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大夫,是国公府最常请的大夫。

    连他都豁出脸问药丸是哪里卖的,那药丸是真好了。

    只是被告知药丸是大少奶奶给的后。

    李大夫怔了半晌。

    默默的当什么话都没说过。

    大少奶奶给颗药丸,镇国公府都担心有毒,让他检查,他敢去找她买药丸吗,这不是想长命,这是活腻了找死。

    等李大夫走后,王妈妈看着药丸道,“没想到大少奶奶手里还有这么好的药丸。”

    “东乡侯在青云山一代称霸十几年,朝廷数次围剿都奈何他不得,怎么能没点真本事,”老夫人道。

    王妈妈点头,觉得老夫人说的有理。

    她把药丸奉上,“这药丸这么好,老夫人您服下吧。”

    她对老夫人忠心。

    老夫人才格外信任她。

    老夫人欣慰,抬手拒绝道,“给的,就吃吧,既然她打算开铺子挣钱,往后这药丸少不了。”

    顿了顿,她又道,“拿两万两给她,就当是我入股的。”

    “大少奶奶缺的两万两,大少爷帮忙筹齐了,只怕不会要老夫人您这份了,”王妈妈道。

    一个正常人,求上门爱答不理,事后又送上门,稍微有点骨气的都不会收。

    大少奶奶——

    那就更不必说了。

    在别人那里或许招来的是冷嘲热讽,当耳旁风刮过就成了,大少奶奶那里保不齐是鞭子啊。

    她一把老骨头了,挨不住大少奶奶几鞭子。

    这两万两,王妈妈是没胆子送去的。

    其他丫鬟就更没胆量了。

    老夫人想着这铺子是谢景宸和苏锦开的,就是国公府的。

    没再说什么,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

    苏锦帮谢景宸把银针取下,他从浴桶里出来。

    除了脸和脖子,其他地方都被烫红了。

    不能碰,一碰就疼。

    苏锦明知道,还拿手去戳,疼的谢景宸倒吸一口气。

    苏锦闷笑,赞赏暗卫道,“火候掌握的不错,外焦里嫩,香飘四溢,不改行做厨子太可惜了。”

    暗卫,“……。”

    谢景宸脸黑着。

    他一把接过暗卫递过来的锦袍,迈步下台阶。

    知道他是去做什么,苏锦提醒他,“半个时辰内,不要泡澡。”

    谢景宸,“……。”

    暗卫发现谢景宸的脚步轻了几分,他高兴道,“大少爷的毒解了?”

    “还早呢,”苏锦泼冷水道。

    “接下来半个月,每天要泡药浴,之后三天泡一回,两个月才能把他体内的毒全部清除干净。”

    “要泡那么久啊?”杏儿心疼出声。

    一天熟一点。

    两个月也能熟透了。

    苏锦把银针收好,回了竹屋。

    晚饭,她没有陪谢景宸吃。

    准确的说,谢景宸就没吃晚饭,他也没扛到半个时辰后沐浴,洗掉身上的药味,就抵抗不住疲惫睡了过去。

    苏锦有点佩服他。

    按照她预料的,他应该在浴桶内就该扛不住晕倒。

    但他扛住了,回到竹屋才晕。

    暗卫照顾谢景宸。

    苏锦和杏儿在竹屋忙到月上中天。

    小丫鬟哈欠连天,眼皮子都快黏到一起了。

    “姑娘,都不困吗,奴婢都快要困死了,”杏儿强撑着眼皮道。

    苏锦把手里的笔墨放下。

    “可以回去了。”

    杏儿赶紧拎了灯笼,把竹屋内的蜡烛灭掉。

    一迈出竹屋。

    两人就看到天边火光冲天,将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

    “姑娘,那边好像着火了。”

    “不知道是谁家这么倒霉?”

    “姑娘想知道,明儿奴婢去打听下。”

    “这有什么好打听的,回去睡觉吧。”

    两人哈欠连天的穿过书房,回了内屋,盥洗一番就睡下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

    苏锦吃着玲珑虾饺,食欲极好。

    见谢景宸几次望着她,她道,“看我做什么?”

    “决定好铺子拆掉了?”他问道。

    “决定了。”

    苏锦点头。

    谢景宸松了一口气。

    苏锦觉得不大对劲,望着他道,“这神情,好像有事的样子,出什么事了?”

    “是出事了,但对来说不算是坏事。”

    “不是坏事?那是什么事?”

    “昨晚,天香楼被烧了。”

    “……。”

    杏儿高兴道,“姑娘拆掉天香楼还有点心疼,现在被烧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咱们找到纵火犯,狠狠的打劫他,让他倾家荡产,那样咱们不花钱就得一个新铺子了,多好。”

    苏锦,“……。”

    谢景宸,“……。”

    “还真挺好的,”苏锦赞同道。

    “……。”

    谢景宸扶额。

    他怎么有点同情那纵火犯了?

    吃了早饭后,苏锦没去栖鹤堂请安,直接和谢景宸出了国公府,去看被烧的天香楼。

    在看到天香楼前,他们先看到了被烧掉的客栈。

    苏锦,“……。”

    谢景宸,“……。”

    客栈的掌柜和伙计个个灰头土脸。

    看到苏锦掀开车帘路过。

    那眼神怒的几乎能把马车掀翻。

    他们东家已经够料事如神,知道和土匪比邻开铺子没好事,打算把铺子卖掉。

    结果铺子还没卖出去。

    铺子就没了。

    别说东家气晕了,就是他现在也是头重脚轻。

    “不会的书斋也烧了吧?”

    苏锦有点担心。

    她没打算重建书斋啊。

    没那么多钱。

    等下马车一看,还好,书斋还在。

    杏儿道,“昨晚刮的是南风,书斋没烧掉,客栈却烧了,咱们天香楼是不是被客栈给连累了?”

    想着,杏儿朝客栈瞪过去。

    客栈掌柜,“……!!!”

    客栈小伙计,“……!!!

    真的。

    要被这土匪小丫鬟给活活气死了。

    明明是他们客栈被牵连了好不好!

    本来客栈生意挺好的,遇到她们,就成这样了!

    书斋管事的过来,道,“是天香楼先起火的。”

    “看见没有!我们有人证!”客栈小厮叫道。

    书斋管事的瞥过来。

    客栈小厮缩了脖子,不再说话。

    苏锦见了,道,“怎么回事?”

    书斋管事的道,“昨晚,我发现天香楼着火,就让小伙计帮忙灭火,见火势大,让客栈小厮帮忙,人家不止袖手旁观,还冷嘲热讽,让我们书斋也别管,天香楼烧掉正好。”

    “结果他们在街上看热闹,后院飘进了火星子,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