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沉香轩,内屋。

    苏锦坐在那里啃果子。

    谢景宸在喝茶。

    杏儿端了糕点进屋,道,“姑娘,刚刚院子里的丫鬟说,老夫人打了管熏香的陈妈妈三十大板,把绣房交给三太太管了。”

    苏锦嘴角微勾。

    “然后呢?”她问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杏儿道。

    “……。”

    苏锦眉头拧着,半晌没说话。

    谢景宸望着她道,“怎么不说话?”

    “别打扰我反省自己,”苏锦道。

    “……。”

    她还会反省自己?

    太阳是打南边出来了吗?

    杏儿好奇道,“姑娘,又没做错什么事,反省什么啊?”

    苏锦怅然道,“我还是太心软了,老夫人不论是脾气,还是忍耐力明显都比我想的好太多了。”

    谢景宸,“……。”

    原来她是在反省自己心太软,下手太轻,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谢景宸扶额道,“不是老夫人脾气好,是她和太后的关系好,能把绣房教给三婶管,老夫人这回是真动怒了。”

    苏锦拿起糕点啃着,道,“皇上信任老国公,老夫人却和太后的关系好,偏偏老国公和老夫人鹣鲽情深了一辈子,我还真好奇老国公和老夫人是如何相处的。”

    杏儿点头道,“侯爷和夫人喜欢的人一样,讨厌的人也一样,从来不会出现一个喜欢谁,一个讨厌谁这样的情况的。”

    外面,一小丫鬟走进来道,“大少奶奶,王妈妈来了。”

    杏儿望向苏锦道,“王妈妈还来做什么,不是不用捏肩捶背了吗?”

    “让她进来,”苏锦道。

    一块糕点刚吃完,王妈妈就进来了。

    她打了珠帘进屋,给谢景宸和苏锦见礼。

    苏锦笑问道,“王妈妈找我有事?”

    王妈妈道谢道,“奴婢是来谢大少奶奶的,大少奶奶让杏儿送去给奴婢的药,奴婢用过后,多年的老毛病好了。”

    “药管用就好,”苏锦笑道。

    王妈妈欲言又止。

    杏儿道,“王妈妈有话就说啊。”

    王妈妈望着苏锦,道,“老夫人夜里经常失眠,最近脾气暴躁,夜里就更难入眠了,大少奶奶给我的药丸,效果极好,我想向大少奶奶讨几颗让老夫人试试效果。”

    对苏锦来说,几颗药丸,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老夫人助纣为虐,苏锦很不喜欢她。

    但对王妈妈,这么多天的相处,苏锦对她很有好感。

    如果可以的话,苏锦希望能拉拢王妈妈为她所用。

    苏锦吩咐杏儿道,“去拿十颗药丸来。”

    杏儿去后院拿药。

    苏锦让王妈妈坐,闲聊道,“王妈妈伺候老夫人多少年了?”

    “算算有三十六年整了,”王妈妈道。

    “这么久?”苏锦惊讶。

    “倒不觉得久,是时间过的太快了,我跟着老夫人的时候,她才刚怀上大老爷没多久,如今孙儿都快要给她添重孙儿了,”王妈妈笑道。

    笑就算了,王妈妈还瞥一眼苏锦的小腹,恨不得那里多一个小娃娃。

    苏锦,“……。”

    一脸黑线。

    她就是闲聊几句啊,居然碰到催生了。

    外面,杏儿拿着药瓶进来,气喘吁吁道,“药拿来了。”

    苏锦扶额。

    这傻丫头。

    跑这么急做什么,都不给她机会套王妈妈的话。

    王妈妈起身接了药瓶,对苏锦道,“老夫人身体不适,我得回去看着才放心,我就先回去了。”

    牡丹院。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眼神冰冷。

    丫鬟上前禀告道,“郡主,三太太让身边的二等管事钱妈妈接管了陈妈妈的位置。”

    南漳郡主冷笑一声,“还真是急不可耐,她以为她安插了心腹进去,就能管绣房一辈子?”

    她要拿回绣房的管家权,看老夫人能不能硬拦着不给!

    谢锦瑜则道,“娘,陈妈妈不是怀疑是大嫂在老夫人的熏香里动了手脚吗?”

    “我也有此怀疑,但没有证据,奈何不了她,”南漳郡主冷声道。

    谢锦瑜眉头微敛,“拿不到证据吗?”

    赵妈妈泄气道,“不容易,大少奶奶只让贴身丫鬟进屋伺候,后院又让丫鬟把守,谁也不许进。”

    “一个后院有什么不能进的,这么藏着掖着,一定有鬼!”谢锦瑜笃定道。

    不就是证据吗?

    她一定会拿到的!

    屋外,一丫鬟跑进来道,“郡主,崇国公府来人了。”

    “快请进来,”赵妈妈忙道。

    进来的是崇国公府大管事。

    一般他来,都是大事。

    南漳郡主心提了起来,道,“可是出什么事了?”

    管事的从怀里掏了封信出来,道,“边关送了封信来,国公爷让我专程给郡主送来。”

    赵妈妈接了信,递给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把信打开,才看了两眼,就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

    赵妈妈见了不解道,“这信,国公爷为什么要送来给郡主看?”

    管事的道,“是不该送来让郡主担忧的,但这消息明天才能送进京,国公爷让郡主好好利用。”

    赵妈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崇国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南漳郡主已经懂了,她道,“我知道了。”

    南漳郡主把信交给管事的。

    管事的告辞离开。

    等管事的走后,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见她一脸担忧和心急,她唤道,“郡主?”

    南漳郡主示意她附耳过来,吩咐了几句。

    赵妈妈笑道,“这一回,看她怎么逃过去。”

    “去办吧。”

    赵妈妈走后,南漳郡主喝了半盏茶,把脸上的担忧压下。

    她将茶盏放下,然后起身。

    谢锦瑜见了道,“娘,要去哪儿?”

    “去见老夫人。”

    沉香轩,后院门口。

    杏儿等在那里。

    小丫鬟拎了拎两箩仙人掌过来,杏儿见了,眼睛都亮了起来。

    小丫鬟嘴角抽抽。

    这已经是她拎给大少奶奶的丫鬟第十二箩筐仙人掌了。

    大少奶奶是打算把后院都栽满仙人掌吗?

    杏儿拎了仙人掌,就兴致勃勃去墙边种了。

    苏锦在帮谢景宸施针,她捏着他胳膊,一阵叹息。

    叹息的暗卫心都提了起来,“大少奶奶,大少爷怎么了?”

    苏锦惆怅道,“没什么,就是以后再也不能用细皮嫩肉来形容家大少爷了。”

    暗卫,“……。”

    谢景宸,“……。”

    苏锦又捏了几下,道,“看这皮肤结实的,银针扎进去比以前难多了,待会儿揍家大少爷一顿看看效果。”

    暗卫,“……。”

    谢景宸,“……。”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