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福公公走后。

    太医们越想越觉得这药方妙绝。

    赶紧把药方写好,呈给太后。

    李嬷嬷见了,道,“太后又不懂药方,开的什么方子,直接煎药送来便是。”

    太医们道,“这药方不用煎药。”

    李嬷嬷眉头一皱。

    还有药方不用煎药?

    那她可要看看了。

    李嬷嬷接过药方,打开一看。

    抄佛经——

    三个字赫然引入眼帘。

    下面还有篇数。

    六百六十六篇。

    几乎是瞬间,李嬷嬷勃然大怒,“混账!太后病了,们商量了半天就给太后开了这么一张药方?!”

    太后脸色铁青。

    这群庸医,是想把她活活气死吧?!

    太后愤怒,是太医们意料之中的事。

    担心太后再气晕,太医们赶紧道,“太后息怒,臣等商量了半天,实在不知道如何给您开药方,这药方是福公公从别处得来的偏方。”

    “别处”两个字,太医咬的格外清晰。

    太后,不用臣等说的太明白,您也该猜到这个人是皇上吧?

    太后让人在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给福公公的药膏下药,连累皇上在龙榻上趴了三天。

    皇上虽然拿崇国公开刀,但也不过是断了崇国公一根肋骨。

    皇上没那么容易消气。

    只是这事捅出来,皇上脸上不好看,更有损太后的声誉。

    因为皇上没把这事捅开,所以大家也不敢明着议论,其实知道的人不少。

    这药方名为治病,实则是惩罚。

    让太后好好抄经书,替大齐祈福,替皇上祈福,是在给太后机会将功补过。

    这药方是太医们开的,太后绝对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可太医们说是皇上——

    太后还能说什么?

    她这一次的跟头算是栽大了。

    皇上给她留着面子呢,抄完佛经,这事就算了了。

    “都起来吧,这药方开的甚好,哀家很满意,”太后咬牙道。

    太医们大松一口气。

    这一关,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太和殿。

    福公公回去后,把在永宁宫发生的事禀告皇上。

    福公公详细描述了下他给太后开的药方。

    因为他知道皇上爱听。

    皇上正愁怎么消气,毕竟太后身份尊贵,崇国公又把持朝政,他也算是帮皇上给了太后一个教训。

    当然,他更多的还是考虑自己。

    这一回要不是皇上受牵连,回头他要用了那药膏,那岂不是只有等死一个下场了?

    他这回也算是公报私仇了。

    报完仇,再到皇上这里邀功讨赏。

    想想——

    福公公的心情就好到爆。

    皇上斜了福公公道,“这药方开的不错,是跟青云山的大夫学的吧?”

    福公公,“……。”

    咳咳!

    他承认是受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主仆的影响。

    尤其是那土匪小丫鬟,一点没把太后放在眼里,让他觉得太后也没有那么可怕。

    心中不惧太后了,这下手自然就不留情了。

    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载,还是应该过得恣意痛快才不枉此生。

    “皇上,青云山良药不少,定能治好您的心病,”福公公趁机道。

    “只怕没治好朕的心病,倒先成朕了一块心病,”皇上扶额道。

    “……。”

    “这几天,朕派去盯着东乡侯的人怎么没消息送回来?”皇上问道。

    皇上不说,福公公都没想起来。

    是有几天没消息送回来了。

    走之前千叮万嘱,至少两天送一封信回来报平安,让皇上知道那批粮草的动向。

    怎么突然消息断了?

    福公公劝皇上道,“皇上,您放心,除了您,崇国公也派人盯着那批粮草,他没弹劾东乡侯,就说明粮草没有问题。”

    皇上心稍安。

    天香楼外,茶摊。

    楚舜几个在吃烧鸡,吃的津津有味。

    小厮站在一旁咽口水。

    瞥见苏崇骑马过来,小厮忙道,“郡王爷,东乡侯府大少爷来了。”

    楚舜把手里吃了一半的鸡腿放下,赶紧起身。

    苏崇只是路过。

    楚舜过去把他拦下,道,“苏兄这是要去哪儿?”

    “去镇国公府拿药,”苏崇道。

    “不急着救命吧?”楚舜问道。

    “只是去拿一些锻炼筋骨的药,并不急,”苏崇道。

    “既然不急,那先下马,我们聊聊,”楚舜道。

    苏崇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那边的烧鸡,觉得肚子有点饿了,然后才从马背上下来。

    楚舜,“……。”

    烧鸡比他面子还大。

    青云山的人都是这么无时无刻不打击人的吗?

    苏崇坐下,拽了只鸡腿啃着道,“要和我聊什么?”

    “聊聊妹妹,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南安郡王一脸八卦。

    苏崇瞥了四人一眼,“们对我妹感兴趣?”

    “嗯!”

    四人齐齐点头。

    苏崇眉头一扭。

    四人又赶紧道,“不是想的那种感兴趣。”

    “我们好奇的是为什么遇到她,倒霉的都是别人,”楚舜道。

    “哪怕以多欺少,力量悬殊,”南安郡王补充道。

    “……。”

    这一问,倒是把苏崇问倒了。

    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以前在青云山,有父亲震着,除了蚊子,几乎就没有人敢招惹他妹妹。

    这里是京都,没道理也这样啊。

    而且她们主仆两是怎么让马蜂横行皇宫的?

    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

    一条鸡腿啃完。

    苏崇才想到一种可能,道,“应该是她上香的方式别具一格,在老天爷跟前脱颖而出了。”

    “烧香的方式?”北宁侯世子不解。

    “别具一格?”南安郡王疑惑。

    “没错,我妹妹上香都是成捆的烧的,她总说三根香不足以表达她的敬意,”苏崇道。

    “……。”

    楚舜几个看着我,我看着。

    被这样的上香方式惊呆了。

    “果然别具一格!”楚舜道。

    “这么上香,简直就是鹤立鸡群,想不脱颖而出都难,大嫂真是太聪明了,”南安郡王佩服道。

    “……。”

    “我吃完了,先走了,”苏崇道。

    苏崇骑马离开。

    定国公府大少爷道,“我今儿算是学到一种新的上香方式了。”

    楚舜想了想,道,“们看着点,我先回去给我家祖宗们上捆香。”

    定国公府大少爷,“……。”

    “我也要,”北宁侯世子反应过来道。

    “还有我。”

    “……。”

    最后,四人都跑了。

    留下小厮们目瞪口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