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苏锦甜甜的应下,走到老夫人身后,帮她捏肩。

    南漳郡主脸都紫了。

    一口气憋在胸前,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倒是没看出来这女土匪还会先发制人!

    不止堵住了老夫人的嘴,还拐着弯的把她狠狠的骂了一顿!

    谁要再阻拦她查清丫鬟的死因,谁就是杀人凶手——

    老夫人都不说话了,她还能再吭半个字吗?!

    二太太看看南漳郡主,又望望三太太,是想笑不能笑。

    都说蛮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飞虎寨和朝廷作对十几年,大少奶奶又是被土匪娇生惯养长大的,那就是不怕死的祖宗啊。

    她们这回是真遇上对手了,往后不愁没热闹瞧。

    站在老夫人身后,苏锦朝谢景宸瞥去一眼。

    谢景宸,“……。”

    他还能说什么?

    难怪东乡侯敢放心她们一主一仆就嫁进镇国公府来,两个就足以把镇国公府众人压的死死的,真多来几个,他不敢想象。

    苏锦用心帮老夫人捏肩,算算时辰,国公府的人应该快把大理寺卿找来了,捏不了一会儿,送上门来给她刷好感的机会不多,要好好珍惜。

    只是捏了一刻钟后,苏锦双手发酸。

    她眉头微皱。

    大理寺的人怎么还不来啊。

    她再等。

    又过了大半盏茶的功夫。

    总算是来人了。

    一模样清秀的小丫鬟进屋道,“刑部侍郎带着仵作来国公府了。”

    三太太脸色一沉,道,“刑部侍郎?国公府死一个小丫鬟,竟然劳烦刑部侍郎亲自来?”

    苏锦也诧异,她望着谢景宸,眨眼道,“不是请的大理寺吗?”

    谢景宸也觉得哪里不对劲。

    小丫鬟便道,“大理寺没空,小厮报案之前,东乡侯府往大理寺送了十几具尸体,大理寺抽不开身,便让小厮去刑部报案。”

    苏锦,“……。”

    谢景宸,“……。”

    “不愧是亲父女,步调都这么一致,”三太太阴阳怪气道。

    “……。”

    南漳郡主脸寒如霜。

    小丫鬟肩膀直抖。

    刚刚小厮领着刑部侍郎来,偷偷告诉大家,大理寺都怕了大少奶奶,听他说是大少奶奶报案,就直接把他往外推,“别逮着我大理寺不放啊,京都查案的衙门也不少,人命大案,归刑部管,去祸害刑部去吧,离的不远。”

    小厮被塞了一两银子做车马费,然后就被轰了出来,衙差把住门,说什么也不让小厮报案了。

    刚刚,总管都感慨,只见过报案的给衙门送钱的,还没见过衙门给报案的塞银子的,这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然后小厮就去刑部报案了。

    刑部侍郎就是这么来的国公府。

    谢景宸抬手扶额。

    京都这些衙门都怕他们父女了。

    苏锦收了手,乖巧道,“老夫人,我先回沉香轩,等忙完开铺子的事,日日来给您捏肩。”

    老夫人觉得浑身骨肉都酥软了,笑道,“去吧。”

    苏锦福身告退。

    等出了门,杏儿就道,“侯府哪来那么多尸体往衙门送?”

    “应该是出事了,”苏锦担忧。

    “姑娘,别担心,遇到侯爷,肯定是别人出事了,”杏儿道。

    “……。”

    “我也这么觉得。”

    “……。”

    可怜谢景宸见苏锦担忧,准备安慰两句,话才到嘴边,就被苏锦主仆的对话堵的没影了。

    小丫鬟跑着去栖鹤堂禀告的,苏锦和谢景宸往沉香轩走,正好在院门口和刑部侍郎碰上。

    谢景宸迎上去,道,“有劳陈大人跑一趟了。”

    “谢大少爷客气了,”陈大人笑道。

    苏锦福身见礼。

    陈大人笑了笑,谢景宸领着他和仵作进院子。

    被吊的丫鬟还躺在原来的位置,只是身上多了一层白布。

    仵作把白布掀开,丫鬟还保持之前从树下掉下来的状态,连眼睛都还是睁着的。

    仵作粗略的检查了下,道,“丫鬟确实不是被吊死的,具体死因,还得再查,我需要一间屋子。”

    院子里,四下都是丫鬟,他要当场开膛破肚,只怕这些小丫鬟得吓的晚上做噩梦不可。

    谢景宸让人把丫鬟的尸体抬到偏屋去。

    苏锦和杏儿在门外守着,谢景宸和李总管在屋内。

    约莫一刻钟。

    小丫鬟的死因就查出来了。

    要小丫鬟命的是一根短针,直插小丫鬟心口,伤口小,不易察觉,但这是致命伤。

    仵作查出丫鬟的死因,还苏锦一个清白。

    大夫来了之后,苏锦又让他检查从春兰枕头里搜出来的小药包。

    大夫仔细闻过后,道,“一包是泻药,另外一包是毒药,但不致命。”

    “怎么个不致命法?”苏锦眼神不善。

    她就不信大夫会不知道这是混合毒药。

    说些无关紧要的,看来是来的路上被人敲打了。

    大夫忙道,“服下不会有任何中毒的症状。”

    “是不是就跟包子馒头似的,服下不仅不中毒,还挺扛饿?”苏锦一脸我懂。

    随即,她又来一句,“它为什么叫毒药?我看它应该改名叫面粉才对。”

    大夫,“……。”

    谢景宸,“……。”

    刑部侍郎,“……。”

    大夫背脊发寒。

    苏锦转头看向刑部侍郎道,“看来这大夫是个庸医,我去砸他招牌,为民除害,不犯法吧?”

    刑部侍郎,“……。”

    他说犯法,大少奶奶您就不做了吗?

    轻咳一声。

    刑部侍郎道,“这事,不归我刑部管。”

    其实有卖身契的丫鬟被打死,不过是草席一裹,扔乱葬岗就算了,像大少奶奶这么较真,请仵作来验尸的极少见,毕竟家丑不可外扬,看来镇国公府其他人镇不住大少奶奶。

    顿了顿,刑部侍郎也补了一句,“其他衙门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苏锦瞥向大夫。

    杏儿轰人道,“可以走了。”

    大夫脸色惨白,忙道,“这毒药是不致命,但毒药会藏于体内,三年不散,事后服用马钱子,即可成为致命剧毒,大少爷体内有毒,一经服下,两个时辰之内,必定会毒发。”

    “那刚刚怎么不说?!”杏儿瞪眼道。

    “……。”

    “来的路上,两个小丫鬟路过,说了一句,不该说的少说,才能活的长久,我以为是说给我听的。”

    不是以为,就是说给他听的。

    小丫鬟说时候,还瞥了他一眼。

    苏锦心下冷笑。

    还真的是被人给敲打了。

    只是两个丫鬟路过闲聊,也算不得公然威胁,没法深究。

    大夫说完,颤巍巍道,“大,大少奶奶,我可以,可以走了吗?”

    “走吧。”

    大夫如得了特赦令一般,拎了药箱赶紧跑了。

    刑部侍郎也告辞,苏锦和谢景宸送他出府。

    李总管欲言又止。

    等出了二门,李总管忍不住道,“家丑不可外扬,今儿之事,还望陈大人和仵作……。”

    “我懂,”陈大人一脸了然。

    苏锦淡淡一笑,“陈大人,没领悟李总管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这事无需替国公府隐瞒。”

    李总管,“……。”

    大少奶奶,我不是这意思啊,领悟错了。

    陈大人一脸错愕。

    家丑不可外扬,不是这意思吗?

    苏锦继续道,“李总管对国公爷忠心耿耿,相公又是国公爷最疼爱的长孙,国公爷不在,相公差点被人毒害,这事传扬出去,才能让下手之人投鼠忌器,不然相公再出什么意外,等国公爷和大老爷回来,肯定会追查到底,还有我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镇国公府一定会天翻地覆,家宅不宁。”

    “与这么沉重的后果相比,区区一点面子算的了什么?”

    说完,苏锦望向李总管,“我领悟的没错吧?”

    李总管,“……。”

    他还能说什么呢?

    “大少奶奶说的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有劳陈大人了。”

    “……。”

    陈大人点头,笑道,“这回我是真懂了。”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个妙人。

    镇国公府她说了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