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永宁宫外。

    几个宫女从一旁路过。

    看到苏锦和杏儿走过来,眸光不着痕迹的将苏锦从头打量到脚。

    毕竟让寿宁公主被抬回宫。

    毕竟有一个敢打劫皇上,又抢了崇国公铁骑的爹。

    皇宫内流传着青云山土匪的传说。

    如今见到真人了,能忍着不多看几眼么?

    得罪了寿宁公主,还敢进宫来,不得不佩服她们的胆量啊。

    苏锦一脚迈过门槛。

    杏儿跟在身后,东张西望。

    正殿内,太后坐在凤椅上,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雍容华贵,一双眼睛透着凌厉和威严,叫人不敢逼视。

    皇后坐在太后身边,与太后一比,皇后的威严和气度都要逊上几筹。

    苏锦进过宫,也见过太后,她救过皇上,太后还曾召见她,给了赏赐。

    当然,那些事苏锦已经不记得了,但杏儿还记得。

    第一次见太后,就感觉到太后不喜欢她们,这一回犹甚。

    她都没胆量看太后的眼睛。

    杏儿低头。

    苏锦走一步,她跟一步。

    等近前,苏锦福身给太后、皇后请安。

    太后脸色微沉。

    皇后则脸色冰冷,寿宁公主自打出生,只在眼前站着的女土匪手里栽过跟头。

    而且还不止一回!

    谢锦瑜站在一旁,眼里带着幸灾乐祸,太后和皇后都在,纵然再巧舌如簧,舌灿莲花也休想逃过去!

    苏锦知道太后传召她所为何事,她装傻充愣道,“不知太后传召苏锦进宫所为何事?”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的丫鬟踢碎了哀家赏赐给瑜儿的紫玉镯?”太后开门见山道。

    果然是为了这事。

    杏儿嘴撅了撅。

    苏锦则望着太后道,“原来太后传苏锦进宫是为了紫玉镯的事?昨儿国公府济济一堂,就为了处置我的丫鬟,昨儿证据不足,唯一的目击证人撞墙自尽,案子没法审问下去,大家各退一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现在大姑娘进宫向太后告状,莫非又找到了新的罪证?”

    苏锦直接望向谢锦瑜。

    好歹也是太后,找她进宫质问就不能稍微动点脑子吗?

    南漳郡主是什么人,她应该比谁都清楚。

    要是能奈何得了她,还用得着进宫向太后告状吗?

    她能安然无恙的进宫,足以说明错不在她们。

    即便贵为太后,也不能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直接罚她。

    这里是皇宫,是天子脚边,难道还能蛮不讲理吗?

    谢锦瑜没想到苏锦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大殿内,陷入静谧。

    宫女太监面面相觑。

    南漳郡主也算是永宁宫的常客了,踢碎了太后赏赐给谢大姑娘的紫玉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死也要脱层皮。

    她毫发无损,说明南漳郡主没有确凿证据处罚她。

    谢大姑娘这是进宫让太后做恶人啊。

    谢锦瑜气的跺脚,“国公府不是不罚,是我娘和祖母答应半个月之内犯家规也不处罚!”

    “紫玉镯是太后赏赐的,丫鬟要真踢碎了紫玉镯,犯的不仅是家规,更是蔑视太后的国法,难道昨儿那么多人,都没想到这一点吗?”苏锦冷笑道。

    “谁说没想到,昨儿丫鬟撞墙自尽,直接就走了,当时天色太晚,我才没进宫叨扰太后!”谢锦瑜冷道。

    苏锦笑了,“这么说,我还得谢们昨儿放我和丫鬟一马,让我们晚上睡了个安稳觉了?”

    谢锦瑜气的双眸喷火。

    太后脸隐隐发青。

    难怪南漳都奈何不了她,这张嘴委实厉害。

    苏锦望着谢锦瑜道,“别的不说,先给我和太后解释清楚,戴着手腕上的紫玉镯是怎么当着和丫鬟的面掉在青石地面上,没察觉,丫鬟也没发现的。”

    说着,苏锦从束腰里拿出一颗碧玉珠。

    她随手放下。

    碧玉珠砸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碧玉珠比紫玉镯小太多,紫玉镯摔落的声音只会更大。

    这么大的声音都没发现,那只能说耳朵有问题。

    碧玉珠砸在地面上,然后跳了好几下,往远处滚去。

    杏儿过去捡。

    只是手刚伸过去,碧玉珠就滚远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腰间带着的跨包搭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往前倾。

    等她捡起碧玉珠起身,跨包里的东西掉下来。

    从油纸里滚出来两包子。

    苏锦,“……。”

    她抬手扶额。

    这丫鬟是有多饿啊。

    进宫见太后,还不忘随身带两包子。

    杏儿飞快的把包子捡起来,用油纸装好,塞回跨包内。

    谢锦瑜气的指着丫鬟道,“们是要把国公府的脸都丢尽吗?!”

    “出门在外,随身带两包子,这叫有备无患,怎么能叫丢脸,如果觉得这就是丢脸了,那我们也是丢自己的脸,总比丢了自己的,还顺带丢太后的脸强,”苏锦道。

    “我什么时候丢太后的脸了?!”谢锦瑜磨牙道。

    “太后宠爱,才赏赐紫玉镯,这么珍贵的东西丢在花园里半天都没发现,这不明摆着没把太后的赏赐放在心上吗?”苏锦淡淡道。

    “不小心丢了已经没把太后当回事了,要是拿紫玉镯算计人,更是践踏太后对的一片真心,这还不叫丢太后的脸吗?”苏锦反问。

    “这是把太后的真心当狗屎,”杏儿补来一句。

    “……。”

    苏锦一脸黑线。

    她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够重了。

    和杏儿的比起来,那简直是轻如鸿毛。

    只一句话,太后的脸就气绿了。

    谢锦瑜又急又乱,不知所措,一张脸更是青红紫轮换了变,像是打翻了颜料盘一般。

    太后是聪明人。

    苏锦那么说,太后肯定猜到紫玉镯到底是怎么碎的,她正愁待会儿怎么跟太后解释,她们还嫌不够,火上浇油!

    皇后身边的嬷嬷呵斥道,“主子说话,有一个小丫鬟插嘴的份吗?!”

    杏儿缩了缩脖子,躲在苏锦身后道,“是我误会紫玉镯闹鬼,才一脚踢飞了紫玉镯的,事情因我而起,我为什么不能说话?在青云山,皇上还主动找我说话呢。”

    虽然是问路。

    嬷嬷脸都憋紫了。

    杏儿把跑偏的话题拉回来,“我家姑娘还等着大姑娘解释紫玉镯为什么掉在地上,她和丫鬟都没发现呢,们别转移话题。”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