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老国公救过先皇,是皇家的恩人。

    崇老国公缠绵病榻三年,皇上每年都会去崇国公府探望他老人家,以示皇家不忘他的恩情。

    崇老国公被东乡侯气的吐血,连丫鬟都觉得这是大事,何况是皇上和百官了。

    第二天,议政殿上,一堆人弹劾东乡侯。

    嗯。

    齐心协力,气势逼人。

    因为东乡侯不在啊,这时候不狠狠的弹劾,回头他回来了,就站在朝堂上,轻飘飘瞥过来一记“是活的不耐烦了还是想死的”表情,他们就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最好是能把东乡侯赶出朝廷,哪怕是赶回青云山做土匪也好。

    再让他在朝堂上待下去,天知道哪天矛头就对准了他们,惹不起,轰远点儿。

    皇上也没想到这件事崇老国公都知道了,而且还气的吐血,众怒难犯,当着百官的面,皇上承诺一定会严惩东乡侯。

    至于怎么个严惩法,也没人知道,皇上表了态,百官也不好再咄咄相逼。

    难道要皇上派人去追东乡侯吗?

    崇国公就是追人,才丢的脸,最后气的崇老国公吐血。

    连崇国公都不放在眼里了,何况是其他人。

    皇上也派人把东乡侯府围住了,总不至于现在就把人下大狱,东乡侯是副运粮官,他有权决定挑选运粮官兵,算起来也没什么大错,崇国公追人有些严重了些。

    一切都要看东乡侯能不能把粮草运到边关,又运多少去,罪证确凿了再处置不迟。

    只是百官弹劾,最后也不过逼皇上表态,不免有些郁闷。

    东乡侯府。

    虽然唐氏被禁足,但朝堂上发生的大事,她还是知道的。

    对于崇老国公被气的吐血,唐氏想了想,吩咐苏崇道,“去崇国公府探望下崇老国公。”

    苏崇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娘,让我去探望崇老国公?”

    “没听错,就是让去,”唐氏道。

    “他一个老人家,已经被爹气的吐血了,我再去,有违咱们青云山尊老爱幼的传统,”苏崇道。

    “什么尊老爱幼?”苏阳在一旁啃果子,一脸不满。

    他还不到七岁,不够幼吗?

    可爹揍起他来比谁都厉害!

    凑他的时候,他是大人。

    不让他出府的时候,他又是小孩子了。

    苏小少爷心累,连啃果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唐氏望着苏崇道,“是让去代替爹跟崇老国公赔句不是,态度恭敬点儿。”

    苏崇惊呆了,他爹什么时候跟人赔过不是?

    “娘,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苏崇摸不准道。

    “……。”

    唐氏瞪着他。

    苏崇默了默,道,“娘,您确定要我翻墙去见崇老国公,您就不担心我会被当成刺客给灭了?”

    “从崇国公府大门进,他们不敢拿怎么样,”唐氏道。

    “……。”

    翻墙都不一定进的去,娘居然让他走大门。

    这是对他新的考验吗?

    难度很大啊。

    不过娘这么看的起他,这要不进去溜达一圈,都说不过去。

    唐氏备了礼,苏崇就出了东乡侯府。

    半道上,他想了想,掉头去了镇国公府。

    竹屋内,谢景宸正在忙着誊写。

    小丫鬟跑过来道,“大少爷,大少奶奶的兄长,东乡侯府大少爷找您有事。”

    找他?

    谢景宸蹙眉。

    昨儿不是才见过吗?

    把笔放下,谢景宸起身迎了出去。

    暗卫则去禀告苏锦。

    还没出院门,就看到苏崇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东西。

    等他走上前,苏锦好奇道,“大哥怎么来了?”

    “我找妹婿有点事,”苏崇望向谢景宸。

    谢景宸还没说话,苏崇就勾他脖子了。

    谢景宸头疼。

    相处许久,他也对东乡侯府一家子也算有了几分了解。

    苏锦的微笑。

    苏崇的勾脖子。

    以及东乡侯的一脸严肃——

    都是坑。

    “什么事?”谢景宸问道。

    苏崇咳嗽几声道,“我要去崇国公府探望崇老国公,帮忙带个路。”

    苏锦,“……。”

    谢景宸,“……。”

    “要去气死崇老国公吗?”杏儿一脸兴奋道。

    “去赔礼的,”苏崇叹气。

    “为什么?”苏锦不解。

    “谁知道啊,娘要我去的,”苏崇郁闷道。

    和父亲一样,娘要做什么,没人能猜到。

    气人他会,这赔礼……

    长这么大,他只给妹妹赔礼过。

    赔礼这件事对他来说难度太大,所以他来找妹婿了,万一他待会儿一言不合说话冲动的时候,在一旁提醒他点儿。

    苏崇想的是见到崇老国公之后的事,谢景宸想的是他要怎么带路。

    那是崇国公府,不是镇国公府啊。

    虽然南漳郡主和崇国公府关系极好,但对崇国公府来说,他是南漳郡主和她儿子的挡路石。

    东乡侯气晕崇国公,气得崇老国公吐血,苏崇去赔礼,人家不会稀罕的。

    再加上一个他,谢景宸怀疑岳母大人此举到底是赔礼还是去挑衅的。

    崇老国公和崇国公不同,皇上想整死崇国公,但他对崇老国公敬重有加。

    苏崇单独去,谢景宸还真不放心,他甚至怀疑崇老国公是不是真的吐血了,十有八九只是被拿做幌子逼皇上处置东乡侯。

    苏锦望着苏崇和谢景宸道,“们两能进的去吗?”

    谢景宸扶额。

    苏崇倒是坦然,“进不去的时候,好歹有个伴。”

    谢景宸,“……。”

    他望向苏锦。

    苏锦道,“我也一起去吧。”

    “就别去了,”苏崇回绝道。

    他可舍不得妹妹去崇国公府吃闭门羹,被人拦在门外冷嘲热讽,越这样,他就越想不通为什么娘舍得让他去吃这个苦头。

    苏崇不同意,但苏锦坚持。

    杏儿便道,“就让姑娘跟去吧,没准儿会看在姑娘的面子上,准许大少爷进崇国公府了呢。”

    苏崇,“……。”

    谢景宸,“……。”

    苏崇是东乡侯的儿子,苏锦是东乡侯的女儿。

    不给儿子面子,女儿就会给面子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啊。

    “我就是去看热闹的,”苏锦道。

    “……。”

    谢景宸扶额。

    苏崇便随苏锦了。

    一行人直接出了镇国公府,坐马车去崇国公府。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