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马车徐徐在崇国公府跟前停下。

    苏锦掀开马车,便看到两座威武的石狮子,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

    匾额下——

    崇国公府小厮的脸上带着愤怒。

    他们不认得苏锦,不认得苏崇,但认识谢景宸啊。

    谢景宸从马车里扶下来的女子不是他娶进门冲喜的大少奶奶能是什么人。

    东乡侯几次三番的落崇国公的面子,这些下人也愤愤不平。

    亲爹没没差点把他们国公爷气死,做女儿的还敢登门。

    胆儿真肥!

    等苏崇道明来意,小厮的脸更沉了。

    “赔不是?我看是想把我们老国公爷给活活气死吧!”小厮不屑道。

    胆敢揍断国公爷一根肋骨,们一家老小还是想着怎么活下去吧!

    这口气不出了,国公爷还怎么在朝堂上立足?!

    太后的颜面何存?!

    指不定这会儿东乡侯的尸体已经在京都的路上了!

    现在来赔礼——

    晚了!

    苏崇的暴脾气,以为他想来赔礼呢,若不是他娘脑袋里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他来,不然他才不会来受这份鸟气。

    苏崇强忍着不生气。

    娘让他从正门进去,他不能翻墙。

    只是从正门打进去的话,胜算好像不大。

    杏儿也受不了自家大少爷被人拦在门外,虽然这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这样的事也很常见。

    但以前不让进,青云山的兄弟都是直接踹门的,一句废话不多说,就把家的大门给拆了。

    杏儿望着苏锦道,“要不别让大少爷赔礼了,夫人不高兴,姑娘回去帮着说几句软话就没事了。”

    苏崇也望着苏锦道,“妹妹,就帮大哥我向娘说几句软话,以免我进了崇国公府,就和寿宁公主去找似的,最后被抬出来。”

    苏锦,“……。”

    谢景宸,“……。”

    她这大哥气人的本事也是一流。

    在崇国公府跟前提寿宁公主的惨状,那不是找打吗?

    不用为了进崇国公府,就故意这么说吧?

    崇国公府的小厮气的横眉怒目。

    不过他提醒的对,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都敢让寿宁公主抬出镇国公府。

    他们送上门来,为什么不让进?

    让他们竖着进,横着出便是!

    崇国公府和东乡侯的脸皮早撕破了,还怕东乡侯府不成?!

    小厮之一赶紧去禀告崇国公知道,没一会儿,管事的就出来道,“进来吧。”

    苏崇松一口气。

    苏锦扶额,她能说她提了一口气吗?

    人家摆明了不让他好过的,他还要闯崇国公府。

    东乡侯府的脑回路,真是叫人猜不透。

    然而在苏崇的眼里,完成娘交代的任务最重要,娘都不怕他被打死,他还怕进的了崇国公府出不来吗?

    管事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苏崇就真的迈进崇国公府了。

    谢景宸和苏锦随后。

    杏儿跟在最后头,迈过门槛的时候,她盯了崇国公府大门看了好几眼,好想去踹上一脚。

    跟着总管,一路往前。

    进了二门,就直接去见崇国公。

    苏崇眉头微皱道,“我不是来见崇国公的。”

    知道崇国公气晕,他娘挺高兴的。

    但崇老国公晕倒,他娘脸上没有什么笑容。

    也只叮嘱他给崇老国公赔句不是,可没提崇国公半个字。

    他爹揍了崇国公后,他对崇国公府也有了几分了解。

    崇老国公救过先皇,扶持当今皇上登基,颇得皇上信任。

    崇老国公三年前离京办差,于途中遇刺,身中剧毒,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浑身发麻,口不能言,在病榻上一趟就是三年。

    国公爷的位置也就交给了次子,也就是如今的崇国公。

    至于崇老国公的长子,已于十五年前战死沙场,据说当年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因为失误,从云端跌落,现在已经少有人提及,是以苏崇也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崇国公和他爹两次交手,两次完败。

    他爹要是知道他替他向一个被他碾压的人赔礼,被碾压的就是他了。

    带路的管事道,“老国公身体不适,不见外客,要赔礼就向国公爷赔礼吧。”

    “既然老国公是被我爹气的,我去赔礼,老国公心情一好,也就不会身体不适了,”苏崇道。

    “一切等见过国公爷再说吧!”

    管事的语气冷硬。

    苏崇瞥了他一眼,见就见吧。

    既然敢来,就不怕被刁难。

    而且,他觉得最刁难他的分明是他娘。

    这一刻,他分外觉得自己是捡来的。

    这里是崇国公府,她娘就这么让他来了,也没叮嘱带个人。

    苏崇扶额。

    大半刻钟后,苏崇就见到崇国公了。

    脸色不是很好,养尊处优的人,被断一根肋骨,不止没面子,还吃了不少的苦头,再加上被他爹抢马,更是颜面大失,能有好脸色才怪。

    那眼神冷的,苏崇只觉得无数冰刀朝他射过来,这时候被父亲揍出来的铜皮铁骨就派上用场了。

    苏崇走上前,道,“我是来替父亲向老国公爷赔礼的。”

    崇国公脸色一冷。

    崇国公世子站在他身后,冷道,“不应该先向我父亲赔罪吗?!”

    他和苏崇年纪差不多,容貌俊朗,但眼神冷冽中带着杀气。

    苏崇背脊挺直,没有丝毫要赔礼的样子。

    苏崇望向崇国公世子道,“向父亲赔什么罪?”

    他压根就没觉得他爹做错了什么。

    崇国公世子脸色一变,“不知道赔什么罪,来崇国公府做什么?!”

    苏崇有点不耐烦。

    他都说了几遍了,为什么这些人不听清楚点呢。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重复说一句话,他再重复最后一遍。

    “我来是给崇老国公赔罪的,”苏崇一字一顿。

    “不给我父亲赔罪,休想见我祖父!”崇国公世子声音冷硬如刀。

    苏崇看着崇国公世子,一脸淡漠道,“既然如此,那便告辞了。”

    苏崇转身就走。

    总管伸手将他拦下,道,“苏大少爷当我们崇国公府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不让我走,还打算留我小住几日不成?”苏崇道。

    “……。”

    谢景宸瞥向苏锦。

    大哥找打,都不拦着点?

    苏锦扶额。

    她倒是想拦,也得拦的住吧。

    她娘都放心她大哥孤身闯崇国公府,想来她大哥应该有全身而退的本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