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清晨,温暖的阳光照射进屋,洒下一地的碎金。

    苏锦醒了。

    正坐在床上伸着懒腰。

    杏儿端着铜盆进屋,高兴道,“姑娘起来了。”

    苏锦掀开被子下床,洗漱一番后,坐在梳妆台前,任由杏儿帮她梳妆。

    等谢景宸回屋吃早饭,就看到杏儿围着苏锦打转,道,“姑娘,穿这身衣服真好看。”

    的确不错。

    谢景宸心底给了一句评价。

    苏锦笑道,“毕竟要进宫,还是要穿的华贵点。”

    谢景宸,“……。”

    “进宫做什么?”他声音微飘。

    苏锦看了他一眼,道,“皇上帮了我那么大一忙,我得进宫道谢啊。”

    谢景宸,“……。”

    他抬手扶额。

    皇上愿意帮她的忙,未必就愿意她进宫啊。

    这个觉悟她怎么就没有呢。

    苏锦都不知道见他多少次扶额了。

    不就进宫道谢吗?

    他这是什么表情?

    “头晕啊?”苏锦眨眼道。

    “要不要我给扎两针?”她问道。

    “我没事,只是忽然感觉到皇宫在颤抖,”谢景宸一本正经道。

    “……。”

    颤……颤抖?

    苏锦气的直翻白眼。

    诋毁她就算了。

    居然用这么清新脱俗的方式来诋毁她。

    她都不知道该回他什么好。

    只能默默下定决定让谢景宸见见,她不是每回进宫都惹事的。

    她也有可能连宫门——

    都、进、不、去!

    吃过早饭,又去栖鹤堂请了早安,苏锦就带着杏儿直奔皇宫。

    然后,被守门侍卫给拦了下来。

    这一回,侍卫拦的很果断,很彻底。

    杏儿掀开车帘望着侍卫道,“是我家姑娘要进宫。”

    拦的就是家姑娘。

    侍卫在心底狠狠的回了一句。

    “快把路让开啊,”杏儿催道。

    侍卫问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进宫可是向皇上表达感谢的?”

    “是啊,”杏儿回道。

    “那请回吧,”侍卫道。

    “……。”

    “为什么?”杏儿一脸懵懂。

    “皇上昨儿派了公公来传话,如果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进宫是谢恩的,就不必了,”侍卫挺直了腰板道。

    苏锦,“……。”

    杏儿还是那一句,“为什么?”

    “因为寿宁公主昨儿踩到香皂摔倒,胳膊脱臼了,”侍卫道。

    “……。”

    “寿宁公主可真倒霉,”杏儿同情道。

    “……。”

    “不过正好,我家姑娘会治脱臼,”杏儿欢快道。

    侍卫嘴角狂抽。

    寿宁公主昨儿脱臼的,这会儿早好了。

    就算没好,让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医治,只怕整条胳膊都会废掉。

    这时候——

    另外一驾马车驶过来。

    巧的是正好是镇国公府的马车。

    里面坐的是谢锦瑜,她是来探望寿宁公主的。

    侍卫放行。

    杏儿气炸道,“许大姑娘进,就不许我家姑娘进吗?”

    侍卫点头,“是皇上吩咐的,我们只是听命行事。”

    之前拿皇上压太后,现在难得皇上和太后沆瀣一气,他们要放行了,太后会砍他们脑袋的。

    性命攸关,岂能掉以轻心啊。

    杏儿望着苏锦,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苏锦淡淡一笑,“回去吧。”

    车夫调转马车,徐徐离开。

    侍卫大松了一口气。

    凤阳阁。

    寿宁公主手绑着绷带,宫女在喂她吃东西。

    心情不好的寿宁公主手一抬,直接把宫女捧着的碗给摔了。

    哐当一声传开。

    “公主息怒,”宫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谢锦瑜走进去,心疼道,“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寿宁公主心情抑郁。

    宫女道,“公主没有多严重,只是胳膊有些撞伤,太医怕她乱动,所以绑了绷带,过几天就好了。”

    “没有大碍就好,我刚刚进宫,在宫门口碰到那女土匪了,”谢锦瑜道。

    “她又进宫了?!”寿宁公主激愤道。

    谢锦瑜捂嘴一笑,道,“哪能啊,被侍卫给拦下了。”

    “侍卫能拦得住她?!”寿宁公主咬牙道。

    谢锦瑜笑道,“这一回是皇上让侍卫拦的,皇上不让她进宫了。”

    “怎么是父皇?”寿宁公主有点吃惊。

    “当然是皇上了,怎么说也是皇上的女儿,哪是那女土匪能比的,要是知道香皂会让摔伤,皇上肯定不会帮那女土匪,”谢锦瑜笃定道。

    这话寿宁公主爱听,愤怒的心情都好转了几分。

    她摔一跤,能让父皇回心转意,从此远离那女土匪,那她这一跤就算没白摔。

    朝华宫。

    皇上一身龙袍,正看着墙壁上一幅画走神。

    画上是一位绝美的女子。

    韶颜雅容,柔情绰态,媚于言语。

    静若松生空谷,艳似霞映澄塘,神如月射寒江。

    福公公守在宫门外,一小公公上前,凑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福公公问道,“皇上进去多久了?”

    “小两刻钟了,”小公公回道。

    福公公叹息一声。

    这地儿待久了伤神。

    每回皇上回去,半天都高兴不起来。

    他转身走进去。

    他步子压的很轻,仿佛重半分,就会打扰到皇上和画中人相会。

    他走上前,轻声唤道,“皇上,咱们该回了。”

    皇上没理他。

    或者说,皇上压根就没听见。

    福公公又说了几句。

    福公公仿佛看到那些话从皇上的耳边打着圈绕道走了。

    福公公,“……。”

    福公公心累的慌。

    不敢大声说话,小声皇上又听不见,他该怎么办?

    这时候——

    一阵风吹来,画像晃动了几下。

    皇上从走神中出来,福公公忍不住问道,“皇上,您走神了半天,您在想什么?”

    皇上望着画像凝神。

    半晌才呢喃出声,“朕昨晚梦到云妃给朕生了一个女儿。”

    福公公鼻子一酸。

    那温柔似水的女子,偏生福薄,一尸两命。

    要是小公主当真活在世上。

    以皇上对云妃的宠爱。

    他绝对会把小公主宠上天的。

    福公公抬手准备擦眼泪,然而皇上一句话把他的眼泪给震飞了。

    “朕是不是太想抢东乡侯的女儿了?”皇上问道。

    “皇上怎么这么说?”福公公茫然道。

    “在梦里,朕和云妃生的女儿就是她。”

    “……!!!”

    福公公惊呆了。

    皇上。

    不要吓唬我啊。

    云妃温柔似水的性子,怎么可能生的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那么跳脱的女儿。

    就算是梦。

    那铁定是在梦里抱错孩子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