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老国公既没有愤怒,也没有高兴。

    他既没有向着崇国公,也没有胳膊肘往外拐。

    也就是他满不满意苏崇的赔礼尚未可知。

    想到唐氏叮嘱他要态度恭谨,苏崇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在回想在青云山的时候,惹妹妹不快是怎么哄她高兴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追在后面哄,也有气的在床上哭,后脑勺对着他的时候。

    可崇老国公面对着他,情况不一样啊。

    管他呢,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苏崇坐到床边。

    崇国公府总管脸色一变,呵斥道,“放肆!谁许坐床边,还靠老国公爷那么近……。”

    一句话还没说完,崇国公府总管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因为他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老国公爷手抬了起来。

    虽然只抬了一半,又脱力掉了下来。

    虽然就这一下,已经用尽了老国公爷所有的力气。

    但这已经足够叫崇国公府的人震惊了。

    这一幕,看的苏锦鼻子泛酸,她好想上去给他把脉。

    唐氏让苏崇来给他赔礼,虽然此举令人费解,但崇老国公没有向着自己的儿子,苏锦对他就很有好感。

    崇国公府总管惊呆了,半晌没回过神来。

    东乡侯府大少爷坐到床上,老国公爷竟然会抬手,就是皇上来,老国公爷也不曾这样过啊。

    难道老国公爷是气大了?

    总管正要发难,这时候,一公鸭嗓音传来,“皇上驾到!”

    屋子里的人齐齐一怔。

    而声音传来时,苏崇的手刚伸出去,握紧崇老国公的手,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像鬼使神差一般。

    不过皇上驾到的声音一传来,他便把手松开了,站到一旁。

    没人注意到,苏崇松开手的一瞬间,崇老国公眼角一滴泪滑落。

    崇国公府,东北角。

    佛堂内。

    一夫人跪在蒲团上。

    她年约三十六七,一身素裳,形容消瘦,在认真礼佛。

    屋外,一淡碧色裙裳的丫鬟跑上前。

    “夫人,夫人,有好事啊!”

    小丫鬟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夫人手中佛珠拨弄道,“佛堂清净之地,不容大声喧哗。”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

    小丫鬟并不怕她,只道,“刚刚,老国公爷手抬起来了!”

    夫人愣了下,瞥头望过来,眼底有抑制不住的欣喜,“当真?”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这么大的事,奴婢怎么敢骗您?”

    “东乡侯府大少爷替东乡侯来给老国公赔不是,府里的丫鬟都在说,老国公是气不过抬手想揍他,”小丫鬟愤愤不平道。

    “还有皇上也来了,夫人要不要去看看?”小丫鬟问道。

    夫人抬了手,小丫鬟赶紧上前将她扶起来。

    夫人把佛珠放下,起身走了出去。

    ……

    皇上素来敬重崇老国公,他被气的吐血,皇上亲自来探望。

    一进屋,跪了一地的人给他请安。

    皇上抬手道,“都起来吧。”

    苏锦麻溜的起身,一抬头,就和皇上四目相对。

    皇上眼底有淡淡的震惊,再瞥一眼苏崇和谢景宸,他眉头拧着,“们怎么来崇国公府了?”

    “我娘让我来替父亲给崇老国公赔礼,”苏崇回道。

    “真的是赔礼?”皇上问道。

    “……。”

    苏崇心累。

    大家都不信他是真的来赔礼,娘为什么还让他来?

    谢景宸看了看皇上,眸光望向苏锦。

    这两兄妹和皇上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锦两次罚跪佛堂,都是皇上帮她解围的。

    现在皇上来了,苏崇自然也就不必在崇国公府住一晚。

    皇上来,对苏崇来说,那是好事一桩,有些话,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说。

    苏崇看向崇老国公道,“家母应该是让我来看看老国公爷是不是真的病的那么严重。”

    “崇老国公被父亲气的吐血,百官弹劾父亲,我来崇国公府一趟,却不这么想,”苏崇道。

    皇上挑眉,“接着说。”

    苏崇望向皇上道,“当着老国公的面,臣子要向皇上您弹劾崇国公不孝。”

    此言一出,皇上都惊呆了。

    福公公嘴角一抽。

    真不愧是东乡侯的儿子,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

    这可是崇国公府,崇老国公的病榻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弹劾他儿子,这是要将他活活气死吗?

    偏生皇上道,“要弹劾崇国公什么?”

    苏崇看向皇上,然后低头。

    “崇老国公缠绵病榻,不止动弹不得,还口不能言,他最需要的就是静养,崇国公被父亲抢了五百匹马,将此事禀告崇老国公,引他动怒伤身吐血,这不是不孝又是什么?”苏崇反问的理直气壮。

    皇上眉头皱的紧紧的。

    他倒是没想这么多。

    苏崇继续道,“皇上,您也看见了,老国公爷这样,知道儿子被人欺负了,他也束手无策,除了吐点血。”

    “父亲被气的吐血,这是崇国公府家务事,却闹的人尽皆知,崇老国公爷病倒之前,威名远播,如今却这样,将他的颜面置于何地?”

    “……。”

    “为了激怒百官弹劾父亲,逼皇上严惩家父,崇国公不惜利用病重的崇老国公,这样的不孝之子,崇老国公一定失望透顶,还请皇上予以严惩,”苏崇大声道。

    “……。”

    刚刚进屋的崇国公,正好听到这些话。

    他的脸青紫一片。

    皇上瞥向他,道,“虽然在这里弹劾崇国公不合时宜,但他的话也没有错,连都气晕了,何况是病重的老国公。”

    崇国公跪下认错。

    一旁的小厮跪下道,“皇上息怒,都是小的错,是小的碎嘴,和老国公爷告的状。”

    “也是把老国公爷气吐血的事散播出去的?”苏崇问道。

    “是,是小的。”

    皇上摆摆手,“拖出去杖毙。”

    小厮脸色一白,磕头求饶。

    可惜没用,过来两护卫,直接把小厮拖出去了。

    至于崇国公,皇上没让他起来,就让他跪在地上。

    皇上坐到病榻前,握着崇老国公的手,道,“老国公您放心,等东乡侯回京,朕一定严惩他给您出气。”

    皇上话才说出口,崇老国公连眨了三下眼睛。

    皇上每年都会来看崇老国公,自然知道他眨眼的意义。

    眨两下,那是同意。

    眨三下,那是不同意。

    老国公不同意他严惩东乡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