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句话,把三太太噎的脸都紫了。

    老夫人望着苏锦,“靖国侯世子他们为了帮,都要被亲生爹娘断绝关系了,却什么都不做,我镇国公府没有这么自私的人!”

    苏锦无语。

    镇国公府还没有这么自私的人?

    她分分钟给她数一双手出来!

    苏锦望着老夫人道,“我没打算这么做,不代表我什么都不做。”

    二太太看着苏锦,面容温和道,“我相信大少奶奶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老夫人又何必操这份心?”

    这句话中听。

    一把年纪了好好颐养天年不好吗?

    非要管这么多。

    苏锦望着二太太道,“靖国侯世子他们帮我,我得多没良心才任由他们和靖国侯府断绝关系?”

    老夫人将怒气压下,道,“看来是有办法了。”

    苏锦淡笑道,“我还不了解断绝关系的原因,我也不便去南安王府问,问了,南安王也未必说,所以我打算哪天进宫托皇上帮我问问。”

    二太太,“……!!!”

    三太太,“……!!!”

    她自己不便去南安王府问?

    她就托皇上帮她问?!

    皇上是她什么人啊!

    简直是把皇上当小厮使唤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把腾到心口的怒气压下了。

    不得不说,南漳郡主专程进宫请皇上赐婚娶回来的大少奶奶果然够聪慧。

    皇上最想做的事就是扳倒崇国公。

    只是崇国公兵权在握,朝中一大半的朝臣都向着他,皇上奈何不了他。

    但皇上问南安王,他为什么和儿子断绝关系?

    南安王敢说这么做是为了熄崇国公的怒气吗?

    这么怕得罪崇国公,皇上以后还会重用南安王吗?

    铁定不会啊!

    不能说实话,更不能说假话,不然就是欺君之罪。

    所以南安王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他压根就没打算和南安郡王断绝关系,只是儿子要去东乡侯府小住几日,让小厮送点衣服去,是外人误会了。

    南安王当着皇上的面否认了,这断裂的父子关系自然就接上了。

    而苏锦,压根就不需要关冰铺,也不用两头劝。

    至于皇上那儿……

    以皇上对她的宠爱,这么点小事,会不答应吗?

    只怕不用苏锦说,皇上就主动问了。

    东乡侯和崇国公那是不死不休,站在东乡侯这边的人越多,东乡侯的胜算就越大。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也就她们瞎操心,人家压根就没把这当回事。

    御书房。

    皇上正在和大臣商议朝政,南安王也在。

    商议完,大臣们告退。

    皇上道,“南安王留下。”

    等大臣退下,南安王望着皇上道,“皇上是有事要吩咐臣去办吗?”

    皇上看着他道,“朕听说和家的独苗断绝关系了?”

    南安王,“……。”

    皇上。

    您的消息是不是太灵通了点儿?

    想到皇上派了一堆人给东乡侯府看门,南安王就不说什么了。

    南安王不说话。

    “嗯?”皇上挑眉道。

    南安王默了默道,“是那逆子要和臣断绝关系。”

    皇上,“……。”

    福公公,“……。”

    虽然传消息可能会出差错,但这差错出的也忒大了些吧?

    “怎么是郡王爷要和王爷断绝关系?”福公公好奇道。

    南安王叹息,“那几个小子就服东乡侯府的管教,臣和靖国侯他们商议过后,决定让他们待在东乡侯府好好磨炼一番,让小厮送了一箱子换洗的衣服去,结果他误会了,以为臣要和他断绝关系。”

    皇上,“……。”

    “那逆子误会了,也没有回府,”南安王郁闷道。

    皇上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么说,们的父子关系被他给断的差不多了?”

    南安王,“……。”

    福公公,“……。”

    皇上,没有这么往人伤口上撒盐的。

    见皇上高兴,南安王欲言又止。

    皇上笑道,“有话就说。”

    南安王羞愧道,“这事能否请皇上保密?”

    “怎么了?”皇上挑眉。

    南安王有些难以启齿,“做爹的管教不了儿子,让别人代为管教,实在丢人,二来东乡侯府训练强度大,要是叫内子知道,一定舍不得。”

    皇上失笑,“倒是难为一番苦心了。”

    南安王府。

    南安王人在御书房,谢景宸没见到他,南安王妃见他的。

    南安王妃哭的眼睛都肿了。

    谢景宸一个头两个大,“王爷真的要和郡王断绝关系?”

    南安王妃点点头,“我偷偷给风儿点银票傍身,王爷都不让给,王爷这回是真气着了,说风儿敢回来,就打断他的腿,见着风儿,叮嘱他这段日子千万别回府,等我劝王爷改了主意,他再回来。”

    南安王妃拿了三千两银票递给谢景宸,让他转交南安郡王。

    谢景宸能接吗?

    铁定不能啊。

    谢景宸道,“王妃放心,冰铺开张在即,郡王不会缺钱用的。”

    出了南安王府,谢景宸就去了东乡侯府。

    在训练场见到了南安郡王他们。

    几人正坐在那里看人比划拳脚,地上一堆的瓜子壳。

    看上去极为潇洒恣意。

    只是走近——

    他们一回头。

    谢景宸受惊了。

    个个鼻青脸肿的。

    谢景宸,“……。”

    “们这是?”谢景宸黑线道。

    “刚刚上场比划了下,一点皮外伤,养养就好了,怎么来了?”楚舜道。

    “……。”

    “刚去了趟南安王府,顺带来看看们过的如何,”谢景宸道。

    “我父王母妃可说什么了?”南安郡王紧张道。

    “没见到王爷,王妃让暂时别回去,”谢景宸如实道。

    南安郡王叹息。

    谢景宸问道,“们在东乡侯府住的可还习惯?”

    “东乡侯府和别处太不同了,我才待了一天,就热血沸腾了,”楚舜道。

    “最重要的是,在别的地方挨打,会叫人仇恨,在这里挨打,还挺爽,”南安郡王道。

    “……。”

    “这只是郡王爷一个人的想法,不代表我们,”北宁侯世子黑线道。

    谁被打爽啊?

    一点都不爽好么!

    最叫他们不爽的还是谢景宸那张脸。

    俊美无铸就算了,看了这么多年早习惯了。

    最重要的是上面没有挂彩啊。

    好兄弟。

    步调要保持一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