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府前。

    暗卫翻身上马,望着东乡侯府鎏金的匾额久久出神。

    脑子里一直徘徊着东乡侯说的两句话——

    买药的钱找皇上拿。

    不用跟皇上客气。

    他知道东乡侯跟皇上不客气。

    而且是一点都不客气。

    可是大少爷如何跟皇上不客气,让他开口找皇上拿钱啊?

    都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碰到东乡侯,那不是包子没了,那是连做包子的人都保不住。

    万幸的是,这一次被打劫的不是大少爷,是大少奶奶。

    东乡侯无意打劫了自己的亲女儿。

    暗卫有点想笑。

    怕东乡侯府小厮看见生疑,赶紧骑马跑了。

    回到沉香轩,正好苏锦也在书房,暗卫便把送药的经过禀告苏锦和谢景宸听。

    知道送了两酒坛药后,就被迫承包东乡侯府用的所有药。

    苏锦,“……。”

    谢景宸,“……。”

    咳咳!

    谢景宸闷笑一声。

    “被爹打劫的滋味如何?”他心情极好。

    苏锦眨眨眼,道,“被我爹打劫了,还能笑的这么高兴,想来滋味应该是不错,不愧侯府小厮夸心胸宽广,佩服佩服。”

    谢景宸,“……。”

    “被打劫的是,”谢景宸扶额道。

    “问清楚,我爹到底是打劫这个女婿,还是打劫我这个女儿,”苏锦微笑脸。

    “侯爷打劫谁都不会打劫姑娘的,”杏儿肯定道。

    “……。”

    暗卫懵了。

    他之前笑的太早了点儿,没想到大少奶奶会耍无赖,他道,“大少奶奶,大少爷没钱,也不会调制药膏,想送也送不了。”

    谢景宸想说的就是这句话。

    他端起茶盏,悠哉的喝了一口。

    那是爹,看着办吧。

    只是一口茶进嘴,还未咽下,就全喷了出来。

    “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啊,”苏锦笑道。

    “……。”

    “再说了,久病成良医,不用我教,也该会点的,”苏锦道。

    “……。”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拜师吧。”

    “……。”

    谢景宸扶额,“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拜师吧,”苏锦重复道。

    “再上一句,”谢景宸道。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苏锦眨眼。

    “我一点都不愉快,”谢景宸道。

    “……。”

    叫他怎么愉快的起来?

    她给亲爹送一回药,以后他爹的药就他全包了——

    还讲不讲道理了。

    想到这几个字。

    谢景宸浑身无力。

    他居然想和东乡侯,和他女儿讲道理,看来他是真的病的不轻了。

    苏锦望着他,道,“人之所以不愉快,是因为不满足于现状,却又无力改变现状。”

    暗卫,“……。”

    谢景宸,“……。”

    无法反驳。

    苏锦手撑着书桌道,“我现在给改变现状的机会,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谢景宸望着她,“什么改变现状的机会?”

    “等学会了我的医术,就不用靠我给解毒,别人再给下毒的时候,也能防备,”苏锦循循善诱。

    “我要多久才能学会?”谢景宸问道。

    “资质不错,又勤奋好学,十年足够,”苏锦认真道。

    “……。”

    十年?

    难道她五岁就开始学医术?

    “我要能活十年,敌人都该死绝了,谁给我下毒?”谢景宸道。

    “……。”

    “这话就太绝对了,怎么会没人给下毒,不是还有我吗?”苏锦道。

    “……。”

    谢景宸揉太阳穴,“不必再劝我,我扛不到十年后学会医术被下毒。”

    “为什么?”苏锦问道。

    “因为在那之前,我就已经被们活活气死了!”

    苏锦,“……。”

    杏儿,“……。”

    屋内,安静了半天。

    直到杏儿抹眼角的泪花。

    “姑爷的话,听的人好心酸,奴婢好想哭,”杏儿道。

    “……。”

    谢景宸脸黑成炭。

    他抬脚走人。

    暗卫默默的看了杏儿一眼。

    这丫鬟是一边心酸,一边补刀啊。

    已经修炼到气人的最高境界——

    用大实话伤人。

    不知道将来是哪个倒霉的上辈子没烧够香,遇到她,一定过的比大少爷还要凄惨。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姑爷不想学医术,就别让他学了,让他找皇上拿钱就行了。”

    苏锦,“……。”

    暗卫,“……。”

    这丫鬟是不是以为找皇上拿钱是件很容易的事?

    苏锦一直有个疑问,她问道,“我爹和皇上是不是以前就认识?”

    看皇上也不像个昏君,但对她爹却格外的容忍,这太不正常了。

    毕竟她爹也算是蔑视皇权的典范了。

    “不认识啊,”杏儿摇头道。

    “不认识,皇上怎么格外的容忍我爹,就因为我救过皇上?”苏锦道。

    “皇上可能是上当了,”杏儿想了想道。

    “……。”

    “上什么当?”苏锦好奇。

    “前年,有人上山劝侯爷招安,不然朝廷会派重兵围剿我们青云山,侯爷送走那人后,就和夫人商量这事,”杏儿道。

    “夫人说就侯爷的臭脾气,招安就是进京被人关门打狗,即便招安,也要想个万全之策,不能让多年心血付之东流。”

    “夫人说皇上好骗,便让青云山的兄弟扮成道士,在一棵菩提树下等皇上上勾。”

    “……。”

    “等了皇上足足大半年,道士才见到皇上,告诉皇上,他将来会遇到一个凶狠霸道,把朝堂搅的乱七八糟,把他气的死去活来的臣子,这个臣子会找他要钱要权,他还有一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女儿,让皇上重用他,将来他会帮皇上实现心中的愿望。”

    “……。”

    “帮皇上实现什么愿望?”苏锦好奇。

    “奴婢不知道啊,夫人说是人都有愿望,皇上也不例外,如果皇上问的问题答不上来,就说天机不可泄露。”

    “……。”

    她娘深谙道士骗人的精髓啊。

    “所以皇上当真了,对我爹格外的宽厚?”苏锦一脸黑线。

    “皇上好骗嘛。”

    “……。”

    这么明显的骗局,皇上也能上当,确实好骗。

    屋外。

    谢景宸,“……。”

    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可是欺君死罪。

    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还说皇上好骗。

    要命的是皇上真相信了。

    皇上这么容易上当。

    他是不是该听岳父大人的进宫骗钱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