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哭笑不得。

    这丫鬟捡东西还看心情。

    要是耽误她时间,她就不捡了……

    她不捡,估计暗处算计她的丫鬟就当她没看见,从草从挪到青石地面上。

    杏儿没多想,只当是花园闹鬼,吓的她一脚把紫玉镯给踢飞了。

    虽然可惜了那么一只紫玉镯。

    但苏锦觉得这一脚踢的好。

    胆敢算计她们主仆,就该让她们尝到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只怕这会儿,她们的肠子都悔青了吧?

    苏锦心情很好的去了栖鹤堂。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喝茶。

    南漳郡主坐在她右下手,谢锦瑜也在,还有二太太和三太太都在。

    苏锦走上前,先发制人,“花园闹鬼,把大家都惊动了,我打算找道士进府驱邪。”

    谢锦瑜气的拿绣帕的手都在颤抖。

    她抬手指着杏儿道,“什么闹鬼?!分明是大嫂的丫鬟脚欠,踢飞了太后赏赐我的紫玉镯,借口闹鬼逃避责罚!”

    “不是闹鬼,那大姑娘解释下为什么玉镯跟着我的丫鬟跑?”苏锦反问道。

    谢锦瑜气的嘴唇发紫,谢锦绣帮她道,“丫鬟说紫玉镯跟着她跑,谁看见了?大嫂不能偏听偏信。”

    苏锦无语。

    她不信自己忠心耿耿的丫鬟,难道要相信心怀叵测的她们吗?

    苏锦眸光扫过去,道,“我倒是好奇紫玉镯是怎么掉在地上的,这得多木头,戴在手腕上的玉镯掉了都没发现。”

    谢锦瑜气的想杀人了。

    她双目赤红,眼泪都气出来了,毕竟紫玉镯是她最喜欢的东西。

    南漳郡主见苏锦态度如此恶劣,她抬手指着杏儿道,“把这丫鬟给我拖出去杖毙!”

    杏儿脸色白如纸。

    她紧紧的抓着苏锦的云袖。

    两婆子上前抓人,苏锦冰冷的眸光一扫,两婆子愣在当场,只觉得被大少奶奶瞥了一眼,背脊都凉透了。

    谢锦瑜见婆子被苏锦气势震住,更是火大,“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拖下去!”

    “我看谁敢?!”苏锦声音仿佛穿过冰山而来。

    拿紫玉镯算计杏儿,就是为了除掉她的左膀右臂。

    现在紫玉镯被毁,她们更是不除掉杏儿不罢休。

    她岂能如了她们的愿?!

    谢锦瑜喷火的眸光瞪着苏锦,“大嫂没管教好丫鬟踢坏太后赏赐给我的紫玉镯,杖毙丫鬟算轻的了,大嫂不要给脸不要脸!”

    苏锦好笑,她瞥了谢锦瑜道,“太后赏赐的玉镯,戴着手腕上都能掉在地上,这是对太后的大不敬,丫鬟觉得有鬼,才踢飞了紫玉镯,不知者不为罪,何况丫鬟伸脚之前,紫玉阙已经摔坏了。”

    “!”谢锦瑜气的嘴里都有了血腥味。

    谢锦绣道,“紫玉镯怎么会摔坏?”

    苏锦瞥了南漳郡主手腕上的羊脂玉镯一眼,揉着手腕道,“玉镯不是铜器铁器,从手腕上摔到地面上,能不碎吗?”

    谢锦绣默默的看向谢锦瑜。

    这话她没法反驳。

    玉镯摔地面上,很难保证不碎。

    然后,苏锦补了一句,“除非是有人脑子被门挤了,故意把紫玉镯放在路上,又恰巧被我的丫鬟看见了三回,大姑娘这是想拿太后赏赐的紫玉镯引我的丫鬟上钩是吗?!”

    “我没有!”谢锦瑜矢口否认。

    就算是罪证确凿,也得否认啊。

    偷鸡不成蚀把米,丢人啊。

    她丢不起这脸。

    不过屋子里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被苏锦骂脑子被门挤了,她满脸涨红,怒不可抑。

    赵妈妈忍不住出声道,“玉镯掉在草丛里不一定会碎。”

    的确。

    草丛是软的,玉镯掉下去很有可能完好无损。

    但是可惜。

    丫鬟招认了。

    苏锦瞥向赵妈妈道,“谁告诉赵妈妈紫玉镯是掉在草丛里的?刚刚来的路上,看见我的丫鬟踢飞紫玉镯的小丫鬟已经当众招认紫玉镯是掉在青石地面上的,她能准确的知道紫玉镯掉进湖里的位置,她的话可信。”

    赵妈妈脸色一哏,半晌都不知道接话,心底把那丫鬟恼个半死。

    苏锦瞥向谢锦瑜道,“要想证明紫玉镯摔地上不会碎,就当面摔给我看,我给十次机会,只要有一个不碎,我就当丫鬟踢飞紫玉镯之前,玉镯是完好无损的。”

    谢锦绣嘴角抽了下。

    摔一个紫玉镯就够人心疼一年半载了。

    大嫂还嫌不够,要大姐姐再摔十个,那是玉镯,不是大白菜啊。

    南漳郡主眼神冷的能冻死人。

    谢锦瑜拳头攒紧。

    三太太道,“就算紫玉镯磕坏了点,的丫鬟也不该踢飞。”

    苏锦看向三太太,“的确,我的丫鬟踢飞紫玉镯是冲动了些,但她不是无缘无故踢飞的,是因为紫玉镯跟着她跑,她吓着了,正常情况下,谁会蠢到踢飞紫玉镯,还大大咧咧的一路跑回去跟我说闹鬼?”

    三太太哑然。

    无话可说啊。

    一般人干了坏事,都会藏着掖着唯恐人知道,谁会坦荡的说出来唯恐别人不知的?

    稍微长点脑子的,都能判断丫鬟没有说谎。

    苏锦继续道,“这府里丫鬟婆子可戴不起玉镯,踢坏哪个姑娘的玉镯都不是小事,我的丫鬟这么聪明,能不知道?”

    聪明?

    这丫鬟都要把人气个半死了,还夸她聪明!

    已经被苏锦的话气的不轻了,偏杏儿还一脸我就是这么聪明,真真能把人噎死。

    谢锦瑜气的脑袋涨疼,她指着杏儿,恶狠狠道,“这丫鬟踢坏太后赏赐给我的玉镯,大嫂是一定要袒护她到底了?!”

    苏锦在心底翻了一记白眼,看着她,似笑非笑道,“看来我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事囫囵过去,大姑娘倒是不满意了,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查吧,把这事翻个底朝天,我倒要看看最后受罚的会是谁!”

    说完,苏锦瞥向一旁站着的婆子道,“去把目睹踢飞紫玉镯的小丫鬟叫来,我要当众审问,好好带来,要是让小丫鬟半道上死了,就是背后指使者在杀人灭口!”

    “我会带着丫鬟的尸体进宫找皇上告御状!”

    苏锦的声音像一块巨石砸在众人心口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