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跟在身后。

    她听得懵懵懂懂的。

    但也听明白了。

    她望着苏锦,道,“姑娘,侯爷让敬重老夫人。”

    “我已经很敬重她了,”苏锦道。

    “……。”

    的确。

    比起对待太后和南漳郡主她们,苏锦对待老夫人的确算得上敬重了。

    至少她没有那么狠的踩过老夫人的脸。

    东乡侯的话应该听。

    但苏锦更听从自己的本心,对值得尊敬的人,哪怕她是乞丐,她也会尊敬。

    对不值得的人,当然是别人怎么对待她的,她怎么还回去。

    敬茶那天,发生在栖鹤堂的事,苏锦对老夫人好感全无。

    但老夫人呕吐,苏锦还真有些纳闷。

    脾气暴躁是不会出现呕吐的症状的。

    栖鹤堂,内屋。

    老夫人坐在床上,脸色苍白,浑身无力。

    三太太站在床边伺候,催道,“太医呢,怎么还没来?”

    “太医来了,”丫鬟跑进来道。

    老夫人服了药,突然呕吐,小厮匆匆请了离镇国公府最近的赵太医进府。

    苏锦和谢景宸站的远远的。

    赵太医坐到床边,帮老夫人把脉。

    “老夫人怎么了?”南漳郡主问道。

    “老夫人是中毒了,”赵太医如实道。

    “中毒?怎么可能会中毒呢?”三太太脸色一变。

    赵太医又给老夫人仔细把脉,确定道,“老夫人的确是中毒了。”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给老夫人下毒?!”三太太眼神冰冷。

    赵太医没说话。

    这些肮脏事,他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赵太医道,“老夫人中毒不深,吃一剂药就能好转。”

    “有劳赵太医先开药方,待会儿再查老夫人是怎么中毒的,”南漳郡主道。

    丫鬟领着赵太医去开药方。

    老夫人脸色极其难看。

    她大概是没想到镇国公府里居然会有人给她下毒。

    赵太医开了药方,丫鬟赶紧去抓药。

    赵太医回来,问道,“把之前太医开的药方拿给我看看。”

    老夫人之前只是脾气变的暴躁,并没有呕吐,是因为喝了药才会如此,所以肯定和药有关。

    赵太医看过药方后,道,“药方没有问题。”

    又检查了药渣。

    药渣也没有问题。

    王妈妈皱眉道,“都没有问题,那老夫人怎么会中毒呕吐?”

    苏锦凑到桌边,瞥了眼药方。

    她嘴角抽了下。

    不知道该说老夫人运气好,还是太倒霉。

    熏香里的毒很轻,之前的大夫并没有察觉,只开了些平心静气的药给老夫人服用。

    偏偏药方里有一味药和老夫人体内的毒起了反应,加剧了毒性,导致老夫人呕吐不止。

    赵太医向王妈妈询问老夫人病情,王妈妈道,“其实,不只是老夫人,就连我这几日脾气也暴躁了不少,但没有老夫人这么严重。”

    赵太医想了想,道,“王妈妈和老夫人吃的东西一样?”

    王妈妈点头。“差不多一样,但红袖几个大丫鬟也吃了,她们就没有这样的症状,所以应该不是吃食的问题。”

    赵太医仔细询问,然后检查老夫人的吃穿用度。

    最后才注意到熏香上。

    老夫人方才呕吐了,屋子里味大,丫鬟把窗户都打开了。

    檀香珍贵,丫鬟把檀香灭了,是以进屋没有闻到檀香。

    桌子上有没有点的檀香,赵太医拿起来嗅了嗅道,“问题就出现在檀香上,这熏香闻久了,能让人脾气暴躁。”

    南漳郡主脸色一变。

    她飞快的看了眼赵妈妈。

    赵妈妈背脊发寒。

    她是让人在熏香里动了手脚,可那些香都送给了大少奶奶,才点上,大少奶奶就说熏香让她想起了青云山,让丫鬟灭了啊。

    赵太医把熏香放下,道,“老夫人应该没有闻多久,所以中毒不重,太医没能察觉,开的药是让老夫人平心静气的,偏巧药方里一味药加剧了老夫人体内的毒性,才导致老夫人呕吐不止,只要服下药,不再闻熏香,就无大碍了。”

    老夫人眼神冰冷,道,“多谢赵太医了。”

    赵太医又叮嘱了几句,就拎着药箱子告辞了。

    赵太医走后,三太太望向南漳郡主道,“胭脂水粉和熏香都是大嫂在管,这一回是老夫人福大命大,才能早早的发现,要是晚了,还不知道会如何。”

    “这一回,是我疏忽了,我会查清此事,给老夫人一个交代,”南漳郡主道。

    老夫人靠在大迎枕上,有气无力道,“都退下吧。”

    南漳郡主福身离开。

    出了门,南漳郡主的脸拉的很长。

    这些天,没一件事是让她顺心的。

    “给我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冷声道。

    ……

    沉香轩,内屋。

    苏锦躺在贵妃榻上挺尸。

    杏儿坐在一旁给她打扇子。

    珠帘外,过来一丫鬟,看到大少奶奶无形无状的样子,赶紧低头道,“大少奶奶,郡主怕不止老夫人的熏香有问题,让奴婢把熏香送去给太医检查。”

    “送去吧,”苏锦摆手道。

    小丫鬟福了福身,拿了熏香交给来传话的丫鬟。

    赵太医没有走,被丫鬟领去了牡丹院。

    丫鬟把熏香送上,赵太医检查过后道,“这熏香没有问题。”

    南漳郡主脸阴了几分。

    她强忍着等赵太医走后,才朝赵妈妈发难,“该有问题的没有问题,不该有问题的反倒有问题,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赵妈妈扑通一声跪下。

    与她一起跪下的还有管采买熏香的管事陈妈妈。

    “郡主息怒,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就出岔子了,”陈妈妈委屈道。

    赵妈妈则道,“会不会是大少奶奶?”

    陈妈妈瞬间反应过来,道,“肯定是大少奶奶,她去找我要过熏香,她碰过老夫人的檀香,还要我给她买一点。”

    南漳郡主脸寒如霜,“的意思是大少奶奶当着的面在檀香里下毒了?”

    陈妈妈,“……。”

    这么说,好像太显得她无能了些。

    要大少奶奶真的这么厉害,岂不是可以杀人于无形?

    她才多大的姑娘,不应该有这等本事。

    但她随手挥两下,就能让马蜂都晕倒,这是事实啊。

    直觉告诉她,这事和大少奶奶脱不掉干系。

    但是——

    没有证据。

    外面,丫鬟跑进来道,“郡主,三太太去了绣房,把管熏香的丫鬟都抓起来审问了。”

    陈妈妈脸色一变。

    南漳郡主匆匆赶去绣房。

    在院门口,正好看到三太太出来。

    三太太望着南漳郡主道,“大嫂来的正好,一起去栖鹤堂吧。”

    栖鹤堂,内屋。

    老夫人靠在大迎枕上,服了药后,她脸色好转了几分。

    三太太走进去,道,“老夫人,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老夫人没说话。

    王妈妈问道,“是谁在熏香里下毒的?”

    三太太看了南漳郡主一眼道,“我审问了几个丫鬟,有一个丫鬟看见陈妈妈偷偷往熏香里倒药粉,那天陈妈妈正好喝了点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嫂应该是想给大少奶奶一点教训,奈何手下人办事不靠谱,醉眼朦胧下错了药,连累老夫人受了这么多罪。”

    老夫人怒不可抑。

    南漳郡主气不打一处来,她现在说怀疑是女土匪下的毒,倒成替陈妈妈找替罪羊开脱了。

    老夫人闭紧双眸,将怒气压下,“陈妈妈杖责三十大板,打发去庄子上,以后绣房就交给三太太管。”

    三太太喜笑颜开。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