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茶水嘀嗒从北宁侯世子脸上滴下来。

    他的脸已经找不到词能形容了。

    这土匪小丫鬟的脑回路和正常人差着十万八千里啊。

    为了支持他们卖炭,掏空腰包,沦落到街头吃面的地步就不说了,为了拿借条,差点被打个半死,最后还一人倒欠五千两——

    他们这不是花了五千两买了一顿拳打脚踢吗?

    北宁侯世子觉得胸前后背更疼了。

    四人同情的看着谢景宸。

    他们现在彻底理解他说的那家面条他吃不起了。

    和这样的土匪媳妇还有丫鬟同处一室,他们一点都不怀疑他喝西北风都是要赊账的。

    杏儿懵懵懂懂。

    见大家表情不大对劲。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突然,轰隆一声传来。

    吓了大家一跳。

    天香楼灰尘漫天。

    路人纷纷避开。

    被烧掉的天香楼一堵墙倒了。

    咳嗽声此起彼伏。

    大理寺卿正带着衙差在找纵火证据,咳嗽声是他们发出来的。

    一大清早,大理寺还没开门,巡城司的衙差就等在那里,等开门报案。

    别问巡城衙差为什么这么勤快。

    天香楼被砸点臭鸡蛋,巡城司帮着擦掉不是什么大事,可天香楼被烧,这么大的责任他们巡城司担待不起,不早点把锅甩给大理寺,怕自己遭殃啊。

    是以,苏锦和谢景宸还没来,大理寺的人就到了。

    楚舜看着被烧掉的天香楼,道,“大嫂还坚持开铺子卖炭?”

    “为什么不坚持?”

    “大嫂不怕铺子建好,再被烧一次?”

    “这有什么好怕的,如果大理寺这么无能,查不出纵火真凶,还让人再烧我铺子一回,我带人去烧大理寺。”

    “……。”

    灰头土脸出来的大理寺卿和衙差正好听到这一句。

    当时就震惊了。

    巡城司说她们不讲理,但是他没想到竟然是这般蛮不讲理的。

    还不能反驳——

    查不出真凶,可不是无能么?

    大理寺没少被人背后骂无能,但是当着面骂的,除了她们,就只有皇上了。

    咳咳!

    鉴于大理寺少卿是自家表哥的北宁侯世子轻咳一声道,“查不出纵火真凶,烧大理寺做什么?”

    苏锦还未说话。

    杏儿就瞪向北宁侯世子了。

    “帮大理寺说话做什么?和大理寺是不是一伙的?”

    “……。”

    “哼!大理寺连凶手都找不到,那还要大理寺做什么,我们从青云山搬到京都,可不是来被人欺负不还手的,侯爷说了,谁不让我们还手,我们就找谁麻烦,谁帮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

    “……。”

    楚舜拍拍北宁侯世子的肩膀道,“我看还是和表哥断绝往来吧,万一哪天真被这小丫鬟打成敌人,只怕北宁侯府都保不住了。”

    北宁侯世子一脸黑线,望向衙差道,“转告我表哥一声,他约我吃饭,我没空。”

    衙差,“……。”

    大理寺卿,“……。”

    谢景宸问道,“可查到点线索?”

    大理寺卿扯着嘴角道,“天香楼有被人泼火油的痕迹。”

    这几个字,大理寺卿说的艰难。

    因为找了半天,也只找到这么点线索。

    大理寺积攒的没查出来的陈年旧案里有不少纵火案,至今未破,那些案子的线索还要多一点。

    破烧毁天香楼的案子,大理寺卿没把握啊。

    他更没有把握天香楼修好后,不会再被烧一回。

    他更相信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话不是简单的恐吓。

    “皇上对内子开铺子寄予厚望,还望赵大人早日查出纵火真凶,”谢景宸客气道。

    “我大理寺一定不遗余力。”

    大理寺卿赶紧表态。

    苏锦恍然道,“差点忘了,皇上赏赐了我御笔题词,尽快找人做出来,给我挂上。”

    “好。”

    谢景宸答应的爽快。

    把匾额还给她,他就不用开铺子卖炭了。

    刚这样想——

    苏锦一盆水泼下来。

    “匾额我收回来了,炭铺还是要开的。”

    “……。”

    谢景宸嘴角隐隐抽搐。

    苏锦继续问道,“我要重建天香楼,最快多久能建好?”

    谢景宸没说话。

    楚舜摇着玉扇道,“只要钱到位,半个月足矣。”

    “半个月刚刚好,监督的事就交给们了。”

    “……。”

    “拿到尺寸,我会尽快把图纸画好送来。”

    “……。”

    巡城司的衙差心里平顺了。

    人家不只是使唤他们麻溜,连靖国侯世子她们也一样当小厮使唤的。

    楚舜几个惊呆了。

    “说真的,我母妃都没这么使唤过我,”南安郡王小声嘀咕道。

    “这是姑奶奶,”定国公府大少爷用扇子遮脸,小声回了一句。

    “……。”

    看着楚舜他们淤青的嘴角,苏锦吩咐杏儿道,“给他们一瓶祛淤青的药膏。”

    杏儿麻溜的从她装鞭子的小挎包里拿药膏。

    装的东西太多,一时间没翻到。

    她把鞭子拿出来。

    带出一小节蜡烛。

    苏锦,“……。”

    南安郡王把蜡烛捡起来,好奇道,“大白天的,这小丫鬟随身带蜡烛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怕姑娘用到,我才带的。”

    杏儿接过蜡烛放包里,把药瓶翻出来给南安郡王。

    该忙的忙完了。

    苏锦打算回府,她刚转身,就听北宁侯世子问,“先做什么?”

    “应该要先把这些没用的烂砖头拉去扔掉吧?”南安郡王道。

    “两万两买来的,舍得扔啊?”楚舜打趣道。

    “要舍不得,我就让人拉靖国侯府去了,”南安郡王道。

    “……。”

    “们几个还不快去,”南安郡王使唤道。

    大理寺衙差,“……。”

    他们是来查案的好不好!

    巡城衙差偷偷溜走。

    被楚舜叫住。

    “还有们几个也过去帮忙。”

    “……。”

    “人好像还不够?”

    “各家找二十个小厮来先用着吧。”

    “……。”

    苏锦一脸黑线。

    她望着谢景宸,“的这些兄弟到底靠不靠谱?”

    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应该把尺寸量好给她,她好画图纸吗?

    谢景宸给自己斟茶。

    “我也不知道。”

    “们不是好兄弟吗,居然不知道?”苏锦惊讶。

    “他们以前没干过正事,这是第一次。”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