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眉开眼笑。

    钱对青云山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侯爷说会有人想不开给他送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想不开给她送钱呢。

    她等几天就是了。

    杏儿过来帮忙,屋外小丫鬟站的远远的喊道,“大少奶奶,孙妈妈来了。”

    “她来做什么?”杏儿小脸不快。

    苏锦放下手里的活,迈步去前院。

    孙妈妈陪着笑脸,手里拿着荷包道,“这是大少奶奶的丫鬟月钱。”

    苏锦有点无语。

    找她们拿,不给。

    不要了吧,又巴巴送来。

    送来就会收吗?

    “国公府说的对,杏儿的月钱,该东乡侯府给,”苏锦笑道。

    “这怎么行呢,丫鬟是住在镇国公府的,吃穿用度都该国公府负责,”孙妈妈笑道。

    杏儿小脸一臭,“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孙妈妈陪笑道,“刚刚是我糊涂了。”

    杏儿望向苏锦,她都承认错了,是揍她一顿就算了,还是多揍她几顿?

    苏锦微微一笑,道,“东乡侯府给杏儿的月钱是十两银子。”

    孙妈妈,“……。”

    这是打劫吗?

    孙妈妈觉得手里的荷包有点沉,虽然里面才一两五钱银子。

    杏儿朝孙妈妈努嘴,随着苏锦转身回后院。

    孙妈妈能怎么办,她只能回去气南漳郡主了,好在这事不是她挑起的,怪不到她头上来。

    赵妈妈气大了,“十两银子?!寻常人家的姑娘都没有这么多的月钱!”

    “大少奶奶是这么说的,”孙妈妈低声道。

    人家是土匪,银钱得来的便宜,也没多少丫鬟伺候,想来这月钱也给的随意,人家要给丫鬟十两,谁也拦不住啊。

    人家也不是非要不可,不给,东乡侯府给。

    赵妈妈眸光喷火,不知道怎么办好。

    给了十两,郡主脸面无光,府里的下人也意见颇多。

    可要不给,这丫鬟在镇国公府里上蹿下跳,都不能拿家规罚她了。

    都怪她乱出什么馊主意,完全没料到那土匪丫鬟不按常理行事。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

    “给她,我倒要看她有没有命花!”

    南漳郡主声音冰冷,眸底寒芒毕露。

    但这钱也不是随便给的,毕竟还要顾及南漳郡主的脸面。

    是以,见到苏锦后,孙妈妈把荷包送上道,“大少奶奶虽然只带了一个丫鬟进来,但这一丫鬟就很能干,不但胆大还聪慧机智,远胜过其他丫鬟七八个,一个丫鬟干七八个丫鬟的活,领七八个丫鬟的月钱也应当,但大少奶奶身边只有一个丫鬟伺候总归不行,这月钱送来,大少奶奶记得添置丫鬟。”

    杏儿看着孙妈妈道,“虽然夸的我很高兴,但我怎么觉得不大对劲啊,就送十两来,多找几个丫鬟,我的月钱不是就少了吗?”

    孙妈妈,“……。”

    大少奶奶的丫鬟怎么就不知道见好就收啊。

    丫鬟没来之前,她一直拿十两不就行了吗?

    就算只能拿一两个月,那也很不错了,她还想一直拿十两不成?

    苏锦瞥了孙妈妈一眼,淡淡道,“是我话没说清楚吗?”

    孙妈妈身子一凛,连忙道,“没有,大少奶奶的话说的很清楚,这钱就是给丫鬟的,回头添了丫鬟,月钱另算。”

    “这还差不多,”杏儿道。

    她把月钱拿在手里,高兴的眉眼弯弯。

    镇国公府的人真是太好欺负了。

    姑娘两句话,就让她月钱长了五倍还不止。

    孙妈妈后背湿透,出了门,风一吹,冷的她打了个哆嗦。

    踹好银子,杏儿跟随苏锦去后院忙。

    一个时辰后。

    看着调制好的药粉,苏锦有点犯难了。

    不知道该给谁用好。

    南漳郡主嫌疑最大,但给她用不是上上之选。

    她打落牙齿和血吞,这事就闹不大,也就没人知道有人算计她。

    苏锦左思右想,最后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只是怎么下手有点困难。

    苏锦对杏儿道,“把剩下的熏香带上,我们去前院走一趟。”

    杏儿连连点头。

    彼时天边晚霞绚烂,倦鸟归巢。

    苏锦带着杏儿去前院,一路上丫鬟婆子都盯着她看,不知道她这会儿去前院做什么,这都是吃完饭的时辰了。

    苏锦去找管胭脂熏香的陈妈妈。

    看到苏锦来,陈妈妈都有点儿怕,上前道,“大少奶奶怎么来了,可是熏香不得您喜欢?”

    苏锦淡淡一笑,“熏香不错,就是不合适我用,用了心烦气躁想打劫人。”

    陈妈妈眼神微闪。

    这点小动作没有逃过苏锦的眼。

    要不是为了挖出她背后的人,胆敢做帮凶算计她,她绝饶不了她。

    “还有没有其他熏香?”苏锦问道。

    陈妈妈忙把熏香给苏锦看,不愧是镇国公府,就是熏香种类都有八九种以供挑选。

    只是苏锦都不喜欢,她道,“除了这些,没别的了?”

    “只剩下老夫人喜欢的檀香了,”陈妈妈道。

    “我闻闻,”苏锦道。

    陈妈妈把檀香拿出来,苏锦拿了轻嗅,“倒是好闻。”

    陈妈妈忙道,“这是极品檀香,珍贵难得,买的不多,不便匀点给大少奶奶您,您要也喜欢,奴婢尽快买来给您,老夫人离了檀香,夜里睡不着觉。”

    “我就说说,又没有要,”苏锦道。

    “……。”

    苏锦把檀香放下道,“下回给我送点檀香去。”

    “要极品的,”杏儿叮嘱道。

    陈妈妈连连应是。

    苏锦转身出门,屋外两丫鬟一边扫落叶,一边闲聊。

    “崇国公丢了那么大脸,听说崇老国公躺在床上都气的吐血了,”丫鬟道。

    “咱们大少奶奶的爹也太凶悍了,五百铁骑全给扒了,换做是谁都得气坏,”另一丫鬟道。

    “可崇老国公不是一般人,他救过先皇,他气吐血,皇上肯定要罚东乡侯,”丫鬟道。

    “……。”

    聊着聊着,见杏儿瞪着她们,赶忙低头,不敢再吭半个字。

    杏儿担忧的看着苏锦。

    苏锦一脸坦然,就她爹的本事,皇上就算罚,最后十有八九会以被她爹打劫收场。

    她已经习惯了。

    但很快,苏锦就发现,她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东乡侯府的人。

    永远都猜不到他们会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