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前脚回到沉香轩。

    后脚李总管就差人送了五千两银票来。

    看着手中银票,杏儿叹道,“一个荷包居然值五千两,还好我扔了,姑娘又捡了起来,不然就损失大了。”

    “值钱的不是荷包,是镇国公府的脸面,”苏锦喝茶道。

    “那些人是南漳郡主派来算计姑娘的,姑娘为何不戳破她呢?”杏儿懵懂道。

    在她眼里,只要敢伤害她家姑娘的,不管是谁,通通都不能放过。

    苏锦把茶盏放下,道,“抖出来又有什么用,不过死一个替死鬼丫鬟而已,根本就伤不了她分毫。”

    丫鬟往赵妈妈身后躲。

    而赵妈妈脸色惨白。

    明显这荷包是丫鬟绣了送给赵妈妈的。

    是赵妈妈找人打劫她的。

    把荷包抖出来,死的肯定是那个无辜丫鬟,虽然她也不一定就无辜,但至少这件事与她无关。

    放过一个无辜丫鬟,改要五千两的封口费,绝对能把南漳郡主气个半死。

    苏锦心情愉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眸中仿佛有流星划过,灿灿生辉。

    谢景宸看愣了神。

    回来的路上,他就知道了所有事。

    最叫他吃惊的还是苏锦处理这件事的方式。

    绝口不提荷包的事,只找公中要五千两。

    能摆平这事,而不用自己掏钱。

    南漳郡主肯定爽快的就应下了。

    但这事与公中无关,没道理南漳郡主惹事,公中来替她收拾烂摊子。

    二太太和三太太一定会沆瀣一气,逼南漳郡主把公中的账补上。

    她达成目的,还无形中把二太太和三太太拉到了她一边,替她来打压南漳郡主。

    这般聪慧,令人惊叹。

    苏锦拿糕点吃,眸光淡扫间,正好和谢景宸眸光撞上。

    四目相对。

    苏锦眨眨眼。

    谢景宸默默的把眸光挪开。

    屋外,跑进来一丫鬟,气喘吁吁道,“大少爷,不好了,大老爷在边关出事了。”

    谢景宸脸色一变,猛然起身,“出了什么事?!”

    小丫鬟摇头,“奴婢只知道这么多,宫里来了位小公公,直接去了栖鹤堂。”

    谢景宸抬脚就走。

    苏锦把糕点塞嘴里,随手拿帕子擦了擦嘴角,也跟着起了身。

    谢景宸步子大,苏锦穿着裙裳不好跑,被甩在后面。

    正堂内,气氛沉闷。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正拿帕子擦拭眼泪。

    南漳郡主眼眶通红,泣不成声。

    谢景宸一脸担忧。

    苏锦望着他,问道,“出什么事了?”

    谢景宸没说话。

    苏锦又望向一旁的小丫鬟。

    小丫鬟上前一步,小声道,“大老爷为了救国公爷,被敌人的箭射伤,中毒昏迷不醒,信送出军营的时候,已经昏睡三天了。”

    “我知道了,”苏锦道。

    小丫鬟退回去。

    苏锦看向杏儿。

    杏儿也望着她,还抬手擦了下嘴角,怕有糕点渣子沾上面。

    苏锦,“……。”

    这丫鬟。

    关键时候怎么能掉链子呢,现在正是她们落井下石的大好时机啊。

    杏儿反应过来,道,“姑娘,大佛寺的签真灵,老夫人刚抽到下下签,国公府就出事了。”

    苏锦还没接话,那边谢锦瑜气道,“大家都在伤心,们还幸灾乐祸!”

    苏锦望着她,道,“丫鬟是在提醒我,大佛寺的签灵验。”

    “灵验又能怎么样?!”谢锦瑜眸光喷火。

    “担心过头了不是,这签灵验,这解签自然也灵了,”苏锦道。

    至于怎么解签的,就不用她重复了吧?

    南漳郡主咬的后槽牙都松动了。

    大家都想起来,大佛寺的解签僧人说国公府谁出事了,就让枕边人去佛堂祈福七天,之后每日抄佛经七七四十九篇,直到平安无事为止。

    老夫人望向南漳郡主,催道,“快去佛堂给大老爷诵经祈福。”

    南漳郡主能怎么办?

    坑是她自己挖的,她不填也不行了。

    南漳郡主气的不轻,从椅子上起来,又跌了回去。

    旁人不知她是气的,只当她是太担忧了,二太太劝道,“大嫂别太担心了,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大佛寺的签那么灵验,咱们照办,大哥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这话听在旁人耳朵里是劝慰。

    可听在南漳郡主耳朵里那是撒盐,在笑她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赵妈妈过来扶南漳郡主,被南漳郡主一把拂开了。

    赵妈妈有想一头撞死的冲动。

    万无一失的计谋,为什么碰到大少奶奶,总是会出纰漏。

    这要随便换一个人,早在郡主手里死几个来回了。

    谢锦瑜扶南漳郡主离开。

    杏儿心底乐开了花。

    还是姑爷说的对,下下签不一定就是针对老夫人的。

    现在她总算知道是针对谁的了。

    是南漳郡主。

    大佛寺真是太好了。

    “都回去吧,”老夫人一脸疲惫道。

    大家都散了。

    从栖鹤堂出来,谢景宸一直没说话。

    苏锦忍不住拍他胸口道,“就别担心了,南漳郡主这么赶不及的怂恿老夫人去大佛寺祈福,说明她早就知道这消息了,还有闲情逸致去算计人,说明爹没什么大碍。”

    “她要不想在佛堂待七天,爹没事的消息很快就传回府了,”苏锦道。

    崇国公府,书房。

    崇国公正在喝药,苦涩让他眸光冰冷。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

    一男子进来道,“国公爷,边关又有战报送进京。”

    “呈上来,”崇国公道。

    男子把封好的战报送到崇国公手里。

    崇国公把战报打开,一眼扫过去,脸色阴沉。

    他一拳头砸在书桌上。

    “又是东乡侯!”他咬牙切齿道。

    “国公爷,这战报……。”

    “这封战报,不需要呈报皇上,送战报的人,去打点下,不该说的别说,”崇国公冷道。

    “国公爷放心,送战报的是自己人,直接就送来国公府了,”男子道。

    男子接了信,看了几眼,然后道,“那南漳郡主那儿?”

    “过两日再说。”

    男子把信放下,就起身出去了。

    送战报的护卫正在外院喝茶吃点心。

    八百里加急,半条命都累没了,又累又饿,囫囵吞枣。

    男子走进去,摆摆手,让小厮退下。

    他走上前,问道,“镇国公府大老爷好了没?”

    送战报的护卫望着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没好?”

    男子笑了,拍着护卫的肩膀道,“这么有眼色,做个送信的实在屈才了。”

    护卫连忙起身道,“还望大人能多多提携。”

    吃饱喝足后,护卫就出了崇国公府。

    他骑上马背,直奔皇宫。

    御书房。

    自从知道谢大老爷出事后,皇上就一直愁眉不展。

    一来担心谢大老爷,二来担心边关战事。

    连谢大老爷都中毒昏迷不醒了,他实在难以想象边关战况有多凶险。

    福公公给皇上端茶,“皇上,边关还有国公爷坐镇,您别太担心。”

    “叫朕怎么能不担心?”皇上叹息道。

    这时候——

    有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边关又有战报传来。”

    “快传!”皇上急道。

    很快,护卫就进了御书房。

    他将信呈上。

    福公公蹙眉道,“怎么不是用信筒装的,这信谁看过?”

    “这信一式两份,信筒装的进宫之前已经送去给崇国公过目了,”护卫如实道。

    “……。”

    福公公有点懵了。

    虽然知道崇国公权倾朝野,这些战报送进宫之前可能崇国公先过目了,但这么明目张胆说出来的还是头一个。

    福公公呵斥道,“大胆!还有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

    “先看信,”护卫道。

    “……。”

    福公公被护卫气的不轻,接过信给皇上过目。

    皇上看过后,是龙心大悦。

    福公公瞄了两眼,随即瞪着护卫道,“要不是这护卫先把信送去崇国公府,皇上也不至于担心这么半天!”

    “皇上,一定要严惩他!”福公公道。

    “我是东乡侯的人,”护卫望着福公公道。

    皇上,“……。”

    福公公,“……。”

    皇上把信叠好,斜了福公公一眼,道,“看怎么处置他?”

    福公公,“……。”

    皇上。

    东乡侯府的人谁敢招惹啊。

    “要不,就赏赐他一百两?”福公公小心翼翼道。

    “……。”

    “朕恩准赏他一百两,”皇上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