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后院安静下来,只余下风声。

    楚舜几个看着我,我看着,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

    然而杏儿一开口,连风声都停歇了。

    “们要多攒点钱噢,”她说。

    “……。”

    死一般的寂静。

    谢景宸轻咳一声,打破静谧。

    南安郡王望着杏儿道,“本郡王经过深思熟虑,苦苦挣扎,最后还是放弃了,决定跟们学打劫,我们已经为们青云山折服了。”

    不服也不行啊。

    所有的找茬,最后都自食恶果了。

    苏锦要找崇国公府买冰,买卖是情我愿的事,人家不卖,他们也没辄,除非硬抢。

    真的。

    连他们这些大齐朝的大好青年都动了硬碰硬的念头,结果大嫂不打劫,改智取。

    不卖冰块给她是吧?

    她自己制。

    不但自己制,还卖,抢生意。

    只要冰铺开起来,绝对能把崇国公气出内伤来。

    杏儿看着他,道,“是真的愿意加入我们青云山的吗?”

    “比珍珠还真,”北宁侯世子道。

    杏儿望向苏锦。

    苏锦一脸黑线。

    这几个二货逗她,她还当真了。

    杏儿是真当真了,她道,“虽然们是姑爷的好兄弟,但侯爷是不会轻易让人加入青云山的,们得经过侯爷的考验才行,没有后门走的。”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几人惊呆了。

    “想加入青云山,还要经过考验?”南安郡王惊讶道。

    “不只是考验,是重重考验,”杏儿小脸严肃道。

    “……。”

    “小丫鬟,当初是怎么考验进的青云山?”楚舜好奇道。

    “我吃包子厉害啊,夫人说我能吃,能吃是福,”杏儿一脸自豪。

    “……。”

    杏儿脸上闪烁的光芒,让人无法逼视啊。

    楚舜道,“只是看饭量的话,难不倒我的。”

    “这对我们都不是难事,”南安郡王道。

    “除了吃,还有什么考验?”北宁侯世子问道。

    杏儿想了想道,“我记得有一回林叔带了八个人上山,侯爷让他们每天背着三十斤的沙袋,从山上跑到山脚下,再从山脚下跑到山上,跑了整整一个月,最后一天没能在两炷香之内跑回来的,都没能加入我们青云山。”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不只是他们,连苏锦和谢景宸都惊呆了。

    青云山这真的是在招土匪吗?

    楚舜喉咙都干了,道,“听说青云山有几千弟兄,难道每个人都这么能跑?”

    杏儿摇头,“也不是所有人都特别能跑的,有些擅长射箭,能百步穿杨,侯爷经常在脑袋上顶果子站在老远的地方让人射箭。”

    “东乡侯都不怕吗?”北宁侯世子脑门上都是汗。

    这也太凶残了。

    杏儿捂嘴笑道,“侯爷谁都不怕,他只怕姑娘射箭,他还让大少爷蒙着眼睛射箭呢。”

    杏儿不知道她的话对苏锦他们来说造成多大的震撼。

    这对她来说,只是青云山上的日常,青云山每天都是这么过的。

    她沉浸在苏锦射箭的回忆中。

    那一天,苏崇蒙眼射中东乡侯脑袋上的苹果,朝苏锦得意的看了一眼。

    那一眼,让苏锦不服气了。

    她也要试试。

    那一天,差点没把东乡侯给吓晕。

    要是苏锦站的远,她的箭都到不了东乡侯跟前。

    苏锦有自知之明,她一步步往前挪,然后才瞄准。

    那天箭从东乡侯的耳边射过去,东乡侯的胆子没差点吓破。

    楚舜喝了口茶,方才问道,“家大少爷真的有那么厉害?”

    杏儿点头,“当然有了。”

    虽然知道这丫鬟实诚,但这话楚舜不敢置信啊。

    他们和苏崇打过一架,他们四个联手勉强能占点上风,当然苏崇要逃,他们也拿他没辙。

    他们一直觉得和苏崇之间没有多少差距,反正他们四个是一伙的,也不在乎人多胜之不武这样的话了,人多也是一种实力。

    但杏儿说苏崇能蒙着眼睛百步穿杨,楚舜怎么也不肯相信。

    要真这样,他们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不是亲眼见,打死他们也不信的。

    他们都是急性子的人,杏儿在他们心底埋了好奇,他们有点坐不住了。

    和苏锦商量了下开铺子的事,又拿了一万两银票,他们就走了。

    路过闹街去东乡侯府的路上,楚舜几个进了兵器铺,挑了一把好弓。

    毕竟第一次去东乡侯府,不能空着手去。

    结果刚出兵器铺没多久,就碰到了苏崇。

    楚舜过去,勾着他肩膀道,“我们刚从镇国公府回来,杏儿那小丫鬟说能百步穿杨,让我们大开眼界下呗?”

    “这有什么好看的?”苏崇随口道。

    “……。”

    “苏兄,这样说太显得我们没见识了,”南安郡王受打击道。

    “百步穿杨还没什么好看的?整个京都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啊,我们都没见过,”定国公府大少爷叫道。

    “我倒是听说十五年前的崇国公世子,弓箭术奇高,有‘鹰眼’之称,”北宁侯世子道。

    “……。”

    苏崇沉默不语。

    楚舜道,“怎么不说话?”

    苏崇看了他一眼,道,“因为我发现们好像真的没见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差点没喷血。

    楚舜把弓箭扔给苏崇道,“把头顶上那只鹰射下来再说……。”

    话还没说完。

    苏崇已经把弓箭搭好。

    一箭射出去。

    那只倒霉的鹰就从天空中往下掉了。

    打击。

    赤果果的打击。

    楚舜默默的从苏崇手里接过弓箭,问道,“是怎么练的?”

    “还能怎么练,有时间就苦练呗,我跟说,我现在看到箭靶我都能吐,”苏崇道。

    “也是怪我当初年纪小,好糊弄,我六岁学弓箭的时候,我爹说,青云山外面的人弓箭术奇高,不练到百步穿杨,下山和人比弓箭就是班门弄斧,是丢青云山的人,”苏崇惆怅道。

    “……。”

    “再加上我身边的人都能百步穿杨,天天讥笑我,我就信以为真了,”苏崇道。

    “……。”

    都……都能?

    “们青云山有多少能百步穿杨的?”南安郡王问道。

    “没数过,至少有八十来个吧?”苏崇道。

    “……!!!”

    楚舜几个当场石化。

    最后——

    定国公府大少爷吐字艰难道,“我想起来了,前年朝廷派兵剿匪,那些受伤的官兵除了一个屁股中箭,一个肩膀中箭的,其他都是左腿中箭。”

    “那两个是我爹射的,”苏崇道。

    “……。”

    “也是那回,我爹暴露了他弓箭术一般的事实。”

    “……。”

    楚舜咽了咽口水,“爹弓箭术一般,然后教出来八十多个百步穿杨的弓箭手?”

    “他是怎么教的?”南安郡王好奇道。

    苏崇叹气道,“我爹就教基本的,再来一句‘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不管我们了,检查大家训练的时候,从来不碰弓箭,就在脑门上顶果子。”

    “我们能拿我爹的命开玩笑吗?只能拼命训练了。”

    “我爹就靠这办法,教了我们整整十年。”

    “……。”

    南安郡王服气道,“为什么最后不继续藏着?”

    苏崇轻咳一声,道,“我爹在背后偷偷训练,他觉得练的差不多了,打算露一手的时候把自己给暴露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强忍着不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