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望着暗卫。

    暗卫都不知道眼睛看哪里合适。

    他没有消遣大少爷,这书真的是赵太医给他的。

    给他之前,还问他大少爷大少奶奶有没有圆房,他当时还纳闷赵太医怎么这么八卦。

    虽然说实话有点丢人。

    但因为和病情有关,他还是如实说了。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并没有圆房。

    赵太医什么都没说,从抽屉里翻了半天,把压箱底的“药方”翻出来,包好扔给了他。

    夜深了,风也大。

    他看不懂药方,赵太医也不敢糊弄他,所以没看就直接带回来了。

    他哪里知道会是这个。

    没听说这个也能治病啊。

    暗卫望着谢景宸,清了清嗓子,道,“大少奶奶不让丫鬟说,莫非是因为羞于启齿?”

    谢景宸觉得暗卫说的有道理。

    应该就是这样。

    太医都知道的事,以她的医术,不可能不知道。

    药方是拿到手了,但这药怎么吃啊?

    谢景宸坐在书桌前,盯着书半晌没动。

    暗卫站在一旁。

    谢景宸几次瞥头看他。

    暗卫也望着他。

    最后谢景宸皱眉,暗卫才后知后觉,知道自己有多没眼色,赶紧出了屋。

    等他走后,谢景宸才把书拿起来,信手翻看。

    他还脸皮厚到当着暗卫的面看春、宫、图能面不改色。

    等把药方过了一遍,谢景宸觉得自己这味药像是煮过一般,浑身发烫,喝了一盏凉茶,他才把书揣上,回了内屋。

    风很大,吹的窗户哐啷啷作响。

    苏锦靠在大迎枕上,杏儿拿了小暖炉来,道,“姑娘,要的暖炉。”

    苏锦接过暖炉,拿来暖小腹。

    温暖的感觉,驱散了几分疼痛。

    “姑娘,暖炉有用吗?”杏儿问道。

    “没什么大用,缓解一点是一点吧,”苏锦呼气道。

    “都怪姑爷不好,”杏儿道。

    “没错,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做什么!”苏锦道。

    杏儿望着苏锦。

    一脸懵懂。

    她是怪姑爷没能治好姑娘的病。

    姑娘为什么怪姑爷长的好看?

    杏儿哪里知道苏锦是怎么想的。

    要不是他长的太好看,怎么会让苏锦把他给捆了,偏他还不反抗,背后下手,苏锦一头撞死,她穿了来。

    他长的丑一点,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她也就不用来接手这么一副来大姨妈没有姨妈巾,却有姨妈痛的娇躯。

    谢景宸走到珠帘外,正好听到这么一段对话。

    他眉头拧了拧,抬脚走了进来。

    苏锦两眼瞪着他。

    谢景宸默了默道,“我去洗个澡,就来给治病。”

    苏锦,“……。”

    看着谢景宸转身离开。

    苏锦脑门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还会治病?

    开什么玩笑啊。

    就算久病成良医,那也不会治她的毛病啊。

    杏儿努努嘴道,“治病还先洗澡,姑娘,姑爷是不是报复不给他解毒先挑丫鬟啊?”

    “不至于这么记仇吧?”苏锦道。

    “那姑爷为什么先洗澡啊,难道洗澡比给姑娘治病还重要?”杏儿觉得自己猜的没错。

    没法解释。

    苏锦把暖炉挪了个位置,继续靠在大迎枕走神。

    大半刻钟后。

    谢景宸回来了。

    他进屋,摆手道,“退下吧。”

    杏儿眨眼,“姑爷不是要给姑娘治病吗,我得在一旁看着。”

    谢景宸,“……。”

    “退下,”谢景宸道。

    声音冷沉了几分。

    杏儿往床榻边挪了挪,望向苏锦。

    苏锦皱眉,这厮搞什么鬼啊,故意把杏儿支开,她倒要看看了。

    “夜也深了,回去睡觉吧,”苏锦道。

    谢景宸让她出去,姑娘让她回去睡觉,杏儿能怎么办,她只能听话。

    出屋之后,把门带上。

    屋内,苏锦望着谢景宸道,“我还没教医术,就又出师了?”

    “找太医开的药方,”谢景宸坐到床边道。

    原来是找太医拿的方子。

    苏锦伸手,“药方呢,给我看看。”

    “确定要看?”谢景宸道。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苏锦疑惑。

    谢景宸就把怀里的带的“药方”拿给苏锦看。

    苏锦看到那三个大字。

    再看准备脱衣的谢景宸。

    苏锦整个人直接成了煮熟的螃蟹。

    “这是哪个庸医开的药方,看我不打死他!”苏锦气的炸裂。

    “赵太医医术不错,绝非庸医,”谢景宸道。

    “他要不是庸医,就直接给我开砒霜了,那样我会死的更痛快一些,”苏锦眸底闪着小火苗。

    没见过这么一本正经的耍流氓的。

    大哥,挑错时间了!

    谢景宸眉头拧成麻花。

    他望着苏锦。

    苏锦深呼吸。

    她不说自己为什么痛,这厮居然去问太医,还给他开了这么张“药方”。

    药方没有问题。

    但开错的时间。

    别回头去找太医,她的脸还要不要了。

    苏锦瞪着谢景宸道,“我是来葵水才肚子疼的!”

    谢景宸,“……。”

    他怔在那里。

    苏锦看他,仿佛就是几行大字。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干什么?

    “我去关窗户,”他说。

    他转身走了。

    嗯。

    去关书房的窗户。

    苏锦,“……。”

    “的书啊,不要了?”苏锦喊道。

    谢景宸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锦看着手中的书。

    准备扔小榻上去。

    最后眉头挑了一挑。

    把差点扔出去的书收了回来。

    差点犯傻啊。

    多好的送上门来调戏的机会,差点错过。

    苏锦嘴角往上勾了勾。

    靠着大迎枕欣赏起古代“药方”来。

    这一看就是半天。

    等谢景宸觉得她差不多应该睡下了,方才回屋,隔着珠帘就见苏锦在看那本书。

    看见他过来,她一脸灿笑,“来来来,我们两一起研究下这药方。”

    谢景宸,“……。”

    这女人!

    那可是春、宫、图!

    他是男人。

    有这样邀请他一起欣赏的吗,即便他是她夫君。

    “能不能矜持点?”谢景宸道。

    “……。”

    苏锦惊呆了。

    这厮拿春、宫、图给她看,又要她矜持。

    这难度系数也太大了点吧?

    苏锦默了默,道,“行吧,我矜持点和研究药方。”

    她挪了挪屁股,让自己看上去端庄几分。

    谢景宸,“……。”

    他眸光从苏锦手上的书上扫过去。

    那是他给自己挖的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