书道。

    吏部尚书夫人擦掉眼泪道,“我不管,女儿是我捧在手心里疼大的,你这么草率的就把她亲事定下了。”

    “我让你反悔,也不大可能了,但你要保证女儿过的好,不然我跟你急。”

    吏部尚书连连点头。

    吏部尚书夫人瞪了他一眼,迈步走了。

    屋外,李三姑娘正好在,听到脚步声往外,赶紧带着丫鬟走了。

    她和周大少爷的亲事是在大门口定下的,丫鬟婆子都听见了。

    那定亲玉佩是苏阳准备的,一块给了吏部尚书,一块带走了。

    丫鬟们都觉得京兆尹的儿子配不上她们家三姑娘,急急忙去禀告李三姑娘知道。

    李三姑娘一路小跑着到了书房,正好见自家娘进去,便和丫鬟躲在屋外偷听。

    吏部尚书一席话说服了自己的夫人,也说服了自己的女儿。

    怕被娘问起,李三姑娘这才跑的。

    周大少爷定亲大喜,急着回府把这个好消息禀告周老爷和周夫人知道。

    周大少爷说这事的时候,周老爷正在喝茶。

    闻言,是直接被茶水呛了喉咙,咳嗽不止。

    “你说什么?”

    “驸马爷给你定亲了?”周老爷一边咳嗽一边问。

    周夫人比周老爷更急。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岔了,问丫鬟道,“我记得吏部尚书府嫡出的姑娘是四姑娘还是三姑娘?”

    “奴婢记着好像是三姑娘,”丫鬟谨慎道。

    虽然大少爷很好,可娶吏部尚书府嫡姑娘好像不大可能啊。

    周夫人望着周大少爷,“是娶吏部尚书府嫡女?”

    周夫人问的有点虚。

    她总觉得可能是弄错了,是以没有那么惊喜。

    娶吏部尚书的庶女也算是吏部尚书的女婿了,但庶女的教养远比不上嫡女。

    如果可以,周夫人宁肯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嫡女,而非高门大户的庶女。

    周老爷笑道,“驸马爷出面保的媒,怎么可能是庶女?”

    要是庶女,他儿子也不至于这么高兴。

    这回周夫人是真欣喜了,“我们周家这回是真走了鸿运了。”

    周大少爷则道,“这鸿运是我挨打换回来的。”

    明显是在抱怨周老爷打他的事。

    周老爷瞪了他一眼,“没学到驸马爷的本事,倒跟着驸马爷学会了找揍!”

    周大少爷,“……。”

    四下丫鬟们是想笑不能笑,快要憋疯了。

    京兆尹府大少爷和吏部尚书府嫡女定亲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京都。

    不少人对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持怀疑态度。

    但因为牵线的是苏阳这个驸马爷,再加上周大少爷他们几个经常跟着他混,添了几分可信度。

    京兆尹官职不高,可驸马爷身份尊贵啊。

    大齐东乡侯的儿子的好兄弟配吏部尚书的女儿还是可以的。

    再加上有人问郑大少爷他们,他们道,“这事是真的。”

    很快,这事就传进宫了。

    北漠王,“……。”

    北漠太子,“……。”

    北漠王抬手扶额。

    那是一股压制不住想揍女婿的冲动啊。

    让他去查户部尚书侄儿一案,他倒好,两手一推,把案子推了出去,自己却干起了牵线拉媒的事。

    清闲成这样,真叫人恨不得打的他半个月都下不来床才好。

    等等!

    “是谁和京兆尹的儿子定亲的?”北漠王问道。

    “是吏部尚书府三姑娘,”宫人回道。

    北漠王忽又笑了。

    不愧是东乡侯的儿子。

    真是只狐狸。

    周老爷得知儿子定亲后,就让周夫人备了厚礼,亲自到行宫道谢。

    苏阳便把从吏部尚书那里得到消息告诉周老爷。

    让他往户部尚书是北漠郕王旧臣上头查。

    这事还真出乎京兆尹的意料,当年北漠郕王是打着救北漠王的旗号向南梁借兵的。

    即便知道他野心勃勃,但声名在外,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直到后来才揭穿郕王的阴谋,而那时候他手下的旧臣大多逃的逃,躲的躲,并没有像其他逆臣那般失败而牵扯甚广,血流成河。

    “要驸马爷的猜测是对的,有了方向可查,扳倒户部尚书指日可待,”京兆尹道。

    京兆尹走后,苏阳不大放心。

    既然吏部尚书选择和京兆尹府上联姻,说明他很确定户部尚书就是郕王遗臣。

    一旦打草惊蛇,户部尚书必定会痛下杀手。

    京兆尹府苏阳去过,那守卫……

    灭周家满门轻而易举。

    不放心,苏阳去找北漠太子,让他暗中派人护着点几个兄弟家。

    北漠太子倒不反对,京兆尹几个要真能解了自家父皇的心头之患,重用是迟早的事。

    让他们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

    派人去不过三天,北漠太子就知道苏阳的安排有多周到了。

    夜黑风高,刺客闯入了京兆尹府上。

    若不是早有安排,后果不堪设想。

    一地的尸体,血流遍地,吓的周夫人脸色刷白,周老爷也后背湿透。

    那些刺客用的刀剑上都有记号,直指户部尚书。

    嗯。

    户部尚书得知这事后,第一时间进宫向北漠王叫冤。

    皇上把他侄儿一案交给了驸马爷,驸马爷托付京兆尹他们查这个案子。

    他一直盼着这案子能早日查清,还他侄儿一个清白。

    如今却有人趁机落井下石,杀人嫁祸,请皇上务必还他一个公道。

    人是谁派去的,北漠王心知肚明。

    但不得不说户部尚书够聪明,可惜他碰到的对手是东乡侯的儿子。

    北漠王摆手道,“朕相信你是冤枉的。”

    “但现在证据都指向你,驸马急于回大齐,要公事公办,朕也不能太偏袒你。”

    “现暂停你户部尚书一职,禁足府中,直到这案件查清为止。”

    户部尚书脸色一白。

    他没想到北漠王会禁足他。

    一旦被禁足,他怎么和朝中其他大臣联系?

    可北漠王都发话了,由不得他不听。

    户部尚书将官帽摘下,然后告退。

    户部尚书前脚回府,后脚尚书府就被团团包围了。

    没有驸马爷允许,在案子查清之前,户部尚书府只许进不许出。

    这一禁足,就是七天。

    这七天,苏阳的日子过的很轻松。

    他并不着急回大齐。

    急的是户部尚书一党,没人能进户部尚书府,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朝中向着户部尚书的人有些动摇了。

    再加上吏部尚书和京兆尹结亲,剩下郑大少爷和孙大少爷就成了香饽饽了。

    不到七天,两人的亲事就定下了。

    郑大少爷,“……。”

    孙大少爷,“……。”

    他们从来没想过,亲事会定的这么快。

    他们能说自己未婚妻长什么模样都没印象吗?

    而且最奇葩的是,两人未婚妻还是闺中好友。

    郑大少爷想知道自己未婚妻长什么模样,想趁着她出门的时候结识下。

    正巧他未婚妻去檀香寺上香,还约了孙大少爷的未婚妻一起去。

    多好的机会啊,郑大少爷便拉着孙大少爷陪他一块儿去。

    嗯。

    两人兴致勃勃的赶去见自己的未婚妻。

    结果——

    把未婚妻认错了。

    你和我的未婚妻相谈甚欢。

    我和你的未婚妻情投意合了。

    郑大少爷,“……。”

    孙大少爷,“……。”

    可怜他们高高兴兴的介绍兄弟给未婚妻认识,结果发现弄错了。

    那场面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实在不知道怎么办的他们,愁眉苦脸的找到苏阳跟前。

    苏阳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这回是真佩服他们了。

    苏阳笑的腮帮子都疼。

    周大少爷更是直揉肚子。

    郑大少爷苦了张脸道,“苏兄、周兄,你们能不能待会儿再笑,倒是快帮我们想想办法啊。”

    “还能想什么办法?只能把亲事换了啊,”苏阳道。

    嗯。

    这其实也是他们两的想法。

    只是他们两个谁也不敢回去和自家爹娘提,怕又打废掉一鸡毛掸子。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事传出去丢人啊。

    “是不丢脸重要还是娶到意中人更重要?”苏阳问道。

    “就没有两其美的办法吗?”孙大少爷嗓音飘忽道。

    苏阳笑道,“两其美的办法我没有,两其烂的我有不少,你们要吗?”

    郑大少爷,“……。”

    孙大少爷,“……。”

    两人互望一眼,硬着头皮道,“丢脸就丢脸吧。”

    然后——

    他们两就沦为北漠最大的笑柄了。

    苏阳设宴把郑老爷、孙老爷以及他们的亲家都请到酒楼,把檀香寺的事和他们一说。

    苏阳坐着,郑大少爷和孙大少爷两站着,那是恨不得钻地缝啊。

    郑老爷只恨手边没鸡毛掸子,不然非得打的儿子上蹿下跳不可。

    去偷看未婚妻已经是出格了,他还把未婚妻认错?!

    他怎么不直接把他们活活气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想到这事传开,会笑掉多少人大牙,郑老爷就恨不得把儿子打死算了。

    可事情都发生了,再生气也没用了,只能将错就错,各自退亲,然后再定亲。

    再然后——

    回家打儿子。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