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顿饭,吃的是一波三折,好歹最后都吃饱了。

    谢景宸继续看书。

    苏锦和杏儿则把后院逛了个遍,幽静的后院,两人的欢笑声格外的响亮。

    渐渐的,声音没了。

    谢景宸把眸光从书本上挪开,问道,“她们走了?”

    暗卫回道,“大少奶奶带丫鬟熟悉前院去了。”

    谢景宸继续看书,却怎么也没有先前专注,总觉得耳畔少了点什么。

    他把书放下,准备起身,却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

    他又把书拿了起来,信手翻了一页。

    苏锦迈步进屋,灿笑道,“还在看书呢?”

    “有事?”

    “沉香轩里里外外我都看过了,沉香轩外,还得有劳谢大少爷带我转一圈。”

    谢大少爷……

    别人都这么称呼他,唯独从她嘴里说出来听着刺耳。

    他多看了苏锦两眼,道,“是该带熟悉熟悉国公府。”

    他把书放下,随即起身。

    两人一前一后,都没说话。

    可出了后院,谢景宸自然而然的牵过苏锦的手,苏锦挣扎了下,没有挣脱开,也就随他了,秀恩爱,对她没坏处。

    苏锦在敬茶时的凶残之举,早传遍镇国公府。

    谢景宸对她的宠溺,也人尽皆知。

    丫鬟们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事实,不再和早上似的震惊,甚至开始无视他们了。

    很好。

    苏锦很满意。

    镇国公府很大,也很气派,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无一处不精致,不是东乡侯府能比的,花园内,百花齐绽,珍稀花卉就多达百种,东乡侯府……不提也罢。

    本来大姑娘谢锦瑜和二姑娘谢锦绣在花园内赏花,欢笑不断,看到他们过去,笑声戛然而止,并从白玉桥走了。

    躲避的很明显。

    丫鬟们就算了,她们可是镇国公府的主子姑娘,是谢景宸的血亲,这样无视,有点说不过去吧。

    苏锦笑道,“是本来人缘就不好,还是被我牵连的太彻底?”

    “……就不能是她们有眼力?”

    “说实话。”

    “一半,一半。”

    “……。”

    两个不招人待见的凑到一起,就直接变成无视了。

    “这样挺好的,希望能保持下去,”苏锦愉悦道。

    谢景宸斜了她一眼,见她清秀的脸上全是满意,不由得一脸黑线,这女人的脑回路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没见过不受待见还这么高兴的。

    一通逛下来,就到吃晚饭时辰了。

    被威胁了一回后,苏锦学乖了,晚饭吃的很和谐,别说波折了,连波澜都没起一个。

    乖顺的谢景宸都有点不安,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假药。

    经过他一晚上的打量琢磨试探,从苏锦脸上看到了忍一时风平浪静、秋后再算账、等过河了再拆桥、迟早宰了这头驴……

    因为苏锦一直保持微笑,谢景宸便没挑破,谁都没进一步,自然相安无事……直到就寝。

    逛了一天,苏锦有些疲惫,沐浴完,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打哈欠,眼皮都快黏到一起了,因为分床的问题没解决,一直强撑着。

    谢景宸洗完澡回来,整个人就像是雪山之巅,一朵带着朝露的雪莲花,美的人心尖儿痒痒,想爬上去,把花给采了。

    他朝床边走来,苏锦赶紧把辣手摧花的想法抛开,把被子扔给他。

    谢景宸接了被子,皱眉道,“这是做什么?”

    “晚上打地铺睡。”

    谢景宸不悦道,“放心,我不会对怎么样。”

    苏锦默了默,道,“我怕我会对怎么样。”

    谢景宸,“……。”

    他眉头皱的没边,还有些好笑,“不放心自己,所以让我打地铺?”

    苏锦眨眼,道,“一个大男人,忍心我一个女人打地铺吗?”

    “是女土匪,”谢景宸纠正道。

    “女土匪就不是女人了吗?”

    “是女人,但没有女人的娇气。”

    苏锦瞪眼。

    偏偏无法反驳,谁让她是女土匪呢,走到哪儿,娇气两个字都自动退避三舍。

    不就打地铺吗?

    又睡不死人!

    苏锦踩了鞋下床,咕噜一句,谢景宸脸黑了,“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声音很大,但苏锦可不怕他,听话的重复道,“凶悍女土匪抢了个娇滴滴的压宅夫君,得宠着他,哄着他,让着他,把他宠上天。”

    她再过来拿被子,谢景宸不让,眼底闪着危险光芒,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谁娇滴滴?”

    苏锦嘴角一扯,这厮是气糊涂了吧,这不是把床送给她吗?

    “谁睡床,谁娇滴滴,行了吧?”苏锦道。

    谢景宸气的脑仁疼,把被子扔给苏锦,“铺两床,我都睡地铺。”

    苏锦,“……。”

    鹬蚌相争,檀床得利。

    深呼吸,苏锦微笑道,“确定要和我两败俱伤?”

    谢景宸斜过来一眼,态度很坚决,“遇到这悍匪,我怕娇滴滴的床受不了。”

    这男人!

    他不怜惜她这个救命恩人,他怜惜他的床!

    不知道他怜不怜惜他家的地。

    再深呼吸,苏锦再微笑,露出八颗友好的贝齿,“确定家娇滴滴的地就受得了本姑娘的悍匪气?”

    谢景宸,“……。”

    “放着床不睡,那些莽撞的丫鬟冲进来瞧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两有什么特殊癖好。”

    谢景宸,“……。”

    转身,谢景宸坐下喝茶,怕再说下去,这女人就开始说荤话了,不,她已经开始了!

    苏锦愉悦的嘴角弯不下去,小样,和本姑娘斗,还嫩着呢。

    占了上风,苏锦心情好,多给他垫了一床被子,昨晚要被子不成功,今晚丫鬟主动给她搬了好几床来,这些看菜下碟的丫鬟。

    谢景宸这盘菜虽然有点烫手,但她得端稳了,不能松手。

    苏锦瞅了谢景宸一眼,脑子里闪过一道菜名:爆炒肥牛卷。

    有点饿了。

    她咽了咽口水,谢景宸脸黑着,撇过头去,打地铺不见得就安全了。

    就这样,苏锦睡床,谢景宸打地铺。

    累了一天,苏锦倒床就睡着了,反倒是谢景宸,浑身不痛快,娶了媳妇,不说软玉温香,居然沦落到连张床都护不住的地步……

    翻来覆去,迟迟不能入睡。

    ……

    翌日,苏锦脖子痒,想挠一下,可胳膊被压着,抬不起来,她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绝美的俊脸。

    她正被谢景宸抱在怀里,他还皱眉看着她,嫌弃她事多似的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

    她还想问怎么了呢!

    “谁让跑床上来的?!”苏锦恼道。

    谢景宸很平静,道,“地铺两床被子太热,一床被子太硬,我睡不着,我想过了,我睡床上,要真对我做什么,我也认了。”

    小榻上扔了一床被子,告诉苏锦,它主子挣扎过,但是失败了。

    苏锦,“……!!!”

    这厮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大哥,百折不屈,宁死不从的骨气丢哪儿了?

    苏锦泪流满面。

    无话反驳。

    屋内,寂静了半晌,苏锦反应过来她还被人抱着,她恼道,“睡床就算了,谁让抱着我的!”

    这睡姿,明显就是主动抱的,罪证确凿,无可抵赖。

    谢景宸把胳膊松开,几个字朝苏锦砸过来。

    “防止不老实,”他坦然,甚至理直气壮。

    苏锦,“……。”

    “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尽量不要发生的好,”他语气沉闷,仿佛在垂死挣扎。

    这理由……

    强大到苏锦差点喷他一脸血。

    她一点都不怀疑,哪一天他来硬的,再告诉她,未免丢人,所以他先下手为强了!

    姥姥的!

    这就是只狐狸啊!

    这还没解毒呢,一旦解了毒,她还有还手的余地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