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脸火辣辣的烧疼,偷听被抓包,脸不红气不喘就算了,居然还反过来打趣他们,看来和谢景宸关系挺好。

    经谢景宸介绍,苏锦才知道男子是靖国侯世子楚舜。

    谢景宸看着他,问道,“怎么来国公府了?”

    楚舜清了清嗓子,道,“这不是在街上听到些流言蜚语,不大放心,来看看么?”

    苏锦嘴角狠狠扯了下,默默抬脚走远几步。

    既然是流言蜚语,又不大放心,显然不是什么好话,她还是不听为好,免得尴尬。

    不然一会儿脸红吧,人家诧异,这女土匪居然还会脸红。

    不脸红吧,人家惊叹,果然是女土匪,就是脸皮厚。

    苏锦一转身,就听背后有声音传来,她差点没直接摔趴下,只听楚舜问谢景宸,“清白真的不在了?”

    “胡说什么,”谢景宸恼道。

    楚舜肩膀直抖,“街上盛传被女土匪霸王硬上弓了,而且这流言可是从镇国公府传出去的,说昨晚还昏迷不醒,就被女土匪扒了个精光,上下其手,为所欲为,吃干抹净,形容消瘦……。”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周身寒气直往外涌。

    楚舜话一收,怅然道,“结果我看到的和流言截然相反,亏得我还怕遭受羞辱想不开寻死,火急火燎的赶来……。”

    一路上,他都想好怎么安慰他了,结果看到的是他和女土匪打情骂俏,有说有笑,他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笑的这么高兴过,他能说他惊呆了吗?

    楚舜心情有点复杂,有点痛心,有点恨铁不成钢,“那女土匪就这么把睡服了?”

    谢景宸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咬牙道,“那些话,也信?!”

    楚舜叹息,“要清醒着,我肯定相信会抵死不从的,这不是昏迷不醒吗?她喜欢,又是人尽皆知的事,就这么错失良机,真的很难叫人相信,就别否认了,我又不会笑话。”

    谢景宸差点喷血,要不是他救过他,这会儿他早踹他进湖里凉快去了。

    苏锦站的远远的,风徐徐吹来,送来一缕淡淡芬芳。

    感觉到靖国侯世子频频朝她这边张望,苏锦好奇谢景宸和他说了些什么。

    站了小会儿,靖国侯世子走过来,谢景宸落后几步,那脸色臭的,比昨晚醒过来看见她,掐她脖子时还要难看三分。

    靖国侯世子的神情就张扬的多,眉飞色舞的,看她的眼神带着诧异和打量,还有点不敢置信,只道,“往后有什么头疼脑热,我就来麻烦大嫂了,这些天,大嫂要逛街,一定要把大哥带上,让他给挡臭鸡蛋。”

    苏锦眼角狠狠颤抖了下,想到昨天出嫁,坐在花轿里就被人扔臭鸡蛋了,上街还不知道有多惨,看来不拉着谢景宸上街秀一波恩爱,以后都不能随便逛街了。

    苏锦郁闷,在现代,秀恩爱分的快,可在古代,恰恰相反啊,这一波波恩爱秀完,还怎么要休书?

    苏锦一走神,楚舜的折扇在她跟前晃了下,苏锦回过神笑问,“靖国侯世子不会也准备了臭鸡蛋吧?”

    楚舜喉咙一呛,连咳了两声道,“我这人比较真诚,大嫂问,我就说实话了,我准备的是石头。”

    苏锦,“……。”

    这实话真是太扎心了。

    结果楚舜话锋一转,笑道,“和世嫂开玩笑的,像我这么武功盖世,可摘叶飞花,杀人于无形,哪里用得着石头。”

    苏锦眼睛眨了眨,望向谢景宸,就听他淡淡道,“他在教,京都的人都是怎么吹牛的。”

    楚舜摆手,一本正经道,“说教那是班门弄斧,只能说是互相讨教,毕竟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一般人吹牛偏于浮夸,令人厌恶,而世嫂吹牛的方式就清新脱俗的多,轻轻一口气就把世兄吹成了牛,此等境界,生平仅见。”

    某牛,“……。”

    感觉到谢景宸快要发飙了,楚舜赶紧闪人,走之前,还对苏锦来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先前苏锦还觉得靖国侯世子是谢景宸的好友,现在看来损友的成分更多一点,这不是怂恿她趁着谢景宸中毒,赶紧霸王硬上弓吗,不然等他病愈,就没有这么好机会了。

    杏儿站在一旁,生气道,“靖国侯世子没安好心。”

    苏锦望着她,道,“怎么没安好心?”

    杏儿就道,“这花哪是能随便折的,前些日子,姑娘进宫,皇上让姑娘把皇宫当自己家,姑娘当真了,在御花园里摘了几朵花,碰巧是惠宁公主种的,要不是姑娘救过皇上,那天就要被抬着出宫了。”

    此花非彼花啊,不过苏锦在宫里摘过花的事,她还真不知道。

    “我和惠宁公主应该没结仇吧?”苏锦随口问道。

    杏儿道,“当然结仇了,姑娘只摘她两朵花,她就要砍姑娘的手,姑娘抽了她一鞭子,她肯定恨死姑娘了。”

    苏锦腿有点软,“惠宁公主谁生的?”

    “皇后生的啊,”杏儿回道。

    苏锦如遭雷劈,还能不能更坑一点儿啊。

    当今皇后是太后的娘家侄女,和南漳郡主是表姐妹啊,南漳郡主给她一碗绝子药,只怕不只是报复她丢了镇国公府的颜面,还有替惠宁郡主出气。

    “这些事,怎么没人告诉我?”苏锦皱眉道。

    杏儿眨眼道,“这事侯爷和夫人都不知道啊,进宫之前,夫人叮嘱姑娘不得惹事,否则家法伺候,姑娘怕挨骂,不许奴婢告诉他们,这事也没传出宫,奴婢一时间忘记了,刚刚才想起来。”

    见苏锦脸色难看,杏儿安慰她道,“不就是抽了惠宁公主一鞭子吗,之前救皇上的时候,姑娘还不小心抽了皇上一鞭子呢,皇上不都没生气,侯爷还偷偷和夫人说,那鞭子抽的他心花怒放,不愧是他的好女儿呢。”

    苏锦,“……。”

    谢景宸,“……。”

    苏锦扶额,她那便宜爹的脑回路,她是捉摸不透了,但是杏儿,她得好好管教,“这事,怎么能当着他的面说呢。”

    苏锦斜了谢景宸一眼,杏儿把苏锦拉到一旁,小声道,“这事不能往外说,奴婢知道,是侯爷叮嘱让奴婢不经意间泄露给姑爷的,好让姑爷有心理准备,连皇上都抽了,这世上没人是姑娘抽不得的。

    以后姑娘抽姑爷的时候,姑爷得乖乖站在那里,不能跑,更不能反抗,侯爷还叮嘱姑娘要给姑爷留点面子,别抽脸,可以扒光了再抽,外人看不见。”

    苏锦,“……。”

    谢景宸,“……。”

    默了默,苏锦问道,“抽鞭子的时候,要不要顺带点几根蜡烛?”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