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竹屋内,苏锦正坐在那里喝茶。

    突然一声惨叫传来,听得她都颤抖了下,洒出来两滴茶水。

    杏儿捂着耳朵进来,脸上的笑容灿烂的晃人眼睛。

    “出什么事了,怎么叫的这么惨?”苏锦问道。

    “北宁侯世子帮南安郡王拔仙人掌的刺,只拔出来一半,”杏儿笑的肚子疼。

    “……。”

    “定国公府大少爷帮忙,也断了几根,”杏儿同情道。

    “……。”

    苏锦扶额。

    说他们是损友,还真对得起这两个字,坑完这个坑那个,这四人凑到一起,这日子是过不完的热闹啊。

    难怪谢景宸说他们没干过正经事了。

    正经事交给他们,都能给整成不正经,芝麻大的事给整成西瓜大。

    杏儿走上前,问道,“姑娘,他们让我来拿针。”

    “我只有银针,没法挑刺,”苏锦道。

    “夫人给姑娘准备的陪嫁里有,就是不知道塞哪个箱子里了,”杏儿道。

    “现在找耽误时间,直接去找院子里的小丫鬟拿,”苏锦道。

    她们只有一主一仆,她又忙的很,杏儿和她基本上是寸步不离,是以那些陪嫁都锁在库房内,都还没仔细看过。

    杏儿转身走,苏锦提醒道,“不要生锈的针,挑刺之前要用火烤一下。”

    “奴婢记下了。”

    杏儿一阵风跑去前院,逮着一丫鬟就问她要绣花针。

    丫鬟被问懵了,“绣,绣花针?”

    “不要生锈的,”杏儿道。

    “等会儿,我回屋给拿,”丫鬟道。

    杏儿等了一会儿,小丫鬟就把绣花针拿了来,有五六根。

    杏儿挑了两根,就直奔回后院了。

    院子里的丫鬟围上来,道,“大少奶奶连针都没有吗?”

    另外一丫鬟则道,“她只拿了针,也没拿线啊。”

    杏儿捂着眼睛走到门口,背对着屋内道,“我把针拿来了,我家姑娘说用之前要用火烤一下。”

    楚舜接了绣花针,定国公府大少爷点了油灯过来。

    北宁侯世子拿针烤火,烤了半天,结果快挑刺的时候,手一抖,针掉地上了。

    南安郡王想死,“能不能靠谱点儿?”

    北宁侯世子轻咳两声道,“我是第一次拿绣花针,不大习惯。”

    南安郡王趴在小榻上,眼神哀怨。

    不就是个第一次。

    谁还没有了。

    他不是第一次翻墙摔倒。

    第一次被仙人掌扎的形象全无。

    现在还要被针扎!

    刚想着,屁股一疼。

    扎心的疼。

    南安郡王没忍住,嚎叫了起来。

    杏儿捂着耳朵飞快的跑了。

    竹屋内,楚舜问道,“挑出来了吗?”

    北宁侯世子没说话,整个人大写的尴尬。

    楚舜瞥了一眼,扎偏了。

    刺在南安郡王屁股上,也不好凑太近,扎不准很正常。

    北宁侯世子让楚舜来。

    楚舜扎的更偏。

    默默的把针递给了定国公府大少爷。

    ……

    最后,南安郡王怀疑了,“们到底是给我挑刺,还是趁机扎我?”

    楚舜几个看着我,我看着,最后道,“这刺太小了,不好挑出来,要不拿刀把扎刺的这一小块挖掉吧?”

    南安郡王,“……!!!”

    他望着谢景宸,“景宸兄,还是来吧。”

    谢景宸伸手,北宁侯世子把针给他。

    谢景宸道,“刀。”

    南安郡王泪流满脸。

    “给我传太医吧,”他奄奄一息道。

    太医再不来,怕是要死在他们手里了。

    上回寿宁公主来,最后被抬回宫的,他就该吸取教训的。

    暗卫去前院传话,让人传太医进府,越快越好。

    暗卫吩咐完,转身回后院。

    身后,丫鬟们面面相觑。

    大少爷这是又毒发了?

    还以为娶了大少奶奶,冲喜管用,大少爷不会再毒发了,看来冲喜也只能管一时。

    暗卫叮嘱越快越好,所以李总管派人去请了离王府最近的赵太医来府里。

    赵太医匆匆赶来,被丫鬟领着去了后院。

    上台阶时,看谢景宸站在那里,赵太医有点懵,再进屋一看,南安郡王躺在小榻上。

    赵太医扶额。

    怎么是来医治南安郡王的?

    他把药箱子放下,准备给南安郡王把脉,南安郡王道,“把什么脉,快帮我把仙人掌的刺拔出来。”

    赵太医,“……。”

    等看见南安郡王臀上针孔比仙人掌刺还要多。

    赵太医心底涌起一阵同情。

    有太医出马,很快就把小刺拔出来了,再就是上药。

    楚舜把药膏递给赵太医,赵太医看过后,夸道,“这药膏不错。”

    涂过了药膏,南安郡王换上谢景宸的锦袍,不动还好,一动就疼的他额头打颤。

    他是一刻都不想在镇国公府待了。

    他转身要走。

    楚舜看着谢景宸道,“别忘了给我们送钱去啊。”

    暗卫伤寒了,把给楚舜他们送银票的事给忘了。

    他们四个等的无聊,就干脆直接来找谢景宸拿钱,这才有了仙人掌的意外。

    出了竹屋,楚舜往前院走,南安郡王往来的地方走,他道,“还敢翻墙啊?”

    “不翻墙,难道要我这样走出去?”南安郡王咬牙道。

    “……。”

    看着南安郡王往墙下走,杏儿没见过这么喜欢翻墙的,也不怕再被扎一回。

    想到南安郡王叫的那么惨。

    杏儿决定留一块不种仙人掌,专门给他们翻墙用。

    南安郡王几个是翻墙进的沉香轩,却是骑马来的,这会儿回去是个大麻烦。

    南安郡王强忍着骑上马背,其中疼痛不提也罢。

    要命的是,他们回天香楼前,苏崇也骑马过来,道,“郡王爷骑马的姿势格外的潇洒啊。”

    南安郡王,“……。”

    楚舜几个憋出内伤来。

    这就算了。

    等进了凉亭,南安郡王站着,苏崇挪了挪屁股道,“别客气,坐啊。”

    南安郡王摇头,苏崇伸手一拽。

    南安郡王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嗷!

    南安郡王叫出声来。

    楚舜几个呛了喉咙,咳嗽不止。

    从镇国公府小心翼翼,一路呵护回来支离破碎的面子,最终还是掉了一地。

    南安郡王要走,再待下去,这条命可能真的要葬送了。

    他要走,苏崇不让,道,“我来就是找的。”

    “找我?”南安郡王心肝儿颤。

    苏崇点头,望着他道,“上回说过永安侯是姑父?”

    南安郡王,“……。”

    今儿一天,不但多了点伤,还多了一个姑父?

    咳咳!

    “是我姑父,”定国公府大少爷默默道。

    “……。”

    “我姑父怎么了?”定国公府大少爷问道。

    苏崇清了清嗓子,将记错人的尴尬掩去,道,“皇上派他做运粮官运送粮草去边关,我爹看中那差事了,大家兄弟一场,我来给报个信。”

    定国公府大少爷,“……。”

    这是送信,还是下战书啊?

    “运送粮草又不是什么好差事,这有什么好看中的?”楚舜道。

    “……。”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苏崇道。

    “……。”

    “我爹的想法,除了揍我,其他的我从来没猜准过,”苏崇叹气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