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漳郡主一晕倒,屋子里乱作一乱。

    有丫鬟急于去请太医,被赵妈妈叫住,“先别去!”

    小丫鬟顿住脚步,回头看着赵妈妈。

    赵妈妈头疼。

    郡主被气晕,一旦请太医,大家必定好奇出了什么事,府里的太太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最擅刨根揪底,她们偷鸡不成蚀把米,传出去丢人啊。

    南安郡王他们得了便宜,不会把这事往外传。

    三千两铁定要不回来了,没了钱,不能再没面子了。

    赵妈妈掐南漳郡主人中。

    狠狠掐了几下。

    南漳郡主才醒过来。

    赵妈妈重新熬了一碗平心静气的药喂南漳郡主服下。

    怕再气晕南漳郡主,这事没人敢再吭半个字。

    沉香轩,后院。

    苏锦在帮谢景宸施针。

    这会儿时辰早,等泡过药浴,歇上半个时辰,正好吃晚饭。

    把最后一根银针扎上,苏锦拍拍手,道,“好好泡药浴,我去给调制去淤青的药膏。”

    “不用,”谢景宸道。

    “大少爷抹了药膏了,”暗卫道。

    “们的药膏效果一般,可以扔了,”苏锦道。

    “……。”

    “这药膏是皇上赏赐给国公爷,国公爷没舍得用,给大少爷的,”暗卫呐呐道。

    这可是贡药啊。

    满京都已经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了,就这么被大少奶奶给嫌弃了。

    暗卫无话可说。

    更叫暗卫和谢景宸无话可说的还在后头——

    杏儿道,“姑娘,皇上待咱们好,他的药膏一般,咱们多调制点,送点给皇上。”

    暗卫,“……。”

    谢景宸,“……。”

    “也好,过来帮忙,”苏锦笑道。

    她迈步下台阶。

    杏儿随手往灶台里塞了四五根柴,起身追上去。

    暗卫就那么看着她们进竹屋。

    他告诉大少奶奶药膏是皇上赏赐的,是让她收回那句药膏一般,以免对皇上不敬,不是让她们给皇上送药膏啊。

    为什么大少奶奶和丫鬟想的总和他们不一样。

    他都快不知道哪句话能说,哪句话不能说了。

    正走神,就听谢景宸闷声道,“下去撤几根柴。”

    暗卫赶紧下台阶。

    那边杏儿飞奔过来,从暗卫手里抢过火钳,飞快的把柴火扒来出来,红着脸道,“奴婢一时间忘了不是在烧菜,姑爷,奴婢对不起,别生奴婢的气啊。”

    这是杏儿在青云山养成的习惯。

    她喜欢帮着添柴,青云山上的厨娘也喜欢使唤她,经常让她帮着洗菜。

    一有人喊她,她就习惯往灶台里塞几根柴,以免自己回来晚了,到时候柴火烧尽了。

    刚刚苏锦喊她,她没多想,就往里面添柴了。

    杏儿道歉了,见没人应她,她又喊了一声,“姑爷?”

    暗卫道,“大少爷不会生的气,赶紧去帮大少奶奶吧。”

    大少爷要和她们见气,都不知道被气吐血多少回了。

    和大少奶奶还有丫鬟相处一个月,还能保持心平气和,往后这世上应该没人能让大少爷生气的了。

    杏儿一步三回头的回了竹屋。

    苏锦使唤她磨药材,很快杏儿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

    苏锦在煎药。

    杏儿抱着石舀走到苏锦身边,问道,“姑娘,这么多够了吗?”

    苏锦看了看粗细,道,“多磨点,送给爹爹和大哥他们。”

    杏儿连连点头。

    她坐回去,继续研磨。

    苏锦煎完药,倒入碗中。

    身后杏儿打开抽屉道,“姑娘,蒲黄没了。”

    “没了?怎么会没了,还有大半抽屉呢,”苏锦回道。

    “大半抽屉都磨完了。”

    “……。”

    苏锦看到磨完的蒲黄,双腿有点虚。

    让她多磨点,就全给她磨完了……

    “磨这么多做什么?”苏锦扶额。

    “送给侯爷他们啊,”杏儿道。

    送给他们也用不着这么多吧。

    “打算送多少?”苏锦问道。

    “一桶啊。”

    “……。”

    “送多少?”苏锦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桶。”

    杏儿吐字清晰,怕苏锦不明白,她还比划了下,“这么大一桶,侯爷买药都是按桶买的,别人给侯爷送药,也都是送一桶的。”

    “青云山上的兄弟们用什么药,侯爷和大少爷就用什么,有什么好东西,侯爷也先紧着他们,姑娘只送一点点的话,侯爷和大少爷根本就用不上。”

    “……。”

    难怪那些人愿意追随她爹了,她爹待人够真诚。

    见苏锦没说话,杏儿唤道,“姑娘?”

    苏锦笑道,“那就送一桶。”

    只是送一桶的话,不够的药材不止这一种。

    苏锦写下药方,等谢景宸药浴完,就让暗卫去买回来。

    竹屋没钱,杏儿回内屋拿。

    杏儿抱着锦盒回来,道,“姑娘,王妈妈和红袖等好一会儿了,没让她们走,她们不敢走。”

    苏锦扶额。

    至于这么胆小吗?

    不是她是真把王妈妈和红袖给忘记了。

    手头上的事一时半会儿也忙不完,东乡侯府也不差她一点药膏,当以开铺子为重。

    苏锦放下手头的活,迈步出了竹屋。

    先帮王妈妈和红袖敷脸,然后回后院帮谢景宸把银针取下来,再回去教小丫鬟捏肩。

    王妈妈之所以等这么久,实在是值得等。

    敷脸不过两天,老树皮般的脸光滑多了,服了药丸,晚上睡的香甜,早上还晚起了一刻钟,要不是丫鬟叫她,估计会一觉睡到天大亮。

    大少奶奶捏肩手法别具一格,累了一天,捏几下,她浑身的骨头就都松开了。

    万一走了,惹怒了大少奶奶,这样的好机会让给别人,她会悔的肠子泛青。

    左右老夫人知道她来了沉香轩,晚上半个时辰也不会说什么。

    王妈妈一脸享受。

    红袖在一旁学的认真。

    丫鬟们更是聚精会神,生怕错漏一点,因为苏锦说过几天她会亲自检查她们学的如何,学的好的有赏,学的不好的有罚。

    从小跨院出来,苏锦揉酸疼的颈脖子。

    丫鬟端着饭菜进屋,饭菜飘香,勾的人肚子里馋虫翻滚。

    屋内,谢景宸在窗户旁看书。

    苏锦洗了手才回来的,她直接坐下,看着桌子上的红烧鸡,她嘴角狂抽不止。

    她拿出筷子拨弄了下。

    杏儿数着,“一、二、三、四……。”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