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是东乡侯(沈钧山)和唐氏(安云初)的故事。

    这是先崇国公世子(上官暨)建飞虎军的故事。

    这是皇上和云妃相识的故事。

    这是……

    这个故事还得从文远伯府含冤受屈说起。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天空蔚蓝,云白如棉。

    不冷不热,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上清寺庄严肃穆,四周精致如画。

    一姑娘跪在蒲团前,怀揣着十万分的诚心求签。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文远伯府大姑娘安云初。

    她身侧还跪着个丫鬟,歪着脑袋看自家姑娘摇晃签筒,想知道里面蹦出来根什么签。

    自家姑娘求的是家宅签,她更想姑娘求姻缘签。

    她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姑爷才能博得他们家姑娘的芳心。

    可是姑娘不肯求啊。

    丫鬟彩蝶一脸操碎了心的模样。

    摇晃中,一支签跳了出来。

    云初赶紧把签捡起来,她笑容满面,只是签一翻过来,她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下下签。

    云初的心一下子就从云端掉到了谷底。

    上清寺的签灵验,娘亲一大清早眼皮跳,让她把抄好的佛经送来上清寺,进来时看到有人求签,便也想求一支。

    谁想到竟是一支下下签。

    看了眼签文,云初把签放回签筒中,接着使劲摇,又跳出来一支。

    这回都不用翻,一眼就看见了。

    还是刚抽的那支签。

    彩蝶第一次没瞧见,第二次见着了,她道,“这签肯定不灵!”

    “回府,”云初急道。

    从抽到下下签,她就心慌不安,总觉得爹娘出事了。

    带着丫鬟,云初赶回府,就看到文远伯府门前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

    云初上前,就听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文远伯通敌卖国的事。

    云初脸白如纸。

    她要上前,彩蝶死死的拽着她,“姑娘,你别冲动啊。”

    云初心急如焚,她爹对朝廷忠心耿耿,绝不可能会做出通敌卖国的事来!

    这一定是弄错了!

    她要进去问个清楚!

    云初只听到皇上下旨把文远伯府一家下狱的事。

    丫鬟彩蝶耳尖听到有人说文远伯府除了大姑娘不在府里,其他人都抓住了。

    这要回府,那就自投罗网了。

    彩蝶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云初从人堆里拉的出来。

    主仆两到了无人处,失声痛哭。

    云初想和爹娘在一起,彩蝶更想。

    但她是姑娘的丫鬟,为了姑娘,她连小命都能豁的出去。

    云初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虽然聪慧,但毕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她能做的就只有躲着,不被人抓住,她想弄清楚文远伯府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皇上会说她爹通敌卖国!

    躲在暗处,云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爹娘拷着镣铐被押往大牢。

    云初躲在人群里,文远伯一眼就认出了脸涂黑的她,朝她摇头。

    躲着。

    一定要躲好。

    怕被其他人看到,彩蝶把云初拉的远远的。

    通敌卖国是诛九族的死罪,云初是文远伯的女儿,朝廷不可能放过她。

    云初还没有想到怎么救爹娘,文远伯于牢中撞墙自尽的消息就传开了。

    悲痛之下,云初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人在一茅草屋里,照顾她的是个老妇人。

    她身上穿着彩蝶的裙裳,而彩蝶人不知去向。

    云初找老妇人询问。

    老妇人给了她一封信。

    朝廷拿她娘的性命威胁她,如果她不去衙门自首,明年的今天就是她娘的忌日。

    文远伯都死了,文远伯夫人的命没人当回事。

    抓到京都,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只不过晚死些时日罢了。

    彩蝶知道云初醒来必定会上前打听消息,知道朝廷拿夫人的命威胁,她肯定会现身。

    彩蝶心知拦不住她,就偷偷换了两人的裙裳,去衙门自首。

    如果能蒙混过去,姑娘从此隐姓埋名,还能活下去。

    如果蒙混不过去,最多她比姑娘先被抓住而已,没什么损失。

    好在知府为人不错,受过文远伯恩惠,他认得云初,知道彩蝶是云初的丫鬟。

    宣旨公公问他的时候,知府点头了,“这是文远伯府大姑娘。”

    “公公计妙,用文远伯夫人做诱饵,她岂能不上勾?”

    奉承话,宣旨公公爱听。

    急着回京复命,彩蝶都没进大牢,就被抓进了囚车,和文远伯夫人他们往京都方向而去。

    等云初知道这事时,已经过去七天了。

    彩蝶让老妇人给她下药,她昏迷了整整七天。

    她就是想自投罗网,也没机会了。

    云初哭了半天,最后一擦眼泪,她要追去京都,她要查清楚真相,还她爹一个清白!

    为了取信于人,彩蝶和云初换裙裳的时候,头上的首饰和手腕上的玉镯都带走了,只给她留了荷包里的一百两银票和几两碎银子。

    云初雇了驾马车,往京都方向追去。

    她一身丫鬟打扮,脸上有刻意涂黑,并不显眼。

    可再不显眼,钱帛动人心。

    碎银子没人稀罕,可她把一百两银票换成碎银子的时候,被人惦记上了。

    两个男子尾随其后,意图抢钱。

    云初买包子的时候察觉了,抬脚就往前跑。

    她虽然是大家闺秀,但身子骨不像一般大家闺秀那般弱柳扶风,风吹就倒。

    再加上她聪慧,才没有让那两男子得逞。

    躲在暗处,一闷棍敲下去,两男子倒地不起。

    只是云初躲过了两心怀不轨的,却没躲过车夫。

    云初只是个小丫鬟,谎称因为生病,怕过了病气给主子,留她在镇子上养身,等好了,再追上去。

    一个因为生了点病就遭主子嫌弃的丫鬟,不仅不惦记,还有点同情。

    但那点同情心在发现云初还有一包银子后就烟消云散了。

    半道上,车夫起了歹心,往云初的碗里下药,被云初发现了。

    云初转身要跑,结果小摊铺的老板娘喊了她一声,车夫转身看过来。

    云初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笑着和老板娘说了几句话,然后去吃面。

    筷子夹起面来,云初都递到嘴边了,放下后,拍自己脑门道,“看我这破记性。”

    车夫看着她,云初道,“我看你鞋破了,打算在前面镇子上给你买双新的,结果一忙就给忘了。”

    说完,云初叫来老板娘,问老板娘有没有鞋卖。

    老板娘笑道,“还真巧,我昨儿才给我家那口子做了双新鞋,还没上脚穿过,你们要,我倒是可以卖给你。”

    “就是这价格,要比镇子上铺子的贵一点儿。”

    云初笑道,“看老板娘说的哪的话,自家人穿的,自然做的用心,贵点也是应该的。”

    云初摸腰间,道,“我的荷包呢?”

    老板娘道,“不会是掉在哪儿了吧?”

    云初想了想道,“可能是掉马车里头了,我去拿。”

    车夫一门心思都在面里。

    只要有钱,还愁没鞋穿吗?

    这丫鬟定是偷了主人家的钱跑了,不然哪个丫鬟身上能有那么多银两?

    来路不正的钱,正好便宜了他。

    车夫阻拦云初,云初朝他一笑,“我记性不好,怕待会儿就忘记了。”

    车夫便没说什么。

    云初那一笑,他发现她虽然长的黑了点,但还真的挺好看的。

    娶回家做房小妾也是好的啊。

    云初朝马车走去,坐上马车,一甩马鞭子就往前跑了。

    车夫都懵了。

    反应过来,赶紧追上去。

    云初是大家闺秀,骑马都不会,何况是赶马车了。

    不过赶的再差,车夫两条腿也追不上两个轮子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云初又避过一劫,这回她是真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了。

    之前见车夫人还不错,便没在意,谁想到会是这样。

    云初自己赶马车,一边问路往京都方向走。

    但不是有了马车就能走到京都的,马车也有撂车轮子不干的时候。

    跑的正好,马车突然一斜,车轮子卡在了石头缝里。

    云初怎么努力也没法把车轮抬起来。

    实在没辄,她只能放弃马车改骑马了。

    只是马没有马鞍,连马镫都没有,她上都上不去。

    折腾了两回,马臭脾气放了,撒丫子跑了。

    云初气的跳脚,也只能徒步往前走了。

    为了赶路,云初走近道,荆棘密布,拉扯的她身上的裙裳破烂不堪。

    她有两日没洗澡了,听到水声,打算洗个澡。

    结果近前就看到石头上摆着一套锦袍。

    云初受够了被人惦记钱财的苦了,如果她不是女儿身,那车夫绝对不敢起贼心。

    云初决定女扮男装赶路。

    她稍稍侧头,就看到水中的男子,俊逸不凡,眉间天生一股洒脱不羁。

    云初心漏跳了几拍。

    身为大家闺秀,她居然偷看男子沐浴?!

    要是爹娘知道,非得骂死她不可。

    想到爹娘,云初心头沉甸甸的。

    她伸手把男子的锦袍拿了,就这么走吧,她过意不去。

    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放在石头上。

    这锦袍不算她偷的,是买的。

    男子知道有人靠近,还是个姑娘家,但是他没说。

    应该是误闯过来,倒是胆大没叫,偷偷的来,偷偷的走了。

    等他从水里起来,才知道人家不仅偷偷的走了,还把他的锦袍给偷走了!

    他手里拿着五两银子,差点没捏的粉碎。

    想他堂堂冀北侯府二少爷,在京都横行霸道,没想到第一次出京就栽这么大一跟头!

    拿他一万两银票就给他留五两银子?

    嗯。

    不止留了五两银子,还给他留了条亵裤。

    她还真是心底善良!

    沈钧山气的脑壳疼。

    穿着亵裤,沈钧山打算把人找到,好好教训一顿,结果漫山遍野找遍,也只看到扔在地上的丫鬟裙裳和绣花鞋。

    山林里蚊子多,再结实的皮肉也咬的你又红又肿又痒。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拴在树上的马也不见了。

    栓马的地方有五两银子。

    就是这银子掉在了马粪上。

    沈钧山,“……。”

    云初骑马狂奔,心底有点歉意。

    她是想给人留五两银子的,只是犹豫放拿的时候,马尾一扫,吓的她身子一侧,手里的银锭子往下一掉,掉在了马粪上。

    她身上的锦袍是云锦的,传的起云锦的非富即贵,这钱对人家来说不是买马而是羞辱。

    可她身上只剩几十两银子了,就这么点钱险些害了她两回,她却不能不珍惜。

    没钱,她怕自己扛不到京都就没命了。

    她真的是不得已。

    将来有机会,她一定会报答他的。

    云初在心底暗暗发誓。

    只是这誓言刚发完,就喷嚏不止了。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沈钧山就穿了条亵裤,还光着脚丫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这辈子还没有落魄到这种地步过。

    在京都世家子弟中威风凛凛,出了京,连锦袍都护不住,丢人啊。

    可敌人也得往前走啊,没有裤腰带,上吊自尽都办不到。

    沈钧山往前,打算给自己找身衣服穿,只是走了半天,实在找不到人。

    他武功不弱,耳朵灵敏,听到有骑马声传来。

    沈钧山手撑着树,摆了个自认为不受光着上身影响气势的姿势把人去路给挡了。

    骑马的是两男子,看着他笑道,“这是在做什么?”

    “这不很明显吗?”沈钧山道。

    他在借衣服鞋啊。

    “打劫?”男子皱眉道。

    “……。”

    沈钧山嘴角一抽。

    男子嘴角更抽。

    打劫的见过,还真没见过只穿一条亵裤打劫的。

    “我看你是被人打劫了吧?”男子笑道。

    “……。”

    沈钧山无话可说。

    虽然不是打劫,可这结果还比不上打劫呢。

    “你可知道在你之前打劫我们的人都是什么下场?”男子道。

    “不想死的就赶紧把路让开!”

    沈钧山看着他们,忘了借衣裳鞋这回事了,道,“别废话,打劫一套衣服!”

    话音未落,男子的护卫就冲杀过来了。

    护卫武功高强,可还远不是沈钧山的对手。

    沈钧山身子一闪,抓住护卫的脚,用力一甩,护卫就砸到一棵树上,重重的摔了下来。

    男子脸色一变,拔出腰间软剑刺杀过来。

    男子武功更高,在沈钧山手里过了十个来回,也趴下了。

    沈钧山拿了他一道衣裳,笑道,“打劫的滋味儿还挺不错。”

    打劫了一套衣裳还不够,沈钧山把人的马抢了一匹。

    他得去追自己的千里马啊。

    那是他临出门前把自家亲爹的千里马给顺了,这些天还不知道气成什么样了,这要被人给抢了,他爹能活剐了他。

    还有那一万两银票,那是人家欠他爹的钱,让他捎带给他爹的啊。

    沈钧山往前追,而此时,云初在一岔路口停下了。

    两条路,她不知道走哪条了。

    四下也没个问题的,她不知道怎么办,摸着马顺滑鬃毛道,“你说,咱们走哪边呢?”

    马抬脚往前,带云初走。

    马走没半刻钟,沈钧山也到岔道了。

    他也犹豫了,他要回京,也认得回京的路,可他不知道贼往那边走啊。

    想了想,他走了另外一条路。

    要是贼是京都人,不可能不认得他冀北侯府二少爷,不然就是向天借胆偷他锦袍了。

    想的太多,以至于选错了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