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妈妈走上前。

    虽然不情愿,但她一个奴婢,面对苏锦这个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还得福身见礼。

    只是苏锦没从她脸上找到一丝恭谨就是了。

    她不恭敬,苏锦无视她。

    赵妈妈直起身子,道,“郡主让奴婢来拿卖身契。”

    苏锦眉头一挑,“这是不让我卖掉丫鬟一家子了?”

    赵妈妈脸色严肃道,“丫鬟没有招惹大少奶奶,她一家子更是无辜,要是人人都如大少奶奶这般,一不顺心就卖人,国公府岂不乱套?”

    苏锦手撑着下颚,看着赵妈妈道,“赵妈妈懂什么叫防范于未然吗?”

    赵妈妈眉头一皱。

    不懂苏锦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

    只听苏锦道,“那丫鬟一家子人可不少,反倒是我身边就杏儿一个使唤的丫鬟,我不过是要审问下丫鬟,丫鬟就想不开撞墙自尽了,大姑娘不是说是那丫鬟是怕我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怕吃苦头所以才死的吗?”

    “我这么残忍的逼死了他们的女儿,难道他们不会对本大少奶奶怀恨在心,暗搓搓想弄死本大少奶奶吗?”

    “……。”

    赵妈妈无法反驳。

    女儿就这么死了,能不记恨吗?

    “这事一直盘桓在我心头,让我寝食难安,”苏锦道。

    “……。”

    赵妈妈看着她手里吃了一半的糕点。

    没见过这么睁着眼睛骗人的了!

    都被她抓包了,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赵妈妈就盯着苏锦的糕点,苏锦干脆塞嘴里了,边嚼边道,“难道留下那一家子比本大少奶奶的身体健康更重要?”

    赵妈妈心头微沉。

    她实在没料到大少奶奶的口齿竟然这般伶俐。

    别说来的是她,就是郡主亲自来,也保不住那一家子。

    她敢打赌,真的拿走了卖身契,大少奶奶一定会“寝食不安”,到时候还是会逼南漳郡主卖掉那些人。

    可就这样放弃了卖身契,郡主的威严何在?

    赵妈妈道,“难道大少奶奶觉得谁会威胁,就把人除掉卖掉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都威胁到我家姑娘了,不除掉卖掉,难道留着他们害我家姑娘吗?”杏儿道。

    “……。”

    “可如果他们没有存这样的心呢?”赵妈妈据理力争。

    “万一呢?”杏儿不快道。

    “不是有句话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杏儿道。

    “……。”

    “们赌的起,我家姑娘可赌不起,侯爷不许青云山的人赌博的,国公府那么多人伺候,卖掉几个怎么了,不够的话,再买几个进府不就成了吗?做人不能死脑筋,要善于变通,”杏儿道。

    “……。”

    听杏儿教训赵妈妈。

    苏锦差点憋出内伤来。

    这句话不知道杏儿是从谁那里听来的,用在这里,还挺合适。

    赵妈妈脸色铁青。

    她是南漳郡主的心腹,和李总管说话都不客气,居然被一个土匪小丫鬟教训了。

    尤其屋外还有丫鬟在偷听,叫她的脸往哪里搁?!

    今儿这卖身契,她还非要拿走不可了!

    赵妈妈道,“郡主吩咐的,奴婢只是照办,有什么话大少奶奶去和郡主当面说。”

    苏锦淡淡一笑,道,“们执意要留下那一家,我不反对,但我有言在先,我要从东乡侯府带一百人进府伺候,以护我周全,把我的话转告南漳郡主,只要她点头,那些卖身契,我双手奉上。”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要带人进府,不用南漳郡主同意啊。”

    赵妈妈脸一冷。

    “这样显得我还是比较尊敬她的,”苏锦道。

    “……。”

    赵妈妈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尊敬?!

    她的话和这两个字沾边吗?!

    从头到尾都只有威胁!

    以为这就够气人了?

    那错了。

    没有最气人,只有更气人。

    “人是南漳郡主点头后,才带进府的,国公府得给月钱,能省一笔是一笔,”苏锦笑道。

    “姑娘真聪明,”杏儿佩服道。

    “……。”

    主仆两旁若无人的闲聊。

    赵妈妈气的身子都站不住了。

    杏儿看着她,清秀的脸庞上写着嫌弃,轰人道,“还不走吗?”

    赵妈妈气的拳头都攒紧了,她转身离开。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交头接耳。

    赵妈妈听了两耳朵,都是对大少奶奶凶残的害怕。

    能不怕吗?

    丫鬟踢飞的可是太后赏赐给大姑娘的紫玉镯,最后一板子都没挨,大少奶奶还要卖掉自尽小丫鬟的一家老小。

    连南漳郡主都奈何大少奶奶不得,往后镇国公府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招惹大少奶奶啊。

    这些话听的赵妈妈差点要发飙,但顾忌是沉香轩,是苏锦的地盘,硬是忍到了牡丹院。

    她空手而回,南漳郡主本就不快了。

    再等赵妈妈把苏锦的威胁,和下人对苏锦的恐惧一说。

    南漳郡主脸色紫的就跟霜打过的茄子似的。

    ……

    苏锦和杏儿吃掉一整盘的糕点,就去了后院。

    谢景宸已经泡完了药浴,暗卫把药从浴桶里舀出来倒掉。

    谢景宸泡过药浴的水不能乱倒,苏锦让暗卫挖了坑,药倒在坑里。

    不过几天时间,坑四周的草都枯死了,足见毒性之强。

    苏锦迈步进竹屋,谢景宸在看书。

    苏锦翻了一记白眼,要不要这么爱看书?

    见她进来,谢景宸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苏锦眨眨眼道,“有话就说。”

    “我在犹豫要不要提醒和丫鬟以后做事小心点,”谢景宸道。

    “这还用的着犹豫吗?”苏锦皱眉道。

    “因为我觉得提醒南漳郡主她们更合适些,”谢景宸道。

    “……。”

    苏锦一脸黑线。

    她伸手去碰谢景宸的胳膊道,“的胳膊肘往外拐的也太厉害些,是不是装反了?”

    谢景宸,“……。”

    无话可说的他扶额。

    紫玉镯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以他对南漳郡主和谢锦瑜的了解,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他对苏锦和丫鬟了解甚少。

    连紫玉镯都诱惑不了她的丫鬟,最后把紫玉镯一脚踢飞。

    谢景宸还能说什么?

    招惹她们主仆以及东乡侯府,永远都猜不到会失去什么。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