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梳妆完,苏锦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三千青丝在杏儿灵巧的手里绾成流云髻,乌发如云,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娥眉淡扫,顾盼生辉。

    杏儿左右看看,笑出两浅浅梨涡,“姑娘生的好看,怎么打扮都漂亮。”

    每每梳妆,丫鬟总要夸她几句,苏锦习惯了,对她现在这副容貌,她也很满意。

    将手里把玩的玉簪放下,苏锦起身,就见谢景宸眸光深邃的盯着她,问道,“昨晚要休书只是为了救我?”

    苏锦淡然一笑道,“是为了救,也是为了要休书。”

    谢景宸眉头狠狠一皱。

    苏锦近前几步道,“到现在,应该相信我能救了吧,一份休书,换一条命,不亏。”

    杏儿呆呆的站在一旁,清秀的脸上满是迷茫。

    她怎么听不大懂姑爷和姑娘的对话?

    姑娘是想要休书,但是昨晚姑爷昏迷不醒,他是怎么知道的?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姑爷醒来不应该很气愤娶了姑娘吗?

    心中疑惑,杏儿把苏锦拉到一旁,背对着谢景宸,低声道,“姑娘,是真能救姑爷,还是故意匡他写休书的?”

    苏锦扶额,敢情这丫鬟到现在还没信她真的会医术,“他没那么好骗。”

    杏儿更不理解了,“既然姑娘有把握救姑爷,那姑娘还要休书做什么,侯爷和夫人都说要不是姑爷有病,姑娘和他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长的又好看,姑娘不是说看着他,心情就很好吗,姑娘真打算便宜别人?”

    苏锦不能不承认谢景宸那张脸很养眼,便宜别人是有那么点不大甘心,但是,“不能为了不便宜别人,就搭上自己一辈子吧?”

    然后,谢景宸就听到一段很土匪的对话传来:

    “姑爷有什么不好的,让他改了就是,就这样被休了,侯爷和夫人也不会答应的。”

    “他凶巴巴的。”

    “明明姑娘更凶一点儿。”

    “嗯,说什么?”

    “啊,奴婢说姑爷凶,就让他和侯爷一样,得那什么气管炎。”

    “他将来会三妻四妾,家姑娘我独守空房,日日以泪洗面,终日郁郁寡欢,那时又该怎么办?”

    “都生病了还敢不安分?”

    杏儿回头瞄了谢景宸一眼。

    “他看着就像那种人。”

    “姑娘,会不会看错了,姑爷看着挺好的啊,肯定是想太多了,要真那样的话,咱们毒死他就是了。”

    苏锦,“……。”

    谢景宸,“……。”

    这丫鬟也忒凶残了点儿吧?

    苏锦摸了摸鼻子,转身看向谢景宸,没说话,但神情都写在脸上:我家丫鬟都这么凶残了,何况是我,聪明的话,知道怎么选择了吧。

    谢景宸望着苏锦,眼神有些复杂和不解,“既然这么不想嫁,又自信能救我,为何当初不直接进宫找皇上?”

    不说替他解毒,只需将他救醒,皇上从中说几句软话,她根本不用嫁给他冲喜。

    要是她真的是苏锦,她就这么做了,这不是怕东乡侯和唐氏知道她是假的吗?

    小丫鬟好糊弄,东乡侯和唐氏可没那么好打发,她不敢掉以轻心。

    但这些话,不能说出来,苏锦道,“们镇国公府的铁甲卫把侯府团团包围,我爹都出不去,我出得去吗?”

    谢景宸笑了,笑意未达眼底,“区区铁甲卫,拦不住,更拦不住东乡侯。”

    苏锦心下一恼,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好像在他跟前,无所遁形似的。

    他要活命,她要休书。

    本是皆大欢喜的事,就是死活不同意,她真怀疑他不止是中毒了,而是脑子有病,求都求不来的事,居然不同意。

    深呼一口气,苏锦望着谢景宸,眸光微动,笑意盎然,纤纤柔夷在他胸前画圈圈,呵气如兰道,“才一晚上,谢大少爷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话音刚落,那边传来一阵咳嗽声。

    苏锦手猛然抽回来,侧头就看到一嬷嬷带着两丫鬟站在珠帘外,登时脸颊窘红,她们是什么时候进屋的,走路能不能稍微带点声,能不能先敲门再进来?

    隔着珠帘,赵妈妈眼底流露一抹淡淡的鄙夷和唾弃。

    老眼昏花了,居然看到大少奶奶脸红,还怕被人瞧见似的把手收回去,她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抢男人吗?

    大少爷还昏迷不醒,就急不可耐的把大少爷扒光了,还主动睡在大少爷怀里,简直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挑了帘子,赵妈妈上前福身道,“见过大少爷、大少奶奶。”

    谢景宸神情淡淡,“有事?”

    赵妈妈直起身子道,“大少爷虽然醒了,但郡主还不放心,已经派人去请太医了,待会儿就来给大少爷把脉,让奴婢过来说一声,大少爷才刚醒,不用急着陪大少奶奶去敬茶,半个时辰后再去,另外让奴婢收拾床褥。”

    “嗯。”

    赵妈妈朝床榻走去。

    苏锦眼睁睁的看着还算齐整的床榻在赵妈妈的收拾下更乱了,杏儿咕噜道,“这哪是收拾啊,更像是在找东西,床上能有什么啊?”

    苏锦扶额。

    还能找什么?

    找圆房的证据呗。

    赵妈妈翻了几遍,也没看到想看的,她望向苏锦,眼神里找不到一丝敬重,直白道,“大少奶奶和大少爷是没圆房,还是大少奶奶压根就不是完璧之身?”

    杏儿叉腰,镇国公府的婆子一个比一个讨厌,居然敢质疑她家姑娘的清白,她好想打人。

    苏锦朝杏儿摇头,望向赵妈妈,似笑非笑道,“镇国公府急着冲喜,找皇上赐婚,我都进门了,再来质疑我是不是完璧之身是不是太晚了?”

    赵妈妈嗓子一噎。

    默了片刻,她道,“看来是圆房了,我会如实禀告郡主。”

    福了福身,赵妈妈退下。

    谢景宸眉头拧成一团,漂亮的眸底是闪烁的火光,杏儿则望着苏锦道,“姑娘,为什么不解释?”

    苏锦坐下,给自己斟茶道,“我昨晚把他扒光,丫鬟瞧见了,我说没圆房,人家也不会信,既然不信,何必解释。”

    斜了谢景宸一眼,苏锦慢条斯理道,“别说不是完璧之身,就是肚子里有孩子,谢大少爷也得认。”

    让丫的不休我,活活气死。

    谢景宸眼睛都气绿了,他咬牙道,“出去,把门带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