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能在天香楼着火的时候,说出让书斋也别管的话。

    看来客栈并不知道书斋就是谢景宸的。

    否则决计说不出这样的话。

    看着还在冒烟的客栈——

    苏锦是一脸黑线。

    无话可说。

    这些人内心戏不要太丰富,简直就是戏精学院跳级优秀博士毕业生啊。

    她压根就没盯上他们,他们就觉得自己被盯上了,急于挣扎,她什么都没做,人家就灭自己手里了。

    然后,再把黑锅甩给她。

    书斋管事说话的时候。

    客栈掌柜和小伙计都瞪着他。

    在一条街上做了三年生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没发现他们居然是这样的阴险小人。

    居然踩着他们来讨好女土匪,他以为这样,人家就会放过他了?!

    书斋管事的说话声不大不小。

    四下又围着一堆看热闹的,本来还同情客栈被烧,这会儿知道是怎么被烧掉的,那些同情的眼神都收了回来。

    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幸灾乐祸把自己搭上的,还真是少见了。

    客栈被烧,也是活该。

    那些眼神看的客栈掌柜和小伙计就像是被针扎似的疼。

    还有更扎心的——

    他们转身离开时,被杏儿叫住。

    “哎,们先别走啊,们今儿怎么不摆牌子了?”

    “……。”

    “不会牌子也被烧掉了吧?”

    “……。”

    “那们家这块地现在卖多少钱啊?”

    “……。”

    这块地——

    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捅进他们心窝子,疼的他们呼吸都痛。

    昨天还是们家客栈,今天就变成们家的地了。

    客栈已经够倒霉的了,她能不能不要再往他们伤口上撒盐了?!

    不想理会杏儿,客栈掌柜和小伙计扭头就走。

    那边,楚舜几个骑马过来。

    坐在马背上,安南郡王问道,“们家这断壁残垣怎么卖?”

    没有对比,就不知道杏儿的这块地算中听的了。

    偏偏问话的是南安郡王。

    还是鼻青脸肿的南安郡王。

    客栈管事的不敢不回答。

    “三万两,南安郡王要买吗?”

    “买不起。”

    “……。”

    见南安郡王要走。

    客栈掌柜的忙上前将他拦下道,“南安郡王说笑了,您怎么会买不起呢,您要真想要,价格还能再商量。”

    “们商量下,给我一个最低价,超过两万两,我买不起,”南安郡王道。

    “……。”

    您干脆说两万两,让我们商量下卖不卖得了。

    客栈掌柜的肉疼。

    小伙计小声道,“真的要把铺子卖给他们吗?”

    “不然呢?还能卖给谁?”掌柜气闷道。

    “……。”

    “东家不是说,铺子卖给谁,也不卖给土匪吗?”小伙计道。

    “他们又不是土匪。”

    “您忘了,他们和谢大少爷是一伙的,”小伙计提醒道。

    “我能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掌柜的恼道。

    “那您还……。”

    “当不知道吧。”

    “……。”

    “东家问起来,就说前两天他们才被谢大少爷打劫过,已经闹掰了,这铺子是卖给同病相怜的人的。”

    “……。”

    经过一番自欺欺人的商议,掌柜和伙计一致同意卖掉客栈。

    南安郡王伸手,楚舜他们一人从怀里掏出五千两,一脸不舍的拍他手上。

    一人五千两,刚刚好两万两。

    南安郡王把银票给掌柜的,掌柜的给了南安郡王一张叠好的纸。

    南安郡王打开看了两眼,瞥向掌柜的,“胆子很肥啊,房子烧没了,给我一张房契,地契呢?”

    “烧没了。”

    “……。”

    南安郡主懵住了。

    “这是房子烧没了,房契还在。”

    “地烧不掉,地契却烧没了?”

    楚舜一脸黑线的问道。

    客栈掌柜的脸和他们客栈一样尴尬。

    本来房契地契都应该在东家手里的,因为要卖掉客栈,所以昨天都交给了他。

    他怕弄丢,特意藏在枕头下面。

    昨晚睡的迷迷糊糊的听人叫走水,披了衣服就出来看,忘了把房契地契带身上。

    等他想起来的时候,他的屋子已经被大火包围,他拼了命进去,结果拿的时候,地契掉在了地上。

    他想去捡,横梁砸下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地契化为灰烬。

    在古代,房契地契是唯一的产权证明。

    没有了地契,就是打官司到衙门,也不能证明这块地是客栈的。

    但有房契在,能证明房子是他们的,谁也抢不走。

    杏儿眨眨眼,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她转身去找苏锦,“姑娘,姑娘,南安郡王他们花了两万两买了几块烂砖头。”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四人齐齐黑线。

    说的好像他们是败家子似的。

    可拿不到地契,手里的房契只能证明这几块烂砖头是他们的。

    说他们花两万两只买了几块烂砖头也没错。

    南安郡王几个眼神不善。

    客栈掌柜的觉得手里的银票有点烫手。

    苏锦和谢景宸离的不远。

    南安郡王买下客栈的事,他们知道。

    客栈对他们有敌意,肯定不愿意卖给他们,由南安郡王他们出面最好。

    现在没有地契,问题就大了。

    毕竟地契能作假,万一铺子开起来,有人拿着地契找上门来,那时又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要先解决。

    苏锦望向谢景宸。

    “地契不能补办吗?”

    “能,但是很麻烦,”谢景宸道。

    “能就好。”

    苏锦抬脚走过去。

    客栈掌柜的在极力说服南安郡王几个,他们真的有地契,只是被烧掉了。

    楚舜几个看着我,我看着。

    “现在该怎么办?”北宁侯世子问道。

    楚舜望向苏锦和谢景宸。

    苏锦问道,“们两万两买的是房契地契吗?”

    南安郡王望向客栈掌柜。

    客栈掌柜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是房契和地契。”

    “是就好,南安郡王他们只拿到房契,也就是一半,他们付一半的钱,剩下的一半,等们把地契送上,再交给们,立字据为证,”苏锦道。

    “地契被烧了。”

    “可以补办。”

    “……。”

    “万一补办不了呢?”

    “那一万两们就拿不到,有字据在,如果将来地契出现纠纷,们东家负责。”

    “……。”

    “就这样办吧。”

    南安郡王一锤定音。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