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凤鸾宫。

    皇后靠在贵妃榻上,手抚着腮帮子。

    雍容华贵的脸上,满是怒气。

    火气大的,给她把脉的太医手都颤抖。

    倒霉催的,这太医正是前几日给谢锦瑜拔仙人掌刺的太医。

    上回就觉得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凶残了。

    现在觉得凶残两个字压根就不足以形容她。

    她是硬生生的把皇后气的上火——

    牙疼了。

    皇后执掌后宫十几年,还从没有谁这么气过她。

    稍微让皇后有点不顺心的,就有一堆巴结讨好皇后的主动成为她手里的刀,帮皇后出气。

    碰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那些阿谀奉承的都没影儿了,横行皇宫的马蜂是皇宫所有人的噩梦。

    太医收了手,然后开了张药方。

    太医前脚告退,后脚寿宁公主就走了进来,道,“母后,您没事吧?”

    皇后牙疼的根本就不想说话。

    一想到那女土匪,她就火气上涌,牙疼的更厉害。

    寿宁公主气道,“母后,父皇偏心那女土匪都偏的没边了,我都怀疑她是不是父皇的私生女了!”

    前几日才害的谢锦瑜摔在仙人掌上,差点毁容。

    今天又进宫跟父皇借冰窖,借不成就举荐人。

    偏偏她说什么,父皇信什么!

    就算母后说过父皇想借东乡侯的手除掉崇国公,也不会把东乡侯的女儿惯成这样吧?!

    皇后道,“不可能是皇上的私生女。”

    青云山土匪横行,抢银子,抢粮草,一直是皇上的心头之患。

    这些年,皇上也没少派人去围剿,只是青云山占据天险,易守难攻,才没能灭了那群土匪。

    要不是漠北出了乱子,这一回皇上是打算派镇国公去剿匪的。

    赢了,除掉青云山土匪。

    输了,连群土匪都灭不掉,有损镇国公的军威。

    不论输赢,对崇国公府来说都是好事一桩。

    漠北一乱,只能先攘外再安内。

    却没想到还没等到镇国公从边关回京,青云山那群土匪救了皇上一命,招安封侯了。

    要是皇上的女儿,皇上怎么可能这么做?

    皇后的话,让寿宁公主更生气了,“不是父皇的私生女,父皇疼过她都胜过我这个亲生女儿了!”

    周嬷嬷宽慰道,“东乡侯惹毛了国公爷,他又送粮草去边关,国公府不会让他活着回京的,东乡侯死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没有了后台,成不了气候,那时候的她,还不是公主砧板上的肉,任公主搓扁揉圆?”

    “搓扁揉圆太便宜她了!”寿宁公主眼神冰冷。

    “我要尝尝被马蜂活活蜇死的滋味儿!”

    崇国公府。

    皇上查抄冰井监督的事,崇国公已经在知道了。

    冰井监督不是什么重要职务,崇国公没有放在心上,但丢掉的脸,他不能不在乎。

    还有苏锦要给皇宫送冰块,那种赶尽杀绝的狠劲,都让崇国公感觉可怕。

    现在东乡侯羽翼未丰,要真让他成了气候,必是他心腹之患。

    这时候——

    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窗户上。

    站在崇国公身侧的男子过去把鸽子抓住,看了眼鸽子脚。

    男子高兴道,“国公爷,是边关送回来的消息,是喜报。”

    崇国公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笑容。

    男子把信取下来。

    鸽子往空中一抛后,便将信送到崇国公手中。

    崇国公把信打开,脸上的笑容一寸寸湮灭。

    信上寥寥数语:

    东乡侯上战场杀敌,已失踪两日。

    飞鸽传信回来至少要五天。

    也就是东乡侯失踪七天了。

    崇国公手攒紧,那张纸条在他手里化为灰飞。

    这算哪门子的喜报?!

    男子脸色僵硬道,“东乡侯是战死沙场了吗?”

    这话他问的都没什么底气。

    就算东乡侯是土匪出身,毕竟救过镇国公府大老爷,还和他是儿女亲家。

    有这层关系在,怎么可能让东乡侯涉险,他只是运送粮草去边关的而已。

    他的失踪一定有阴谋。

    崇国公拳头攒紧,“看来东乡侯是知道我会派人刺杀他,所以回京的悄无声息!”

    “现在该怎么办?”男子问道。

    “派人在他回京的必经之路上候着,他要活着回京了,们提头来见!”

    崇国公眼神透着一股子杀气。

    “属下遵命。”

    ……

    这一日,天气晴好。

    吃过早饭后,苏锦带着杏儿去栖鹤堂请安。

    三太太望着她,道,“南安郡王不是当众放话,要松记冰铺三日内关门大吉吗,松记冰铺并没有关门啊。”

    苏锦淡淡一笑,道,“据我所知,松记冰铺三天没有卖出去一块冰,还坚持卖二两银子一块,人家强撑着不降价、不关门,我也没办法。”

    二太太笑道,“良心冰铺这三天生意火爆,卖出去几万块冰,大少奶奶哪来那么多冰块卖?”

    这问题一直盘桓在大家的心头,挥之不去。

    几万块冰,不论是凿冰还是运送进京,都不可能悄无声息。

    南漳郡主刚走到屏风处,就听到二太太问话,她脚步停下。

    苏锦笑道,“冰铺生意能这么好,还多亏了母亲和松记冰铺的鼎力支持。”

    至于冰块哪儿来的——

    苏锦三缄其口。

    她不说,二太太也不好再问,三太太就道,“的炭铺也快开张了吧?”

    “明儿开张。”

    “……。”

    “这么急?”二太太吃惊。

    苏锦微微一笑。

    然后——

    打了个喷嚏。

    天香楼,后院。

    楚舜他们都知道铺子明天开张,不放心,特意来看一眼。

    刚要进后院,就看到后院旁边竖了块石头。

    上面写了四个字——

    男子禁入。

    南安郡王当时就火大了,“这石头谁放这里的?”

    小厮弱弱道,“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

    南安郡王,“……。”

    “怎么是大嫂?”北宁侯世子惊讶。

    “大嫂这是要卸磨杀驴吗?”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去,打怎么比方,才是驴,”南安郡王道。

    “……。”

    “为什么?”楚舜问道。

    小厮摇头。

    “不知道,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特别叮嘱的,石头要有气势,字体要显眼,”小厮回道。

    “我算是看出来了,”南安郡王不满道。

    “看出来什么了?”楚舜好奇。

    “大嫂歧视男人啊,”南安郡王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