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揣好银票。

    东乡侯出了御书房后,就换了一张愤世嫉俗的脸。

    怎么看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如果他们不是来的早,全程目睹了东乡侯对皇上连敲带诈,连蒙带骗的在揍人违纪小惩大诫后还拿到了两万两的赏赐,真的要替他愤愤不平了。

    两万两——

    在边关立了大功的将军都没几个能拿到这样赏赐的。

    不怪忠武将军看他不顺眼,要给他一点教训。

    这一家子土匪简直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范。

    不!

    是他们成佛了,屠刀还拿在手里!

    在青云山盘踞十几年,朝廷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皇上数次派人围剿,最后没能灭了飞虎寨,皇上自己落飞虎寨手里了。

    想着,谢景宸抬手扶额,无话可说。

    救了皇上,顺应招安,摇身一变封为东乡侯。

    这让那些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们怎么想,那些将军踩着多少将士的尸骨都没能爬到的位置上,东乡侯在作威作福后唾手可得,如何能不对东乡侯心生妒忌,除之后快?

    忠武将军是三太太的娘家兄长,没少来镇国公府,谢景宸从小就知道他。

    能把忠武将军的鼻梁打断,还是在崇国公袒护下,东乡侯武功果然深不可测。

    谢景宸有点怀疑他此番进宫到底是来捞人的,还是赶着来看岳父给他立威的。

    四下无人。

    徐徐清风吹来,送来一缕淡淡芬芳。

    谢景宸感觉到东乡侯瞥他的眼神十分不快。

    他有点如芒在背。

    不就看了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吗?

    至于看他哪哪都不顺眼吗?

    东乡侯翻身上马,握着缰绳,瞥了谢景宸道,“护好锦儿,我不允许她有任何三长两短,如果护不住她,就送她回东乡侯府。”

    丢下这一句,东乡侯就骑马走了。

    谢景宸眉头拧成一团。

    他望着苏锦道,“看来岳父大人知道崇国公和忠武将军是镇国公府什么人。”

    东乡侯对苏锦的疼爱,谢景宸一点都不怀疑。

    明知道这么做,会把苏锦置于险地,还这么做了,看来有非做不可的原因。

    扶着苏锦坐上马车,谢景宸也进去了,杏儿也跟上。

    苏锦揉太阳穴道,“我有点怀疑我爹是不是真的是为皇上才揍崇国公的。”

    方才她就想问了,只是一路上宫女太监时不时的路过,怕他们听见,所以强忍着。

    谢景宸不知。

    杏儿望着她道,“当然不是了。”

    苏锦,“……。”

    谢景宸,“……。”

    “确定不是?”苏锦问道。

    杏儿小脑袋瓜点的如捣蒜。

    “肯定不是啊,侯爷要真的只是帮皇上,他肯定先拿钱再办事,而不是办完事再要钱啊,万一皇上抵赖不给怎么办?”

    “……。”

    “而且侯爷也不会为了点钱,把姑娘置于险地的。”

    “……。”

    “侯爷在青云山的时候,就想弄死崇国公了。”

    “……。”

    “我爹和崇国公有仇?”苏锦问道。

    杏儿点头,“有啊,还很大呢。”

    “什么仇?”苏锦神情严肃。

    “就是前几年,朝廷运饷银从青云山下路过,侯爷带人劫了三万两,等回到京都,那些人却说侯爷劫了二十万两,让侯爷背了一个大黑锅不算,还派兵来灭我们。”

    “……。”

    “侯爷说大家都是土匪,一盘子肉,他才吃了一块,他们连盘子都端走了,还对咱们赶尽杀绝,欺人太甚,侯爷派人查了,这事和崇国公有关,那时候侯爷就想弄死他了。”

    “怕侯爷进京,会和崇国公对上,夫人是不想侯爷接受皇上招安的,但侯爷说他咽不下这口鸟气,他坦坦荡荡,绝不背黑锅,青云山的兄弟也赞同侯爷回京,一展拳脚。”

    “再后来,姑娘把姑爷抢了,夫人劝侯爷打消念头,别给姑娘惹事,侯爷说他再忍忍,等姑爷入土了,他再动手,反正也没几天。”

    某姑爷,“……。”

    脸黑成锅底色。

    苏锦扶额。

    这丫鬟实诚的,她绝对怀疑她转述的时候连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

    见谢景宸眸光喷火。

    苏锦安慰他道,“别生气啊,气大伤身,我爹已经很看重了,以我爹的急性子,还等到入土,而不是一咽气就动手,已经很难得了,这样想,心里是不是舒服点儿?”

    杏儿连连点头。

    在她们主仆的安慰下,谢景宸差点气绝身亡。

    苏锦,“……。”

    杏儿继续道,“本来侯爷就想揍崇国公,说看到他拳头都痒痒,夫人不许他无故挑事,现在崇国公自己凑上来的,侯爷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正好皇上也看崇国公不顺眼,侯爷肯定是看皇上得了便宜还骂他,心里不痛快,所以坑皇上点钱出气。”

    不用怀疑,苏锦绝对相信杏儿对她爹东乡侯的分析是完全正确的。

    她爹就是这么有仇必报,不肯吃一点亏。

    谢景宸看向苏锦,道,“一点黑锅难到还能比这个女儿的命更重要?”

    就算崇国公借他的名义贪墨了十七万两,他们飞虎寨打劫朝廷饷银,就是犯了王法的,朝廷派兵剿匪理所应当。

    直觉告诉他,东乡侯想弄死崇国公,绝对不只是因为背了黑锅这么简单。

    但想到自己遇到苏锦后,直觉这东西就没准过——

    谢景宸有点怀疑他的直觉是不是对的。

    没准儿人家东乡侯真的就只是这么想的。

    苏锦也觉得不大正常。

    但她和谢景宸的想法一致。

    东乡侯的脑回路,不能正常对待。

    苏锦松松脖子,笑道,“想那么多做什么,我应该不会那么倒霉。”

    谢景宸扶额。

    一受罚,就有人救她。

    铺子被烧都能正中她下怀,如果这都叫倒霉的话,那客栈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杏儿欢喜道,“姑娘当然不会倒霉了。”

    “在青云山的时候,侯爷和夫人要大少爷和姑娘每天都上三炷香。”

    “烧香真的很管用,姑娘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那么高的树,都只摔断了胳膊,没摔死。”

    “……。”

    “打那天后,姑娘经常偷偷的上香,还是成捆成捆的烧的,有一回,咱们还差点把祠堂给烧着了,夫人说,因为姑娘心诚,所以遇到姑娘,都是别人倒霉。”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