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次郑大少爷他们挨的打比上回还要严重。

    毕竟上回郑老爷他们是为了把儿子揽回来的烫手山芋扔出去,打儿子一来是出气,二来是做做样子。

    这回丢脸丢大了,连未婚妻都能弄错,不好好长长记性,将来能成什么事?

    这一回,苏阳没去探望他们。

    因为他自己也自顾不暇了。

    北漠王把户部尚书侄儿一案交给他办。

    现在除了把户部尚书禁足家中,外加围了个水泄不通外,案件没一点进展。

    没进展就算了,他还把自己新结交的几个好友终身大事给解决了。

    把岳父的吩咐抛到九霄云外,认识才几天的兄弟就肝脑涂地。

    这要不是看在自家女儿的面子上,北漠王绝对要把苏阳这个逆婿打个半死才能消气。

    北漠王训斥了一通,苏阳一句话,直接把他的怒气挑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小婿这不是怕案子早查清了,带银川回大齐,岳父大人舍不得吗?”苏阳道。

    北漠王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北漠太子在一旁赶紧劝他消气,“父皇,妹夫这么说,看来是胸有成竹了。”

    北漠王看着苏阳,“限你半个月之内把这案子破了!”

    “十日吧,”苏阳道。

    “……!!!”

    这下,连北漠太子都想揍苏阳了。

    真心没见过这么欠揍的人。

    数落他自负吧,又担心最后打脸。

    苏阳办事的能力他们了解不多,可苏阳是东乡侯的儿子啊。

    虎父无犬子。

    不相信苏阳,也得相信东乡侯不是?

    且等十天,到时候差事办好了自然好,差事办砸了,再训斥不迟。

    挨了一顿训斥,苏阳还打算留下来蹭顿饭,结果北漠王把他轰出宫了。

    看着他就来气了,食欲不振了,要是苏阳就在身边,你吃不下,他大快朵颐,能当场气吐血。

    想北漠王女婿也有不少,哪个敢在他跟前这样?

    就是南临皇帝赵诩也不敢这样啊。

    唯独只有苏阳一个。

    苏阳一脸郁闷的出了御书房,以为他想留下来蹭饭吗?

    这还不是因为身上没钱。

    再加上郑大少爷他们挨打,出不了门,没人请客啊。

    这时辰回行宫,准备饭菜还不知道要磨蹭多久。

    自打他住行宫,还没在行宫吃过午膳和晚膳,行宫不会准备。

    肚子有些饿了的苏阳转身去了御膳房。

    他去御膳房也没人敢阻拦,一桌子饭菜色香味俱,他拿起来就吃。

    嗯。

    那是给北漠王准备的午膳。

    菜有不少道,苏阳围着吃了一圈,就差不多吃饱了。

    筷子放下,拿了壶上等女儿红就走了。

    御厨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菜还剩下大半,甚至有些都看不出来动过,可这些菜还能端去给北漠王吗?

    让皇上吃剩的,嫌脖子上的脑袋沉了还差不多。

    御厨们赶紧重做一份。

    北漠王用膳的时辰是固定的。

    到了时辰,御膳房迟迟不传膳,一旁的公公就问了,“怎么还不传膳来?”

    “御膳房是有几颗脑袋,敢让皇上饿肚子?”

    小公公跑去问,不过很快就回来了。

    御膳房紧锣密鼓的烧菜,突然反应过来没派人和皇上说一声,派皇上怪罪,御膳房管事的匆匆赶来。

    小公公和御膳房管事的半道上遇上了,让小公公传话后,就赶紧撤了。

    不撤难道送上门给皇上出气吗?

    皇上再恼驸马爷,那也是驸马爷,又是大齐东乡侯的儿子,皇上拿他没辙。

    要不是有恃无恐,驸马爷哪敢去御膳房吃皇上的御膳?

    御膳被吃,皇上龙颜有损,为了找回脸面,那肯定是怪罪他这个御膳房管事的阻拦不利啊。

    不让苏阳陪着一起吃,北漠王的午膳推迟了大半个时辰。

    一桌子美味佳肴,也塞不进北漠王一肚子火气中了。

    北漠王一口没吃,气饱了。

    北漠王派人盯紧苏阳,苏阳和前几天一样,没事就到处晃荡,一点都不像办正事的样子。

    北漠王几次差点没忍住要叫苏阳进宫,都被北漠太子劝住了。

    七天一过,北漠太子自己都有点忍不住了。

    苏阳还依然故我。

    银川公主天天陪自家母后也待不住了,苏阳带她逛街,去风景优美处走走。

    银川公主旁敲侧击,苏阳看着她道,“岳父大人要打我板子,你帮不帮我说情?”

    银川公主手一伸,直接掐苏阳的腰,“没办好差事,你还有闲情逸致到处瞎逛,我不叫父皇多打你几板子就算不错了!”

    苏阳,“……。”

    “你真的不帮我说情?”苏阳问的很认真。

    银川公主比他更认真。

    然后——

    苏阳交差这一天,银川公主没能进宫。

    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何况是进宫了。

    苏阳理直气壮——

    怕她进宫让北漠王揍他。

    为了脸面,他要坚决阻拦她不让她进宫。

    这一天,阳光明媚。

    天空灿烂的不见一丝云彩。

    早朝之后,苏阳就进宫了。

    北漠王坐在龙椅上,眸光深邃的看着苏阳。

    眸底平静如幽潭,平静的水面下是噼里啪啦的火苗。

    没办法。

    翁婿两天生对头。

    北漠王有点理解为什么东乡侯喜欢打儿子了。

    这不打能上天。

    “十日之期到了,交给你的差事办完了?”北漠王问道。

    苏阳四下看了一眼。

    北漠太子摆手把人都退下。

    苏阳从怀里摸出一本账册递给北漠王。

    北漠王眉头打了个结。

    他以为这账册是户部尚书贪墨的罪证。

    只是又有些疑惑,这些天他找京兆尹他们打听了,京兆尹他们是知道多少禀告多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可京兆尹没有提过户部一句。

    户部尚书在户部说一不二,两位侍郎都是他的心腹,不曾听说账册丢失这样的事。

    这账册……?

    带着疑惑,北漠王把账册翻来。

    看了一眼,北漠王眉头就拧成麻花了。

    账册上记载的不是户部尚书贪墨的钱粮,上面记载的是户部尚书的出行。

    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办差。

    “忙了这么多天,你就拿这些跟朕交差?!”北漠王气的头晕了。

    苏阳笑道,“岳父大人往下来就知其中玄妙了。”

    北漠王压抑着怒气往下翻。

    账册三分之一记载的都是户部尚书的行程,剩下的三分之二记载的是另外的大臣。

    北漠王看了七八页后,就察觉出不对劲了。

    这上面的大臣都是户部尚书的心腹,去的地方也很近,多是围绕当年户部尚书任职的地方。

    北漠王看向苏阳。

    北漠太子问道,“这账册能说明什么?”

    苏阳看着北漠王和北漠太子道,“吏部尚书曾在户部尚书府老夫人的手上看到一串佛珠,那串佛珠是他当年孝敬郕王妃的。”

    北漠王脸色一变。

    苏阳从京兆尹他们处得知北漠郕王谋逆时的事。

    北漠郕王府被查抄,并没有搜到多少珠宝钱财。

    查抄的人掘地三尺也没找到,最后北漠王他们都觉得北漠郕王是受了南梁蛊惑,才起了谋逆之心。

    他所倚仗的只有南梁,借兵坑钱。

    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苏阳不这么觉得。

    南梁选中北漠郕王,说明他有野心,有谋略,而不是一个只听使唤的傀儡。

    这样的人是不会甘心被人趋使的。

    他必定有所准备,不会把希望部寄托在南梁身上。

    而起兵谋逆,最需要的就是钱和人了。

    当年没能搜到大量金银珠宝,十有八九是被人运走了。

    苏阳怀疑户部尚书就是这个人。

    想找到户部尚书藏人藏钱的地方不容易,明着逼问又没什么证据,总不能对一个户部尚书直接用刑吧。

    只能从别处想办法了。

    没人怀疑过户部尚书和北漠郕王有关,除了吏部尚书。

    那户部尚书这么多年行事未必有他们想的那么小心谨慎。

    苏阳就想到了查户部尚书入朝为官后的行踪,去过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

    因为是奉命离京办差,所以朝廷都有档案留存。

    苏阳就发现户部尚书离京办差只往南边去,方圆不过三百里。

    不止他,他的心腹也常去那儿。

    苏阳就不得不怀疑那地儿有猫腻了。

    苏阳派人快马加鞭赶去那地方,暗卫穿了一双户部尚书府的鞋,进城后在闹街上摔下马,晕倒在地。

    等暗卫醒来,已经在人老巢里了。

    暗卫说户部尚书被禁足,那些人脸色大变。

    暗卫没再说什么,只道,“现在还不清楚皇上是不是有所察觉,才借着表少爷的事,让大齐东乡侯的儿子除掉主子。”

    “主子处境不妙,但我们不能自乱阵脚,先忍耐住,等主子进一步指示。”

    那些人都觉得户部尚书这样做是对的。

    万一朝廷没发现,他们一冒头,就是把尚书大人往死路上推了。

    暗卫让他们别太担心,一切都还在主子掌控之中。

    他一身内伤,还捂着胸口要赶回京报平安。

    那些人把他扶出府,扶他上马的。

    为了欺骗过众人,内伤是真的,实打实揍出来的,身受重伤,没法赶路,用飞鸽传书给苏阳报的信。

    信昨天傍晚飞到苏阳手里的,时间掐的还算准,不然肯定要挨揍。

    北漠王没想到户部尚书的背后竟然是已经死了十年的北漠郕王。

    他更没想到户部尚书竟然是北漠郕王的私生子。

    北漠郕王妃生性善妒,眼里容不得沙子,北漠郕王的那些妾室但凡有点野心,要么死要么惨。

    户部尚书的亲娘是北漠郕王妃的贴身丫鬟,深知郕王妃的妒忌心,被郕王酒后占了不敢说,怀了身孕更是不敢了。

    丫鬟主动要求嫁与北漠郕王身边的小厮,九个月“早产”生下一子。

    嫁人后,丫鬟才敢和郕王坦白,出府养胎。

    对户部尚书,北漠郕王倒也尽心,让他做世子的陪读。

    谋逆一事,户部尚书很清楚,若不是北漠郕王出事,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北漠郕王倒了之后,那些余党就拥戴他为主了。

    当年向南梁借兵十万都没能扳倒北漠王,如今就更别想了。

    户部尚书决定休养生息,再伺机而动。

    有北漠郕王留下的金银珠宝,收买朝中大臣,户部尚书的仕途不要太顺畅。

    北漠王要苏阳查户部尚书还不是针对户部尚书,他是怀疑户部尚书的靠山北漠礼王有异心。

    但礼王是北漠王的亲弟弟,从小体弱多病,北漠王不愿意怀疑他,又忍不住怀疑。

    这不,碰巧户部尚书侄儿犯事了,北漠王就想让人从户部尚书查起。

    谁想到礼王就是贪财了些,户部尚书隔三差五的给他送礼,把礼王哄的高高兴兴的,替他出头。

    案子查到这里,就没什么好查的了。

    苏阳是绝对不会插手管北漠内乱的。

    在北漠也待的够久了,如今眼看着北漠要乱起来了,还是先走为妙。

    北漠王有言在先,只要查清楚就让苏阳带银川公主离开。

    北漠王还想苏阳帮他把北漠郕王的余党一网打尽,结果人家要走了。

    北漠王气恼不已,又无可奈何。

    本来苏阳立功,北漠王是要赏赐他的,结果什么都没赏赐。

    这事要搁在东乡侯身上,那是不把北漠王的小金库搬空那都不是他了。

    苏阳是东乡侯的儿子,性子像了九成九。

    北漠王的小金库,苏阳没惦记,毕竟他是女婿,得给银川公主点面子。

    且不说能不能把小金库打劫了,就算打劫成功了,他也没法在银川公主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带回大齐啊。

    但苏阳的性子也不是说忍就能忍的。

    这不高高兴兴的带着银川公主辞行。

    一路游山玩水绕道回大齐。

    绕着绕着,和北漠运送贡品的车队遇上了。

    后果可想而知——

    一点没剩,打劫了。

    消息传回京。

    北漠王,“……!!!”

    北漠太子,“……!!!”

    千防万防,没想到苏阳会打劫贡品。

    这小子送上门来,他居然没揍一顿就放他走了。

    北漠王肠子悔青。

    嗯。

    这场翁婿斗,苏阳以压倒性胜利而终结。

    苏阳打劫了,心情那是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啊。

    银川公主知道苏阳劫了贡品,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带着贡品走了三天,再让苏阳还回去也不大可能了。

    银川公主被逼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绝对相信苏阳的绕道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冲着贡品去的!

    消息传回大齐,和北漠王的愤怒截然相反,皇上是龙颜大悦。

    这小子干得漂亮!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