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马车徐徐在镇国公府前停下。

    苏锦站在车辕上,等谢景宸扶她下马车。

    谢景宸没有动。

    苏锦就那么看着她。

    外加一丫鬟也盯着他。

    谢景宸头大。

    丫鬟直接把她扶下来不就成了吗?

    他走过去,苏锦扶着他的手下来,笑道,“我还以为打了个喷嚏,有心里阴影了。”

    “习惯就好了,”谢景宸道。

    “……。”

    “把我的话说了,我说什么?”苏锦郁闷道。

    “……。”

    谢景宸一脸黑线。

    杏儿高兴道,“姑娘,咱们快回去看看侯爷给送了多少颗东珠吧。”

    “怎么性子这么急,”苏锦笑道。

    “难道姑娘就一点都不好奇吗?”杏儿道。

    “一点还是有的。”

    “……。”

    主仆两有说有笑的迈步进府。

    那边李总管迎上来,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回来了。”

    一边撇头吩咐小厮道,“把东乡侯带给大少奶奶的东西拿过来。”

    杏儿眼睛一亮。

    还以为要回沉香轩,才能见到呢,没想到就放在外院。

    “侯爷肯定是知道姑娘心急,才直接放在外院了,”杏儿道。

    李总管嘴角扯了下。

    不是东乡侯放在外院。

    而是大少奶奶就她这么一个丫鬟。

    这是东珠,不止珍贵,还数量多,怕丫鬟小厮手脚不干净,没敢让人往沉香轩送。

    很快,小厮就端了个托盘来。

    上面摆着大小三锦盒。

    杏儿性子急,直接把锦盒打开给苏锦过目。

    最上面的锦盒装的是大东珠。

    足足有八颗。

    圆润光滑。

    杏儿拿在手里,道,“姑娘,看,这好漂亮。”

    李总管站在一旁,看的都心急,这丫鬟也忒胆大了些,这么大的东珠,她就敢随便拿,万一摔了,磕着碰着了,将她杖毙都不够消气的。

    杏儿把东珠放回去,然后去打开第二个锦盒。

    谢景宸抬手扶额。

    朝廷每年都会进贡东珠,去年只进贡了六颗大东珠。

    皇上一口气赏了东乡侯八颗。

    怎么看都不寻常。

    无意瞥了第二个锦盒,满满一锦盒的东珠,中等个头,难得是一整盒大小都一样。

    谢景宸心都颤了下。

    果然——

    东乡侯嘴里的几颗东珠是不能真的当十以下看待。

    这都成百了。

    谢景宸瞥了第三个更大的锦盒一眼。

    估计得上千。

    “这东珠比刚刚大的还要好,”杏儿笑的合不拢嘴。

    苏锦失笑,真是个傻丫头,“大的更难得,更珍贵。”

    杏儿道,“可那么大的东珠做成头饰戴出去逛街,别人会说姑娘傻的,磨成珍珠粉敷脸又舍不得,远不及这小的实在。”

    苏锦,“……。”

    杏儿居然想拿东珠磨粉敷脸?

    这话,应该不是随便说的。

    “我以前用珍珠粉敷脸过?”苏锦问道。

    “经常敷啊,不过是普通的珍珠,”杏儿回道。

    “……。”

    普通珍珠,那也是珍珠啊。

    李总管一脸震惊。

    便是南漳郡主也没有这么奢侈。

    这丫鬟一定是在吹牛!

    心里这样想,李总管管不住眼睛往苏锦脸上瞥去。

    大少奶奶的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一看就是精心养护的,比府里的姑娘有过之无不及。

    不只是大少奶奶,就连丫鬟的皮肤都很好。

    杏儿端过托盘,道,“珍珠粉能美白,青云山上太阳大,姑娘又喜欢到处跑,每年夏天不用珍珠养着,估计姑娘现在不比李总管白多少了。”

    苏锦,“……。”

    谢景宸,“……。”

    李总管,“……。”

    一旁的丫鬟小厮差点笑出声来。

    居然拿大少奶奶和李总管做比较,这丫鬟铁定要被打死。

    谢景宸看看李总管的脸,再看看苏锦。

    最后得出一差点送命的结论——

    “珍珠粉一点没浪费,”他笑说。

    苏锦没忍住伸手在他腰间一掐。

    谢景宸疼的倒吸一口气。

    杏儿一脸懵懂。

    “我是又说错话了吗?”她问。

    “不算错,就是太实诚了点儿,”苏锦扶额道。

    “可这话是夫人说的啊,夫人说姑娘不敷珍珠粉,天天往外跑,迟早晒的跟侯爷似的,李总管比侯爷还要白一点,”杏儿道。

    “……。”

    苏锦想死。

    本想管教下丫鬟,结果把她娘都牵进来了。

    谢景宸望向李总管,问道,“岳父大人送了东珠就离开了?”

    李总管摇头,“东乡侯还去栖鹤堂喝了杯茶,问了问丫鬟下毒害大少爷、大少奶奶的事。”

    谢景宸心头又是一颤。

    “没出什么事吧?”苏锦问道。

    李总管深深的看了苏锦一眼。

    大少奶奶。

    那是亲爹。

    不了解么?

    巴巴的跑来一趟,能不出点事么?

    “东乡侯走后,南漳郡主请了太医进府,开了两剂平心静气的药,”李总管回道。

    “……。”

    “到底怎么回事?”谢景宸声音有点飘。

    李总管心底一叹。

    街上流言四起,说给苏锦和谢景宸下毒的是南漳郡主。

    东乡侯送东珠来的路上,正好听说了这事。

    然后,就亲自过问了下。

    崇国公被打断一根肋骨,南漳郡主本来就生气了,现在街上的流言又败坏她名声。

    对东乡侯,南漳郡主是看一眼,火气旺三分。

    说话激愤了些,讽刺苏锦心机深沉,让人散播谣言,诋毁主母名声。

    东乡侯淡淡的回了几句。

    “身为当家主母,连丫鬟背后的主谋都查不出来,累及名声,我看这恶名担的一点也不冤。”

    “我苏某出身草莽,不懂们京都的世家大族是怎么要脸,怎么不要脸的,锦儿是我和她娘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嫁进们镇国公府,不是来受委屈给人下毒的。”

    “小女要真在镇国公府出什么意外,别怪我苏某心狠手辣,宁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如果镇国公府的长辈都这么无能的话,以后镇国公府就小女当家做主了!”

    就是这几句话把南漳郡主气的不轻。

    李总管一脸忧愁,杏儿望着苏锦,欢快道,“侯爷都说镇国公府是姑娘当家做主,那镇国公府是不是已经是姑娘的了?”

    苏锦,“……。”

    谢景宸,“……。”

    李总管,“……。”

    咳咳!

    苏锦望向李总管。

    “郡主服药了吗?”她问道。

    李总管怔了下。

    大少奶奶这是在关心南漳郡主吗?

    “气头上,郡主把药打翻了,应该没喝,”李总管回道。

    “那再请个太医来,”苏锦道。

    “大少奶奶这么孝顺,郡主一定会感动的,”李总管奉承道。

    “但愿她会感动,”苏锦微笑。

    “……。”

    谢景宸扶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