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一脚迈过门槛。

    一阵欢快笑声就迸发出来。

    肆意愉悦。

    笑的暗卫都怕进了书房的谢景宸听到会气炸肺。

    杏儿要跟进屋,被暗卫拦下。

    等弄清楚大少奶奶为什么那么高兴后,暗卫就去书房找谢景宸。

    “大少爷,误会大少奶奶了,她不是在笑,”暗卫道。

    谢景宸眉头拧着。

    显然不信暗卫的话。

    那女人知道他背后被人那般编排,能忍着不笑?

    只怕笑的最大声的那个就是她。

    暗卫点头,“确实不是,大少奶奶和丫鬟去祠堂转了一圈,碰巧见到大姑娘她们在吃晚饭,逮了个把柄,所以心情好。”

    像大少奶奶和丫鬟这样胆大,说话无所顾忌的,只怕是祠堂的常客。

    逮到大姑娘她们挨罚吃饭,大少奶奶铁定高兴啊,回头她就能有样学样,南漳郡主要罚的话,头一个重重处罚的就该是她女儿。

    这个把柄不算是一道保命符,至少也是半道了。

    想到大少奶奶只有一主一仆,势单力孤,还能抓到大姑娘她们的把柄,暗卫无话可说。

    谢景宸眉头打了个死结。

    他这是误会她了?

    想到苏锦的气量——

    谢景宸抬手揉太阳穴。

    他站起身来,抬脚要走,被暗卫叫住,“大少爷是要去见大少奶奶吗?”

    “嗯。”

    “无故瞪了她,该给个说法,”他闷声道。

    他继续往前,被暗卫拦下。

    谢景宸望着他,眉头更皱。

    暗卫脑海中回荡着大少奶奶的笑声。

    他弱了声音道,“大少爷待会儿再去吧。”

    谢景宸瞥了他一眼,“为何要待会儿去?”

    暗卫欲言又止。

    “说!”谢景宸没耐心道。

    “我怕大少奶奶这会儿还没笑完,”暗卫硬着头皮道。

    “……。”

    谢景宸脸漆黑成炭。

    暗卫身子一寒,“我滚,我这就滚……。”

    话音未落,人已经闪身出屋子了。

    暗卫委屈啊。

    大少爷惹怒大少奶奶,大少奶奶逼问他,他敢不说实话么?

    大少爷不想大少奶奶知道这事,偏生是他们自己把这事捅给大少奶奶知道的。

    他知道实话不好听。

    可他不说,万一大少爷去了,知道大少奶奶在笑他,到时候生气,他不怕大少爷气大毒发,但大少爷肯定吵不过大少奶奶啊。

    就算吵的过,敢吵吗?

    大少爷可还指着大少奶奶给他解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想到最后这一句——

    暗卫懵了。

    这是大少爷的屋檐啊!

    他要大少爷在自己的屋檐下向大少奶奶低头,他会被活活打死的。

    谢景宸在屋子里恼了半天,等他想去内屋找苏锦的时候,内屋空无一人。

    苏锦和杏儿去了后院竹屋。

    屋子里多了两口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她让暗卫买的药。

    不得不说,暗卫的办事速度就是快。

    只是想到要调制一桶去淤青的药膏,苏锦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撸起袖子——

    开干。

    谢景宸在竹屋外站了会儿,见苏锦忙来忙去,就转身走了。

    苏锦这一忙,就忙到了月上中天。

    杏儿眼皮子都快黏到一起了,见苏锦也打哈欠,她强撑着眼皮道,“姑娘,都这么晚了,咱们能不能先睡觉,明天再继续啊。”

    “再忍忍,这些药都熬上了,放一夜,效果会大打折扣,”苏锦道。

    既然调制,就要确保药膏是最好的。

    这是苏锦的固执。

    再者熬夜对苏锦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来了古代后,每天睡的早,竟然有点扛不住了。

    见杏儿犯困,她道,“明儿白天多睡会儿。”

    苏锦不睡,杏儿只能陪着,为了精神,杏儿喝了一盏浓的发苦的茶。

    苦的她两边的眉毛都皱一起了。

    两座竹屋离的远,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到依稀捣药声。

    谢景宸看了一夜的书,有些疲惫了,他把书放下,起身出了书屋。

    远处灯火通明,依稀能看到人影。

    “她们在忙什么?”谢景宸问道。

    爷总算喊他了。

    暗卫闪身出现,回道,“大少奶奶在调制祛淤青的药膏。”

    “一晚上都在忙这个?”谢景宸诧异。

    “嗯。”

    谢景宸心底一股暖流划过,还没传到四肢百骸就被暗卫的话给截断了。

    “大少奶奶调制的药膏有点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忙完,要不爷您先回去睡吧,”暗卫道。

    “她要调制多少?”谢景宸问道。

    “一桶。”

    “……。”

    “她怎么不调制一缸,让我泡在里面,”谢景宸黑线道。

    “……。”

    “爷,您误会了,那一桶药膏是大少奶奶顺带调制送给东乡侯的。”

    “……。”

    “顺带?见过一瓶子顺带一桶的吗?!”

    “……。”

    谢景宸转身回竹屋,看书平复怒气。

    暗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少奶奶的确是为了爷才调制祛淤青的药膏的,只是顺带送给东乡侯的太多了点,顺带了一桶……

    夜,静静的流逝。

    半个时辰后,苏锦看着一桶祛淤青的药膏,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虽然过程很辛苦,但结果很值得。

    杏儿不在。

    木桶不合适装药膏,苏锦让杏儿去找瓦罐来。

    结果等了半天,杏儿给她拎了两酒坛回来。

    “姑娘,找不到瓦罐,酒坛可以吗?”她问道。

    “……。”

    “凑合吧。”

    酒坛干净的,但酒味飘香。

    装好药膏后,苏锦揉揉酸疼的颈脖子,打着哈欠,准备回去睡觉了。

    杏儿灭蜡烛,一边道,“姑爷还在看书,可用功了。”

    “这么努力?”苏锦惊讶。

    “奴婢喊他,他都没听见,”杏儿点头道。

    “……”

    是没听见,还是不搭理啊。

    苏锦有点怀疑。

    “走,拖他后腿去。”

    “咱们俩不一定能拖的动姑爷啊。”

    “……。”

    看来这小丫鬟是真困了,脑子都转不动了。

    走到竹屋前,苏锦用力的踩台阶,踩出踏踏声。

    谢景宸知道是她,他没抬头,信手翻了一页书。

    苏锦在门口站了会儿,没说话。

    暗卫走过去道,“大少奶奶。”

    苏锦瞥了谢景宸一眼,闷笑道,“镇国公府的傻大少爷,的傻主子,我的傻相公,是打算废寝忘食,看一夜的书吗?”

    暗卫,“……。”

    要不要一连用三个傻字。

    谢景宸耳力好,听到这话,脸直接黑成炭了。

    他瞪过来。

    眼神杀伤力极强。

    “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他磨牙道。

    “我让暗卫给抱床被子来,裹着被子看书,不容易着凉,”苏锦微笑道。

    谢景宸把书放下。

    他走过来,质疑道,“还知道关心我?”

    “是我相公,我当然关心了,”苏锦道。

    这话很中听。

    如果谢景宸没有听见苏锦小声嘀咕的话。

    “本来就够傻了,再着凉,还不知道傻到什么程度,”苏锦咕噜道。

    谢景宸听见了,脸更黑了。

    这女人——

    不给她一个教训,迟早被她气死。

    长臂一揽,他抱过苏锦的腰,脚下轻点,身子凌空,直接上了屋顶。

    站在屋顶上,苏锦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果断抱着谢景宸的腰不撒手,别想丢她在屋顶上。

    谢景宸,“……。”

    这女人的反应能不能正常点?

    很快,谢景宸就知道苏锦的反应算正常的了。

    还有一个更不正常的。

    回廊上。

    杏儿望着暗卫,一脸欣喜,“姑爷怎么知道我家姑娘喜欢在屋顶上看星星?”

    暗卫,“……。”

    什么看星星?

    大少爷那是在吓唬大少奶奶好不好!

    “但今儿太晚了,星星也不多。”

    杏儿提着灯笼下台阶,望着屋顶道,“姑爷,改天再陪姑娘看星星吧。”

    苏锦,“……。”

    谢景宸,“……。”

    “屋顶上有鸟屎,们别坐啊。”

    “……。”

    “我明天爬上去清理。”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